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電影《肖申克的救贖》有感

  觀電影《肖申克的救贖》有感

  原創: 張昌舉

  電影《肖申克的救贖》講述主人公安迪因妻子出軌,準備拿著一把手槍去殺害妻子時,未料到妻子被另一個人槍殺。警察找到安迪,因安迪手上有槍,於是被法院判無期徒刑。這就意味著,安迪的餘生將在監獄中度過。

  監獄是一個被堅固的圍墻所包圍的社會圈,很多人進去,久而久之就成瞭瑞德所說的適應體制化的生活——”我告訴你,這些圍墻很有趣的。開始,你恨他們,接著,你適應瞭他們。時間久瞭,你開始離不開他們,那就是被體制化瞭。”

  瑞德所講的”體制化”,用熟悉的詞語來說明,也即人們常說的”舒適圈”(comfort zoom),百度百科的意思為:即所有人都生活有自己熟悉的環境,與認識的人相處,做自己會做的事情;一旦離開這個環境,就會馬上面對變化與挑戰,故而感到不舒適。但若適應新的環境,新的舒適圈隨即形成。

  影片中,老佈與安迪形成瞭鮮明對比。



  作為一個悲劇式的人物,老佈在監獄生活幾十年如一日,有體制內的頭銜,有自己的活動圈子;一來到現實社會環境中,換個陌生的地方生活,則感到與現實格格不入,最後以自盡結束自己的生命。縱觀今天,一個在某個崗位工作二三十年人的人,突然有一天被轉崗,他也會對新工作無所適從,內心產生無助感。

  安迪則把專業所學,用來給監獄的管理員進行合法避稅,贏得管理員的信任。同時,堅持寫瞭幾年的請求信,收件方被安迪持之以恒的精神所打動,撥款和寄幾箱舊書給監獄的圖書室。一方面,安迪著手翻修圖書館,使之環境氛圍煥然一新;另一方面,不斷充實自己,也不停幫助獄友提升自我的學歷與學識。

  湊巧有一天,一個年輕人來到他們監獄,在他與安迪某次交談中,告訴瞭他妻子那天晚上被殺的實情。安迪找到典獄官如實說明,不曾料到,幫助安迪離開監獄的最後一根稻草,在一個漆黑的夜晚,被典獄官殺害於監獄的一個角落裡。安迪深知自己是無罪的,然而,哪怕典獄官知道安迪是無罪,也不會放他出來。

  用和瑞德買來的小錘子,一錘一錘,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捶打墻面,被關近二十年(電影,原著二十七年)的安迪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穿過長長的、臭惡難忍的排污管,逃出瞭體制內的生活,不僅身體獲得自己,而且心靈也獲得救贖。最後,好友瑞德利用假釋和當初的約定,找到安迪,開始新生活。

  細想下來,瑞德和安迪久而久之成瞭形影不離的好哥們,瑞德竭盡所能,利用手頭的資源和人脈來幫助安迪需要的物件。如果沒有瑞德的幫助,那麼安迪也不至於那麼快地逃出監獄。如果瑞德沒有遇上安迪,那麼瑞德興許也沒有通過第二次假釋的答辯,也就沒有後來的在海邊一遇。

  總而言之,安迪和獄友與眾不同,至少沒有被獄友同化,即是度日如年的獄中生活,也沒能泯滅他向往自由生活的希望。影片所展現的安迪,是一個越是處於困境,就越需要堅定的目標,同時為之不懈努力的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