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野馬渡

  當我在月夜裡持一盞漁火,揮手告別那個佇立船頭的老船工,像一個浪跡天涯的旅人,背馱沉重的行囊遠離你時,為什麼你湍急的河流不停地梳理著岸邊默默飲泣的水草。而又用一滴晶瑩的露珠濺濕那一朵野花的眼睛。

 山坳的帳篷裡,住著年邁的阿媽。留在草原上的姑娘用一根牧鞭,守護著漸漸長大的羊群,在她的矚目裡,今生我會像一隻山鷹驕傲的飛過積雪的山頂嗎?而那裊裊上升的炊煙呵,是一條長長的飄帶,千裡萬裡系著親人綿綿不斷的祝福。

 趟過伊犁河,翻過西天山,萬水千灘,急流險灘,我該怎樣泅渡那橫陳於生命旅途中的每一條河流。又該怎樣尋覓送我至彼岸,卻又常常迷失在煙海茫茫中的那每一個渡口。

 野馬渡呵野馬渡,最初的野馬群是怎樣像一隊熱血粗壯的漢子,兀立浪花翻卷的岸邊,埋首豪飲,仰天長嘯,旋即升起一股沖天的颶風,劈開一條水路,昂首遠去。那裂帛般撕開的水面,至今還飄揚著野馬飛騰的雄姿。

 古老的伊梨河日夜奔流不息,逝者如斯,回眸凝望,野渡無人舟自橫。當年的老船工早已演繹成美麗的傳說,一條彩虹似的大橋飛架天塹。夕陽西下,牧歸的老牛從橋上走過,悠悠的羊群像雪白的浪花漫過橋頂,橋下汲水的姑娘,彩裙一閃,拎走晚霞朵朵。可我仍然像一匹雄性的野馬,奔馳在岸邊,風雨中渴盼一位勇敢的騎手,揚鞭催馬,一次次飛越生命的野馬渡。



※本文作者:佚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