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介紹_希帕提婭的主要觀點_希帕提婭書籍_希帕提婭與數學_Wiki101.com.tw

中文名:希帕提婭

外文名:Hypatia

別 名:海巴夏、希帕蒂婭、希帕蒂亞

出生日期:370年

逝世日期:415年

職 業:哲學傢,數學傢,天文學傢,占星學傢,教師



主要成就:天體觀測儀以及比重計

母 親:席昂

希帕提婭——希臘化古埃及學者

  希帕提婭(英語:Hypatia,希臘文: Υπατία,370年-415年),希臘化古埃及學者,是當時名重一時、廣受歡迎的女性哲學傢、數學傢、天文學傢、占星學傢以及教師,她居住在希臘化時代古埃及的亞歷山大城,對該城的知識社群做出瞭極大貢獻。

  根據後世資料顯示,她曾對丟番圖(Diophantus)的《算術》(Arithmetica)、阿波羅尼奧斯(Apollonius)的《圓錐曲線論》(Conics)以及托勒密的作品做過評註,但均未留存。從她的學生辛奈西斯(Synesius of Cyrene)寫給她的信中,可以看出她的知識背景:她屬柏拉圖學派──雖然我們隻能假設她曾采納普羅提納斯(Plotinus)的學說(普羅提納斯為公元三世紀時的柏拉圖門人,也是新柏拉圖學派的創始者)。另外有少許證據顯示,希帕提婭在科學上最知名的貢獻,為發明瞭天體觀測儀以及比重計。

  生平與事業

  希帕提婭是席昂(Theon)的女兒,席昂身為亞歷山大博物館(Museum of Alexandria)的最後一位研究員,既是希帕提婭的父親,也是她的導師。希帕提婭並未在亞歷山大博物館中執教,而是在自己的傢中講學。約在公元400年時,希帕提婭成為亞歷山大城中柏拉圖學派的領導者,講授數學與哲學,學生中亦有許多知名的基督徒。希帕提婭沒有肖像傳世,但在十九世紀作傢與藝術傢的想像中,她具有女神雅典娜般的美貌。

  391年,亞歷山大城的主教提阿非羅(Theophilus)摧毀瞭城內的一些異教信仰中心,其中可能包括亞歷山大博物館,並確定包括瞭塞拉皮雍(Serapeum)神廟(這座廟宇敬拜埃及夜神塞拉皮斯,也是亞歷山大大圖書館的子圖書館)。同年,羅馬帝國皇帝狄奧多西一世(Theodosius I)頒佈禁令,禁止各種類型的異教崇拜,此後,整個羅馬帝國的基督徒都投入瞭打擊異教的行列,開始摧毀各種已基督教化的異教會所──盡管在禁令頒佈之前,這種現象就已經蔚為風潮。

  希帕提婭就身處於當時的“異教徒”與基督徒的沖突之間。當基督徒要求徹底夷平異教信仰,以鞏固基督教與羅馬皇帝的地位時,兩方可說已無達成共識的可能。雖身為異教徒,希帕提婭仍受到許多基督徒的崇敬,後世的一些基督教作者甚至將她的地位提升成為美德的象征,常被描寫成至死仍保處女之身。《蘇達辭書》(The Suda)便是資料來源之一,《蘇達辭書》中描寫她將女性衛生用品擲向一個求愛者,借此拒絕他的追求。但各種她身後出現的描述常互相矛盾,因此不完全可靠。

  而她的同代人──基督教史學傢所奎德(Socrates Scholasticus)在他的所著的《教會史》(Ecclesiastical History)當中,對希帕提婭做出如下描繪:

  “亞歷山大城中有個名為希帕提婭的女人,是哲學傢席昂的女兒,她不但在文學與科學領域造詣甚深,也遠遠超越與她同代的哲學傢們。她承繼瞭柏拉圖與普羅提納斯的學派,向聽講者闡述他們的哲學理念,許多人不遠千裡而來,隻求能獲得她的點撥,基於良好的教養,她有一種沉著從容、平易近人的氣質,她經常出現在公共場合、出現在當地的行政長官面前,從不因參與男人的集會而羞窘難為情。而對於男人而言,由於她超凡的尊嚴與美德,他們隻有更敬愛她。”

