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女官都為皇帝提供什麼服務?畸形的女官制度

  揭秘女官上官婉兒的荒亂史:在古代幾乎都是男人沉浮的官場宦海中,竟然還有一些數量少得可憐的女官。她們全都集中在宮廷裡,陪伴在帝王的周圍。她們身份特殊,有奇異的二重性,一重類似正常官員,擔任某項宮內職務;一重幾同嬪妃,可被帝王君主隨時占有。

  宮廷女官一般具有嬪妃的身份,隻要君主有閑情逸致,可以和她們任意交歡。宋朝李宸妃初入宮職任司寢,在為真宗鋪床疊被時,被擁入綃帳。明朝紀太後早先任女史,旋主管內藏庫,憲宗偶去視察,見紀氏應對如流,當即演出瞭一場“龍鳳呈祥”的喜劇。

  凡有文才的女官,常被任命負責內宮教育。南北朝時期南朝宋國的韓蘭英上獻《中興賦》,被召入宮任博士,教宮人書學。她因學問淵博,且年高有德,受到大傢的尊重,被敬稱為“韓公”。

  唐朝的上官婉兒在歷代女官中算得上重量級的人物,她文才頗高,且熟諳政務,先後受到武則天和唐中宗李顯的重用,專掌帝王文件,百官奏事多由她裁決。當時深受皇帝信賴的上官婉兒,盡管沒有明確的封號,實際屬於手握實權的“女宰相”,翻翻中國歷史,這種權傾朝野鐵腕女人,簡直是鳳毛麟角。一方面,她資質絕佳,天賦靈犀,具有卓越的學識和文才;另一方面,她玩弄權術,駕馭政治,石榴裙下掩藏著極為淫蕩的私生活。


  和其他爬上權力顛峰的人物一樣,上官婉兒也曾有過淒苦卑賤的出身。因為爺爺上官儀政治上排錯瞭隊,公元664年,他們全傢獲罪被殺!包括上官婉兒的父親在內,很多親人都掉瞭腦袋。這時候,可憐的小婉兒剛剛降生,還沒吃幾口奶,便隨著母親鄭氏做瞭朝廷的“官奴”。雖說僥幸保全可性命,可是處境極為低賤。

  母親拼死拼活地幹苦力,跌跌撞撞地拉扯自己的小女兒。當然,敗落的官宦人傢也很有見識,母親千方百計讓婉兒接受全面而嚴格的正統教育,以便掌握將來安身立命的資本。小姑娘太聰明瞭,一點就透。剛四五歲,就作得一口漂亮的詩詞。


  武則天終於給瞭破敗的上官傢族一個翻身得解放的機會。她久聞上官婉兒的才學,便將那對可憐的母女召進瞭皇宮。現場考試——滿意極瞭,於是除瞭她們母女的“賤籍”,還把婉兒留在身邊工作,擔任掌管詔書的貼身秘書。那年,上官婉兒剛剛十四歲。從此,她涉足政壇,一步一步接近瞭當朝的權力核心。

  新手上路,總有拿不準的時候。上官婉兒也需要宦海沉浮,不斷歷練。因為不聽話,武則天差一點宰瞭她,礙著根深蒂固的“愛才癖”,武後隻在姑娘粉嫩的額頭上刺瞭一個烏黑的犯罪標志,這種近乎毀容的刑罰叫做“黥面”。雖說,額頭不完美瞭,上官婉兒依舊是光彩照人的大美女。她利用兩種最厲害的東西在宮裡混:一是頭腦;二是姿色。

相關閱讀推薦:

上官婉兒為何能成為巾幗女宰相?女宰相的傳奇一生

宰相上官婉兒曾嫁給哪兩個皇帝?上官婉兒嫁給誰瞭

唐玄宗為上官婉兒出詩集:揭秘才女的另一個身份

揭秘:武則天為何舍不得殺“情敵”上官婉兒?

