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野葡萄

          作者:葛翠琳

  你喜歡葡萄嗎?你聽過野葡萄的故事嗎?

  秋天裡的葡萄,水靈靈的特別甜。尤其是那些紫葡萄,一顆
顆亮晶晶的、又大又圓、薄薄的皮裡,包著蜜一樣的汁。遠遠地
望著,像成串的紫水晶球兒。所以,鄉村裡的人們,誇女孩的眼
睛好看的時候,都說:像葡萄珠兒一樣。

  人們傳說著:荒山裡還生長著一種野葡萄,顏色是深紅的,
一串串就像那紅色的珍珠。這樣的葡萄,可不比一般啊!瞎眼的
人吃瞭它,就會好起來。從前有一個小姑娘,瞎瞭眼睛,就是吃
瞭這種葡萄又重新看見光明的。

  那是一個偏僻的小村莊。村外邊有一條大河,村裡的人,差
不多每傢都養鵝。村東頭有一個李媽媽,她傢養鵝的年代最久,
養的鵝也最多。李媽媽夫婦倆,沒有兒子,隻有一個小女兒。這
小姑娘說來真出奇,長得像鵝毛一樣白凈,一對閃亮閃亮的眼睛,
人人見瞭都說:“哎呀!看她的眼睛多美呀,像荷葉上的露珠兒
一樣。四鄉八裡的人知道瞭,也都說:那個小村子裡出瞭仙女
瞭!”

  小姑娘越長越聰明,越美麗,剛滿八歲,就到河邊放鵝。她
常常在水淺的地方和白鵝一起玩水,捉小魚和蝦喂給那隻最小的
白鵝吃。一年的工夫,那隻最小的白鵝,長得比所有的鵝都大,
羽毛放著光澤,美極瞭。她這樣愛白鵝,簡直不能和它們分開;
那些美麗的白鵝,也親熱地跟她生活在一起。因此,村裡人都喊
她“白鵝女”。

  白鵝女長到十歲,爹娘先後都死去瞭。狠毒的嬸娘霸占瞭兄
嫂的傢,就苦待起侄女來。小姑娘白天出去放鵝,夜裡就睡在河
邊高大的柳樹下,每日裡隻能吃到一塊冷餅子。善良的白鵝,好
像知道小主人的苦楚,夜裡,都把翅膀蓋在她的身上,守護著她。
那最小的白鵝,把頭伸在小姑娘的肩膀上,跟她更是親密。

  日子就這樣過著,本來還可以將就著活下去。

  可是過瞭一年,嬸娘也生瞭個小姑娘。這個小姑娘長的和白
鵝女一樣俊,隻是兩眼是瞎的,眼珠兒瞪著,一動也不會動。所
以村裡人都喊她“瞎閨女”。嬸娘聽瞭,心裡很惱怒,一見白鵝
女那對水靈靈的大眼睛,心裡就氣得慌,恨不能把它們挖出來。

  一個秋天,紅艷艷的蘋果壓彎瞭枝子,黃澄澄的梨子像金鐘
一樣在樹上懸掛著,葡萄一串串的吊在架上,月亮又大又明,安
靜地照著草地。中秋節到瞭。白鵝女望著河水遠遠地流去,不覺
難過起來。傢傢都在過節,誰管自己呢?那厲害的嬸娘會不會來
喊自己回傢?就在這時候,嬸娘挎著一隻籃子,走到河邊上,狠
狠地說:“把鵝蛋給我裝起來!”白鵝女說:“嬸娘,八月十五,
人人都過節,帶我回傢,給我一串葡萄吃吧!”嬸娘哼瞭一聲說:
“你就知道葡萄!別人都說你的眼睛像葡萄珠兒,給我來看看!”
說罷,從河邊抓起一把沙子,揉進瞭白鵝女的眼睛裡。

  狠毒的嬸娘提著一籃鵝蛋回傢去瞭,留下白鵝女,獨自一人
坐在河邊哀衷地哭。她什麼也看不見瞭,閉著痛楚的雙眼,坐瞭
一夜,又坐瞭一夜,還是什麼也看不見。她哭得這樣傷心,連河
水都喧鬧起來,好像那夏天的急雨,漲滿瞭小溪一樣。後來她想
起來,媽媽活著的時候,曾告訴她,從前的人說:荒山裡有一種
野葡萄,瞎眼的人吃瞭它,就可以看見光明。她想:呆在這裡,
也是瞎著眼等死,倒不如往荒山裡去尋野葡萄,或許能找到,重
新看見光明。於是她爬起來,順著河邊往前走。小白鵝嘎嘎地叫
著,跟在她後邊,她抱起小白鵝來說:“小白鵝,我的親人,人
說你們能聽懂河水的話,你向小河打聽一下,它能不能把我帶到
一座荒山跟前去呢?”小白鵝叫瞭兩聲,撲地一下跳進河裡,白
鵝女騎在它身上,小白鵝拍拍翅膀就逆著水往上面遊去。一面遊,
一面回頭嘎嘎地叫,好像說:“我的小主人!河水告訴我們:順
著水遊容易,逆著水遊難,但水是由高山往下流,我們隻有逆著 共2頁,當前第1頁12※本文作者:葛翠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