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圓圓最愛的是吳三桂還是李自成?陳圓圓的風流史

  陳圓圓(1623~1695?),中國古代美女、名妓。原姓邢,名沅,字畹芬,武進(今江蘇常州)人。幼時傢境貧寒,母親早亡,從養母陳氏姓。後流落蘇州、南京為妓,系著名的“秦淮八艷”之首,明末清初天下第一名妓。

  吳三桂(1612~1681?),明清兩朝名臣。字長白,祖籍江蘇高郵,生於遼東,錦州總兵吳襄之子。

  李自成(1606~1645?),明末農民起義領袖,著名人民英雄。本名鴻基,陜西米脂人。他出身農民傢庭,童年時給地主牧羊,曾為銀川驛卒,苦習騎射。崇禎二年(1629)在金縣殺參將王國,率眾起義,投奔闖王高迎祥,成為其部下首將,勇猛有識略,屢建軍功。後與農民軍首領張獻忠等合兵。不久高迎祥將其女高桂英許配給他為妻。《明史》載其前期曾“不好酒色,脫粟粗糲,與其下共甘苦”。

  弱女淪落為歌妓

  鼎湖當日棄人間,破敵收京下玉關。

  慟哭六軍俱縞素,沖冠一怒為紅顏!

  紅顏流落非吾戀,逆賊天亡自荒宴。

  電掃黃巾定黑山,哭罷君親再相見。

  ——吳梅村《圓圓曲》

  女子傾國,作為“秦淮八艷”之一的陳圓圓也算是其中一個吧!——闖王李自成歷盡千辛萬苦建立起來的“大順王朝”,就因為搶瞭一個陳圓圓,觸怒瞭邊關守將吳三桂,吳三桂引狼入室,使大順國頃刻之間化為灰燼。


  清朝初年大詩人吳偉業(號梅村)曾有名作《圓圓曲》,就是反映李、吳、陳三人這段愛情糾葛傳奇的。李自成、吳三桂與陳圓圓——又一個男女三角故事,類似於范蠡、夫差與西施,單於、漢元帝與昭君,曹丕、曹植與甄氏,呂佈、董卓與貂禪,唐明皇、安祿山與楊貴妃,李師師與宋徽宗、周邦彥……類似的故事充斥著中國的歷史,乃至當今。這莫非也是中國特色之一?

  陳圓圓是常州奔牛鎮上的一個小傢碧玉,原姓刑,父母早亡,從小與祖母相依為命。祖母疼愛孫女,曾送她到鎮上的私塾讀書,私塾先生為她改名為沅。邢沅14歲那年,祖母臥病不起,傢中沒有瞭收入。為給祖母治病,邢沅左借右貸,終至負債累累。後來,人們不願再借錢給這個無力償還的小姑娘瞭,沒錢給祖母買藥,小邢沅急得整天直哭。

  這時,鎮上一個常年在外經商的小販回來瞭。他打聽到邢沅傢的處境,便來到她傢,裝出一副好心對她說:“邢姑娘不必著急,我在外面有些門路,可介紹你到蘇州做事,賺瞭錢就可以養活你們祖孫倆瞭。”

  走投無路之下,邢沅相信瞭那小販的話,同意隨他去蘇州做事。臨走前,小販還借瞭些錢給邢沅安置好祖母,使邢沅心裡十分感激。可到瞭蘇州,邢沅才明白真相,那小販是將她賣到教坊中作歌妓。賣身的錢一半給瞭她安置祖母,一半讓那個小販收進瞭腰包。

  既然走到瞭這一步,小邢沅也沒有瞭掙紮的餘地,隻好聽憑命運的安排。在教坊,邢沅學習瞭歌舞琴畫,由於她天賦穎慧,很快就在教坊中嶄露頭角,歌舞尤占魁首。鴇母為她改名陳圓圓,高張艷幟,招攬貴客,不久就成瞭名霸一方的紅人。

  陳圓圓生得花容月貌、天姿國色;而且“蕙心紈質,淡秀天然”,能歌善舞,琴棋俱佳,是個冠蓋花街、蜚聲江南、聞名天下的絕代佳人。像這麼一個狐媚尤物,能不人見人愛?王孫公子、文士俠客、達官貴人、商賈名流……一定染指不少。

相關閱讀推薦:

揭秘:秦淮名妓陳圓圓與崇禎帝到底是什麼關系?

