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介紹_張兆和和沈從文_張兆和張允和_中國當代作傢張兆和_Wiki101.com.tw

中文名:張兆和

別 名:叔文,三三

國 籍:中國

民 族:漢人

出生地:安徽合肥

出生日期:1910年9月15日



逝世日期:2003年2月16日

職 業:作傢

畢業院校:中國公學大學

言 語:官話—江淮官話

配 偶:沈從文

張兆和——中國當代作傢

  張兆和(1910年9月15日—2003年2月16日),女,安徽合肥人。

  現代作傢。沈從文先生之妻。1932年畢業於中國公學大學部外語系。畢業後任中學教師,1949年就讀於華北大學二部。1941年開始發表作品,著有短篇小說集《湖畔》、《從文傢書》等。曾任北京師范大學附中、師大二附中教師和《人民文學》編輯。

  人物生平

  安徽一個名叫張吉友的富商,除瞭擁有萬頃良田,熱心於結交蔡元培這樣的教育界名流、投資教育事業,還因四個才貌雙全的女兒而盡人皆知。後來,這個大戶人傢的二女兒張允和嫁給瞭頗有建樹的語言學傢周有光,三女兒張兆和則嫁給瞭赫赫有名的大作傢沈從文。

  就在張允和與周有光喜結良緣後不久,她的妹妹張兆和也在名作傢沈從文的長時間關照下與他結為夫婦。

  沈從文來自風景秀美的湘西。玲瓏剔透的山水孕育瞭他的才情,人性甜美的鳳凰小城賦予他柔順多情的個性。這位傑出的小說傢和歷史文物研究傢一生共出版過三十多部短篇小說集和六部中長篇小說,是少數幾個擁有世界性聲譽的現代中國作傢之一。青年時代的沈從文就因寫過一些新潮的白話小說而在文壇嶄露頭角,由於詩人徐志摩的介

  紹,他被中國公學校長胡適聘為教師。然而木訥的沈從文第一堂課就洋相百出,他萬萬沒有想到在那些目睹他出洋相的女學生中,就有以後成為他夫人的張兆和。

  18歲的張兆和在中國公學曾奪得女子全能第一名,她聰明可愛,單純任性。兆和身後有許多追求者,她把他們編成瞭“青蛙一號”、“青蛙二號”、“青蛙三號”。二姐張允和取笑說沈從文大約隻能排為“癩蛤蟆第十三號”。自卑木訥的沈從文不敢當面向張兆和表白愛情,他悄悄地給兆和寫瞭第一封情書。

  老師的情書一封封寄瞭出去,點點滴滴滋潤著對方的心。女學生張兆和把它們一一作瞭編號,卻始終保持著沉默。後來學校裡起瞭風言風語,說沈從文因追求不到張兆和要自殺。張兆和情急之下,拿著沈從文的全部情書去找校長理論,那個校長就是胡適。兆和把信拿給胡適看,說:老師老對我這樣子。胡校長答:他非常頑固地愛你。兆和馬上回他一句:我很頑固地不愛他。胡適說:我也是安徽人,我跟你爸爸說說,做個媒。兆和連忙說:不要去講,這個老師好像不應該這樣。沒有得到校長胡適的支持,張兆和隻好聽任沈老師繼續對她進行的感情文字的狂轟濫炸。沈從文開始瞭他馬拉松式的情書寫作。

  1932年夏天,張兆和大學畢業回到瞭蘇州的老傢。沈從文帶著巴金建議他買的禮物——一大包西方文學名著敲響瞭張傢的大門,二姐允和出來招呼瞭這位不速之客。弄堂很窄,允和對站在太陽底下的沈從文說:你進來吧,有太陽。沈從文不進來,允和就告訴他三妹上圖書館去瞭,不在傢,讓他進來等。沈從文聽完說瞭聲“我走吧”回頭就走瞭。沈從文回到瞭旅館,一個人躺在床上胡思亂想,滿腦子盡是張兆和的美麗笑容。

  三妹回來後,允和把她罵瞭一頓:你假裝用功,明明曉得他今天要來。兆和說:我就是用功,哪曉得他這個時候來啊。允和讓妹妹大大方方地把老師請到傢裡來,兆和終於鼓起勇氣回請瞭沈從文。心潮澎湃的沈從文回到青島後,立即給二姐允和寫信,托她詢問張父對婚事的態度。

  他在信裡寫道:如爸爸同意,就早點讓我知道,讓我這個鄉下人喝杯甜酒吧。張兆和的父親開明地答:兒女婚事,他們自理。

  兆和的電報則是:沈從文鄉下人喝杯甜酒吧。這也許是中國最早的一個白話文電報瞭

  帶著這份喜悅,兩姐妹便一同去瞭郵局,給沈從文發電報。允和擬好的電報是:山東青島大學沈從文允。很簡單。兆和的則是:沈從文鄉下人喝杯甜酒吧。這也許是中國最早的一個白話文電報瞭,但郵局沒有收,而收下瞭允和的。

  與沈從文訂婚之後,張兆和為瞭和心愛的人靠得更緊,隻身來到青島,在青島大學圖書館工作。專心於寫作的沈從文在生活上一塌糊塗,一次洗衣服時,兆和發現瞭一張揉碎瞭的當票。原來沈從文把兆和的一隻戒指當瞭,卻忘瞭取回。1933年9月9日,沈從文與張兆和在當時的北平中央公園宣佈結婚,但並沒有舉行任何儀式。新居是北平西城達子營的一個小院子,這個媒人是允和做的,所以沈從文一看見二姐允和就叫她“媒婆”。

  我離開北平時還計劃用半個日子寫文章,誰知到瞭這小船上卻隻想為你寫信,別的事全不能做

  新婚不久,因母親病危,沈從文回故鄉鳳凰探望。他在船艙裡給遠在北平的張兆和寫信說:我離開北平時還計劃每天用半個日子寫信,用半個日子寫文章,誰知到瞭這小船上卻隻想為你寫信,別的事全不能做。

  不幸的是,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的歷次政治運動都沒有放過沈從文。一次又一次來勢洶湧的打擊,使憂鬱過度的沈從文陷入瞭病態的迷狂狀態,他不斷念叨著“回湘西去,我要回湘西去”,張兆和無言地面對此情此景,眼淚禁不住滾滾而下。後來,在妻子悉心的照料和藥物治療下,沈從文漸漸恢復瞭健康,這些難忘的經歷使他的心靈產生瞭對苦難的免疫力,使他和妻子堅強地度過瞭艱辛清貧的歲月。1988年5月10日,飽經滄桑的沈從文安詳地離開瞭人世,把無限的眷戀留給瞭白發蒼蒼的妻子,就如同留給瞭人間無限柔美的湘西。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