《子夜四時歌·夏歌》_李白的詩_唐代詩人_唐詩三百首

《子夜四時歌·夏歌》

年代: 唐 作者: 李白 鏡湖三百裡,菡萏發荷花。
五月西施采,人看隘若耶。
回舟不待月,歸去越王傢。 分類標簽:唐詩三百首

作品賞析

【譯文】

鏡湖之大有三百餘裡,到處都開滿瞭欲放的苛花。西施五月曾在此采蓮,引得來觀看的人擠滿瞭若耶溪。西施回傢不到一個月,便被選進瞭宮中。

【賞析】

這首詩以寫景起端:“鏡湖三百裡,菡萏發荷花。”廣闊三百裡的鏡湖,在含著花苞的荷花吐發的時候,西施泛舟出現瞭,成為采蓮人,但是她的艷麗和美名引起瞭轟動,“人看隘若耶”,人人爭餐秀色,使寬闊的若耶溪變得狹隘瞭,這一“隘”字傳神,那種人潮洶湧、人舟填溪滿岸的熱鬧場面,猶如呈現在讀者眼前,將王維的“艷色天下重”的虛寫,變成瞭轟動當地的如實描繪。這裡又戛然而止,不再在西施身上著墨,而留下瞭很大的想象空間,讓讀者以合理的想象來補足:勾踐早已確定使用美人計來對付吳國,而西施的美艷傾倒眾生,轟動當地,那麼越國的君臣也不用去費力探訪瞭,有瞭這位不二的美女人選之後,才“回舟不待月,歸去越王傢”。較之王維的“朝為越溪女,暮作吳宮妃”,語異而意同,王維的詩多瞭一重曲折,略去瞭勾踐君臣實施美人計的過程;李白的詩實施瞭“截割”,割去瞭選作吳宮妃子的結果,同樣地表現瞭“艷色天下重”的意義。這種截割,多瞭一些含蓄和暗示:既然是“歸向越王傢”,勾踐同樣也能留下這個美人,但他在“報吳”、“復仇”的目標下克制住瞭;而西施的入吳,卻成為亡吳的原因之一。這等於是提醒讀者:“到底是因為吳王夫差好色之過,還是由於西施成瞭亡吳的關鍵?如果西施是滅亡吳國的關鍵,那麼越國在後來的滅亡又是因為什麼?”李白沒有對後續的發展著墨,並不是他寫不出,而是他有意不寫。這樣做,同樣給讀者留下瞭想象的餘地。

  西施采蓮,在若耶溪裡,不但有傳說,而且合情理;至於泛舟三百鏡湖之中,則是作者的想象瞭。但這一想象卻有更改事實之嫌,因為如果是借鏡湖湖水的清澈來表現西施“自鑒其美”,或者是借三百裡的水程來表現拜倒西施的人的眾多,那麼下句“人看隘若耶”就顯得多餘瞭,這可能是李白百密一疏的筆誤。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