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介紹_阮福映簡介_阮福映生平_阮福映是怎麼死的_Wiki101.com.tw

中文名:阮福映

外文名:Nguyễn Phúc Ánh

別 名:阮福暎,阮福暖,阮福種

國 籍:越南

出生地:富春(今順化)

出生日期:1762年2月8日



逝世日期:1820年2月3日

職 業:君主

主要成就:滅亡西山朝,建立阮朝

  進行軍事、行政等一系列改革

  頒佈《嘉隆律書》

在位時間:1802年-1820年

年 號:嘉隆

廟 號:世祖

謚 號:高皇帝

陵 號:天授陵

阮福映——越南阮朝開國君主

  阮福映(越南語:Nguyễn Phúc Ánh,又作阮福暎,1762-1820),原名阮福暖(Nguyễn Phúc Noãn),又名阮福種(Nguyễn Phúc Chủng),史稱嘉隆帝(Vua Gia Long),越南阮朝開國君主,1802年至1820年在位,年號嘉隆。

  阮福映出身廣南阮主,是武王阮福闊的孫子。1775年,北方鄭氏攻陷富春,阮福映隨叔父定王阮福淳南逃至嘉定。1777年,阮福淳與新政王阮福暘被西山軍所殺,阮福映被推為大元帥,並於次年權攝國政。1780年,正式稱王。1782年,阮福映被西山軍擊敗,流亡富國島,旋即逃入暹羅。1784年,阮福映與暹羅聯軍共抗西山朝,但再次為西山軍所敗,被迫再度流亡。

  1789年,阮福映乘西山朝內部分裂之機回國,奪取嘉定,之後逐漸平定全安南國境。1802年阮福映改元嘉隆,建立阮朝,訂新國號為“南越”,並遣使向中國清朝請求冊封。1803年,嘉慶帝封阮福映為“越南國王”。1806年,阮福映稱帝。

  阮福映在位期間進行軍事、行政、經濟、文教等方面的改革,大興土木修建城市、官道等建築,並在1815年參照中國的《大清律》,頒行《嘉隆律書》。

  1820年,阮福映逝世,廟號世祖(Thế Tổ),葬於天授陵,子明命帝繼位。

  人物生平

  早期事跡

  阮福映是第八代廣南阮主武王阮福闊之孫,阮福㫻與阮氏環的第三子。1765年,阮福闊逝世,遺命次子阮福㫻繼位。但第十六子阮福淳卻因權臣張福巒篡改遺詔,得以繼位,年僅十二歲。阮福映當時僅有四歲,與父親阮福㫻被一同幽禁在宮中。

  阮福淳年幼貪玩,國中政務皆歸張福巒管理。張福巒又貪婪殘暴,引起阮主治下百姓的憤恨。1771年,阮嶽、阮侶、阮惠三兄弟發動西山起義,得到瞭南方各地的響應。1774年,北方的鄭主鄭森趁機命大將黃五福率軍南下,攻占富春(今順化)。阮福淳南逃至嘉定(今胡志明市一帶),並於1775年讓位給侄子阮福暘,自稱太上王。期間,阮福映一直跟隨著阮福淳。

  1777年,西山朝君主阮嶽派遣阮惠、阮侶攻打嘉定,阮福暘與眾多宗室大臣在龍湖營(今永隆省一帶)被西山軍俘虜殺害。太上王阮福淳也在龍川(今安江省)被阮惠俘虜並殺害,廣南阮主滅亡。阮福映從龍川逃脫,進入河仙鎮的聖約瑟夫神學院避難。他許諾奪回政權後將會給予基督教自由傳播的權力,以此換取神學院院長百多祿主教(隸屬巴黎外方傳教會主教)的支持,並在他的協助下逃亡到土珠島。

  重回嘉定

  阮惠、阮侶攻滅阮主政權後,率軍返回歸仁,留總督凋鎮守嘉定。阮福映得知西山軍主力撤離嘉定,率支持者自土珠島回到龍川(今金甌省),起兵反抗西山朝。阮文仁、楊公澄將阮福映迎至沙瀝(今同塔省沙瀝市社),阮主殘餘勢力紛紛舉兵響應。杜清仁、黎文勻、阮文弘、宋福匡、宋福梁等將領驅逐總督凋,奪回嘉定城,共推阮福映為“大元帥攝國政”,阮主勢力得以復辟。

