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中的大俠宋江行俠仗義的錢是從哪裡來的?_水滸傳人物

  古代的大俠們,不工作賺錢,哪來錢整天大吃大喝?以下我們就來看看宋江,他的錢是哪來的呢?

  宋江上梁山前,是宋朝鄆城縣的一個小吏,稱為“押司”。官位不高的宋江之所以能夠在“山東、河北聞名”,並且被人們稱之為能救萬物的“及時雨”,是因為他“平生隻好結識江湖上好漢,但有人來投奔他的,若高若低,無有不納,便留在莊上館谷,終日追陪,並無厭倦;若要起身,盡力資助,端的是揮金如土。人向他求錢物,亦不推托;且好做方便,每每排難解紛,隻是周全人性命。如常散施棺材藥餌,濟人貧苦,周人之急,扶人之困。”

  在《水滸傳》中,被宋江資助過、接濟過、行賄過的不下十人次。比如閻婆惜的父親閻公死的時候,宋江施舍瞭一口棺材並十兩銀子。在柴進的莊上巧遇武松後,宋江又是請酒,又是拿出銀兩為武松添置衣物,臨別時還以十兩銀子相送。趙能、趙得兩位都頭到宋江老傢捉拿宋江時,宋江拿出二十兩花銀,把來送與兩位都頭做好看錢。江州城宋江初會李逵時,也正是的十兩銀子相送。在潯陽江邊的琵琶亭,宋江拿出二十兩銀子,接濟瞭落難在此靠賣唱為生的玉蓮一傢三口。揭陽鎮上,看到薛永使槍買藥,沒有一個人肯施舍後,宋江不但一伸手就賞給薛永五兩大銀,還說道:“量這些東西,值得幾多。”好大的口氣。後來臨別前又給瞭薛永一二十兩銀子。刺配到江州後,宋江深知牢城的黑暗,一到江州立馬傳公人到酒店喝酒,又拿出五兩銀子送與公人。接著宋江還是以錢開道,請差拔時送上十兩銀子,請管營時加倍送上銀子。尤其是做瞭抄寫員以後,宋江更是大把大把的花錢,不是請差拔管營喝酒,就是常常送禮物給管營等人,所以“滿營裡沒一個不喜歡他”的。等等。宋江的出手確實大方,可以說是“揮金如土”都不皺眉頭。

  書中沒有交代宋江哪天幸運的中上瞭“七樂彩”大獎,也沒有說明宋江被“天上的餡餅”掉下來在身上,那麼宋江的銀子都從哪裡弄來的呢?待筆者一一分析。

  一、每月俸祿:宋江是縣級政府的押司,據《宋史·職官志》所載,押司名為官而實為吏。在陳茂同著的《歷代官職沿革·宋朝(下)》中,把官職分為官和吏兩大類,押司屬於吏,在州和縣政府中都設有押司一職,主要是招募而來,也有差遣的。宋朝的吏主要是經手征收稅賦或者處理獄訟,押司應該是沒有品級的“小公務員”,輔助政府官員的日常政務,負責案卷整理工作或文秘工作,一般一個縣有八個押司。我國早期古代社會裡,做吏的是沒有俸祿的,直到1073年宋神宗時期才有少量的俸祿。從後來個朝代成熟的縣級政府編制(縣官、師爺、通判、捕快、押司、獄長)看,押司應在捕快之後。宋朝時,一個正七品縣官一個月的俸祿隻有三十兩銀子,那麼作為一個與縣官差瞭四個等次的押司,一個月的俸祿決不會超過十兩,而且沒有獎金和補助。這麼一點微薄的俸祿,除瞭基本的衣食住行之外,應該所剩不多。單俸祿,是沒法應付宋江揮金如土似的“花銷”的。

  二、傢庭救濟:宋江“上有父親在,母親早喪;下有一個兄弟,喚做鐵扇子宋清,自和他父親宋太公在村中務農,守些田園過活。”單純務農,宋太公是不會有太多的收入的。另外,從宋太公莊上所養莊客的數量上來分析,宋太公充其量頂多算是一個小型地主,不可能像那些大地主那腰萬貫,財大氣粗。所以,俸祿不多的宋江即使想做一個“啃老族”,從父親那裡“蹭”些銀子,要一些“零花錢”,也沒有這個條件,即使有,也不會太多,更談不上送給別人瞭。



  三、少花多報:宋江既然從事押司的文案工作,自然少不瞭負責買些辦公用品,開發票的時候,隻要腦子靈活一點,在數量和價上做做文,應該是可以撈點“跑腿費”的。再者,宋江是縣官跟前的大紅人,私人關系非常好,有時需要接待不算重要的客人時,縣令多半公務身沒時間陪同,派宋江代表自己去也是一。在“接待費”上,宋江也可以做文,反正都是公款吃喝,從中出兩銀子也沒關系。通過這兩種途徑,宋江發點小財還可以,如果像他那般往別人身上大把的花銀子,這恐怕很難做到。

  四、第二職業:《水滸》中,寫到瞭政府官員從事第二職業的例子,孟州城的管營施恩就是其中的一個。施恩不但在孟州監獄當差,領著一份俸祿,同時還在“快活林”開瞭一傢酒店,每個月“也有三二百兩銀子”的額外收入。看來,從事第二職業確實有不少賺頭。但是書中沒有任何線索透露宋江也有這種“經濟頭腦”,也和施恩那從事第二職業,開間酒店或做些其他買賣弄些“外快”,所以宋江也沒有這一方面的收入。

  五、灰色收入:《歷代官職沿革·宋朝(下)》中記載,宋朝的吏主要是經手征收稅賦或者處理獄訟,“他們上下經手,經常敲詐勒索”,“是統治集團中重要的一個環節”。身為一名小吏的宋江,“吏道純熟”,在“上下經手”中所得的“好處費”,應該是有的。但是由於押司官小身微,所得到的好處不會很多,應該多是些“蠅頭小利”,想通過這種手段獲取大量的金銀,似乎也不太現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