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陵王中鄭兒是誰?歷史上的馮小憐當皇後瞭嗎?

  導讀:馮小憐是北齊後主高緯的淑妃,原是皇後穆黃花身邊的侍女,後躍上枝頭作鳳凰,集三千寵愛於一身。她的嬌媚與荒唐,使北齊帝國遭到覆亡的命運。那麼歷史上的馮小憐當皇後瞭嗎?

  電視劇《蘭陵王》中的馮小憐

  馮小憐原是高緯皇後穆邪利(小名黃花)身邊的婢女,而穆邪利原是皇後斛律氏身邊的婢女,後主寵幸她,立為皇後。高緯也真是搞笑,總愛在丫頭行裡扮相公,但後宮佳麗如雲,帝王德性就是喜歡喜新厭舊。不久,高緯就不喜歡穆邪利瞭,而是寵幸彈得一手好琵琶的曹昭儀姐妹。

  女人善妒,曹昭儀得瞭皇帝專寵,皇後穆邪利使出瞭歷代宮中屢試不爽的老招,誣陷曹昭儀有厭蠱術,高緯寧信其有,不信其無,三尺白綾,賜曹昭儀旦夕就死。誰知除掉瞭情敵,桃子卻被她人摘走瞭。一個名叫董昭儀的美女入瞭高緯的法眼,大受寵幸,並很快封為夫人,不分白天黑夜,如膠似漆的纏綿。

  穆皇後侍婢馮小憐貌美聰慧,又善解人意,非常同情穆皇後,穆皇後也把她視為體己人,就把滿腹的委屈和不滿向她哭訴。馮小憐此人是天降至寶,冰肌玉骨,明艷如玉,精通樂器,歌舞曼妙,而且聰明伶俐,很有心機。


《蘭陵王》毛林林飾演的馮小憐

  就向穆皇後獻上一計,讓穆皇後把她作為禮物送給高緯,她甘願以身為餌,充當間諜,離間諸美,把高緯對穆皇後漸行漸遠的愛奪回來。穆皇後認為這是一條妙計,就答應瞭。果然,高緯自從得到馮小憐以後,就冷落瞭董昭儀。

  但也使穆皇後從此徹底失去瞭高緯,因為馮小憐太漂亮瞭,高緯一見,就被她迷得像喝瞭迷魂湯一樣,雲雨之歡更是妙不可言。從此,高緯專寵馮小憐,“坐則同席,出則並馬”,還發誓說“願得生死一處”。隻要馮小憐一有所求,高緯沒有不答應的。

  高緯幾次都想立馮小憐為皇後,隻是馮小憐顧念穆皇後恩情,沒有同意,高緯便冊立她為淑妃,旋封左皇後,位僅次於皇後,命處隆基堂。

  馮小憐:北齊後主高緯妃,後成為左皇後。歷史上的馮小憐是紅顏禍國,本劇中與蘭陵王存在感情糾結。

  北齊歷史上的馮小憐

  馮小憐是北齊後主高緯的淑妃,原是皇後穆黃花身邊的侍女,後躍上枝頭作鳳凰,集三千寵愛於一身。她的嬌媚與荒唐,使北齊帝國遭到覆亡的命運。

  馮小憐,北齊後主高緯妃,有姿色,擅琵琶,工歌舞。馮氏自幼入宮,充當後主穆皇後的侍女,穆皇後寵衰,後主臨幸馮氏,晉封淑妃,從此獲得專寵,旋封左皇後。

相關閱讀推薦:

蘭陵王第22集劇情 鄭兒接近蘭陵王引發雪舞吃醋

蘭陵王第21集劇情 鄭兒使計離間雪舞和蘭陵王

馮小憐玉體橫陳的典故出自哪裡?玉體橫陳典故

蘭陵王鄭兒是誰演的?蘭陵王鄭兒結局如何?

蘭陵王馮小憐簡介 北齊歷史上的馮小憐結局怎樣

北齊馮小憐簡介 北齊後主高緯和馮小憐的愛情

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後主讓她居於華麗的隆基堂

  馮小憐坐則與後主同席,出則與後主並駕齊驅,後主對馮氏說:“願得生死一處。”後主讓她居於華麗的隆基堂,隆基堂原為曹昭儀所居,馮淑妃妒忌曹昭儀,要求全部重新鋪地面,後主對她百般遷就。