  阮嶽派軍隊攻打嘉定,被杜清仁的東山軍擊退。阮福映趁機派遣黎文勻發起反攻,奪取平順、延慶兩府。他重新設置瞭阮主時代的府僚,制定稅例抽稅養兵,並制造戰船積極備戰。而百多祿協助制造瞭大量新式武器(包括手榴彈),還從葡萄牙購買瞭三艘西式軍艦,聘請法國探險傢幔槐(Manuel)為船長。阮主勢力再次強大,收復瞭嘉定城附近的藩安、邊和、定祥、永清、河仙等鎮,西山軍屢次征討都未能成功。

  1779年,安農二世(匿螉嫩)登上真臘(今柬埔寨)王位。阮福映因安農二世親善暹羅,命杜清仁、胡文璘率軍征討,殺死安農,擁立親越南的安英(匿螉印)為王,並留胡文璘守真臘。1780年正月,阮福映正式稱王,人稱“阮王”(Nguyễn Vương),並使用後黎朝的景興年號,恢復使用廣南阮主的“大越國阮主永鎮之寶”。

  1781年,阮福映認為杜清仁功高震主,命宋福添將其殺死,結果導致東山軍紛紛背叛,阮主政權陷入混亂。暹羅國王鄭信趁機派遣通鑾·卻克裡、素拉·辛哈那二兄弟攻打真臘,但卻又猜忌通鑾,將通鑾二兄弟的傢小監禁。通鑾便與前來支援的阮主將領阮有瑞達成和解,約為兄弟。他隨即又接到暹羅兵變的消息,便率軍回國平亂,成為瞭新的暹羅國王,是為拉瑪一世。阮主因而鞏固瞭其在真臘的霸權地位。

  1782年三月,阮嶽在歸仁得知阮主內亂,與阮惠親率水步兵三千、戰船若幹南下攻打嘉定,並在嘉定附近的七岐江與阮主軍與交戰。阮主軍雖有三艘軍艦參戰,但西山軍的水軍趁順風到來之際猛沖阮主水軍。而阮主軍又有指揮上的失誤,最終大敗,幔槐陣亡,並損失瞭一艘軍艦,遭到毀滅性的打擊。阮福映被迫放棄嘉定城,逃往富國島。阮嶽、阮惠攻取嘉定,留杜閑蟄守城,然後率主力部隊回到歸仁。

  流亡暹羅

  阮福映雖敗逃富國島,但其支持者依舊抗擊西山朝。同年十月,富安府的朱文接率軍起兵,阮福映的弟弟阮福旻也舉兵響應。朱文接收復嘉定,將阮福映迎回。1783年二月,阮惠、阮侶再次攻打嘉定,在四岐江旁大敗阮主軍。阮福旻陣亡,楊公澄、阮黃德被俘,阮主軍損失慘重。阮福映隻得再次逃往富國島。阮惠休整兵馬,於六月攻打富國島,希望一舉殲滅阮福映勢力。阮福映不敵,敗走昆侖島。西山軍再攻昆侖島,卻遭遇風暴,以致許多戰船傾覆。阮惠被迫罷兵。

  阮福映經古骨嶼逃回富國島,卻因沒有糧草,隻能采草芋充饑。他聽聞百多祿正在暹羅的尖竹汶傳教,便派人前去商議,決定派遣范文仁、阮文廉護送嫡長子阮福景,隨百多祿前往法國求救。但因風不順,百多祿一行始終未能出發。同時,阮福映又派朱文接前往暹羅求救。1783年底,朱文接到達暹羅首都曼谷,覲見拉瑪一世。拉瑪一世派大將知蚩多率水軍前去接應阮福映。1784年二月,暹羅水軍到達河仙鎮,與阮福映商討共抗西山朝的事宜。阮福映隨暹羅軍隊來到曼谷,並在曼谷招募逃亡暹羅的舊部,伺機重返越南。拉瑪一世以非常隆重的禮節歡迎阮福映,並答應出兵助其歸國。

