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無關寂寞

    墼。

    寫給你。

    隻是寫給你。與寂寞無關。

    從沒有叫過你親愛的從沒有叫過你寶貝。你知道那些對於我就像夏天吹過的風,留下的隻是觸摸不到的氣味。不想讓你一個人的時候沉浸。不要那麼愛我。

    似乎從一開始我們都在預謀著這場愛戀。都是使用暗器的刺客。愛,沒有明天。

    12小時的流離。迎來的是高聳的白色樓架和你潔白如綢的背影。溫柔倔強。

    你挽留瞭我還沒有開始的溫存。你要我加入你遊戲的角色。你說我習慣表演。

    我就那麼的愛瞭。愛瞭。

    開始瞭不會流淚的愛。開始瞭與寂寞無關的愛。

    都說想和愛是寂寞的。我演出的時候從沒有這種感覺。你說這是壺喜歡加愛的茶。我們共飲。壺身有褐色的茶漬,像溫暖的衣裳。我們在一起是溫暖的。

    就像我冰涼的手包裹著你的溫柔。煙灰色的大街上,第一次像個孩子樣的依賴最最安全的牽手。你對我有足夠的好。可你說還是不夠。你可知道一天的尋覓足以填補我一生的哀求。

    在一起的日子,都是你扣著我的手,偶爾摟著你的胳膊。你說,漠,我喜歡你摟著我。你每句話都是在挽留。挽留我不再寂寞的愛。我是個害怕寂寞的女子。不能寂寞。

    第一次一個人在漆黑的夜跑下樓。很黑。下樓。漠要給墼買煙。 順便讓冷風吹走。吹走無所謂的哀求。我無所謂。真的無所謂。

    回來你緊緊的擁抱。我就那麼的無所謂瞭。無所謂瞭。你可以給我觸摸的溫柔。還奢求什麼?你說是不是。

    漠,離開我吧。我要看著你幸福。

    第一次你對我哀求。

    暗紫的心臟猛的抽搐。我看著它痛苦。眼睜睜的。有血在流。

    太愛你瞭。失去瞭你。與寂寞無關。

    我在欣賞屏幕中墼與漠深情的表演。

    你突然從背後抱住我。漠,我離不開你。

    我們就這樣離不開瞭。離不開瞭。離不開瞭這場讓我們不再寂寞的愛。

    是什麼時候。什麼時候,我們這樣瞭。

    我一直在想。一直在想。

    你說今天要分離,給彼此一個完整。

    我兀自的用灰色的粉擦臉,還依舊紅潤。我們在今天上演5天前導演安排的角色:你們相愛吧。然後離開。。。

    7周的鋪天蓋地。在沒有太陽的晴天。灰飛湮滅。

    石凳上的巧克力躺在嘴邊。想撒嬌抹去。卻怎麼都夠不到你的臉。

    在離開的時候要葬在這樣的大樹底下。把名字刻在樹心。上面的小鳥和爸爸媽媽住著三室一廳帶衛生間的房子。鳥糞也要存儲。我們狗屎一般的愛情。

    公車上為我圍著的天地、泉城廣場的噴泉、手拉手的漫步、共乘的電梯、你一口我一口的巧克力雪糕、肉夾饃的要挾、潔癖的共享。。。。。

    有些東西隻能屬於一個人。就像第一次深情的吻。

    我說過,墼,要是有一天在大庭廣眾之下我在你的額頭上給你一個沒有的盡頭的吻。漠要離開瞭。那個吻耗盡瞭她一生的愛。

    什麼時候格式化這些。做一個寂寞的女子。

    可我們的愛與寂寞無關。

    以後的幸福會很長。現在要很短。轉身。背靠背。撓背的溫存。

    我怎麼都找不到一根完整的煙。我把它藏進瞭抽屜。你還是帶走瞭它。你要給她一個完整的你。今天。 共2頁,當前第1頁12※本文作者:蜷縮※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