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介紹_唐順之茅坤並稱_唐順之對常州的影響_唐順之心學_Wiki101.com.tw

中文名:唐順之

外文名:Tang Shunzhi

別 名:唐應德,唐義修,唐荊川

國 籍:明朝

民 族:漢族

出生地:南直隸常州府武進縣(今江蘇常州)



出生日期:公元1507年11月9日

逝世日期:公元1560年4月25日

職 業:儒學傢、軍事傢、散文傢

信 仰:心學

主要成就:嘉靖八才子、嘉靖三大傢之一

  抗擊倭寇,改良陽湖拳

代表作品:《荊川先生文集》,《六編》,《左》《右》《文》《武》

謚 號:襄文

官 職:翰林輔修,後調兵部主事

唐順之——嘉靖三大傢之一

  唐順之(1507年11月9日—1560年4月25日),字應德,一字義修,號荊川。漢族,武進(今屬江蘇常州)人。明代儒學大師、軍事傢、散文傢、數學傢,抗倭英雄。

  嘉靖八年(1529)會試第一,官翰林編修,後調兵部主事。當時倭寇屢犯沿海,唐順之以兵部郎中督師浙江,曾親率兵船於崇明破倭寇於海上。升右僉都禦史,巡撫鳳陽,嘉靖三十九年(1560),督師抗倭途中不幸染病,於通州(今南通)去世。崇禎時追謚襄文。學者稱其為“荊川先生”。

  人物生平

  幼學刻苦

  明正德二年十月五日(1507年11月9日),唐順之出生在常州青果巷易書堂的一個名門官宦之傢,其祖父唐貴是進士出身,任戶部給事中,其父唐寶也是進士出身,任河南信陽與湖南永州府知府。

  在他的幼年時代,父親對他管教甚嚴,寫字如不端正就會挨打。如果出去遊玩回傢晚瞭,母親也會時常責罵他。順之天生稟賦聰明並且極具個性,在同齡人中屬佼佼者。順之酷愛讀書,父母除對其嚴加要求外,並不時為他尋覓當代的名師為其輔導,因此學業有成。在唐順之23歲那年(嘉靖八年),他參加瞭每三年才在京城舉辦一次的會試,榮登第一。

  初入仕途

  嘉靖八年擔任主考官的是當朝禮部尚書兼文淵閣大學士張璁(當時的權位相當於宰相),他喜見自己能收羅到唐順之這樣的人才而十分高興,因此欲利用他的權利提拔唐順之到翰林院為官。可是沒有想到這個初入仕途的讀書人唐順之,在官場面前顯得十分謹慎,他婉言謝絕瞭張璁的知遇與栽培,按部就班地去兵部任職。這自然讓張璁十分掃興。

  幾被貶黜

  嘉靖十二年(1533),唐順之被調入翰林院任編修,參校累朝《實錄》。因與賞識他的主考官張璁性格不投,便以生病為由,請假回傢。張璁開始擱置不批,恰好此時左右私下告訴張璁說“唐順之一直不願在你的手下做事,一直要疏遠你,你又何必苦留他!”張璁前思後想認定是這麼一回事,心中惱怒,心想唐順之好不識抬舉。一怒之下準其還鄉,並表示永不再讓他當官。

  直到嘉靖十八年(1539)才讓他復職,但不久唐順之卻犯瞭一個錯誤,竟然與友人一起請求朝見太子。這對皇帝來說無疑是一個危險的信號:皇帝還活得好好的,有事可以找皇帝,你一個朝廷官員,沒事見太子幹什麼?於是唐順之被削籍,回到常州。

  唐順之雖然離開官場,但作為一個有責任感的知識分子,他於是決心退下來潛心讀書。

  潛心治學

  唐順之回鄉後開始住在宜興山中,後來覺得還是不能遠離城市的繁囂,便又遷居到更僻遠的陳渡莊,閉門謝客,把時間和精力都用於鉆研《六經》、《百子史氏》、《國朝故典律例》之中,真是晝夜講究忘寢廢食。在這些遠寓官場的時日裡,他還學射學算學、天文律歷、山川地志、兵法戰陣,以及兵傢小技。例如他在三十六七歲時曾向一位河南人楊松學習槍法。在文藝方面也有許多專傢學者聞風前來與順之共同研討學問,互通有無。那時連明朝的皇帝也是崇尚道教的信徒,也許是當時的社會風尚,順之和道士們也常有交往。“罷官”相當於開除公職,這對於有氣節的唐順之來說可算是人生的一大轉折。