  1784年,阮福映率舊部朱文接、阮文誠、鄚子泩、阮文威攻打嘉定。拉瑪一世派大將昭法·恭鑾·特帕裡拉、丕耶·威切那隆率士兵二萬、戰船三百艘,協助阮福映,同時又令真臘總督昭丕耶·阿拜佈別率五千兵馬支援。暹羅軍勢如劈竹,連破瀝架(今堅江省迪石市)、巴色(今朔莊省朔莊市)、茶溫(今永隆省茶溫區)、斌沏(在今永隆省)、沙瀝(今同塔省沙瀝市社)等地,但阮主軍統帥朱文接卻在攻打斌沏時陣亡。黎文勻據茶檳(今前江省)響應阮福映,被阮福映任命為阮主軍統帥,接替朱文接。西山軍守將張文多被迫撤離嘉定,派鄧文真向歸仁求救。阮嶽得悉後,便派阮惠前去防禦,駐軍於是美荻。

  暹羅軍隊在嘉定一帶燒殺搶劫,掠奪瞭大量金銀財寶和奴隸送回暹羅。統帥特帕裡拉也對阮福映態度輕慢。阮福映見暹羅出兵相助隻是想乘機占領嘉定,對此非常失望,認為暹羅必敗,便事先預留後路,派鄚子泩到鎮江(今芹苴市、後江省一帶)組織戰船。

  阮惠派兵數次攻打暹羅水寨,然後撤退,後又遣人贈送給特帕裡拉豐厚的禮物,請其不要幹涉西山朝與阮主的內戰。特帕裡拉高興地收下瞭禮物,這使得暹羅軍更加輕敵,也造成瞭暹羅與阮主雙方互相猜疑。阮惠便使用誘敵深入之計,在瀝涔、????蔑一帶設伏引誘暹羅、阮主聯軍來攻,而後大破暹阮聯軍。昭法·恭鑾·特帕裡拉率暹羅軍奪路而逃,在昭丕耶·阿拜佈別的接應下經真臘逃回暹羅,全軍隻有兩千至三千人幸存。阮主軍幾乎全軍覆沒,阮文威陣亡。阮福映僅率親信數人逃到鎮江(今芹苴市),由鄚子泩接應逃入暹羅。他隨後遣人將國母阮氏環等傢眷接至暹羅。阮惠率軍返回歸仁,留鄧文真守嘉定之地。後來嘉定成為西山朝東定王阮侶的封地。

  阮福映逃往曼谷後,仍有不少阮主的支持者抗拒西山朝,但皆不是西山朝對手。後來阮主將領阮黃德、黎文勻等人得知阮福映出奔暹羅之事,陸續前去投奔。拉瑪一世將這些越南人安置在曼谷城外的平原,令其自成一個村落。阮福映及其部眾在這個村落裡耕種,仍懷有東山再起之志。

  拉瑪一世把阮福映安置在曼谷郊外是因為看到阮福映尚有一定實力,本意是希望借助阮福映的力量為己所用。而阮福映對此也心知肚明,因此積極參與暹羅的軍事行動。阮福映在緬甸-暹羅戰爭中,派遣黎文勻、阮文誠等人參戰;此後又幫助暹羅擊退馬來海盜的騷擾。阮主遺臣在對緬甸的戰鬥中作戰英勇,拉瑪一世大喜,厚賞他們。阮福映便利用這些資金建造戰船,準備伺機復國。

  求援法國

  阮福映寓居曼谷,迫切地需要得到法國的支持。1785年,百多祿在阮福映的一再敦促下,攜阮福景出發回國,並帶有阮福映致法國國王路易十六的書信以及阮福映的玉璽。1785年2月,百多祿到達法屬印度的首府本地治裡,但卻發現法國對越南並不感興趣,便派人向葡屬澳門的議院求助。1786年,葡萄牙使者來到曼谷,與阮福映簽訂同盟條約,答應為阮福映提供瞭56艘西洋軍艦。翌年,葡萄牙人安尊磊(António)自葡屬印度的首府果阿來到曼谷,為阮福映帶來瞭西式士兵和軍艦。拉瑪一對此非常不滿。阮福映為瞭不使拉瑪一世猜疑,被迫謝絕瞭葡萄牙人的援助。

  1786年6月,百多祿一行從本地治裡出發前往法國。1787年2月,百多祿到達巴黎,並與法國國王路易十六、海軍大臣德·卡斯垂、外交大臣莫穆林會面。雙方於11月21日簽訂《法越凡爾賽條約》。法國承諾派遣四艘軍艦、1900名士兵前去支援阮福映;阮福映則願意割讓沱㶞(今峴港)、昆侖島給法國,並給予法國人貿易特權。同年12月,百多祿一行乘坐Dryade號軍艦離開法國,前往本地治裡,準備借道歸國。但行至本地治裡時,卻得知法國本土發生瞭極為嚴重的財政危機,政府瀕臨破產。法屬印度總督康韋伯爵以此為由拒絕給予援助。百多祿便通過自己的關系,招募瞭一些法國軍官並購買一些法國武器、彈藥和軍艦。

