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福劍個人資料

畢福劍競選春晚為炒作?

都說老畢是繼崔永元之後最具幽默喜劇氣質的主持人,看他策劃和主持的“七天樂”,全是智慧。眼瞧著十一就要到瞭,這次老畢又想出什麼不靠譜的招?昨天,在央視演播大廳裡,老畢給記者一一抖開瞭“包袱”。

競選春晚:不想讓創意爛在肚裡

做完節目已是深夜,老畢躲進後臺的吸煙室裡抽煙,換下誇張的紅色西裝,穿著洗得有些泛白的紅色短袖,瞇縫著不一般大的小眼睛,乍一眼看去哪裡像是所謂“身價過億”的央視名嘴,分明土得擱在人群裡也找不著。節目主持瞭近4個小時,不過老畢還是精神奕奕的樣子,據他自己說,不到凌晨三點是不會睡覺的。

說起前段時間競選央視春晚落選的事情,有人說老畢醉翁之意不在春晚,意在為星光大道炒作。聽說這話,老畢斜著眼睛問:“誰說的?這人還挺聰明的。”他解釋說:“那次我和星光大道的導演葛延平倉促上陣,就一個晚上寫瞭大概的想法,原本想,如果成功瞭,就能辦一臺‘葛畢氏’風格的春晚,肯定跟歷年春晚的風格大不相同。與其讓這些創意爛在肚子裡,不如讓老百姓看著樂一樂。要說炒作,星光大道整天播,壓根兒不需要廣告。”那明年還準備繼續競選春晚導演嗎,寫個更詳盡的本子?老畢搖搖頭嘆口氣:“現在看來恐怕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瞭。”

身價上億?上我們傢看看去

在最近公佈的2006“中國最具價值主持人”排行榜上,各位主持人的身價被一一揭曉,其中李詠蟬聯第一,身價5個億,而畢福劍也排在瞭第四。問他怎麼不去領獎,他說沒空,忙著錄節目,還問是哪兒給頒的獎。而對於這些個上億的身價,畢福劍直搖頭:“上我們傢看看去,幾萬塊錢倒還有。”他又琢磨,“是不是把欄目組的什麼資金都算上去瞭?比如,如果我主持春節晚會,便把春晚那些廣告費都算瞭上去,那幾個億是差不多。”前段時間,白巖松炮轟“娛樂瘋”,問老畢怎麼看娛樂這回事,他說:“就像吃飯一樣,娛樂也是為瞭生存嘛,老百姓哪能不需要快樂呢。”最具價值主持人前幾名裡,李詠和小崔都是老畢的好朋友,幽默是他們的共同特征,要老畢分別評價他們三人的特點,他還真犯瞭難,想瞭半天說:“李詠能煽,忽悠的本事不小,崔永元是詼諧,我嘛,我比他們倆長得都漂亮!”

國慶搞卡拉ok賽:不怕死的就上!

每到五一、十一,很多電視觀眾便會期待老畢的“七天樂”,看著覺得很有過節的氣氛。今年十一老畢將要玩什麼新花樣呢?老畢用瞭一個詞概括———“唱卡拉ok”。節目組將要跑7個省市,包括山西、湖北、安徽、湖南、黑龍江、四川……到一個地方,便在某個鎮子上、大街邊,搭個花費不超過一兩千塊錢的臺子,誰願意唱就上去。第一個唱的人算是擂主,第二個比你唱得好前一個就被趕下去。老畢請的評委也特有創意,知名演員要請一個,要請一個當地的村長或文化館長,再來一個當地老百姓,組成一個“評審團”。老畢說,“卡拉ok不是明星的專利,你敢在傢唱,為什麼不敢在央視舞臺上唱?”記者問這些人唱的水平如何,老畢露出一絲“狡猾”的笑容,“就是唱卡拉ok的水平唄,你說怎麼樣?反正不怕死的就上,能唱到個大天亮。就是要把老百姓原汁原味的生活搬上去。”老畢說,這每個地方還是有一兩個能人,有些絕活的,“看得叫你啼笑皆非。”問老畢準備瞭些什麼特別好玩的東西貫穿在裡面,老畢又是“詭異”地笑:“那當然,有畢福劍的地方就嚴肅不瞭。”

  選秀不造星:有能耐自個兒發展

其實畢福劍特別不愛跟人比,時下選秀節目正風起雲湧,畢福劍說各做各的,問起超女、好男兒,他也一概不看,“我平時就從來不看娛樂節目,看電視也就看看紀錄片。”看畢福劍主持的《星光大道》,總覺得目的性不夠強,其他選秀節目最後都能把選手包裝成個明星出來,可怎麼瞅著《星光大道》樂一樂就完瞭啊?老畢說:“我這個節目純粹娛樂,就是樂呵著,玩玩,選出來瞭就選出來瞭,也沒什麼包裝,也不準備打造什麼歌星,有能耐的自個兒發展去。”本月底,《星光大道》將選出總冠軍,去年,節目選出瞭阿寶,在春節晚會上唱紅瞭,今年,老畢認為,選手的整體實力強於去年,但要湧現出阿寶這樣有特色的選手並不容易。不過,今年的《星光大道》將派出不止一張春節晚會演出函。 (仲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