  當時他住在城外陳渡橋附近的一所簡陋的茅舍裡,晚上則睡在門板上。順之日常穿著極為簡樸,經常是身著穿瞭有十來年的麻佈衣服。江南水鄉的交通往往是乘船,他也和一般鄉民坐船出入。同船的人們也不知道他是何許人,有些言語上的沖撞、辱罵,甚至在行動上欺侮他,他皆不與人計較,更不顯露出自己是知識分子或做過官的身份。他嚴格要求自己,在生活上冬天不生火爐;夏天不搧扇子;出門不坐轎子;床上不鋪兩層床墊;一年隻做一件佈衣裳;一個月隻能吃一回肉。他要用這種自苦的辦法使自己擺脫各種物質欲望的引誘,以求平心靜氣地正確對待客觀世界的—切。

  當時,日本正處於割據分裂的“戰國”(1467-1573)時代,日本內戰中的敗將潰兵便糾集武士、浪人及奸商,武裝掠奪中國的東南沿海一帶,這就是歷史上所稱的“倭寇”。當時倭患嚴重的主要原因是中國的巨商和海盜與倭寇的相互勾結。沿海各地的“海商大賈”、“浙閩大姓”們為瞭牟取厚利,大規模進行走私,成群結黨,分泊各港,後來竟變為亦商亦盜,兼行劫掠的行為。嘉靖皇帝得知消息後,立即派趙文華前往查探。

  返廷抗倭

  趙文華得到上諭,立即想到瞭在傢閑居讀書的唐順之。他深知此人極有才學,不但滿腹經綸,且有治國平天下之大志,且通曉軍事,曾在兵部任職。據記載當時舉薦唐順之出山的奏折亦有50餘件之多。

  危害東南沿海一帶各大城市的倭寇,並非是三五成群的賊寇,而是擁有兵力相當於現代軍隊師團級的武裝力量,因此到處攻城略地、打傢劫舍。蘇州、松江、寧波、臺州均曾遭其蹂躪,殺戮之慘狀亦如現代日本侵略軍種種獸行!無奈的是這種情況一直延續瞭五六年之久,卻一直沒有得到解決。唐順之面對這樣的現實也是極為憤慨,尤其令人發指的是他在蘇州曾經目睹倭寇以刺刀刺殺嬰兒作為消遣,唐順之為此痛心疾首,下定決心一定要把倭寇趕盡殺絕。因此他決定放下書本,為民請命。

  唐順之回到兵部復職後,首先到京師附近的練兵基地薊鎮,制定瞭整頓這支無力抵抗外侮的軍隊方案,然後與總督胡宗憲商議討賊禦寇的策略。他主張在海上截擊倭寇的兵船,不讓倭寇登陸,因為倭寇登上瞭陸地,民眾的傢園和生命財產勢必都要蒙受巨大的損失。而且當時大部分的將校兵卒都怕海戰,甚至見瞭水就害怕,因此他們常常假借種種客觀原因躲藏在內河的港灣內不敢出戰,這給海上來的倭寇提供瞭登陸而來,來瞭就能任意搶掠滿載而去的機會。順之見到人民遭此苦難,常常皺著眉頭慨嘆地說,老百姓遭受橫禍,等於用刀子剜我的肉,對於死難的父老鄉親,我怎樣才能給他們以慰藉呢?於是他決定親自下海去體驗一下海上的生活。他從江蘇的江陰駛向蛟門大洋,一晝夜走瞭六七百裡,跟隨他前往的人在風浪中或驚駭萬狀,或嘔吐不止,可是順之本人卻意氣風發鎮定自若,他在海風怒吼驚濤駭浪的隆冬黑夜的海上,把躲藏在港灣內不盡職守的將官們捉住法辦,嚴懲之下,這些拿瞭公傢俸祿卻貪生怕死、貪圖安逸的將官們都兢兢業業地認真盡責瞭。常因看見風帆就以為唐順之的船來瞭,連忙整頓軍容,不敢稍有懈怠。

  倭寇因為知道明朝軍隊無力與之抗衡,五六年以來他們可以任意在東南沿海各大城市搶掠,因此幹脆在上海附近的崇明建下瞭大本營做根據地。

  唐順之率領船隊前往倭寇停泊在孤懸大洋中的三片沙,於海上發動進攻,大獲全勝,消滅倭寇1200人,擊沉其兵船13艘,繳獲無數戰利品。這是當年在海上禦寇少有的一次大捷。

  其後倭寇又侵犯江北,唐順之率副總兵劉顯馳大破倭寇。三沙遂又告急,唐順之連忙回來躍馬佈陣持刀直前,致使倭寇見軍容嚴整再不敢出戰。

  染病離世

  唐順之因多年在海船上奔波抗倭,一年夏天一連好幾個月都生活在海上,不幸染病,但他仍然支撐著病體泛海,度焦山,嘉靖三十九年四月丙申(初一)日(1560年4月25日),於通州海船上病逝,年僅54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