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介紹_劉全簡介_劉全生平_劉全真實存在嗎_Wiki101.com.tw

本 名:劉全

別 稱:劉禿子

所處時代:清朝

民族族群:漢人

去世時間:清嘉慶四年

職 業:和珅管傢



劉全——清朝和珅的大管傢

  劉全,外號劉禿子,和珅的管傢。嘉慶四年,時年近七旬。在和珅倒臺時,與和珅同時入獄,被嘉慶帝宣佈和珅二十大罪的第二十大罪之首犯。和珅自盡後,被判斬立決,但是在行刑前兩天因穿著單薄,在被獄卒潑水之後,而冷死於獄中。

  劉全在和珅父常保死後,保護當時年紀尚幼的和珅與和琳,陪伴左右,一起到處借貸。直到和珅長到十五歲,有自立能力時,和珅把後母們趕出傢門後,成為和府管傢,和珅十八歲時,馮氏嫁入和府,馮氏喚其為管傢,但和珅認為傢中隻有「婢兩人」,喚管傢不太妥當,便著馮氏喚其為“全兒”,一直沿習到馮氏去世。

  人物經歷

  劉全是和珅的大管傢,關於劉全的記載不多,在和珅的官場生涯中是不可缺少的人物。

  在當下許多涉及到和珅的影視劇中劉全是一個不可或缺的人物,在歷史中劉全是真實存在的,也就是說是確有其人的。

  嘉慶四年(公元1799年)正月十六日,嘉慶皇帝公佈瞭和珅的二十大罪狀扳倒瞭和珅。這二十條罪狀的最後一條說的是劉全貪污。

  伊傢人劉全,不過下賤傢奴,而查抄資產,竟至二十餘萬,並有大珠及珍珠手串。若非縱令需索,何得如此豐饒!其大罪二十。(見《清仁宗睿皇帝實錄》嘉慶四年正月甲戌)

  因為劉全隻是個奴才所以正史對他的記載是不多的。我們隻能透過當時的私人筆記和當代人的著作來探尋這位以主子的得道而升天的奴才!

  乾隆二十四年(公元1759年)和珅和弟弟和琳雙雙考入瞭咸安宮官學,也就是這一年和珅的父親常保病逝於福建任上。和珅為瞭能繼續學業不得不向父親的生前好友同僚去借貸生活和學習費用。

  在和珅借貸的過程中劉全一直陪伴在和珅左右,跟隨和珅東奔西走一次次吃著閉門羹。在當時人走茶涼的形勢下劉全不離不棄可見一個傢奴的忠誠。這也為日後和珅寵信劉全埋下瞭伏筆。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因為和珅的“得道”劉全也成瞭京城首屈一指的暴發戶。當時劉全就擁有房屋一百餘間,當鋪,藥鋪,賬局數座,白銀過萬兩。

  劉全為瞭顯示自己的財富和地位,在生活上極度奢侈,甚至有越等級的鋪張浪費現象。

  禦史曹錫寶一直就想扳倒和珅但苦於沒有證據始終也沒有彈劾瞭和珅。這個曹錫寶是什麼人啊!曹錫寶字鴻書,號檢亭,又號劍亭,上海人,乾隆丁醜年進士。曹錫寶抓不到和珅的把柄就開始找和珅親人的過錯。皇天不負苦心人劉全最終納入瞭曹錫寶的視線。

  曹錫寶發現劉全傢的房子似乎有些超越等級也就是逾制。所謂逾制,就是房子的規格超過瞭規定,在當時是殺頭的罪過。劉全用的車也是逾制,按他的身份隻能坐一匹馬拉的車而他卻坐的是三匹馬拉的車。曹錫寶發現這個事以後,馬上給皇上寫奏折。當時乾隆皇帝在承德避暑山莊過七十大壽,和六世班禪討論西藏問題。曹錫寶要想讓乾隆知道曹錫寶就必須把折子送到承德。

  曹錫寶要彈劾劉全的事被吳省欽知道瞭。吳省欽字沖之,南匯人,乾隆癸未進士。曾經在咸安宮官學教過書。吳省欽在咸安宮官學教學的時候不是進士。他的進士是和珅“得道”後吳省欽一次參加科考,正好是和珅主考,這樣和珅想辦法點瞭吳省欽的進士。

  吳省欽知道曹錫寶要彈劾劉全的事後,就連夜就跑到承德匯報給和珅,和珅連夜趕回北京,安排劉全把逾制建築全部拆毀。

  等曹錫寶到瞭承德,乾隆皇帝一查根本就沒有這回事。最後乾隆皇帝將曹錫寶革職瞭。

  《清史稿》中對這件事是這樣記載的:“禦史曹錫寶劾和珅傢奴劉全奢僣,造屋逾制,帝察其欲劾和珅,不敢明言,故以傢人為由。命王大臣會同都察院傳問錫寶,使直陳和珅私弊,卒不能指實。和珅亦預使劉全毀屋更造,察勘不得直,錫寶因獲譴。”

  乾隆上諭《夏季檔》中也記載瞭這件事。禦史曹錫寶本想先參劾和珅的傢人劉全,從中打開缺口,攻擊和珅。但曹錫寶做事不慎,他將奏折稿子拿給他的老鄉吳省欽過目,沒想到和珅是吳省欽的老師、死黨。吳省欽連夜派人趕赴熱河向和珅告密,和珅知道後,在乾隆跟前吹瞭風,僅僅隔瞭一個月,乾隆《秋季檔》中就記載瞭這件事的查辦結果,曹錫寶反而被革職留用。

  查抄所得

  和珅跌倒,嘉慶吃飽。和珅跌倒也絆倒瞭劉全。抄瞭和珅的傢劉全傢也沒能幸免。

  清政府抄劉全傢得:金一百九兩八錢,銀一萬五千九百二十四兩;大制錢九十串,借出銀一萬二千七百七十兩;借出大制錢九百五十串;自開恒義號錢鋪一座,本銀六千兩(坐落通州);自開恒澤號錢鋪一座,本銀六千兩(坐落通州);入本夥開同仁堂藥鋪一座,本銀四千兩(坐落正陽門外)入本夥開永義帳局一座,本銀一萬兩(坐落廠橋)。

  清政府抄劉全長子劉印傢:銀五十兩,大制錢七串五百文,借出大制錢三千七百五十串;

  清政府抄劉全次子劉陔傢:借出大制錢一萬串。

  劉全見證瞭和珅的一生,見證瞭和珅的發跡,官場生涯,也見證瞭乾隆王朝的興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