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驚呼:中國在中東出手瞭 美國沉默不語

  6月5日,中阿合作論壇第六屆部長級會議將在北京開幕。今年的會議還將慶祝論壇成立十周年。2004年,中國與阿拉伯國傢在開羅阿盟總部共同宣佈成立中阿合作論壇。論壇提供瞭中國與擁有來自中東和北非的21個成員國的阿盟之間進行對話的機制。據中國媒體報道,其中19個國傢的外長計劃到北京出席本周舉行的論壇。

  文章稱,中國轉向中東在某種程度上是美國“亞洲支點”的翻版。華盛頓將遠離對中東及周邊地區長達數十年的執著,與此同時,中國出於跟美國同樣的原因——石油——而在該地區有著既得利益。中國已經是波斯灣石油的最大進口國,並且很快將成為整個石油輸出國組織(歐佩克)最大的進口國(它目前還沒有超過美國)。中國在該地區的重要能源利益讓它有理由對地區安全方面產生更大的興趣,尤其是在美國將焦點轉移到別處的時候。

  因此,中國正努力擴大與中東國傢的關系。盡管能源合作仍然是北京優先考慮的主要事務,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張明告訴媒體,中國還將尋求與阿拉伯國傢在貿易、基礎設施建設和高科技方面進行更加務實的合作。


  文章稱,如果這聽起來耳熟,那麼理應如此。中國對它希望在新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項目合作的許多國傢發表瞭類似的聲明。這兩個版本的絲綢之路將在中東有重要的站點。陸路將通過伊拉克和敘利亞,而海上絲綢之路將通過亞丁灣和紅海。中國對這些經濟帶的願景包括增加貿易,部分程度上是通過中國對基礎設施(包括港口、公路和高速鐵路網)的大手筆投資來實現。

  除瞭增強經濟關系,中國還越來越強調政治領域的合作。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人民日報》發表的一篇文章中強調說,中國支持阿拉伯國傢恢復包括巴勒斯坦獨立建國在內的民族合法權利。巴以問題讓中國可以輕而易舉地將自己與美國區分開來,而它的方式對阿盟成員具有吸引力。正如我的同事安吉特所指出的那樣,中國迅速發佈瞭對新的巴勒斯坦團結政府的支持,盡管以色列對這個政治合並予以譴責。

相關閱讀推薦:

中國核潛艇大洋深處與外軍對抗 曾防住敵反潛機

美日都驚呆瞭 中國二炮竟突然宣佈出重大決定!

澳高官稱:世界上隻有一個國傢能制得瞭中國!

中將:中國武器十分隻曝六七分 撒手鐧遠超美想象

菲越要在強占中國南海島嶼搞聯誼 中方強烈憤慨

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王毅指出,正如中國向阿盟的利益給予支持一樣,阿拉伯國傢也在涉及中國重大利益和核心關切問題上給予中國寶貴支持,中國將擴大這種合作。王毅寫道,中國和阿拉伯國傢應該在國際和地區事務中加強協調配合,推動國際力量對比朝著有利於發展中國傢方向發展。

  文章稱,當涉及政治問題時,中國在某些領域與阿盟存在分歧,即敘利亞問題。根據阿盟網站,由於敘利亞發生的起義以及政府殘酷對待政治反對派,該組織剝奪瞭敘利亞的成員身份。然而,中國一直不願意支持阿盟對敘利亞政府的譴責。2012年,中國與俄羅斯一道否決瞭本將批準阿盟讓巴沙爾·阿薩德下臺的計劃的聯合國安理會決議。不過,在其他決策方面,中國一直更容易接受阿盟的建議。2011年,中國未反對聯合國在利比亞設立禁飛區,主要是因為阿盟支持這一舉措。