  與此同時,西山朝發生內亂,阮惠與阮嶽之間發生軍事沖突,越南的阮主支持者寄信告知阮福映。阮福映又得知鄧文真已率主力部隊前往歸仁,便於1787年七月留信辭別拉瑪一世,率部悄悄離開曼谷。阮福映到達富國島,被流亡越南的天地會首領何喜文迎至龍川(今金甌省)。西山朝將領阮文張率軍三千、戰船十五艘前來投奔,阮文仁等人也率舊部響應。鎮守嘉定的東定王阮侶大為恐懼,退往鎮邊(今同奈、平福、巴地頭頓省一帶),留太保范文參守嘉定。阮福映偽造一封阮嶽寫給阮侶的書信,聲稱范文參是內應,並故意將書信投遞至范文參處。范文參率軍以白旗先行,前往鎮邊,欲面白其冤。但阮侶見到白旗,卻誤以為范文參已經投降,驚恐之下棄城逃往歸仁。范文參退守嘉定。阮福映圍攻嘉定,卻始終不能破城,損失甚重,後因武性率部投奔,才得以恢復實力。1788年七月,阮福映大破范文參,重新占領嘉定。1789年,阮福映圍困巴忒,迫降范文參,在嘉定重新站穩腳跟。

  鞏固南方

  阮福映在奪取嘉定之後,派阮文閑出使暹羅告捷,同時對暹羅此前的幫助表示感謝。阮福映在嘉定整頓內政,禁止賭博和巫術,同時重新劃分瞭行政區域,制定瞭一系列法律,整頓稅收和農耕。他推行“寓兵於農”的政策,任命鄭懷德、黎光定、吳從周、黃明慶等十二人為田畯官,勸課農桑、開墾荒地,征不願務農者為兵。此外,阮福映積極發展對外貿易,購買國外的金屬以制造兵器;同時酌情降低關稅,使得不少外國商船願意來到嘉定經商。經過瞭一年多的休養生息,阮主勢力逐漸強大。

  1789年7月14日,百多祿與阮福景乘坐法國軍艦Méduse號,攜帶法式槍支彈藥返回嘉定。隨行的還有法國海軍軍官讓-巴蒂斯特·沙依諾、戴福桑、讓-馬裡·達約等人。阮福映任命這些人為軍官,大規模鑄造西式兵器、軍艦,阮主的實力又一次得到壯大。法國Dryade號軍官奧利維耶·德·皮曼紐爾也叛逃到阮主,為阮福映訓練步兵和炮兵,將西方先進的步兵思想帶到越南,而原為法國海軍軍官的達約、沙依諾則負責訓練海軍。

  1790年,阮主的陸軍中已有五萬越南士兵穿英國式制服、行歐洲式軍禮、裝備有西式先進武器並掌握西式戰爭技術。1792年,阮主海軍已擁有兩艘歐式軍艦和十五艘護衛艦。至此,阮主無論陸軍還是海軍的實力都已經比西山軍強大,擁有絕對的優勢。阮福映不僅從歐洲引進瞭先進武器和訓練方式,還按照西方的方法建造軍事堡壘。德·皮曼紐爾與西奧多·勒佈朗曾在1790年於嘉定建立瞭第一個西式城堡八卦城(又稱嘉定城堡)。

  全面北伐

  1790年四月,在發展有一定實力之後,阮福映派遣掌前軍黎文勻軍五千人攻打平順府。阮主軍隊以武性、阮文誠為先鋒,輕而易舉地攻克瞭平順。但是由於黎文勻與武性的不和,西山軍趁機反攻,奪回瞭平順府,黎文勻被圍困在潘裡。阮文誠率軍援救才擊退瞭西山軍,黎文勻因此服毒自殺。