上官婉兒墓志透露未記載事跡:為反韋後喝毒酒

分頁:1/8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才華固然重要,幹的好不如嫁的好。十六歲正當花季的上官婉兒嫵媚地倒在皇太子李顯懷裡。她深知這種“政治投資”的重要意義。此後,李顯被廢,遠戍鈞州、房州,上官婉兒又坐到瞭武則天親侄子武三思的大腿上。她替這位情人頻開綠燈,利用皇帝秘書的便利,大講武三思的好話,甚至有意排異李唐皇室。李傢的人,怎能不恨這個多事的臭娘們兒!

  風水輪流轉,李顯咸魚翻身瞭。公元705年,唐中宗李顯又從衰老的武則天手裡接過瞭皇權,“老相好”上官婉兒隨即投靠。她被冊封為“昭容”,其實,就是皇帝的小老婆。按《舊唐書》的說法,她的地位僅次於皇後一人、妃子三人,屬於“九嬪”的第二名。婉兒負責的具體事物,還是內閣秘書長。有瞭政治靠山,她仍覺不穩固,便在李顯大老婆韋皇後身上押瞭寶。

  最奇妙的手段,便是引薦情人:很快,細皮嫩肉的武三思順著婉兒的牽引,爬進瞭皇後娘娘溫暖、華麗的被窩兒。對此,天性懦弱的“氣管炎”李顯,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他的原則就是:隻要老婆快活就好。李顯、韋後、婉兒、武三思,經常關起門來,在皇帝的床上鬼混。


  這一時期,是上官婉兒紅得發紫的顛峰階段。在她倡議下,天下大興文學之風,各種各樣的賽詩會像今天選拔“超級女聲”一樣如火如荼地折騰起來。皇宮裡,更熱鬧,帝後王公率先垂范,文才飛揚的婉兒理所當然成瞭焦點人物。她當仁不讓地支持會議,不但代帝後捉刀作詩,還充任考評裁判,並對文才絕佳者實施獎勵。

  女人成為炙手可熱的人物,投機鉆營的人便紛紛投靠。提拔個把行政官員,對於婉兒來說,簡直是小菜一碟。話又說回來,她畢竟是有七情六欲的健康女人,環顧人生,她美中不足的還是“私生活”。於是,婉兒秘密購買私宅,在宮外和一些風流倜儻的花花公子們勾勾搭搭。《新唐書》說:“邪人穢夫,爭候門下,肆狎昵……”要命的是,婉兒還為這幫傢夥謀求政治利益,很多人踩著她溫柔的肩膀,做瞭顯官。

分頁:2/8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她最著名的情夫就是崔湜。小夥子模樣好,兩人初相識也就二十三四歲。那時,婉兒已不是情竇初開的小姑娘瞭,紅顏易老,一眨眼,居然四十多瞭。按年歲,徐娘半老,差不多可以當崔湜母親一輩的姑姑、姨娘瞭。為瞭報答婉兒的垂青,崔湜竟然厚顏無恥地引薦瞭自己的三個兄弟:崔蒞、崔液、崔滌。他們個個一表人才,人人好色花心,自然成為婉兒床上的心肝寶貝。很快,崔湜很快便升瞭官,發瞭財。

  清朝著名文人吳梅村曾感嘆說:“妻子豈應關大計?”其實,這與“紅顏禍水”的說法,遙遙相對,都是強調女人在政治問題上作用的大與小。在權力問題上,男女並無本質不同。人,熬到“一言興邦、一言喪邦”的顯赫位置,任何性別都會起到改變歷史進程的作用。盡管那隻是一種千載難逢的偶然性。

  上官婉兒總算鬧騰到頭瞭。她的克星就是政治新秀李隆基。畢竟樹敵太多,一切哀告都無濟於事瞭。景龍四年,即公元710年夏天的一個晚上,李隆基操縱的宮廷政變暴發。夜幕中刀光一閃,上官婉兒慘叫著倒在瞭血泊裡。那一年,她剛剛四十七歲。


