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介紹_談遷國榷故事_談遷簡介_談遷生平_Wiki101.com.tw

中文名:談遷

別 名:原名以訓,字仲木,號射父

國 籍:中國(明朝)

民 族:漢族

出生地:浙江海寧棗林

出生日期:1593年



逝世日期:1658年

職 業:史學傢

主要成就:歷經艱險完成明朝編年史《國榷》

代表作品:《國榷》、《棗林雜俎》、《北遊錄》

談遷——明末清初史學傢

  談遷(1594~1658),明末清初史學傢。原名以訓,字仲木,號射父。明亡後改名遷,字孺木,號觀若,自稱“江左遺民”。浙江海寧(今浙江海寧西南)人。明諸生。終生不仕,以傭書、作幕僚為生。

  他自幼刻苦好學,傢貧,靠替人抄寫、代筆或作記室維持生活。南明弘光元年(1645)為閣臣高弘圖記室,出謀劃策,力圖恢復,很受高弘圖、張慎言等賞識。後擬薦為中書舍人及禮部司務,他感到“時事日非,不足與有為”,堅辭不就。後回傢隱居。

  談遷博鑒群書,善諸子百傢,精研歷史,尤重明朝典故。他立志編撰一部翔實可信的明史,從明天啟元年(1621)開始,歷時20餘年,前後“六易其稿,匯至百卷”,完成一部編年體明史,共500萬字,取名《國榷》。清順治四年(1647),《國榷》手稿被竊。他時已53歲,發憤重寫,經4年努力,矢志不撓,終於完成新稿。順治十年,攜稿隨人北上,在北京兩年半,走訪明代故臣搜集明代遺聞,並實地考察歷史遺跡,加以補充、修訂。書成後,署名“江左遺民”,以寄托亡國之痛。十四年,去山西平陽祭奠先師張慎言,病逝於旅舍。《國榷》以《明實錄》為本,參閱諸傢史書,考證訂補,取材廣博,選擇謹嚴,為研究明史的重要著作。著作另有《棗林雜俎》、《北遊錄》、《棗林集》等。

  人物生平

  基本信息

  明末清初史學傢。原名以訓,字仲木,號射父。明亡後改名遷,字孺木,號觀若,自稱“江左遺民”。浙江海寧(今浙江海寧西南)人。終生不仕,以傭書、作幕僚為生。喜好博綜,子史百傢無不致力,對明代史事尤所註心。天啟元年(1621)始,以明實錄為本,遍查群籍,考訂偽誤,按實編年,序以月日,歷時六年,完成《國榷》初稿。南明弘光元年(清順治元年,1644)為內閣大學士高弘圖幕僚,為高弘圖和張慎言所器重,薦為中書舍人、禮部司務,參與修史,但不願“以國之不幸博一官”,力辭未就。清順治二年(1645)回原籍,增補《國榷》中崇禎、弘光兩朝史事。四年,全稿被竊,憤而重寫。十年,應弘文院編修朱之錫聘,攜稿赴京,探求公私著述,訪詢故明遺老,尤重邸報和公文等政府檔案才料,校補厘訂《國榷》。對清初賦役制度混亂繁重,曾上書戶部,建議“立法定制”、“輕徭薄賦”。十三年夏,南歸海寧。次年夏又應沈貞亨聘,去山西平陽(今山西臨汾)作幕,是年冬病死於幕所。其他著述有《棗林雜俎》、《棗林外索》六卷、《棗林集》十二卷、《棗林詩集》三卷、《北遊錄》、《西遊錄》二卷、《海昌外志》八卷、《史論》二卷等。當是時,人士身經喪亂,多欲追敘緣因,以顯來世,而見聞窄狹,無所憑藉。聞遷有是書,思欲竊之為己有。遷傢貧,不見可欲者,夜有盜入其室,盡發藏橐以去。遷喟然曰:“吾手尚在,寧遂已乎?”從嘉善錢氏借書復成之。陽城張慎言目為奇士,折節下之。慎言卒,遷方北走昌平,哭思陵,復欲赴陽城哭慎言,未至而卒,順治十二年冬十一月也。黃宗羲為表其墓。自幼刻苦好學,傢貧,靠繕寫、代筆或作記室(秘書)維持生活。一生未曾做官,靠替人抄寫、代筆或作記室(秘書)來維護生活。用我的話說,是真正獻身學術的人,自學成才,然後私人寫史。不計報酬,不慕虛名,貧寒一生,活的很有骨氣、很有節氣、很有使命感和責任感的史傢。

  史學生涯

  談遷博覽群書,傢境貧寒,善諸子百傢,精研歷史,尤其是明代典故。他立志撰寫一部翔實可信的明史。從天啟元年(1621)27歲開始,歷時20餘年,“六易其稿,匯至百卷”,始完成這部編年體明史,全書約400萬字,取名《國榷》。清順治四年(1647)手稿被竊,時已53歲,他很快從痛苦中掙脫出來,發奮重寫,經四年努力,完成新稿。順治十年攜稿北上,在北京走訪降臣、皇室、宦官和公侯門客,搜集明朝逸聞,並實地考察歷史遺跡,加以補充、修訂。書成後,署名“江左遺民”,以寄托亡國之痛。十四年,去山西平陽(今臨汾)祭奠先師張慎言,病逝於客地。談遷祖籍汴梁(今開封),隨宋室南渡,定居於鹽官西南棗林村,後江沙坍落,遷至馬橋麻涇港西。著作另有《棗林集》、《棗林詩集》、《棗林雜俎》、《北遊錄》、《西遊錄》、《史論》、《海昌外志》等。

