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介紹_田中角榮功績_田中角榮訪華_田中角榮簡介_Wiki101.com.tw

中文名:田中角榮

外文名:たなか かくえい、

別 名:庶民宰相

國 籍:日本

民 族:大和

出生地:日本新潟縣刈羽郡(現柏崎市)



出生日期:1918年(大正7年)5月4日

逝世日期:1993年(平成5年)12月16日

職 業:第64、65任日本內閣總理大臣

畢業院校:東京中央工學校

信 仰:自由民主黨

主要成就:成績田中土木建築工業股份公司,由於戰後地產價格暴漲成為富翁

  訪華成功回國在兩院大會受到瞭連續四個半小時攻擊成為‘國賊’

  為保權利提出‘人數就是力量’使日本政治開始拉幫結派賄賂成風

  任內促成中日建交

代表作品:《我的履歷書》,《日本列島改造論》

政 黨:日本自由民主黨

子 女:田中真紀子

性 別:男

田中角榮——日本庶民宰相

  田中角榮(1918—1993),1918年5月4日出生於日本新潟縣刈羽郡,畢業於私立中央工學校,日本傑出並富有爭議的政治傢、建築師。

  田中角榮是原眾議院議員,歷任眾議院議員(第16期)、郵政大臣(第12代)、大藏大臣(第67-69代)、通商產業大臣(第33代)、內閣總理大臣(第64、65代)。其原以商人從政,1957年出任郵政大臣。

  1972年出任日本首相,同年9月底,他訪問中華人民共和國,簽署《中日聯合聲明》,實現瞭中日邦交正常化。並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因此被稱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1974年他因涉嫌洛克希德一案下臺,1976年宣佈退出自民黨。1990年田中角榮從政界引退。其提出的政治理念“人數就是力量”使日本大興賄賂之風。此做法使他飽受詬病被迫下臺。1993年病逝於日本東京。

  田中角榮是日本政治史上第一個沒有受過大學教育的首相,日本人稱他為“庶民宰相”。

  人物經歷

  早年貧寒

  1918年5月4日,田中角榮出生在日本新潟縣二田村,是傢中七個子女中唯一的男孩。父親為開辦大農場,幾乎傾傢蕩產籌措45000日元錢,進口瞭三頭荷蘭種牛。這些牛不堪長途航運之苦,剛運到傢便先後染病而死。田中傢因此大賠血本,從此一蹶不振,此後便主要靠田中母親經營七八反(日本土地面積單位,1反=992平方米)地養傢糊口。

  但是,嚴酷的生活現實,迫使田中高小畢業後,因付不起學費中斷瞭學業。1934年3月,16歲的田中孤身一人來到東京謀生,先後當過建築公司學徒,貿易商行卸貨送貨員,《保險評論》雜志實習記者。這期間,他白天上班,晚上到私立中央工學校學習,憑著堅韌的毅力,拿到瞭該校土木科畢業文憑。

  建築起傢

  日本全面侵華後的1938年,田中應征入伍,編入盛岡騎兵第三旅團,駐紮在中國黑龍江省。1940年患肺炎肋膜炎並發癥,被遣送回國治療,次年按傷病軍人復員。

  田中大病不死,身體剛剛恢復,便回到東京重操舊業。1942年,與一個建築業資本傢的獨生女、比他十來歲的花子結婚。1943年,成立“田中土木建築股份公司”,田中自任總經理。截至戰敗時,經營規模擴大數倍,田中土建已成為日本50傢大建築公司之一。戰後,由於房地產價格暴漲,生意更加興隆,田中已成為實業界小有名氣的富翁。

  政壇奪魁

  戰後,原東條內閣國務大臣大麻唯男欣賞田中的財力和年輕有為,勸說他拿出300萬日元資助民政黨領袖町田忠治和原陸軍大臣宇垣一成競選進步黨總裁。整肅令下來以後,一大批右翼政客卷鋪蓋卷回傢,他被一幫右翼政客推倒前臺,第二年,終於當選為眾議院議員。進步黨後來演變成民主黨,民主黨又分裂出幣原喜重郎的同志俱樂部。

