秺侯金日磾:漢武帝時期的匈奴族朝廷重臣

  他出身於顯赫的匈奴皇族,卻被漢武帝賜姓“金”,從“降虜”、“馬奴”一躍而成為漢朝首屈一指的重臣。為瞭莊重朝儀他怒殺行為不檢的愛子,為瞭保護漢帝他以身相拼,為瞭輔佐少主他鞠躬盡瘁……金日磾,以其傳奇的經歷和正直忠孝而譽滿天下!

  金日磾(前134-前86年,日磾音密低),字翁叔,是漢武帝時期的一位匈奴出身的朝廷重臣,是一位有著遠見卓識的匈奴族政治傢。他本叫日磾,由於他曾鑄銅人像(又稱金人)以祭天,遂被漢武帝賜姓”金”,稱金日磾,從此他的子孫就都姓瞭金。

  金日磾是匈奴休屠王的太子,金日磾少年時期,正是西漢王朝與匈奴王朝頻繁戰爭的苦難歲月,西漢王朝經過六七十年長期的休養生息之後,到漢武帝時國力已經很強盛,於是對匈奴發動瞭幾次大規模的戰爭,而其中的河西之戰(公元前121年即元狩二年三月)則奠定瞭金日磾一生的命運。

  在河西之戰中,匈奴的渾邪王、休屠王率領的軍隊在祁連山遭到漢軍的攻打。匈奴慘敗,兵將死傷無數,匈奴政權遭到沉重打擊。匈奴單於失去瞭大片領土,十分怨恨二王,想借機殺掉他們。渾邪王和休屠王得知後,決定降漢,漢武帝接受瞭他們投誠的請求,派霍去病率兵接應。但是在關鍵的時候,休屠王因中途反悔而遭到渾邪王的殺害,金日磾無所依靠,便與母親闊樂、弟弟金倫一起成為瞭漢朝的“降虜”。

  金日磾當時十四歲,被安排在黃門署養馬。因為他從小生活在草原上,精通馬術,宮廷馬經他調養,匹匹高大肥壯。有一次,漢武帝在遊逸宴樂時,讓十多個馬奴牽出馬來供他們觀賞,當時有許多宮女在場,有些馬奴忍不住偷看宮女,隻有金日磾神態莊重,目不斜視。身材高大英武的金日磾以他正直的人品和熟練的養馬技能恨快贏得瞭漢武帝的註意和器重,不久便拜他為馬監,又提升他為侍中、駙馬都尉、光祿大夫。金日磾在受到重用後更加嚴於律己,武帝對他越發敬重,賞賜金日磾累計達千金,待遇也比其他臣子優厚。朝中一些大臣十分嫉恨,紛紛抱怨,但武帝不為這些流言蜚語所動,反而更加器重他。

  金日磾的母親教子有方,金日磾繼承瞭他母親的優良傳統,對子女管教甚嚴。金日磾有兩個兒子,小時候長得非常逗人喜愛,均為漢武帝做“弄兒”(陪伴皇帝嬉戲的人),常陪伴在武帝身邊,深受武帝所寵愛。可是弄兒長大後行為不檢點,有一次,竟在皇宮裡和宮女嬉戲,恰好被金日磾看見,金日磾怒不可遏,以其“淫亂”而將其子殺死。漢武帝得知後怒而責備金日磾,金日磾向漢武帝陳述瞭殺子的原因,漢武帝被他的精神所感動,從此更加信任金日磾。

  《南史·杜驥傳》中記載“嘗侍宋文帝,言及史籍,上曰:金日磾忠孝純潔,漢人莫及。”金日磾一生的最大功績就是盡忠職守,他一生多次識破並挫敗叛亂活動,在維護漢王朝的統治和社會安寧方面,建立瞭不朽功績。

  漢武帝晚年體弱多病,懷疑有人使用“巫蠱”事件(“巫蠱”就是把木偶人埋入地下,附以巫術詛咒,就可以置人於死地。是一種迷信的做法)。征和元年(公元前92年),丞相公孫賀涉嫌被人告發,死於獄中。次年,直指繡衣使者(宮號)江充制造“巫蠱”事件,誣告太子,太子被迫起兵殺瞭江充等人。武帝發兵追捕太子,太子出兵抗敵,激戰五天,死者數萬人,太子也自殺而死。後來,江充陷害太子的真相大白,漢武帝深悔自己受騙上當,於是殺瞭江充的宗族、黨羽,參與此事的莽何羅兄弟恐受株連,就想陰謀反叛,不料被機警的金日磾覺察,莽何羅兄弟也發現金日磾對他們有疑心,遲遲不敢下手。

  後元元年(公元前88年)夏六月,武帝出行住在林光宮,日磾也隨同而往。一天夜裡,莽何羅發兵,第二天凌晨,乘漢武帝尚未起床,企圖潛入臥室行刺時,被金日磾發現而拼力將他抱住。左右衛士欲殺莽何羅,漢武帝恐誤傷金日磾而制止瞭手下,金日磾一人奮力將莽何羅舉起,摔在殿下,其它同謀也均被擒,這場行刺案件被粉碎後,金日磾以忠孝著稱於朝野。分頁:1/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後元二年(公元前87年),漢武帝病危,立八歲的兒子弗陵為皇太子,拜霍光為大司馬、大將軍,金日磾拒絕瞭輔政大臣的任命,表示願作霍光的助手,於是武帝拜金日磾為車騎將軍,”授以後事”。委托霍光與金日磾共同輔佐少主漢昭帝弗陵即帝位,這兩位漢匈名臣不負聖恩,緊密團結,創建瞭兩漢歷史上“昭宣中興”時期的大業。

  漢昭帝初年,遵照漢武帝的遺囑,封金日磾為秺侯,但金日磾以昭帝年少而不受封。第二年,金日磾病重,漢昭帝又封他為秺侯,日磾才在病床上接受瞭印綬。昭帝始元元年(公元前八六年)九月,金日磾病逝於長安(今西安市),年僅四十九歲,謚為”敬侯”。

  金日磾傢族在他死後日益顯赫,在中國北方民族中,像金日磾傢族這樣長期在中原漢族王朝任官而又子孫繼續封侯,是很少見的。金日磾為漢王朝竭力盡忠,鞠躬盡瘁,贏得瞭後世的贊譽,被認為是我國歷史上少數民族將領之楷模。

分頁:2/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