  北京大怒:美軍第七艦隊竟然想對華海警出手

  文章稱,中國已開始依靠民事海上執法機構在南海等地區較溫和地施加影響力。文章認為,中國依靠執法而不是軍事力量來維護其區域主導地位的做法讓美國海軍進退兩難,如果用軍艦遏制中國推進的方式有可能引起國際事件。美國海軍第七艦隊司令戴維·亞當斯表示,這種局面要求在西太平洋增派美國海岸警衛隊力量。亞當斯說:“我們在太平洋幾乎沒有白色船。我們必須為海岸警衛隊提供經費,不是用於執行常規任務,而是幫助解決在太平洋的白色船難題。”


  亞當斯表示,國防部作戰規劃人員所看重的航母以及其他美國海軍力量標志並不能有效對付中國的軟實力“擴張主義”。他指出,海軍官員在為高端反介入/區域拒止式沖突做準備,中國卻采取一種不大可能挑起大規模戰爭的混合式作戰策略,包括法律、經濟、高技術、網絡等隱蔽的進攻招數。亞當斯還說:“海軍總是想像自己主要在太平洋上開展勢不可擋的艦隊行動,這種仗不是我們要打的。”

  文章說,中國最近創建瞭自己的海警力量,其建立基礎與美國海岸警衛隊極為相似,其船隻新塗染的白色船體在顏色和設計上都與美國海岸警衛隊的小型武裝快艇相同。美國海岸警衛隊指揮官羅伯特·帕普今年2月在海軍學會主辦的一個會議上說:“他們甚至把船塗成白色,在上面飾以條紋,印上‘中國海警’字樣。”美國海軍負責情報與信息作戰的官員詹姆斯·法內爾說,2013年3月,中國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批準重組其民間海上艦隊,將其他機構的所有捕魚和執法快艇並入新成立的中國海警。中國海警由一個民事部門管理,法內爾指出,這“掩護瞭”中國在該地區的“擴張活動”。

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美聯社今年3月曾報道稱,中國海警船隻在南沙群島“騷擾”菲律賓船隻。4月,日本海上保安廳遇到駛經有爭議海域的中國非軍事船隻。另有報道說,中國海警船在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周圍行駛。法內爾說:“南海和東海緊張局勢惡化,中國海警扮演瞭對抗者角色——騷擾中國的鄰國,他們的保護者——人民解放軍海軍艦艇則在該地區各港口停靠。”他還說,中國官員稱中國海軍和海警的行動並未經過協調,但“這根本不屬實”。

  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李成表示,中國海警是世界上最大的海上執法機構。李成說:“灰色船、也就是海軍艦艇,通常被認為特別容易導致事態升級,這是有充分理由的。因此中國一直依靠所謂‘白色船’來強調他們的主張。”

  美國新安全研究中心亞太安全項目副主任埃利·拉特納指出,中國海警在數量上超過瞭該地區其他類似力量,尤其是美國非軍事海上執法力量。與其他國傢的海警相比,中國能集中更多船隻和人力,能在海上停留更長時間。拉特納說:“因此我認為這是明明白白的軍事脅迫。”

  李成表示,美國海岸警衛隊即便不派出船隻和人員直接對付中國的非軍事“挑釁”,也可以支援和參加聯合海上執法。他說:“海岸警衛隊是民事部門,我覺得它沒有理由不應與(亞太地區)美國盟友的海警和民事執法機構協力行動。”海岸警衛隊可以在打擊海盜、堵截毒品走私、打擊販賣人口活動等方面與菲律賓和越南等夥伴國聯手。美方可以向這些國傢傳授在美國領海和南美洲周邊執法的經驗。

  澳大利亞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網站5月8日文章,“我們歡迎中國的參與,並且我們非常坦率地歡迎中國成為太平洋軍事強國。這沒有什麼問題。”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哈裡·哈裡斯上將最近在討論中國海軍接受參加環太平洋軍事演習邀請時這樣說。事實上,這將是中國軍隊首次參加由美軍組織的大型海軍演習。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