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令人敬佩的抗日英雄原來是他!名將楊靖宇

  東北抗日聯軍第一路軍總司令楊靖宇將軍的英雄事跡想必大傢都有所聽聞,楊靖宇領導東北抗聯部隊與日寇殊死搏鬥,在這裡書寫瞭蕩氣回腸的抗日詩篇。 當年的楊靖宇用兵如神,他是日寇的心腹大患 “‘九一八’,大炮響,小鬼子,占沈陽。蔣介石下令不抵抗,扔下百姓遭瞭殃。不是下令要勞工,就是強征出苛糧。逼得人們沒活路,上山去找大老楊。”這是一首在靖宇縣流傳甚廣的民謠,“大老楊”說的就是楊靖宇,那是東北民眾對他的昵稱,當年他和戰友們浴血抗戰,牽制瞭數十萬日寇入關南犯。 然而,在敵人眼中,楊靖宇卻是揮之不去的“心腹大患”。

  “敵人為啥非得置楊將軍於死地,因為他用兵如神,隻要有他在,小鬼子睡覺都不踏實。”抗聯老戰士黃殿軍回憶起當年的抗戰歲月,仍心潮澎湃。 黃殿軍如今已年過九旬,傢住靖宇縣龍泉鎮。“當時敵人對楊靖宇真是又怕又恨。”黃殿軍說。1939年日本侵略者發動瞭偽通化、間島、奉天“三省聯合大討伐”,由關東軍第二獨立守備隊司令官野副昌德統一指揮2萬餘人,專門剿殺楊靖宇領導的抗聯部隊。“據說當時野副昌德下瞭命令,同時遇到山林隊和抗聯,就打抗聯放過山林隊;如果遇到楊靖宇和其他的抗聯隊伍,就放過其他,死死咬住楊靖宇。”黃殿軍掰著顫抖的手指告訴記者。

  1939年的冬天,格外寒冷。此時,一張陸空交織的大網,正一步步向楊靖宇撒開。面對敵人的瘋狂剿殺,楊靖宇部隊決定化整為零,分散突圍,待機重新集結。靖宇縣楊靖宇精神研究會會長李立斌介紹說,“1939年12月24日,楊靖宇身邊尚有400餘人的抗聯部隊,到1940年2月2日就隻剩二十七八個人瞭。2月18日,楊靖宇身邊的最後兩名警衛員在濛江縣附近向群眾購買糧食和衣服時被捕,敵人從他們身上搜出楊靖宇的印章,判斷他可能就在附近,於是增派兵力和飛機展開圍捕。” 1940年2月23日下午3時10分,也就是楊靖宇犧牲前的1個多小時,接到叛徒告密的敵人又派出5批近200人圍剿他。 “敵人心裡明白,楊靖宇身經百戰,他們不多派日軍是根本鬥不過大老楊的。”李立斌說。 為瞭抗日,他吃的苦常人難以想象 “火烤胸前暖,風吹背後寒”。這是楊靖宇自己創作的歌詞,也是抗聯將士們奮戰林海雪原的真實生活。 1940年2月23日10點左右,楊靖宇踏著沒膝的白雪,來到濛江縣保安村三道崴子林中,遇到4個進山打柴的農民。由於行動不便,他將購買吃穿用等事委托給他們。


  “那時他已6天6夜粒米未進,周圍還有幾百個敵人在全力圍捕。”李立斌介紹說,1939年冬天,楊靖宇領導的抗聯部隊在濛江縣境內浴血奮戰瞭94天,別說吃口飽飯、喝口熱水,就連踏實睡上一覺都是一種奢望。 楊靖宇將軍殉國地的對面有一傢門臉不大的飯店,飯店經理劉國良9年來執著地做著一件事:凡是專程趕來拜謁、祭奠楊靖宇將軍的客人,在飯店用餐全部免費。 “那時儲存抗聯過冬物資的密營幾乎都被敵人破壞瞭,冬天根本找不到吃的,莫要說糧食,就連草都埋在二三尺深的積雪裡。”身為東北義勇軍的後代,劉國良這些年一直擔任楊靖宇將軍殉國地的編外解說員,“現在生活好瞭,想吃點兒啥都行。可當年抗聯戰士吃的是樹皮、棉絮和草根。吃樹皮得先把老皮刮掉,把那層泛綠的嫩皮一片片削下來,放在嘴裡嚼。我曾親自試過,根本咽不下去,就是勉強吃下去瞭,肚子裡也不好受。”說到這裡,這位身材魁梧的東北漢子禁不住淚灑當場。

相關閱讀推薦:

揭秘:抗日名將張自忠抽鴉片煙為何屢抽屢戒?