  對於日漸強大的阮主,歸仁朝廷的阮嶽聯合華南海盜,組織瞭一支艦隊,停泊於施耐港,準備伺機南下征討。阮福映得知後決定先發制人。1792年三月,趁著季風到來之際,阮福映派阮文張、阮文誠、達約、瓦尼埃率水軍從芹蒢海口(今胡志明市芹蒢縣)出發,突襲並焚毀瞭西山朝歸仁朝廷轄下施耐海口的水寨,全身而退。這場戰鬥中,由於西山軍的戰船壅塞於港口,遭到阮主毀滅性打擊,整支艦隊隻有9艘戰船幸存。身處鳳凰中都(位於今乂安省境內)的阮惠已得重病,得知阮福映勢力日漸強大後病情惡化,不久逝世,其年僅十歲的長子阮光纘繼位。

  從1792年起至1799年期間,西山朝和阮主的海軍經常利用季風的改向而對對方的領地發動進攻。阮主海軍往往在夏季刮西南風的時候對西山朝發起進攻;而冬季到來之時,西山朝海軍便利用東北風到來之際進攻阮主。由於當時的西山朝政治混亂民不聊生,故而每當夏天來臨的時候,西山朝轄下的百姓都盼望著東南季風的到來。

  1793年三月,阮福映冊立長子阮福景為東宮,封元帥之職,鎮守嘉定。遣尊室會、阮黃德、阮文誠率步兵北伐,攻取瞭平順府。阮福映則與阮文張、武性率水軍攻打沿海一帶。五月,阮福映的水軍先後攻取瞭延慶、平康、富安三府。阮主在延慶府建立西式城堡延慶城,以之為重鎮。隨後阮主的水陸兩軍會合,夾攻歸仁。阮福映率水軍來到施耐海口,西山朝歸仁朝廷的皇太子阮文寶領兵迎戰,遭到阮主的夾擊大敗。

  歸仁朝廷君主阮嶽向富春朝廷求救,阮光纘遣范公興、阮文訓、黎忠、吳文楚等人率17000名步兵和80名象兵、鄧文真率30餘艘戰船前去救援。阮福映不敵,經延慶回到嘉定,留阮文誠守延慶府、阮黃德守平順府。鑒於延慶的地勢重要,十一月又遣百多祿、范文仁、宋福溪,隨阮福景前去鎮守延慶城堡。

  與此同時,西山朝富春朝廷兼並瞭歸仁朝廷的領地,將阮文寶降為孝公,西山朝自此在軍事上開始轉入攻勢。1794年三月,西山朝派遣阮文興攻打富安府、陳光耀攻打延慶府。阮福景、百多祿等人據守延慶城堡,抵抗在數量上具有相當大優勢的西山軍,並向嘉定求援。阮福映率大軍救援,擊退瞭西山軍。阮福映將阮福景等人調回嘉定,換武性鎮守延慶。翌年,武性再次成功抵擋瞭西山軍的進攻。

  1795年,西山朝發生內亂,裴得宣、吳文楚等重臣被殺,陳光耀被罷去兵權。西山朝的將領互相猜忌殘殺,導致西山朝的實力被大大削弱。阮福映趁機發展兵備,並於1797年親征歸仁。途中突然臨時改變瞭策略,攻打沱㶞(今峴港)。華南海盜首領陳添保派屬下阮文伍截擊,阮主軍隊在激戰之後被迫撤退。這次行動並不成功,因此阮福映在翌年派阮文瑞出使暹羅,請求暹羅出兵騷擾順化、乂安邊境一帶;另一方面派吳仁靜出使清朝,希望牽制西山朝。而華南海盜則受西山朝的雇傭,騷擾阮主轄下的沿岸,1797年七月,陳添保曾率海盜大舉入侵平康、延慶等府的沿海港口;但翌年遭到阮主的擊敗,被迫離開這些地方。

  1798年,久已不滿的孝公阮文寶據歸仁城叛亂,遣使通好於阮主。阮福映派阮文誠前去接應,但兵未至阮文寶便被西山朝擒殺。這場叛亂發生之後,多疑的阮光纘聽信讒言,殺死瞭黎忠、阮文訓等人,導致瞭黎質等人的背叛,西山朝文臣武將也都離心離德。見此機會,阮福映於次年大舉北伐。西山朝派陳光耀和武文勇率陸軍支援,水軍則由被封為統兵的華南海盜首領樊文才率領。武文勇部在石津與阮主的阮文誠部相遇,安營對峙;夜間恰巧有一隻麋鹿西山軍兵營前經過,有士兵驚呼,西山軍以訛傳訛,誤以為阮主的同狔兵偷襲,不戰而潰。阮主將領宋福梁擊敗瞭華南海盜,並與阮福映大軍合兵,合力將沿海的華南海盜巢穴逐一搗毀。歸仁城自此成為一座孤城,守將黎文清被迫獻城投降。阮福映將歸仁城改名為平定城,留武性、吳從周守城。