盤點:名妓陳圓圓一生中經歷的四個重要男人

陳圓圓臨終遺言為何責怪吳三桂? 亂世紅顏陳圓圓

揭秘明末第一美女陳圓圓曾被哪個男人拒之門外?

吳三桂與陳圓圓魂歸何處?吳三桂後人流落到哪裡

分頁:1/6頁  上一頁123456下一頁

  誰知皇帝無色心

  這時正值明朝末年,大明王朝內憂外患,內有起義軍風起雲湧,外有滿人虎視眈眈,弄得大明朝廷搖搖欲墜,崇禎皇帝更是心神俱疲。而後宮中明爭暗鬥也正激烈,田貴妃施展狐媚手段,迷得崇禎皇帝神魂顛倒,正宮周皇後卻倍受冷落。周皇後的父親嘉定伯周奎為瞭幫女兒奪回恩寵,盤算著要找一位才貌迷人的美女安插到皇帝身邊,作為周皇後的心腹與田貴妃一爭高低。

  崇禎十四年(1641)秋天,周奎因營葬先人遺骨之事回到原籍蘇州。他深知江南多美女,此行的另一個目的就是為後宮訪艷。在蘇州,經四方查訪,最後相中正值二八佳齡的紅歌妓陳圓圓,陳圓圓不但歌舞出色、詩畫俱佳,更有一種動人心弦的神韻,絕非一般美女可比。

  第二年春天,陳圓圓隨周奎北上京城。老奸巨滑的周奎,先是將陳圓圓收為義女,在府中經過一番調教、培訓之後,再伺機送進周皇後的宮中。周皇後對陳圓圓也頗為滿意,將她精心打扮一番後,在宮中設下便宴,特意將皇帝請來飲酒取樂。

  席間,棟圓圓奉命為皇帝表演歌舞。隻見她長袖輕舒,纖腰款擺,歌聲嬌柔婉轉,眉目間春意盈盈,煞是動人;表演罷又上前來為皇帝侍酒,言語溫婉,乖巧靈利,確實讓人動心。可是,這時的崇禎皇帝已被軍國大事攪得頭昏腦脹,根本沒有心思重結新歡,對陳圓圓隻是欣賞,沒有收納之意。陳圓圓在宮中盤桓瞭兩三個月,終究沒能投入皇帝的懷中,周皇後隻好打發她返回周府。


  原本周奎讓圓圓進宮時滿載著希望,如今卻一無所成地回來瞭,他當然心中不快。陳圓圓在周府的地位也就一落千丈,被貶到歌舞班中充當歌舞姬。

  一朝嫁為將軍婦

  明廷內憂外患的形勢越來越嚴峻。陜北農民起義領袖李自成的勢力已越過寧武關、居庸關,直逼京師;滿清皇太極與多爾袞的軍隊也從東北面發起進攻。危急關頭,明朝廷下詔吳三桂以總兵身份統領大軍鎮守山海關。

  吳三桂能騎善射,智勇過人,曾中過武舉。崇禎初年,其父吳襄因貽誤戰機而被革職,同時吳三桂則升為寧遠(今遼寧興城)總兵。清兵進攻寧遠時,來勢兇猛;明朝的軍隊則軟弱懈用,致使寧遠失守,吳三桂因之被連降三級。後來,吳三桂痛定失痛,加緊操練兵馬,使他的部下成為一支勁旅。

  如今國難當頭,急需將才,所以朝廷又將他提拔出來,以鎮守國門;還連帶起用他父親吳襄為京營提督。一時間,吳傢父子兵權在握,成瞭京城裡的熱門人物。

  在那個動亂的年代,誰擁有軍隊,誰就擁有對絕對的權勢。亂世之時,誰都想得到軍隊的庇護。所以吳三桂離京赴任時,京城裡的達官顯貴紛紛設宴為他餞行,想為自己今後找下個靠山。