  1947年日本實施戰後新憲法的總選舉,田中獲推薦參加瞭民主黨新潟縣眾議員的選舉,並第一次當選為眾議院議員,擔任眾議院建設委員會委員及理事而活躍於政界。

  1948年10月,日本政局發生變動,蘆田均內閣宣佈辭職。議會第一大黨自由黨內的一批幹部以美國占領軍司令部的暗示為根據,企圖推出自民黨幹事長山崎猛為新總裁,取代吉田茂的職務,總務會議就此進行討論時,出現瞭上述意見一邊倒的局面,吉田茂隻好辭職讓權。田中角榮在關鍵時刻發表瞭“日本雖是戰敗國,但美國不能幹涉日本內政”的演講,保住瞭吉田茂的總裁職位。出於感激和對田中能力的認同,吉田茂任命他為法務省政務次官。

  田中擔任政務次官40天後,反對制定國傢煤礦管理法的資本傢向政府官員行賄事件被揭露,田中也受到牽連並被捕入獄,由於吉田茂的運動,他在拘留所裡以高票競選議員成功,兩年半後宣佈無罪釋放。

  1950年,田中出獄後,任長岡鐵路公司總經理,以出眾的遠見進行瞭電氣化改造,使該鐵路扭轉瞭自1915年創建以來連年虧損的形勢。

  1953年8月,田中任理研化工公司董事、自由黨副幹事長,眾議院商工委員會委員長等職。這一時期,自由黨再歷次大選中保住瞭議會第一大黨的地位,田中從中發揮瞭重要的作用。

  1954年田中角榮任自由黨副幹事長。1955年,自由黨和民主黨合並組成自由民主黨。

  1955年任眾議院工商委員會委員長。1957至1958年,田中擔任岸信介內閣郵政大臣,成功地平息瞭郵政工會罷工。

  1962年7月至1965年6月,田中角榮連任第二次,第三次池田勇人內閣和第一次佐藤榮作內閣藏相,是經濟高速增長時期國傢財政金融政策的主要制定者和實施者,由於他比較清楚國傢的財政經濟狀況,被大藏省官員稱為“明白的角榮”。佐藤內閣末期擔任通產產業相時,他用三個月時間解決瞭困擾政府三年的日美紡織品貿易摩擦問題,他集中精力研究瞭改造與開發日本的綜合戰略,提出瞭後述的“日本列島改造”設想。

  1961年,任自民黨政務調查會長,解決瞭醫療費問題,1965年,升任自民黨幹事長。因為田中和池田、佐藤的關系都很密切,在調解池田派和佐藤派這兩個自民黨內最大派別的關系上居於舉足輕重的地位。與此同時,以他為核心的強大派系勢力正在形成。

  1972年6月,佐藤榮做聲明辭掉首相和自民黨總裁職務。自民黨臨時大會經過兩輪投票表決,田中在三角大福戰爭中,通過拉攏小派系領袖中曾根康弘,擊敗岸-佐藤陣線的太子,圍棋神童福田赳夫當選新總裁,7月7日,組成第一次田中內閣。

  中日建交

  田中的積極對華方針,受到中國政府歡迎。兩國政府通告各種形勢,互派代表進行協商,本著求同存異的精神,很快在重大原則問題上達成諒解。1972年7月3日晚,中日備忘錄貿易辦事處新任駐日首席代表蕭向前抵達東京。蕭向前抵達日本一周後,7月10日,也就是田中內閣成立後的第三天,中國總理周恩來派孫平化率上海芭蕾舞團到達東京,向田中發出邀請。7月17日,中國農業農民代表團抵達日本,時任外交部亞洲司日本處處長的陳抗臨時客串副團長,向孫平化和蕭向前傳達瞭周總理有關中日邦交正常化的重要指示。周總理的指示是:“田中內閣要加緊實現中日邦交正常化值得歡迎,毛主席對我說,應該采取積極態度。日方能來中國談就好,談得成也好,談不成也好,總之現在到瞭火候,要抓緊。”周總理還指示孫平化和蕭向前要抓住時機,爭取會見田中角榮首相和大平正芳外相,向田中轉達周總理本人對他的訪華邀請,以實現田中首相訪華,商談中日邦交正常化問題。