  1800年正月,西山朝派遣陳光耀、武文勇再度南下,試圖奪回平定城。華南海盜為西山軍提供瞭一百餘艘戰船。由於雙方兵力懸殊,西山朝大軍包圍平定城,采取圍而不攻的策略,欲迫使武性投降。阮福映親自率領八萬水軍,分乘1200艘戰船(包括4艘歐式軍艦、40艘大型戰船和300多艘大劃艇)北上救援。阮福映派武彝巍、黎文悅擊退瞭駐守施耐海口的西山軍武文勇部,又遣阮文張粉碎瞭華南海盜劫奪後勤物資的圖謀,乘勝攻取瞭廣南、廣義兩府。阮文瑞、劉福祥聯合暹羅,率萬象之兵攻打乂安府。北河的豪強紛紛舉兵支持阮主。但是,阮主軍隊始終無法沖破西山軍對歸仁的包圍圈,因此阮福映令武性棄城逃出。武性拒絕瞭,並建議阮福映攻打西山朝首都富春(今順化)。阮福映最終接受瞭武性的建議。

  1801年五月,阮福映兵至思容海口,擊敗阮文治所率的西山軍。阮主乘勝追擊,直入渜海口(今順安海口)。阮光纘親率西山軍抵抗,根據參戰的讓-巴蒂斯特·沙依諾描述,這是阮主與西山朝之間爆發的最為慘烈的一戰,戰場上屍橫遍野。西山軍大敗潰散,支持西山朝的華南海盜也遭到阮主軍隊的沉重打擊,重要海盜首領東海王莫觀扶以及統兵梁文庚、樊文才被阮主俘虜。阮光纘率太宰阮光紹、元帥阮光卿、大司馬阮文賜等人,經洞海壘渡過????江(今爭江),逃往北河,印章璽綬全被阮主軍繳獲。

  1801年五月初三,阮福映進入富春城,張榜安民。隨後派阮文張、黎質率水步兩軍追擊阮光纘,未能追及。阮光纘逃到北河,被阮光垂迎至升龍(今河內市),改元寶興。而陳光耀、武文勇得知富春被攻陷後,欲回軍救援,但被黎文悅部扼守道路,於是奮力攻破瞭平定城,武性、吳從周自殺。陳光耀、武文勇以平定城為據點,攻打周邊的阮主城鎮,皆無功。

  1802年正月,阮光纘在北河站穩腳跟之後,糾集北河的西山軍,決定同阮主發動最後一搏。與此同時,華南海盜首領鄭七原已離開越南回到廣東,在陳添保的勸說之下,率屬下分乘200艘戰船前往北河,表示效忠於西山朝。鄭七抵達升龍後,被阮光纘封為大司馬。但旋即陳添保認定西山朝敗局已定,棄官逃往中國,向清廷投降。得到鄭七的支持之後,阮光纘隨即親率大軍三萬南下,來到㫜江,派鄭七守日麗海口(日麗江入海口)。阮主將領阮文張、鄧陳常不敵,退往洞海(今廣平省同海市)。阮福映聞報,親自率大軍北上,遣范文仁、鄧陳常守陸路,阮文張守水路。阮光纘派阮光垂圍攻鎮寧壘(又名洞海壘、日麗壘,位於今廣平省),久攻不克;阮文張則在此期間突襲日麗海口,大破鄭七率領的華南海盜。圍攻鎮寧壘的西山軍驚恐之下潰散,阮光纘逃回升龍。身處平定城的陳光耀、武文勇,得知阮光纘戰敗後,率軍棄城北上欲與之會合,但途中被阮主擊敗並俘虜。

  滅亡西山

  1802年五月,阮福映宣佈停止使用的後黎朝的景興年號,改元“嘉隆”。阮光纘雖已日薄西山,但還希望借助清朝的力量對抗阮主,便派阮登????為使者,向清廷求援。阮福映則於此時派遣鄭懷德、吳仁靜出使清朝,獻上繳獲的西山朝印綬,並將俘虜的海盜首領莫觀扶、梁文庚、樊文才三人移交清廷。兩廣總督吉慶審問三人,得知西山朝一直支持華南海盜的事實,將此呈報清廷。嘉慶帝勃然大怒,下令驅逐西山朝使者,並將莫觀扶、梁文庚、樊文才三人定為大逆罪,命吉慶將三人凌遲處死。