  她的學生辛奈西斯後來成為托珞麥斯地方的主教(Bishop of Ptolomais),辛奈西斯對老師同樣既敬且愛,而從他寫給希帕提婭的信件中,也揭示瞭公元五世紀早期亞歷山大城內知識分子之間的矛盾。在某一封信中,他抱怨某些在其他領域失敗後便轉向研究哲學的人:“他們的哲學都是由非常簡單的公式組成,當他們要否定或主張什麼事情時,他們就像柏拉圖那樣說‘上帝可證’,陰影會遮蔽這些人無限上綱的論點,不過,他們仍然自負得不得瞭。”在這封信中,他也告訴希帕提婭“同一個人”指控他私藏“未經修訂”的圖書,這暗示當時的書籍往往為瞭服務基督教的教條,而被重新編寫──希帕提婭身世之神秘恐怕與此不無關系,正是因為如此,後世才難以找到關於她生平較為可靠、精確的線索。

  希帕提婭之死

  對於希帕提婭遭受暴民暴力攻擊而死的說法,各來源版本頗有不同。有的說,這是地方基督徒自發性激起的行為,亞歷山大城的總主教西裡爾(Cyril)因為跟總督歐瑞斯提斯(Orestes)間有矛盾,遂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有的說,這是羅馬皇帝直接支持的陰謀;有的說,這是一群無法無天、“血統鄙俗”的暴民所為(從來沒有文獻提到過軍人參與此事),而其中不隻有基督徒,一樣也有非基督徒。此外還有說法認為,希帕提婭參與叛亂活動,故而難逃一死。

  所奎德在《教會史》中如此描寫她的死亡:

  “她是受到政治忌妒的受害者,在那段日子裡這種現象很常見。由於她經常與歐瑞斯提斯晤面,在基督徒中便有謗言流傳,說就是她在阻擋歐瑞斯提斯與總主教和好。也因此,有些基督徒就受到怒火與執迷的熱血驅使,由一個名叫彼得(Peter)的禮拜朗誦士為首,埋伏在希帕提婭返傢的路上,將她拖出馬車,帶到一所叫做西賽隆(Caesarion)的教堂中脫個精光,以磚瓦殺死瞭她並將她分屍。她傷痕累累的四肢則被帶到一個叫做辛那隆(Cinaron)的地方焚燒。這事件的臭名滿天下,不隻是針對西裡爾而已,而直指整個亞歷山大城的基督教會,當然,容許這類屠殺、爭鬥或利益交換,是距離基督教精神最遠的一件事情。這件事發生在四旬齋齋期的三月裡,是西裡爾擔任主教教職的第四年、霍諾留(Honorius)第十次、狄奧多西二世第六次擔任羅馬執政官。(公元415年)”

  公元七世紀的尼奇烏主教約翰(Bishop of Nikiû),對她的死有如下的敘述,他顯然是取材自所奎德,但做出不同結論,並將希帕提婭描寫成一個巫婆:

  “那段日子的亞歷山大城裡出現瞭一個女哲學傢,一個叫做希帕提婭的異教徒。她所有的時間都投入魔法、天體觀測儀以及樂器上,以她惡魔的巧計哄騙許多人。該城的地方長官對她過度尊崇,因為她也以魔法將他玩弄於股掌之間,他再也不像從前那樣固定上教堂……一群虔信上帝的信仰者聚集在一起,跟隨著司法官彼得的指引──他現在是完美的信徒,全心敬信耶穌基督──開始搜尋這個以魔力誘惑官員與市民誤入歧途的異教女人,當他們發現她的下落,便上前接近,發現她高高地端坐在椅子上,為瞭讓她下來,他們將她拉到地上,帶到一所名叫西賽隆的大教堂中,撕去她的衣服,將她帶到大街上拖行示眾,直到她死去。他們又將她帶到一個叫做辛那隆的地方,以火焚燒她的屍體,於是所有的人圍繞著總主教(patriarch)西裡爾,稱他為‘提阿非羅再世’,因為他摧毀瞭亞歷山大城中偶像崇拜最後的餘毒。”