  古代的女人被視為禍水,在常態下是不準參政的。但當君主無視這一原則時,便會對她們取消限制,甚至授予要務及要職。在中國歷史上職位最高的女官,大約是北齊的陸大姬,她官拜侍中,也就是人們常說的宰相,權勢顯赫。她見宮人黃花有幸於後主,遂認為養女,並力薦為弘德夫人。黃花不久生下皇子,使膝下無子的後主有瞭儲嗣。陸大姬為瞭長保官運,進行瞭巨大的政治賭博,用誣構的手法把皇後胡氏逼下臺,隨即幫助黃花母子分別成為皇後和太子。

  其實,女官一般不容許拋頭露面,但才華橫溢者能被準許破除此例。唐中期的宋若莘、宋若昭、宋若倫、宋若憲、宋若荀五姐妹以才學蜚聲於當世,被德宗召入禁中,授以官職。德宗喜詩,每與詩臣唱和,必召五人前來共盡雅興。德宗給瞭她們極大的體面,不以妾相待,一直呼為學士。其中宋若昭歷仕三朝,人皆稱先生,後妃、親王、公主相見都行以師禮。

  召之即來,呼之即去,女官制度是非常畸形的制度,它不是國傢的工具,而是帝王手中的玩物。

分頁:3/8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上官婉兒:兄弟四人事一女,穢亂宮闈終被殺

  上官婉兒出生於初唐高宗麟德元年(664年),然而厄運卻伴隨她一起降生,這年祖父上官儀因替高宗起草將廢武則天的詔書,以“離間二聖、無人臣禮”的罪名被武後所殺,連累全族獲罪,婉兒的父親上官庭芝也被誅殺,母親鄭氏帶著剛剛出生的上官婉兒配入掖廷為奴。鄭氏本是太常少卿鄭休遠之姊,有一定的文學修養,婉兒在母親的影響下,很快顯露瞭她在詩文上的天賦。掖庭之人對上官傢的遭遇很是同情,放任婉兒到後宮內文學館學習。上官婉兒不僅姿色嬌艷,聰明穎悟,明達吏事,熟讀詩書,還能吟詩著文,《新唐書》有記載“天性韶警,善文章”。可以推測,上官婉兒必是內廷文學館宦官老師的得意門生,在後宮頗有才名。她十四歲的時候,出落得妖冶艷麗,秀美輕盈,一顰一笑,自成風度,加上天生聰秀,過目成誦,文采過人,下筆千言。

  武則天的“內舍人”

  高宗李治儀鳳二年(677年),上官婉兒曾被武則天召見宮中,當場命題,讓其依題著文。上官婉兒文不加點,須臾而成,珠圓玉潤,調葉聲和,尤其她的書法秀媚,格仿簪花。武則天看後大悅,當即下令免其奴婢身分,讓其掌管宮中詔命。此後,武則天所下制誥,多出上官婉兒的手筆。

  武則天將上官婉兒倚為心腹,甚至與張昌宗在床榻間交歡時也不避忌她。上官婉兒正值情竇初開,免不得被引動,加上張昌宗姿容秀美,不由地心如鹿撞。一天,婉兒與張昌宗私相調謔,被武則天看見,拔取金刀,插入上官婉兒前髻,傷及左額,且怒目道:“汝敢近我禁臠,罪當處死。”虧得張昌宗替她跪求,才得赦免。婉兒因額有傷痕,便在傷疤處刺瞭一朵紅色的梅花以遮掩,誰知卻益加嬌媚。宮女們皆以為美,有人偷偷以胭脂在前額點紅效仿,漸漸地宮中便有瞭這種紅梅妝。