  阮福映隨後又親率大軍北伐,迫使清化督鎮阮光盤獻城投降,並以摧枯拉朽之勢向北推進,迅速攻占升龍。阮光纘率宗室大臣出逃,最終在鳳眼縣被農民俘虜,送至升龍。阮福映下令免除北河百姓一年的稅收,任命阮文誠為北城總鎮,管理當地事務。他又在北城設置戶曹、兵曹、刑曹職務,分別由阮文謙、鄧陳常、范文登擔任。此外,阮福映還冊封瞭後黎朝與鄭主的子孫,以安撫他們的支持者。

  七月,阮福映率軍回到順化,押解西山朝君臣至順化太廟,行獻俘之禮。阮光纘及西山朝宗室阮光維、阮光紹、阮光盤、阮文治、阮清、阮昕、阮勇等凌遲處死之後五象分屍;武將武文勇、陳光耀等梟首示眾;文臣吳時任、潘輝益等則被押往北城河內,在河內文廟前施以鞭刑,然後釋放。阮福映聲稱“為九世而報仇”,下令掘出阮嶽與阮惠的屍體,搗棄其骸骨;並將阮嶽、阮惠的頭骨和阮惠夫婦的木主處以“幽禁外圖傢”的處罰。明命年間,又轉移至監獄幽禁。

  誅殺功臣

  阮福映晚年時性格多疑,常對大臣起猜忌之心,一些朝中大臣之間也互有嫌隙,鄧陳常、阮文誠等一些功臣遭到殺害。

  鄧陳常在阮福映還在嘉定期間便前去投奔,隨其顛沛流離,後因戰功逐漸升遷,任北城兵曹,後又任兵部尚書。他在兵部尚書任內,將鄭主部將黃五福列為福神,結果被人告發,以致失勢。1813年,與其有仇的黎質趁機告發其在北城兵曹任內的不法之事。阮福映下令將鄧陳常罷官下獄。鄧陳常甚為不滿,在獄中作《韓王孫賦》一首,自比為漢朝的韓信。阮福映大怒,不顧皇子阮福膽力勸,命鄧陳常自殺。鄧陳常不從,遂被絞死。

  阮文誠也是阮福映的舊臣,他文武雙全,在征討西山朝的戰鬥中立下赫赫戰功。阮朝建立後擔任北城總鎮,之後回京任中軍之職,曾主持編纂《嘉隆律書》。但他與重臣黎文悅有仇,曾派人暗殺黎文悅,但未成功。1817年,阮文誠之子阮文詮寫瞭一首頗為自大的詩,結果被黎文悅告發有謀反之心。阮文誠也受到牽連,被逮捕入獄。黎文悅奉阮福映之命審問阮文詮,強迫其認罪。阮福映處斬阮文詮,並迫使阮文誠服毒自盡。

  晚年生活

  1801年,阮福景逝世,長子阮福美堂尚未成年。阮福映因阮福景有強烈地親西方和基督教傾向,遲遲不肯按慣例冊立阮福美堂為皇嗣孫。1815年,阮福映立推崇儒傢思想的庶子阮福膽為皇太子,將阮福景一系的子孫排除在皇位繼承權之外。

  阮福映在奪取皇位的過程中雖然受到西洋人的幫助,但認為西洋人“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對西洋人存在有相當大的戒心。然而他也看到瞭阮福膽的內心具有強烈地排外和反基督教傾向,故而告誡阮福膽,要求他尊重歐洲人,特別是法國人,但不要給予他們任何優待,更不能把土地割給法國。

  1820年2月3日,阮福映在順化皇城駕崩,在位十八年,終年五十八歲。太子阮福膽繼位,並改名阮福晈,是為明命帝,為阮福映上廟號世祖(Thế Tổ),謚號開天弘道立紀垂統神文聖武峻德隆功至仁大孝高皇帝。阮福映遺體被合葬於其原配宋氏蘭之陵寢,位於宋氏蘭墳丘的左側,兩陵寢統稱天授陵(嘉隆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