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奧巴馬12個不為人知的細節:“大麻黨”一員

  傳記作傢David Maraniss飽受期待且極度保密的《奧巴馬傳》今天終於上架,給我們提供瞭一窺奧巴馬的青蔥時代及其傢庭史的機會。

  盡管行文至第七章,奧巴馬才在書中首次出境,但這本書的確提供瞭不少“有料“的細節:包括奧巴馬在夏威夷和印度尼西亞的童年、在加州和紐約的大學時代,還有奧巴馬早年在南加州作為社區組織者的故事。

  1,童年奧巴馬:折斷過同學胳膊 曾偷窺堂妹

  小時候的奧巴馬是個“麻煩制造者”,他在印度尼西亞的鄰居們給他取瞭個“黑莓巴裡”的綽號。奧巴馬是班裡最高大的學生,他以“食量大”和“愛追打玩鬧”聞名。有一次,奧巴馬在和朋友一起騎自行車的時候,不慎折斷瞭玩伴的胳膊。

  他在印尼的堂妹至今還記得奧巴馬小時候曾經偷窺過她們洗澡。“ 巴裡 喜歡在洗澡的時候瞄我們,” 奧巴馬的一個堂妹Noeke Soetoro告訴Maraniss,“我們的衛生間旁有個小窗戶,他會趴在窗上嘲笑我和我妹妹。”



  2,奧巴馬的繼父在自傢後花園有個動物園

  奧巴馬的繼父Lolo Soetoro 在自傢後花園圈養瞭不少野生動物,儼然一個動物園。奧巴馬在這兒度過瞭他的童年時代。

相關閱讀推薦:

奧巴馬50個不為人知的喜好:幼時曾養寵物猿猴

揭秘奧巴馬:從“街頭混混”到第一位黑人總統

奧巴馬簡介 美國第44任總統奧巴馬生平介紹

安倍向美國提出這個無理請求 奧巴馬斷然拒絕

分頁:1/7頁  上一頁1234567下一頁

  3,8歲的奧馬巴已然胸懷大志

  8歲的奧巴馬剛上3年級,他寫道:“我的名字是Barry Soetoro,我是SD Asisi小學的3年級學生。我的偶像是我媽媽。我和媽媽住在學校附近,我每天步行上學。有一天,我要做總統。我想遊遍印度尼西亞的每一個地方。”

  4,高中時期的奧巴馬發明瞭一些“抽大麻的新方法”

  在檀香山的精英高中Punahou高中上學的時候,奧巴馬是學校裡“大麻黨”的一員。“大麻黨”成員大多喜歡籃球,同時也抽大麻,這位未來的總統不僅是其中的一員,還發明瞭一些流行一時的“新招”。

  “全部吸入式”:在“大麻黨”裡,如果你不是全部把“貨”吸入肺裡,那下一輪他們就會跳過你,以示懲罰。

  “Roof Hits”:也叫“熱盒子”,指在車內大麻,並關上全部車窗。

  “抄截”:當大傢輪流吸食的時候,奧巴馬經常能把大麻偷出,然後大叫“抄截成功!”


高中時期的奧巴馬發明瞭一些“抽大麻的新方法”

分頁:2/7頁  上一頁1234567下一頁

  5,曾和“大麻黨”一起卷入過一場車禍

  Maraniss稱,奧馬巴和他在“大麻黨”裡的朋友的時間都花在打籃球、抽大麻、喝啤酒、惹麻煩上瞭。在一個戲劇性的夜晚,“大麻黨”舉行瞭一次汽車短程加速比賽,奧馬巴所在的車打滑瞭,倒翻在地。雖然沒有人在事故中嚴重受傷,但奧巴馬還是不停地責備司機:“你不能開成這狗屎樣!”

  6,他在年鑒裡感謝瞭那個賣他大麻的傢夥!

