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清明時節藏龍山

清明節,在朋友傢小聚,雅紅遊興突發要去藏龍山,經她幾番描繪勾起我遊山的渴望。
我問:和“牛頭山”、“向陽山”相比如何?
她說:登藏龍山,猶如‘登東山以小魯,登泰山而小天下’。牛頭、向陽二山無以倫比。
她說的真切,稍加點綴山影便攝入腦海。是啊!藏龍山沒有留下人開發的痕跡,它還屬於自然。而“牛頭山”、“向陽山”在人的利益驅使下已是面目全非瞭。“牛頭山”正在被采石場吞噬,也許幾年、十幾年它將不復存在。“向陽山”的“小煤窯”林立,生活垃圾遍佈,是人的欲望讓它們大煞風景。她說,藏龍山還保留著原始的面貌,是一塊沒有被開發的處女地,是沒有染上商業氣息的凈土。
“林濤樹影無窮盡,香艷隨風撲面來”。驅車向西行四十裡,一路胡楊樹、針松林、桃林、杏林莽莽蒼蒼,無邊無際,汽車就淹沒在林海裡,在黃土路上跌宕起伏,一忽兒立於樹冠之巔,一忽兒又行與林海深谷,嗅著濃鬱苦楊、松香、桃花、杏蜜混合的氣味,聆聽這裡久遠傳說和今人奮鬥的故事,另人感嘆不已。
原來這裡是一片荒漠,在“階級鬥爭”年代,是一位大隊老支書帶領村民“勵精圖治,造福子孫”,幾十年如一日艱苦奮鬥栽種繁殖的。
當大傢談興正濃,思緒為古今人物的命運而悲歡時,“蛇、蛇、蛇!”雅紅她母親驚呼著,汽車嘎然而止,一條鍁鈀粗細一米多長的蟒蛇遊移在路上,慢慢地向松林爬著,司機要軋過去,被老太太仁厚地制止瞭。汽車幾經穿梭藏龍山終於露出瞭真面目。
“哎——,我來瞭!”我振臂呼喚著,跳躍著,山野中回蕩著我們的餘音。佈谷鳥“咕咕、咕咕”地叫著,幾隻受驚的山雞“撲愣愣,撲愣愣”向遠處飛去,成群地山雀鬧喳喳飛起又落下,是興奮讓每個人臉上綻露喜興,那滑稽與靈動不亞於青少年,心情隨意釋放,無所顧忌,人們呼喚著,投入瞭山的懷抱。
藏龍山沒有我想象的那樣氣勢,但是,比牛頭山陡峭壯觀,比向陽山綺麗秀美,單是“簸萁型”的山嘴中吞吐的景觀就使你生出許多奇思妙想,通往山頂的幾條小路,九曲回腸,鋪天蓋地的杏林間紅男綠女若隱若現,他們或牽著手在山路上狂奔,或在杏林裡追逐,灑一路情話,留一串笑聲。人們愛山,喜歡親近大山,就是七十多歲的父親,也偶發“少年狂”,沿著山路攀援而來。我忽然感悟:人是山的精靈,是山吸走瞭人的魂魄,人把精神融入在山中。
在杏林中,才真正感悟“林森不知處”。藏龍山,貴在一個“藏”字,貴在“青山有意花做媒,杏林吐翠滿眼春”。到此,一幅《春圖》映入瞭眼簾。一株株杏樹似張開的傘向上撐著,枝葉密匝匝在微風撫弄下,輕柔地搖動閃爍,墨綠的葉片隨風嫵媚,枝杈間果實累累,抬手捋一把就有十幾粒山杏在手,禁不住放一顆在嘴裡,那香汁酸液隨著口水便溢瞭出來,任你喜上心頭,饞在口頭,皺上眉頭,不倒牙豈肯甘休!
山底,孤零零一座灰磚青瓦廟堂,這就奇瞭,人們不禁要問有什麼傳說故事,有哪位真龍天子在此藏匿也未可知,山南的“大營村”又如何而來,我無從考證。廟堂雖小,但見香火冉冉,紫煙裊裊,“九位神相”就供奉在那裡,隨處可見求簽問卜,許願還願的痕跡,不知是年久失修還是人為的破毀,諸神已是“殘垣斷壁”面目全非,但隱隱還有一襲神氣、仙氣。妻十分虔誠,有仙就拜,有神便求,隻見她念念有詞,頂禮膜拜,我默然。
看山不如遊山,觀賞不如親歷。不登藏龍山不知腳力不足,不致山頂不知景色之美。我從谷底一鼓作氣爬致山腰,已是熱汗淋漓,氣喘籲籲,遠遠把雅紅她們落在後面,回頭眺望,千裡林海,萬種風情,紫光蔚藍,煙霞雲轉,色彩紛呈。綠樹搖曳似波濤跌宕,山巒起伏像千河竟流。大自然在你眼裡有的似灘塗,有的像港灣,有的是河谷,任你神思飛揚。朦朧中紅專黃瓦居民區如林海中的孤島若隱若現,此時,曾經鬧鬧吵吵的寶山區大街小巷也變得渺小起來,而人不是更加渺小嗎?在這裡看不到人的身影。共2頁,當前第1頁12※本文作者:xinlanyishu※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