  後主因與她去打獵玩樂而貽誤軍機

  公元575年(北齊後主武平六年),北周武帝大舉進攻北齊,情況十分危急,後主仍與馮淑妃去打獵玩樂,終因貪獵而貽誤軍機。李商隱的詩《北齊二首》中曾寫道:“小憐玉體橫陳夜,已報周師入晉陽。”後主為瞭滿足馮淑妃觀戰的興趣,竟抽調軍用物資,駕起遠橋,北齊軍大敗。後主急帶馮淑妃逃奔到青州,欲降陳國,公元577年,後主及馮氏為北周兵俘虜,押解到長安。

  到瞭長安,後主向周武帝提出歸還馮氏,周武帝說:“我視天下如脫鞋子,豈惜一位女人。”遂把馮氏歸還,不久,高緯被殺,馮小憐被當做戰利品,賜給代王宇文達,馮撫今思昔,心緒萬千,寫瞭《感琵琶弦斷贈代王達》詩雲:“雖蒙今日寵,猶憶昔日憐,欲知心斷絕,應看膝上弦。”代王的妃子李氏,是李詢的妹妹,她與馮小憐爭寵,馮小憐恃寵,幾把李氏迫死,公元581年(隋文帝開皇元年)楊堅代周建隋,馮小憐又再次成為俘虜,隋文帝又把馮小憐賜給代王妃李氏的哥哥李詢,李詢的母親知道馮小憐曾迫害過自己的女兒,乘機進行打擊報復,令她自殺而死。


  史書中的馮小憐

  後代史官們對她都不約而同地做瞭自相矛盾的評價——《隋書》說她“慧而有色”,《資治通鑒》和《北史》俱言,“慧黠能彈琵琶,工歌舞”。——言外之意,她不僅漂亮,而且聰慧非常——跟後來一些誇張的愚蠢行為形成瞭鮮明的對比。

  古人做史總是講究來歷出處,即使最不堪的也會秉筆直書——她那個主子穆皇後就是一個女奴,史書記載“母名輕霄,本穆子倫婢也,轉入侍中宋欽道傢,奸私而生後,莫知氏族,或雲後即欽道女子也。”(《北史·卷十四》)——是母親偷人生下的女兒,被陸太姬收養,最後憑借聰明、美貌和生瞭兒子高恒成功地扳倒貴為太後侄女的胡皇後,登上後位。而在歷史的帷幕裡,隻有她是橫空出世的。《北史卷十四》一上來就這樣說“馮淑妃名小憐,大穆後從婢也。”,從前未見,背景不明,突然出現,奇異非常。

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雖然是個一個從婢,卻奇跡般地擁有很多技能,她進宮的開始是作為“康足”者的——進行“足道”的按摩女郎。精通人體的構造及脈絡系統,侍候皇後時,以槌、擂、扳、擔等手法,為其消除身體的疲憊,久而久之便練就瞭無師自通的按摩方法,於是博得皇後的信任。“穆後愛衰,以五月五日進之,號曰“續命”。(《北史卷十四》)——五月五日,穆皇後把小憐進獻給高緯,以分享皇帝的恩寵。

  出於皇後意外的是,平日間這不起眼的小憐,突然爆發出可怕的力量,她迅速抓住瞭高緯的心,越過三千佳麗,成為後宮中最得寵的嬪妃——不僅如此,皇帝開始不以一個天子寵愛的身份去對待小憐,而是以一個男人對待心愛女人的態度——“後主惑之,坐則同席,出則並馬,願得生死一處”。(《北史卷十四》)

  “雖蒙今日寵,猶憶昔時憐。欲知心斷絕,應看膝上弦。”(《北史卷十四》)——當初送之入齊也許萬般不願,但是現在歸來卻滿面塵霜應不識,高緯對她實在太好瞭——雖然那是個昏君,雖然好色,雖然千帆不是,但是畢竟,他對她真心——敗軍路上上,他冒天下之不違封之為左皇後,給她一個男人最後的承諾;逃跑之刻,他扔下母親、妻子、兒子,隻帶著她奔去青州;歸降之時,他一無所求,隻乞北周皇帝賜還她一個——他送給瞭他所能及的所有,榮華、富貴、江山甚至,生命——(“內參自晉陽以皇後衣至,帝為按轡,命淑妃著之,然後去。帝奔鄴,太後後至,帝不出迎;淑妃將至,鑿城北門出十裡迎之。復以淑妃奔青州。後主至長安,請周武帝乞淑妃,帝曰:“朕視天下如脫屣,一老嫗豈與公惜也!”仍以賜之。”《北史。卷十四》)

  “隋文帝將賜達妃兄李詢,令著佈裙配舂。詢母逼令自殺。”(《北史卷十四》)曾經富貴一時,得寵萬分,現在卻改穿佈裙,每日舂米、劈柴、燒飯、洗衣,不時叱責和鞭打——史書記載“詢母逼令自殺”。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