  奧馬巴其高中年鑒的感謝欄裡如此寫道;“感謝Tut, Gramps和Ray,我們度過瞭很棒的時光。”據Maraniss考證,這個Ray正是賣他大麻的人,Tut,Gramps則是奧巴馬在“大麻黨”裡的哥們。


  7.青年奧巴馬沒把前途太當回事——他選擇Occidental College隻為一個女孩

  奧巴馬之所以選擇南加州的Occidental College,是因為他在檀香山遇到瞭一個和傢人一起來度假的漂亮女孩。

  8,他在大學的時候“戴過很多愚蠢的帽子”

分頁:3/7頁  上一頁1234567下一頁

  9,喜歡穿“紗籠”放松

  奧巴馬在雅加達度假時寫給其大學好友Phil Boerner的明信片裡這樣說:“我穿著紗籠坐在門廊上,啜飲咖啡,點一根丁香香煙,眺望黃昏籠罩在雅加達的梯田上。非常放松,離煩惱很遠。”

  奧巴馬的前女友之一,Genevieve Cook至今還記得他喜歡穿著紗籠在傢裡閑逛。“喝著咖啡,玩填字遊戲,上身裸露,穿著一塊藍白色的紗籠。”

  註:紗籠是馬來西亞等國人民的穿著,由一大塊佈圍成。

  10.非常善於模仿米克 賈格爾

  奧巴馬剛進大學時,便以善於模仿米克 賈格爾聞名新生宿舍。

  “他能模仿賈格爾走路的姿勢、神態,甚至面部表情,” Maraniss寫道,奧巴馬還會模仿滾石樂隊1969年Altamont Speedway音樂會上遭遇暴力事件時的經典動作。


青年奧巴馬

分頁:4/7頁  上一頁234567下一頁


  11,他曾經這樣搭訕女孩:“如果人們都不穿衣服,世界會更美好。”

  大一時,奧巴馬在一個醉酒的晚上跟一個女孩調情,並向該女生兜售關於他裸體的理論,說如果不穿衣服,人類會更好。根據其朋友的說法,奧巴馬的上述說法是因為“當時有人準備立刻脫光”。盡管該女生對奧巴馬的理論頗有同情,但她並沒有脫光衣服的打算,並且立刻終止瞭和奧馬巴的對話。

  12,到瞭紐約,奧巴馬開始認真瞭——他曾經在哪兒都帶著一本Ralph Ellison的《隱形人》

  現在,他管理著世界上非常強大的國傢。

分頁:5/7頁  上一頁34567下一頁

  奧巴馬的“悲傷”童年

  貝拉克·奧巴馬的童年,可以用“尋求歸屬”來形容。一個小男孩在傢庭裡尋找自己的位置,因為他們是白皮膚,他卻是黑皮膚。長大後,就是個黑人青年因社會不公而掙紮,甚至沉迷於酒精和毒品。

  美國媒體采訪瞭眾多奧巴馬昔日的親朋好友,再現一個更真實的奧巴馬。也許,在種族鬥爭方面,奧巴馬誇大其辭瞭,而那被父母雙雙“拋棄”的感覺,才是他人生中最痛苦最隱秘的部分。

  2歲搬到夏威夷沒有父親的傢庭

  才兩歲的時候,奧巴馬就開始人生中第一次搬遷。他隨著母親雪莉來到瞭夏威夷。而他的父親老貝拉克因為去哈佛大學念書,放棄瞭他們母子。

  奧巴馬的童年,被不同的親人照顧著。除瞭他那才華橫溢但卻時常很沖動的媽媽;還有他的外祖母瑪德琳,一位典型的美國中西部女性,堅韌內向;外祖父斯坦利,有著火熱的靈魂,有時也會說大話,做白日夢。

  奧巴馬的妹妹說,現在看來,奧巴馬竟完美地結合瞭眾多親人的優點。每位親人身上都缺點明顯,但他們都愛他,而奧巴馬也奇跡般地繼承瞭他們身上最美好的特質。


  6歲遷到雅加達被扔進附近池塘

  奧巴馬6歲時,母親再嫁給瞭的印尼留學生素托羅。因此,奧巴馬離開熟悉的環境,搬去瞭遙遠的印尼雅加達。繼父是個很和藹的人,但後來卻變得酗酒花心。

  在印尼,周圍的小朋友們都把奧巴馬叫作“巴裡·素托羅”,或“巴裡”。巴裡是奧巴馬小時的名字,而貝拉克則是他從政後的名字。那時,他身材肥胖,是孩子們最常取笑的對象。

  在老師和同學記憶中,奧巴馬從沒真正掌握過印尼語,所以,他一直非常沉默。奧巴馬的老師達爾馬瓦說,她曾努力糾正奧巴馬的印尼語發音,但他用美國腔頑抗著。不過有個詞,奧巴馬學得很快,就是“騙子”!有個夥伴騙他把蝦醬當巧克力吃瞭下去,奧巴馬當時用印尼語大叫:“騙子!騙子!”