  1972年7月20日,在日本友人、自民黨要員藤山愛一郎為歡迎蕭向前和孫平化舉行的酒會上,田中內閣要人外相大平正芳、國務相三木武夫、通商產業相中曾根康弘等重要人物應邀參加。7月25日,即田中就任首相剛十八天,便派出瞭他的摯友、公明黨委員長竹入義勝訪華,與中國政府商談田中訪華和兩國復交問題,周恩來於7月27日至29日同他會談三次,溝通中日關系正常化的重大原則問題。8月11日,大平外相會見瞭蕭向前。據蕭向前回憶,會談進行瞭大約一小時,雙方在會談中基本沒有分歧。最後大平說:“田中首相和我都認為,當前日本政府首腦訪華、解決邦交正常化的時機已經成熟。”9月21日,內閣官房長官宣佈田中將要為日中邦交正常化訪問中國。

  1972年7月任日本首相和自由民主黨總裁,同年9月訪問中國,簽署《中日聯合聲明》,實現瞭日中邦交正常化。1973年10月,田中角榮同勃列日涅夫簽署聯合聲明,雙方就締結日蘇和約進行談判問題達成瞭協議。在中東問題上,日本采取瞭支持阿拉伯國傢反對侵略的“新中東政策”,以獲得所需的石油。同年月25日,田中角榮率領的龐大代表團抵達北京。為使訪問取得成功,在正式訪問前,田中還派來瞭先遣組和政府特使訪華,並與中國政府幾次磋商訪華的活動日程和細節。在宴會上,田中角榮致答詞,使用瞭“添麻煩“深切反省”的措辭,但受到瞭周恩來的批評,認為不夠真誠。田中角榮指出,從日文角度講,“添麻煩”確有謝罪之意。經過會談和磋商,最後在聯合聲明中表述為:“責任”“深刻的反省”。

  1972年9月29日,中日兩國政府首腦在北京簽訂瞭《中日聯合聲明》,宣告兩國邦交正常化。

  列島改造

  田中的對內政策,集中表現在他的“日本列島改造”計劃上。早在擔任佐藤內閣通產相時,他便著手進行國土開發與改造的綜合性調查性調查與研究,並把自己的經濟發展戰略設想,全面寫入《日本列島改造論》一書之中。按照田中在《日本列島改造論》中所提的設想,為解決日趨嚴重的空氣污染、交通堵塞,住宅緊張、城鄉人口過密過疏等問題,重新煥發日本經濟活力,為此,要在全國各地建立一批25萬人規模的城市,通過國傢制定的有關工業稅收政策,將集中於大城市的企業、資金、技術、人力,移向新建城市和經濟不發達地區,並修建1萬公裡鐵路,1萬公裡公路,形成遍及全國的高速鐵路公路網,將全國各地城鄉緊密連接起來,進而徹底改變工業生產的人口佈局,“消滅城市與農村,外日本(太平洋沿岸地區)與裡日本(日本海沿岸地區)的差別,從而在整個日本,建設一個使傢庭歡聚一堂,老人安度晚年,青年充滿美好理想的社會。”

  為實現這樣一個理想的社會,田中上任後即把列島改造設想付諸實踐,作為內政的頭等重要課題。他專門設立瞭自己的咨詢機構“日本列島改造問題懇談會”。協助他研究制定有關政策,責令經濟企劃廳為首的政府各部門,緊急研究制定具體的改造方案。根據這些機構和部門的建議,內閣會議於1973年1月和3月,先後提出瞭《土地對策剛要》和《國土綜合開發法案》,並制定瞭具有“列島改造”特色的1973年度大型財政預算,開始瞭實施第七次道路整頓五年計劃,農村綜合整備事業五年計劃,列島改造在計劃很不充分的情況下倉促起步,一開始便展示出宏大的氣魄。應該說,列島改造計劃本身具有一定合理性,但制定於實施這一計劃是以經濟高速增長為前提的。進入70年代後,支撐日本高速增長的條件正在急劇喪失,從這個意義上說,田中錯誤的地估計瞭形勢,選錯瞭實施計劃的時機。資本主義生產的目的是追求利潤,列島改造雖然從長遠來看有其合理性,但卻不能給資本傢帶來現實可見的利益。因此,改造計劃剛一實施,便遇到種種阻力,特別是工廠遷移和新建城市事業遲遲沒有進展。相反,主要城市的地價,一年內竟然上漲瞭30%,城市與土地與住宅問題更嚴重瞭。