  嘉定伯周奎自然也不落後,在府中擺下珍肴美酒,款待吳總兵。這天,除瞭數不清的山珍海味呈列在吳三桂面前外,還有周府中絕色的歌舞姬陳圓圓在席前奉歌獻舞。

  一陣悠揚、清新的絲竹聲過後,陳圓圓身披白紗舞衣,從重重簾幕中緩緩飄出,就好像一朵白雲飄到瞭大廳之中。她淡掃蛾眉,輕點朱唇,淡雅中露出一種超塵脫俗的氣韻來;輕舒長袖,明眸含笑,那笑便像煙霧籠罩著的牡丹花,朦朧而誘人心醉。

  一段輕舞後,她在廳中站定,隨著動人心弦的樂器聲,唱起瞭小調。那聲音仿佛從遙遠的天際飄來,輕悠悠地蕩入聽者的心底,宛如清泉澆身般的清爽。

  這舞這歌,把上座的吳三桂迷得欲醉欲仙。他捧著酒杯,眼癡迷迷地盯著陳圓圓,好半天忘瞭喝酒,也不知擱下酒杯。

  陳圓圓美麗絕倫的容貌、體態輕盈的舞姿;尤其是她的一首《圓圓曲》,讓吳三桂聽得如癡如醉。

  傢本姑蘇浣花裡,圓圓小字嬌羅綺。

  前身合是采蓮人,門前一片橫塘水。

  橫塘雙槳去如飛,何處豪傢強載歸。

  此際豈知非薄命,此時唯有淚沾衣。

  薰天意氣連宮掖,明眸皓齒無人惜。

  坐客飛觴紅日暮,一曲哀弦向誰訴?

  早攜嬌鳥出樊籠,待得銀河幾時渡?

  如泣如訴的歌聲和唱詞,把陳圓圓不幸的身世和坎坷的命運都給唱瞭出來,讓吳三桂聽得更多瞭幾分憐惜之意。一曲唱罷,兩人更有瞭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吳三桂有權有勢、威武健碩、長相亦好,陳圓圓對他也是頗有些感覺的。

分頁:2/6頁  上一頁123456下一頁

  陳圓圓歌罷,奉周奎之命捧瞭銀壺來為吳總兵斟酒。吳三桂心蕩神移地接瞭酒。一飲而盡,陳圓圓拽著長裙飄然入內,吳三桂的目光隨之而去,良久都不曾收回。

  宴散前,吳三桂終於按捺不住,悄悄對周奎說:“倘以圓圓送我,戰亂之時,我會先保貴府,再保大明江山!”周奎會心地點瞭點頭。

  第二天,吳三桂派人帶瞭1000兩黃金作聘禮,到周府求婚。周奎早已準備好豐盛的嫁奩,當天就親自把陳圓圓送到瞭吳傢。

  此時邊關戰事已急。吳三桂王命在身,可他還是擠時間舉辦瞭隆重的納妾之禮,隻等享受瞭洞房花燭夜,再啟程赴任。

  這一夜,新郎新娘早早入瞭洞房。隻為良宵苦短,第二天拂曉時分吳三桂不得不登程。這夜的洞房春光如何,有詩為證:

  月白風清星眨眼,英雄美人無限歡。

  適才倒澆紅蠟燭,此番又棹夜行船。

  偷香粉蝶餐花元,戲水晴蜓上下旋。

  樂極情濃無限趣,靈龜口內吐清泉。

  無奈好夢易醒,兩人尚興意未盡時,屋外已響起大軍開拔的號角。吳三桂攬衣推枕,匆匆梳洗完畢,門外已傳來稟報:“鞍馬已備好。”這時,陳圓圓面帶紅暈地倦倚床頭,玉體橫陳,春光無限,釵橫鬢亂,淚光瑩瑩。吳三桂看著她,怎麼也挪動不瞭腳步,又回過身來擁抱著她,吻瞭再吻,揉瞭再揉。門外又響起瞭催報聲,他才不得一步三回頭地走出瞭房門。


  為搶美人成清賊

  吳三桂聽取父親的意見,怕帶圓圓到邊關打戰誤事,便把她留在京都傢中,金屋藏嬌,獨自返回邊關。

  崇禎十七年(1644)三月初,李自成攻破大同,逼近北京。崇禎帝飛檄加封吳三桂為平西伯,令其放棄寧遠,到京師保駕。可當吳三桂的部隊二十日抵達河北豐潤時,李自成領導的農民起義軍已進入北京。崇禎帝自縊於景山(煤山),北京失陷。吳三桂隻好撤兵退保山海關。

