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那一片楓葉

剛參加完畢業典禮,我就脫下袍子,直奔機場,波音767騰空而起向那個美麗的城市飛
去–舊金山.趕到金門大橋下的海濱時已是華燈初下.
沒有人知道我來這裡幹什麼.她也許早已忘記;她也許還記得可不能來;她也許還記得
可不願意來.我來瞭,我沒忘記,那一個許諾,那一個心願,那一個未醒的夢.
五月的舊金山,夜風吹來還有一絲絲涼意.燈火輝煌的金門大橋上車來車往.我不由的
想起西雅圖不眠夜裡的帝國大廈頂.
夜深瞭,癡癡坐在海灘上的我不再期望什麼浪漫的奇跡.明天的我就要飛往更遠的城
市,離開那個校園,開始一個嶄新的生活.今晚,我要在我的人生段落上畫一個逗號,在我
曾經全心付出的那份感情上畫一個句號.
一片楓葉,
托起一個願,
一片楓葉,
寫下春夏秋冬.
讓她伴著你.
你聽,
那風兒送來的思念,
是不是金色
看著手中這一片金黃的紅葉,讀著她寫在紅葉上的留念,我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眼淚唰
唰地流瞭下來.我來瞭,來到那個我們相約的海濱,你聽到瞭嗎
我從背包裡取出一封信.還記得嗎 還記得那個承諾嗎 兩年的辛苦沒有白費,我被那
所著名的大學錄取瞭博士,這就是錄取通知書.我說過我會來到你身邊的,我努力瞭,我沒
有踐諾.但是,我沒有接受,我選擇瞭一個很遠的地方,因為這個城市讓我心傷.
輕輕地,我把信折成一隻小船,放入海裡,遠遠的漂去.楓葉,我將永遠珍藏,那個
你,那個春夏秋冬.
紐約的秋很迷人.不知不覺地天氣涼爽下來,樹葉也開始變紅,漫山遍野的.那一種紅
並不奪目,卻從金黃之中隱隱的透出來,清新而又充漫活力.延著公路向蒙特利而開上去,
車窗之外美不勝收.放眼望去,是一條金色走廊,落葉與草坪綠黃相間,幾朵白雲點綴著藍
藍的天空,總是讓人遐想萬千.離開紐約頗有些日子瞭,那一片金黃卻一直依然讓我懷念.
認識宛兒就是在這樣的秋天.
人生就是巧合,隻不過事情的發生有著不同的概率.兩個人相遇是巧合,在異國他鄉是
低概率;兩個人認識是巧合,相愛是低概率;兩個人分手是巧合,愛著分手是低概率.在異
國他鄉相識,相知,相愛到不得以而分手更是微乎其微,然而,生活中的小概率事件卻常常
發生,不知這應該叫作緣還是命.
我不信命,但我相信緣.
剛到美國還沒幾天,一直和時差做著頑強的鬥爭,感覺懵懵的,關鍵是腸胃還沒倒過
來.本來應是凌晨休息的時間,現在呼拉就來瞭一堆面包牛奶火腿奶酪,它意見這個大喲,
弄的我怎麼也打不起精神.
看看表快六點瞭,想起今晚兒學院有個迎新PARTY,於是忙爬起來,洗把臉,又對著鏡
子理瞭理頭發,覺得還過得去.晃晃悠悠就出瞭們,一路上不停的嘟囔:
“HOW ARE YOU “
“NICE TO MEET YOU.”
“SEE YOU LATER.”
……
一進大廳就直撲放食物的桌子,開一罐飲料,再叼一個三明治,喝著嚼著也觀察著,老
外一個也不認識,中國人就認識那倆個和我一樣新來的,正在那指手畫腳的和幾個不是馬來
西亞就是印尼的聊呢.三明治下肚,我抹抹嘴端著飲料也湊到人堆裡裝模作樣地站瞭半天啥
也沒聽懂,還陪別人傻笑瞭幾回.頓時覺得索然無味,扔瞭罐子就向門口走去.
“哎,你叫什麼名字 “
“你說我 “我轉過身看見一個女孩正沖我笑.
“還有別人嗎 “她特誇張的左右看看.
“西北狼.你呢 “
“宛兒”
“你中文說得真好.”我看要冷場,沒話找話.
“什麼 “
“你中文說得真好.”
“當然,我是從北京來的.”
“什麼 “我驚奇地,”剛才聽你說的英語特地道,還以為你是ABC呢”
“哈哈……”我的話還沒說完,她已經笑彎瞭腰.
“嘿嘿…不好意思”我隻好笑著陪著,心裡卻在想”這麼
愛笑的女孩,小心笑出滿臉褶子來.”
“周末到我這兒來包餃子吧,老王和小牛也來.”
就是這樣認識瞭宛兒,一個總是帶著一臉燦爛的微笑的女孩子.如果說女孩子的哭能感
動人,我覺得女孩子的笑卻更能感染人.這笑聲拌我渡過瞭那個春夏秋冬,雖然宛兒已不在
身邊瞭,但當我每每聽到咯咯的笑聲時,總是禁不住又想起宛兒的那一片燦爛.
宛兒比我早來一年,就算是二年級吧.就這,她老是堅持我叫她”師姐”,盡管她還比
我小幾個月.我說你應該是小師妹,因為這裡就你最小.她卻舉出令弧沖和勞德諾的例子,共5頁,當前第1頁12345※本文作者:不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