  1973年年10月,第四次中東戰爭爆發,阿拉伯各國連連提高油價,給予石油全部依賴進口的日本以沉重打擊。石油漲價後僅僅兩個月,日本國內的石油價格便上漲兩倍,稱“石油危機”。它與地價上漲結合,嚴重影響瞭工業生產和國民經濟生活,激起瞭一場搶購日用商品,哄抬物價的風潮。“狂亂物價”激起人們對田中內閣的極大不滿。

  1974年7月,自民黨三木派和福田派首領三木武夫和福田糾夫同時辭掉內閣中的職務,田中政權出現瞭危機。同年10月9日,《文藝春秋》雜志第11期刊載瞭評論傢立花隆的文章:《田中角榮研究–他的財源和人緣》,揭露瞭田中資產形成的疑點和包括男女關系在內的私生活。立花隆的文章一發表,立刻在國內掀起狂濤巨浪。田中的金錢來源及其選舉後援團的負責人越山會女王佐藤昭的艷文,成為街談巷議的熱門話題。 田中再也經不起如此沉重的一擊,隻好在處理完善後工作後宣佈辭職。

  受賄醜聞

  田中角榮於1972年擔任日本自民黨總裁和內閣首相,1974年11月因洛克希德公司行賄事件涉嫌,田中角榮辭去首相和自民黨總裁職務,成為自民黨內田中派領袖。

  1976年2月,美國洛克西德公司行賄案爆發。1976年2月4日,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跨國公司小組委員會主席邱比奇在聽證會上,揭露瞭洛克西德公司為向國外推銷飛機而以各種名義行賄外國政要的不正當競爭事實。

  時任日本首相三木武夫緊急召開自民黨和內閣會議,宣佈支持司法部門開展調查,並成立瞭專門的調查委員會。同時,他命令外交大臣開展“辦案外交”,要求美國提供所有涉及日本的材料,為國內辦案提供有力證據。

  1976年3月24日,在日本的強烈要求下,美國與日本簽訂瞭《司法協助協定》,同意向日本提供洛克西德案的相關材料。其中包括一張領受人為田中角榮的5億日元的收據。到7月,日本檢察機關先後逮捕瞭涉案的丸紅公司董事長等若幹重要人物,取得瞭相應證據,為逮捕田中角榮作好瞭輿論準備。

  1976年7月27日,東京地方檢察廳正式逮捕田中角榮,宣佈他涉嫌在1973年8月至1974年2月任首相期間,通過丸紅公司4次收受洛克西德公司的賄賂款共5億日元,決定以違犯外匯法嫌疑予以逮捕。隨後,經過長達近一個月的審訊後,東京地方檢察廳決定對田中角榮以違犯外匯法和委托受賄罪起訴。8月17日,田中角榮繳納2億日元保釋金後被取保候審。田中角榮退出自由民主黨,但田中派依然是自由民主黨內一實力較強的派系。

  取保後的田中角榮組織瞭強大的律師團,從多個角度為自己進行辯護,加之此後不久,由於檢察機關的疏忽,關鍵證人—田中角榮的司機自殺,其秘書翻供,以及各種政治力量的介入,案件的審理一波三折。田中角榮不斷推出新的證人和證據,同時,他試圖從法理上論證首相權限對民間航空公司的自行交易難以產生實際的影響。與此同時,檢察機關提出各種反證對田中角榮予以駁斥,並最終通過田中角榮秘書的前妻出庭作證,揭露瞭田中角榮及其秘書的翻供行為。1983年10月12日,田中角榮被東京地方法院判處4年徒刑、罰款5億日元,田中表示不服,提出上訴。在1983年12月眾議院大選中,田中以無黨派候選人身份繼續當選為眾議員。

  田中角榮上訴後,經過二審,1987年,東京高等法院宣判駁回其上訴,維持原判。其後,田中角榮又提起二審上訴。1995年,經過三審,日本最高法院作出終審判決,依法駁回田中角榮二審上訴,維持原判。而此時,田中角榮已病逝將近兩年。

  1989年,田中角榮退出政界,隱居傢中。1993年12月16日下午2時04分,田中角榮病逝,終年75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