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後海之夜

後海,雖然有個海字,但決計不能稱之為“海”,昨天和女友慕名前往,真真是“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走在陰暗的小街上,陽光透過厚厚的樹葉漏下來,在臉上身上跳躍,五月初,天氣已經這樣熱瞭,發根濕漉漉的,吃一碗紅豆牛奶刨冰再好不過瞭。小街上倒是有很多特色小食鋪,一路走過來一路吃過來,吃瞭驢打滾,冷面,春餅……小街左側有一所輔仁大學,古舊的建築,有民國的感覺,門口有保安,更增添瞭軍政府的感覺,呵呵。小街盡頭向左拐,是去往恭王府的路,忘瞭那條街叫什麼名字瞭,恭王府真是高墻大院,一條街都是它的圍墻,灰色的墻,若不是旁邊綠色的樹,會給人沉悶的感覺,甚至有些憂傷。如果沒有那麼多的遊人,這個大院看起來會是多麼寂寞,大門緊鎖,階前青苔,墻上枯藤,還能否讓人聯想到舊主昔日的風光,最後還不是個“悲”字。
到瞭岔路口,女友提議向左拐去劃船,可是我卻選擇向右拐,借口暈船,其實是想換個方向,一路走來都在向左拐,我真害怕離起點太近,老是繞不出那個圈圈。向右拐就是去往後海酒吧街,路口就有一傢挺特別的酒吧,不過天還沒黑,門可羅雀。往前走有涼涼習風,眼前漸漸開闊起來,我的左邊,真的看得到的水!後海,藏的挺深吧。後海就像小朋友吹出來的肥皂泡,越往裡走,水域越狹小,要倒過來往外望,才能看到開闊的水域。水面波光點點,幾艘遊船悠悠得漂著,柳條輕拂著水面,倚著欄桿向遠處眺望,太陽已經不高瞭,寂寞而躁動的夜晚就要上場瞭。
不想再往裡深入,可是女友說裡面才有好多好的酒吧,又不想掃瞭她的興,隻好繼續往裡走。越往裡走越壓抑,仿佛一跤摔進瞭個大漏鬥,越往下漏空間越狹小,好像自己快要被擠出這個世界瞭,無名的恐懼爬上心頭。前面有一座白色的橋,我們順著人流過瞭橋,站在橋上時往右望,望到的是彎向瞭未知方向的水流,是誰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吹著這個肥皂泡,吹出瞭這個昏暗喧囂的夜,吹出瞭這麼多未知的情緒,吹出瞭遊蕩的心暫時流連的燈光水影?女友拉著我吃臭豆腐,我搖搖頭,不是那個味道,那個味道已經隨著童年不知飄到瞭哪裡。街上飄著法國香頌,纏纏綿綿的,泰國餐館裡播著泰國樂曲,藏族飾品店裡,喇嘛念念叨叨……最愛還是冰淇淋,一連吃瞭好幾個,嘴裡含著小勺,手裡提著漂亮的長裙在身上比劃著,扔掉長裙,拿起可愛的包包,舍下包包又奔向瞭閃閃發亮的首飾……
酒吧零星得亮起瞭紅紅綠綠的燈,不一會跟風似的,一條街的都亮瞭起來,燈光就似那粘稠的糖漿,蒼蠅們不顧一切地撲上去搶食,吃飽瞭想拍拍屁股走人瞭,才發現自己的雙腳已經被死死纏住,不錯,還是個飽死鬼。
我們選瞭傢名叫“望海情緣”的酒吧,倒不是在外面拉客人的服務生長的格外帥氣,隻是因為酒吧有人在彈著吉他唱自己寫的歌。我在店外露天的涼傘下坐,女友跑到裡面坐在吧臺前,這樣可以近距離看看唱歌的人。我要瞭杯black rum,我沒有喝過這種烈酒,但比我小兩歲的服務生老是推薦果汁奶茶咖啡,反而使我產生瞭嘗嘗烈酒的念頭。酒很醇,放瞭兩塊冰,入口涼涼的,沒有“酒入愁腸愁更愁”,隻是感覺到上顎突地脹瞭起來,舌頭和喉嚨口都麻麻的,我輕笑,原來這就是喝烈酒的感覺。像我們這樣兩個女大學生,是不是就叫墮落瞭呢?我在吧臺前搜索到瞭女友的身影,背對著我,長長卷卷的大波浪,明黃色的t-shirt,短款牛仔裙,手裡舉著酒杯,身體隨著音樂輕輕搖擺,隻是我看不到她的眼睛,她的眼睛是像杯中的酒一樣澄澈,還是眼波流轉,眼神迷離?眼神迷離或許是酒精的作用,就像現在我的視線移到瞭彈唱者身上,他閉著眼,隻有嘴唇和手指在動,他知道幾十道目光打在他身上比舞臺的聚光燈還要耀眼,但他隻是低吟淺唱,絲毫不理會某一顆也許為他悸動著的心。他就像在唱歌給自己聽,而我在遠處靜靜的望著他,某一瞬間,他睜開眼睛,我們視線相接,我向他舉起瞭酒杯,就算他隻是看著這個方向,不是看著我,我也願意當他這一刻的知音。共2頁,當前第1頁12※本文作者:南山葛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