  闖王李自成便率大軍攻入北京,坐上瞭金鑾殿,建立瞭大順王朝。但此時李自成開始犯瞭被勝利沖昏頭腦的錯誤,驕傲武斷,不聽勸諫,貪圖享受,沉溺美色;又縱容將士,燒殺擄掠,失去對敵人的警惕,給自己埋下瞭嚴重的隱患。事業剛剛達到頂峰,又馬上走下坡路瞭。

  城中舊臣遺老全部遭到搜捕,吳襄及全傢也在其列。而陳圓圓的美貌,被闖王的心腹大將劉宗敏看中,於是奪為侍妾。該內容是據《鹿樵紀聞》記載。另一說陳圓圓是李自成自己侵占的,“俘此女,私占之,甚為愛惜,多有共歡”,正所謂“遍索綠珠圍內第,強呼絳樹出雕欄”。

  在香港武俠作傢金庸的小說《碧血劍》中,也有類似情節。作者極力渲染陳圓圓的絕美,生動描述她為一幫義軍頭目——時稱“闖匪”、“賊寇”——初見,驚艷之下,於是垂涎、瘋搶的不堪場面。

  “大順天王”李自成逼迫吳襄寫信給吳三桂,勸他來京受降,否則要他全傢性命。信派專使送到山海關吳三桂的手中。見信後,吳三桂動瞭心。他深知大明王朝已無重興的可能,不如幹脆順應時勢,歸附瞭李自成,也好保全傢人的性命。

  忽然,吳三桂派往北京的探子回來,吳三桂問道:“我傢裡怎樣?”探子回稟說:“被闖將劉宗敏抄掠瞭!”吳聽後說:“這不關緊要,到我回去,他們會歸還我的。”

  又一個探子回來,吳又問道:“我父親怎樣?”回稟說:“老太爺被劉宗敏抓走瞭!”吳又說:“這也不關緊要,到我回去,他們也一定會放出的。”

  最後第三個探子回來瞭,吳三桂急切地問道:“我愛妾怎樣?”探子迫不及待地回稟:“唉呀,大人呀,大事不好。夫人被李的部將劉宗敏所占!”吳三桂不聽則已,一聞此訊,頓時極度憤恨,火冒三丈,怒發沖冠,高聲叫道:“大丈夫不能自保其室,何生為?”

  吳三桂返身抽出佩劍,一劍砍下李自成使者的頭顱。他的打算也隨之徹底改變。

分頁:3/6頁  上一頁123456下一頁

  吳三桂自忖,光憑自己的兵力與闖王交戰,難操勝券。於是,派副將楊坤持書到滿清大營,迄求睿親王多爾袞出師相援,準備好好地懲罰一下李自成的大順王朝,以泄痛失圓圓之恨。

  如此以來,他是準備以父母、妻子的性命作代價的,而且還裝模作樣地致書父親說:“父既不能為忠臣,兒安能為孝子乎?兒與父訣,不早圖,賊雖置父鼎俎旁以誘三桂,不顧也!”堂而皇之地以盡忠於大明王朝為借口,來陪上全傢的性命。豈不料請清兵滅大順國,將來的天下無疑為滿清人所坐,那不就是背叛瞭民族的利益,引狼入室瞭嗎?

  李自成在一片石慘遭兵敗,清兵緊追不舍。李自成眼看大勢已去,隻好帶上京城的金銀財寶撤回陜西老巢。臨走時,他本想帶著陳圓圓當人質,陳圓圓卻認認真真地勸告說:“如我在軍中,三桂必以我為大王之妾而窮追。留我於京,三桂見我無恙,當不致再追。”李自成聽瞭,以為頗有道理。命運危急關頭,他無心留戀美色,索性丟下陳圓圓跑瞭。

  可惜,那邊吳三桂並不知道陳圓圓留在京城,便揮師緊追李自成的殘部,一心要奪回心愛的女人。一直追到山西絳州,忽然京師有人來報,說是已在京城尋獲瞭陳圓圓。吳三桂喜不自勝,立刻停兵絳州,速派人前去接陳夫人來絳州相會。