  愛德華·吉本(Edward Gibbon)在他的《羅馬帝國衰亡史》中,則有如下敘述(後來的《史密斯希臘羅馬傳記與神話大辭典》"Smith's Dictionary of Greek and Roman Biography and Mythology"中,幾乎逐字照錄):

  “數學傢席昂之女希帕提婭,受其父學說啟蒙,她以淵博的評註,精準完備地闡釋阿波羅尼奧斯與丟番圖的理論;她也在雅典與亞歷山大城公開講授亞裡士多德與柏拉圖的哲學。這位謙遜的處子顏如春花初綻,卻有成熟智慧,她拒絕情人的求愛,全心教導自己的門徒。最榮耀、最顯赫的大人物們,個個迫不及待地想要拜訪這位女哲人。而西裡爾以忌妒之眼,盯視她講學處門前雲集的冠蓋車馬、隨從奴隸。於是在基督徒間謠言悄悄散開,他們說席昂之女是羅馬官方與大主教之間握手言和的唯一絆腳石。這塊絆腳石很快就被移開瞭,在一個致命的日子裡,在四旬齋的神聖齋期裡,希帕提婭被從她的兩輪車中扯出,衣物給撕得稀爛,一路拖到教堂,並遭禮拜朗誦士彼得(Peter the reader)、一群蠻人與殘忍的狂熱分子們,以徒手毫無人性地屠戮致死,尖銳的蚌殼將她的肉從骨上刮下,還在顫抖的斷肢則被投入火中。正義的調查與懲罰最後因適時奉上的禮物而作罷,但希帕提婭的謀殺案,已在亞歷山大的西裡爾的人格與信仰上,印下無法拭除的污點。”

  《天主教百科全書》(The Catholic Encyclopedia)則稱:

  “422年發生的幾場暴亂裡,其中一場讓行政長官卡利斯圖斯(Callistus)喪瞭命,而另一場則是對女哲學傢希帕提婭的謀殺。希帕提婭是位備受尊崇的教師,屬新柏拉圖學派,年高(據說也)德邵。她是歐瑞斯提斯的朋友,許多人認為,就是她在總主教跟總督之間作梗,阻撓兩方言和,於是,一群以讀經士(lector)彼得為首的暴民,將她拖到一間教堂裡,以陶器碎片將她的肉刮下,直至死亡。根據所奎德所言,此事對亞歷山大城的基督教教會及當時的總主教而言,都是極大的污點。但是,讀經士並不算是神職人員(Scr.,V, xxii),而所奎德也並無暗示此事必須歸咎於西裡爾本人。固然達馬斯基奧斯曾做出如此的控訴,但那都是事後諸葛的後世論證,況且,他本就憎恨基督徒。”

  神學傢索丹與赫比(Soldan and Heppe)則曾提出論證,認為希帕提婭可能是第一個受到基督教會勢力迫害的所謂“女巫”。許多站在批判教會立場的作者也指稱,希帕提婭“以鐵鉤將骨肉扯離”的死法,似乎符合君士坦丁大帝二世對巫術明正典刑的方式。

  有些作者將希帕提婭之死視為“不理性的宗教迫害理性的異教”之象征,天文學傢與科普作傢卡爾·薩根(Carl Sagen)便是其中之一,對於希帕提婭之死與焚燒亞歷山大大圖書館等事,在他的《宇宙‧宇宙》(Cosmos)一書中,有栩栩如生的描寫。再早期一點的作傢如伏爾泰、愛德華·吉本也抱持類似的概念。波蘭歷史學傢瑪麗亞‧澤絲卡(Maria Dzielska)1995年曾出版一書《亞歷山大城的希帕提婭》(Hypatia of Alexandria),對希帕提婭做瞭詳盡的研究,關於希帕提婭之死,此書的解釋是:這是基督教內兩個派系鬥爭的結果,一方是希帕提婭支持的、鴿派的歐瑞斯提斯,另一方則是鷹派的西裡爾。史密斯(Smith)也提出過這個觀點,他說:“她被指控跟亞歷山大城提督歐瑞斯提斯走得太近,這個罪名在神職人員間傳瞭開來,他們於是認為她阻撓瞭歐瑞斯提斯跟總主教西裡爾之間的友誼。”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