盤點國民黨軍隊十大抗日名將:十大國軍將領是誰

唯一享有元帥規格葬儀的抗日名將:楊靖宇之死

楊靖宇犧牲真相:是自殺還是死於偽軍之手?

楊靖宇的英雄事跡:著名抗日民族英雄楊靖宇簡介

分頁:1/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楊靖宇犧牲後,日本侵略者始終無法理解的是:自2月18日以來,他已被圍困在冰天雪地裡,完全斷糧五天五夜,他究竟靠什麼生存?為瞭解開謎團,敵人殘忍地將他剖腹查看,發現他的胃裡盡是枯草、樹皮和棉絮,竟無一粒糧食!連參與圍剿的偽通化省警務廳長岸谷隆一郎也不得不承認:“雖為敵人,睹其壯烈亦為之感嘆,大大的英雄!” 血戰到底,他把最後的子彈射向敵人 靖宇縣人武部部長楊建國介紹:“當年,楊靖宇與敵人作戰時背靠的是一棵扭筋子樹,就是這棵樹的位置,後來幹枯瞭。”上世紀60年代,為紀念將軍,靖宇縣人民在此栽瞭這棵針葉松,起名常青樹,寓意將軍壯志如松柏常青,永留人間。

  楊靖宇當年的聯絡員於會斌已去世多年,他的女兒於勇告訴我們:“盡管敵人用瞭很多手段來圍剿楊靖宇,但楊將軍仍然有機會脫身,可他還是最終選擇與敵人血戰到底。” 面對敵人的瘋狂圍剿,楊靖宇絲毫沒有動搖自己的抗日決心。

  《抗日名將楊靖宇》一書中有這樣一段記載:1935年5月,楊靖宇在輝南縣石道河子召開會議,專門研究粉碎敵人“大討伐”的對策。主張撤退的同志提出兩個方案,一是部隊向蘇聯轉移,形勢好轉後再回來;二是楊靖宇帶司令部隱蔽到長白山深山老林裡,其他部隊留下打遊擊。 “這兩個方案都被楊靖宇推翻瞭。”於勇說,“楊靖宇當時嗓門很大,他主張在這裡堅持打下去,這樣不僅能牽制敵人一部分力量,給黨中央減輕抗戰壓力,而且對鞏固當地群眾抗日基礎也有一定作用。” 直到生命裡的最後一刻,楊靖宇還是把槍口對準瞭敵人。

  關東軍留下的一段戰場實錄這樣記述:“討伐隊已經向他(楊靖宇)逼近到一百米、五十米,完全包圍瞭他。勸他投降。可是,他連答應的神色都沒有,依然不停地手持雙槍向討伐隊射擊。交戰20分鐘,有一彈中其左腕。但是,他繼續用右手的槍應戰。討伐隊認為生擒困難,遂猛烈向他開火。” 終因寡不敵眾,楊靖宇被敵彈射中胸膛,他持平手中匣子槍,厲聲怒斥:“誰是抗聯投降的,滾出來我有話說。”語畢,高大的身軀便仰面倒在大樹旁,終年35歲。鮮血染紅瞭皚皚白雪——時間定格在1940年2月23日16時30分。

  最激蕩悲壯的詩文,往往在最慘烈、最殘酷的漩渦裡分娩。因為寫它的不是筆墨,而是生命血性的最後奉獻。楊靖宇用英雄壯舉詮釋瞭一名共產黨員的堅定信仰,更展現瞭東北抗聯將士骨子裡的剛烈血性。置身楊靖宇將軍犧牲的地方,當年艱苦卓絕的抗戰硝煙仿佛並未走遠,“松花江水流不停,不滅日寇心不平,長白山上英雄多,數著那楊靖宇楊司令。”這首歌從1936年起開始在白山黑水間傳唱,半個多世紀不曾絕響。

分頁:2/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