  陳圓圓來到絳州時,吳三桂命手下人在大營前搭起五彩樓牌,旗旗蕭鼓整整排列瞭三十裡地,而他自己穿著整齊的戎裝親自騎馬出迎。其儀式之隆重,決不亞於迎接聖駕降臨。

  這一夜重會之歡,勝似當初洞房新婚。營帳中點起紅燭,掛起芙蓉帳。喝過重逢喜酒的吳三桂,緊緊摟住失而復得的陳圓圓,從上到下、從外到裡,仔仔細細看瞭個夠,親瞭個夠。正所謂”蠟炬迎來在戰場,啼妝滿面殘紅印”。

  陳圓圓經歷瞭劫難,又受奔波之苦,神色帶有幾分倦態,卻更加顯得嬌憨、嫵媚,讓吳三桂憐愛得心尖發痛。全傢39人慘死的悲痛被他拋諸腦後,一心一意地享受著陳圓圓的魅力和溫存,一任李自成殘部渡過黃河回瞭陜西。

  此時京城裡也正熱鬧。多爾袞組織人馬,隆重地迎接清世祖順治帝入關,在北京建立大清朝廷,準備全盤控制整個江山。為表彰吳三桂開關請兵之功,清朝廷冊封他為平西王,並賞銀1萬兩。吳三桂竟然也不加思索地全盤接受瞭下來。這樣一來,他當初請兵相助的初衷完全變瞭質,不折不扣地成為開關延敵的民族叛徒。

  但要說句公道話,其實吳三桂降清也不光是因為陳圓圓,主要還是當時天下大勢使然。朱明政權已經徹底土崩瓦解,而農民軍隊又沒有一統乾坤的韜略,這江山總歸是姓“愛新覺羅”的。

分頁:4/6頁  上一頁23456下一頁

  戎馬天涯不知終

  崇禎帝自縊殉國後,福王朱由崧在南京重新組建南明新朝廷。新朝廷深知吳三桂手握重兵,舉足輕重,因而遣特使前往絳州,欲封吳三桂為薊國公,並從海路運米30萬擔、銀5萬兩犒勞吳軍。不料吳三桂因已受封於清廷,不肯再接受南明王朝的這一套,他已經決定徹底歸附於滿清手下瞭。陳圓圓曾起心勸吳三桂棄清返明,以盡忠義之道;可惜吳三桂已是執迷不悟,一門心思地混下去瞭。

  清順治二年(1645),吳三桂繼續協助清兵西討,由山西渡黃河入潼關,攻克西安,將李自成的力量徹底消滅。(李自成退出北京後,率軍在河南、陜西、湖北一帶老根據地艱難抗擊。)隨後,他又風塵仆仆,東征西伐,為清廷統一中國立下瞭汗馬功勞。最終,他為清廷拿下瞭西南一帶,將最後一個南明小朝廷——永歷王朝趕往緬甸。清廷詔令他坐鎮雲南,總管西南軍民事宜。

  此時已是順治十四年(1657),吳三桂可以說是功成名就。他將五華山的永歷王宮重加修茸,建成瞭平西王府,躊躇滿志地經略所轄領地,儼然就是西南邊地的土皇帝。

  在吳三桂戎馬倥傯的那些年裡,陳圓圓緊隨其左右,為他消愁增樂,簡直成瞭他的精神支柱。可是在政途選擇上,吳三桂並不聽從陳圓圓的勸導,不惜將曾是自己君主的大明王朝置之死地,使大江南北掀起滾滾硝煙。陳圓圓默默地看著這一切,不免黯然神傷。


  在昆明穩定下來以後,吳三桂冠冕堂皇地以王爺自居,並提出封陳圓圓為平西王妃。不料陳圓圓卻不肯接受,她提出:“妾出身卑微、德薄才淺,能蒙將軍垂愛,已屬萬幸,實在不配貴為王妃,寧願作侍妾追隨將軍左右!”