  歷史典故

  關於《國榷》的故事

  天啟元年(1621年),談遷28歲,談遷母親亡故,他守喪在傢,讀瞭不少明代史書,覺得其中錯漏甚多,因此立下瞭編寫一部翔實可信符合明代歷史事實的明史的志願。在此後的二十六年中,他長年背著行李,步行百裡之外。到處訪書借抄,饑梨渴棗,市閱戶錄,廣搜資料,終於卒五年之功而完成初稿。以後陸續改訂,不懈努力,六易其稿,撰成瞭百卷400多萬字的巨著《國榷》。豈料書稿即將付印前(清順治四年1647年8月)書稿被小偷盜走,他每日以淚洗面,茶飯不思,夜難安寢。可是,他卻沒有放棄,並決定重新撰(zhuàn)寫。當時談遷已經是個體弱多病的老人瞭。經4年不懈努力,日夜奔波,終於完成新稿。順治十年(1653年)。

  《國榷》以《明實錄》為本,參閱諸傢史書,考證訂補,取材廣博,選擇謹嚴,為研究明史的重要著作。書中對滿清頗多貶責,當時無法流傳。直至建國後,裡人張宗祥著手整理校訂,編為108卷,1958年由中華書局出版。談遷重編《國榷》的事跡也被蘇教國標版語文第九冊(五年級上冊)列入課文,作者蔣光宇,題目為《厄運打不垮的信念》。

  《厄運打不垮的信念》內容為:

  明末清初,浙江出瞭一位史學傢談遷。談遷自由刻苦好學,博覽群書,尤其喜愛歷史,立志要編寫一部翔實可信的明史。但由於他傢境貧寒,隻得四處借書抄寫。有一次,為瞭抄一點史料,竟帶著幹糧走瞭一百多裡路。經過20多年的奮鬥,6次修改,談遷終於在50多歲時完成瞭一部400多萬字的明朝編年史——《國榷》。

  面對這部可以流傳千古的巨著,談遷心中的喜悅可想而知。可是,就在書稿即將付印前發生瞭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一天夜裡,小偷溜進他傢,見到傢徒四壁,無物可偷,以為鎖在竹箱裡的《國榷》原稿是值錢的財物,就把整個竹箱偷走瞭。從此,這些珍貴的書稿就下落不明。20多的心血轉眼之間化為烏有,這對任何人來說,都是致命的打擊。更何況此時的談遷已經是體弱多病的老人瞭。他茶飯不思,夜難安寢,隻有兩行熱淚在不停的流淌。很多人以為他再也站不起來瞭,但厄運並沒有打垮談遷,他很快從痛苦中掙脫出來,下決心從頭撰寫這部史書。

  經過4年的努力,他完成瞭新書的初稿。為瞭使這部書更加完備、準確,59歲的談遷攜帶著書稿,特地到瞭都城北京。在北京的那段時間,他四處尋訪,廣泛搜集前朝的逸聞,並親自到郊外去考察歷史的遺跡。他一襲破衫,終日奔波在撲面而來的風沙中。面對孤燈,他不顧年老體弱,奮筆疾書,他知道生命留給自己的時間已經不多。又經過瞭幾年的奮鬥,一部新的《國榷》誕生瞭。新寫的《國榷》共104卷,428萬4千字,內容比原先的那部更加翔實、精彩,是一部不可多得的明史巨著。談遷也因此名垂青史。

  在漫長的人生旅途中,難免有崎嶇和坎坷,但隻要有厄運打不垮的信念,希望之光就會驅散絕望之雲。

  為人操守

  談遷一直是靠給別人抄寫謀生的,這是很艱苦的。盡管艱苦,他也從不為錢財和骨氣而放棄瞭自己的原則。

  崇禎十五年冬,有商船從日本走私人參,價值十萬金。在海寧登陸,前往嘉興。邑令劉憲模抓瞭私販,但不上報,企圖侵吞這批人參,肯托談遷寫信給浙江巡撫,買通關節。談遷認為此事重大,隱瞞不住,拒絕寫信,後果然事情敗露,劉憲模被罷官。

  順治十二年,談遷在北京。自己的同鄉,新科的進士楊雍建托談遷的老友沈仲嘉,轉求談遷代擬兩份信稿。談遷很不情願的答應瞭。後來楊雍建又派人來找他,談遷一口拒絕瞭。在日記中寫道:我年紀老瞭,不受年輕人的侮辱。姓楊的雖然是海寧同鄉,卻讓我幹這幹哪。無非是仗著自己的進士頭銜,你做你的高官,我當我的窮書生,我們毫不相幹(大意如此)。

  但是他卻肯為一些人寫東西,不計報酬。史可法在揚州督師的時候,那篇《史相國誓師文》就出自談遷之手。此外,還為史可法擬過一篇《乞援文》。

  南明弘光元年(1645)為閣臣高弘圖的記室,出謀劃策,力圖恢復。頗受高弘圖、張慎言等賞識。後擬薦為中書舍人及禮部司務。他感到“時事日非,不足與有為”,堅辭不就,引退回傢隱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