  有時,孩子們的戲弄簡直毫無仁慈。一次,幾個歲數較大孩子竟然齊力把奧巴馬扔進瞭附近的池塘裡,幸好他會遊泳才逃過一難。

  三年級,奧巴馬在作文中寫道:我想當總統。他沒寫想當哪個國傢的總統,但他寫著:希望能讓每一個人快樂。

分頁:6/7頁  上一頁4567下一頁

  10歲再回夏威夷曾經吸毒酗酒

  4年後,母親和繼父也離婚瞭,他們又搬回瞭夏威夷。10歲的奧巴馬成瞭當地學校裡少數黑人孩子之一,那裡的大部分孩子,都是白人和亞洲人。比奧巴馬大2歲的昔日同學裡克·斯密斯說,那時的萬聖節,同學們都喜歡把臉塗黑瞭,扮成黑奴的樣子。所以,雖然學校很好,但黑人孩子們依然覺得孤獨。因此,他們還成立瞭一個叫“兄弟”的組織。但奧巴馬從未參加過這個組織。

  幾年後,媽媽回印尼去完成自己的學業,奧巴馬卻被留在瞭夏威夷。因為熱愛打籃球,奧巴馬已經有瞭自己的圈子。圈子裡,大傢叫他的綽號“轟炸機”。雖然隻是替補,他卻從不羞愧,他總是及時走到教練身邊說:“現在是垃圾時間,該我們替補隊員上瞭。”那時,奧巴馬已顯現出不一般的特質,他不停學習著別人的優點,毫不倦怠。

  奧巴馬所在的高中曾要求每位同學都為未來寫下計劃,並對親朋好友寫些感謝的話。奧巴馬那時已決定要去夏威夷之外尋找自己的生活。他感謝瞭外祖父母,卻隻字未提遠方的母親。

  另外,他還用夏威夷當地俚語,隱秘地感謝瞭一群和自己同吸大麻的人。後來,他在自傳《源自父親的夢想》中承認,他在高中時常常酗酒、吸食大麻,甚至偶爾還吸過可卡因。

  9歲開始困惑黑人身份影響究竟多大?

  奧巴馬9歲時,在一本雜志上看到一個黑人為除去黑皮膚,用瞭強力的化學淡化劑。可怕的是,這種化學藥劑幾乎毀壞瞭他所有的皮膚。奧巴馬說,這些照片讓他仿佛突遭電擊。就在那時起,他意識到與生俱來的種族問題。

  在自傳中,他也提到瞭在高中時遇到的種族困惑。書中,他的一位化名叫“雷”的朋友說,生活在白人的世界裡讓他深感困惑,“他們(白人)擁有這個世界,而我們(黑人)隻是在這個世界裡”。最近,這位朋友在媒體前曝光瞭自己。他叫Kakugawa,身上有一半黑人血統、一半日本血統。

  Kakugawa否認當時的談話是希望奧巴馬改變這一現象,他說:“我當時的意思是,我們被所謂的精英分子圍繞著,這不僅是種族問題”。不過Kaku鄄gawa承認,當時奧巴馬的內心確實充滿動蕩。倒不是因為黑皮膚,而是因為奧巴馬常覺得自己被父母遺棄。

  奧巴馬選擇仕途後,與以前的朋友疏遠瞭。Kakugawa後來還因為吸食可卡因和偷竊行為,在加州入獄7年。

  高中畢業前媽媽的回來讓他大笑

  高中畢業前,奧巴馬的媽媽給他寫瞭信,對他的未來提出建議。當然,念大學是第一步。媽媽還在信中對大學制度提出質疑,“在托馬斯·傑斐遜(美國開國元勛之一)時代,再窮的人也上得起哈佛大學。但我們現在沒這樣的好日子瞭,因為我們是尼克松的產物”。———也許,這是媽媽鼓勵兒子進入政壇的最初信號?1979年,媽媽飛回夏威夷參加他的高中畢業典禮。那幾天,奧巴馬在照片上都是笑容。而在另一張照片裡,外祖母抱著他,外祖父在一旁溫情地望著。

  現在,奧巴馬和撫養他長大的親人們相比,已是如此不同。也許在老人心裡,從未希望奧巴馬遠離他們,遠離傢園,去感受更艱巨的人生。

分頁:7/7頁  上一頁567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