  陳圓圓此舉,著實令吳三桂費解。別的女人不惜爭風吃醋,為的就是一個名位,而她竟然把送上門的恩惠拱手推出。

  為何陳圓圓會做出這樣不可理喻的事來呢?且看她此時寫的一闋“醜奴兒令”:

  滿溪綠漲春將去,馬踏星沙,雨打梨花,又有香風透碧紗。

  聲聲羌笛吹楊柳,月映官街,懶賦梅花,簾裡人兒學喚茶。

  詞中所繪並非眼前之景,而是此時之情,滿懷落寞消沉,便是陳圓圓這時的心境。經歷瞭十幾年的坎坎坷坷,慣看瞭人世間的沉沉浮浮,生生死死晃如過眼煙雲,她對一切都已看淡。何況她也明白,為瞭自己,吳三桂不惜引外族入關,毀滅大順王朝,背棄朝廷及傢人,落下瞭重重罪名,這一切雖然談不上是她的過錯,可畢竟與她有關,讓她自感罪孽深重,哪裡還有什麼心思去作王妃?

  順治十八年(1661),吳三桂以兵勢從緬甸索回永歷皇帝。陳圓圓認為這是擁明復清的好時機,連忙力勸吳三桂趁此機會推出永歷帝,對清廷反戈一擊。她深切地說:“如此可成不世之功!”然而吳三桂卻不想放棄到手的權位、重新立馬橫刀,仍然將永歷帝絞殺瞭。天下人為之大失所望,陳圓圓更是心灰意冷,深感已到萬劫難復的地步。

  再說,陳圓圓此時已人老珠黃,在王府失寵,被冷落。

分頁:5/6頁  上一頁3456下一頁

  康熙十二年(1673),康熙帝下令削藩。吳三桂這才聯合尚之信、耿精忠,打著“反清復明”的旗號,起兵反清,爆發瞭所謂的“三藩之亂”。康熙十七年(1678)年吳三桂在湖南衡陽稱帝,國號為周。

  陳圓圓萬念俱灰,看破紅塵,憤而削發,斬斷情緣,伴隨青燈古佛,出傢昆明三聖庵(一說是昆明遠郊五華山的華國寺),名寂靜,字玉庵。直至清末,庵寺中還藏有陳圓圓小影二幀,寺外蓮花池畔留有石刻詩。

  三藩之亂打瞭8年仗,最後失敗瞭,吳三桂自己則早已病死於湖南長沙。

  康熙二十年(1681)深秋,清軍破城。陳圓圓望著蓮花池的一泓秋水,雙手合十,在自己默默的念佛聲中,平靜地投身池中。

  其實,陳圓圓的死一直是個謎。據史料記載,她是在庵寺中自沉蓮花池而死的,和吳三桂死的時間差不多。

  但也有人考證,吳三桂死前,為保住吳傢香火(因為要被株連九族),他讓部將馬寶護送圓圓和一個兒子吳啟華到思州隱居,這個地方就在今天貴州省岑鞏縣馬傢寨(馬傢寨的名字也是為紀念馬寶而由當地人改的)。

  陳圓圓後來就終老於那裡。為瞭不暴露身份,她的後人發明瞭簡體的“聶”字,在墓碑上用這個字來代指圓圓。這是因為陳圓圓本姓邢,後跟養母姓陳,邢有右耳,陳有左耳,“雙耳”代表邢和陳,而“雙”字又隱指“圓圓”這個雙名。在當地人(大多姓吳)的指引下,這個古墓現在已經發掘,並引起許多專傢、學者和遊客的興趣。

  而在金庸的小說《鹿鼎記》中,似乎陳圓圓最愛的還是“大順天王”李自成;盡管對他的一些缺陷如粗野、兇蠻、不擅風情等也頗有幾分嘆息,但他們畢竟彼此都是真心相愛的,所以還為他生瞭個小美人坯子阿珂。為瞭再見一面老相好陳圓圓,李自成甚至敢冒風險,千裡迢迢到瞭雲南平西王府,兩人抱頭痛哭,愛恨交加,心緒激蕩。後來阿珂則嫁給瞭康熙朝的“流氓功臣”韋小寶,並成為其7個皆美麗絕倫的老婆中最美麗的一個。

  那麼,陳圓圓究竟更愛吳三桂還是李自成?你可以說她誰都不愛,她就愛她自己;你也可以說她誰都愛,對誰都一樣好,一律同等看待,顧客是上帝;你還可以接受金庸先生的觀點和描述,她更愛李自成。

分頁:6/6頁  上一頁456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