各種版本的上官婉兒與武則天

  以後,上官婉兒遂精心伺奉,曲意迎合,更得武則天歡心。從武則天稱帝八年後的聖歷元年(698年)開始,又讓其處理百司奏表,參決政務,權勢日盛。

  武周長安五年(705年),擁護李唐宗室的大臣張柬之等,發動瞭神龍政變,武則天被迫退位,而作為跟隨武則天長達二十七年的貼身女官,上官婉兒未受到打擊,李顯即位後還得到重用,故有人猜測她在這場政變中暗地支持李唐宗室。

分頁:4/8頁  上一頁2345678下一頁

  與中宗、武三思這對表兄弟的“三角戀”

  神龍元年(705年),唐中宗李顯復位,李顯是唐高宗和武則天的兒子,曾名李哲。當年李顯繼位後,由於為高宗守喪,政事都暫時取決於母後武則天,但喪期過後,母後仍無意還政,他不甘心受制於人,便提拔妻子韋皇後的娘傢人試圖向母後挑戰,而被武則天廢黜。

  中宗李顯一生顛沛流離,過著朝不保夕的日子,養成瞭一副柔弱性格。對與他患難與共的韋後非常信任,與她同參朝政,將她已過世的父親追封王爵,她的女兒安樂公主也得參政,獲大權。安樂公主希望李顯能將她立為皇太女,以繼帝位,韋後這時也對他越來越不看在眼中瞭,希望學武則天般當皇帝,勾結女兒安樂公主,把持瞭朝綱。

  早在唐高宗駕崩時,十六歲的上官婉兒便和中宗李顯偷瞭私情,那時她母親早已去世。這婉兒善於修飾,畫眉貼翠,搔首弄姿,後來中宗被廢,幽囚在房州地方,隻有韋後伴著中宗在幽囚地方,吃盡苦楚。中宗到瞭復位以後,大權在握,便接著把婉兒召幸,合成一個鸞鳳交,冊為婕妤,追封婉兒母鄭氏為沛國夫人。又令婉兒專掌起草詔令。

  上官婉兒曾與武則天的侄子武三思私通。武則天稱帝之後,大封武氏宗族為王,性格跋扈、善於阿諛奉承的武三思被封為梁王。其後武則天曾欲立三思為太子,為狄仁傑所駁,仍受武後所信任。武三思相貌不凡,枕席上的功夫也很讓婉兒滿意。後經中宗召幸,她自嘆命不由人,中宗年老,難免床闈缺乏風情,她便把武三思薦給瞭韋後。韋後平日在宮中愛賭雙陸遊戲,她和武三思對坐著賭雙陸,韋後故意撒癡撒嬌,逗著武三思玩笑;中宗手中握著一把牙簽兒,還替他二人算著輸贏的籌碼。


  由於有上官婉兒和武三思的加入,韋後勢力大增,把唐中宗的權柄完全架空。武三思依靠韋後和安樂公主等人的支持,相繼設計貶殺瞭張柬之、桓彥范、敬暉、袁恕己和崔玄暐等五王,權傾人主,不可一世。上官婉兒又與其私通,並在所草詔令中,經常推崇武氏而排抑皇傢,致使太子李重俊氣憤不已。

  中宗景龍元年(707年)七月,李重俊與左羽林大將軍李多祚等,矯皇帝旨意,發左羽林軍及千騎兵,在半夜時分,分兩路軍馬直撲武三思、武崇訓府第。並誅其親黨十餘人,又統兵三千,直趨肅章門,斬關直入,搜索韋皇後、安樂公主、上官婉兒。上官婉兒急忙逃至唐中宗和韋後處,並揚言說:“觀太子之意,是先殺上官婉兒,然後再依次捕弒皇後和陛下。”韋後和中宗一時大怒,遂帶著上官婉兒和安樂公主登上玄武門躲避兵鋒,令右羽林大將軍劉景仁率飛騎二千餘人,屯太極殿前,閉門自守。太子兵敗被殺。中宗下詔將太子首級獻上太廟。這時,韋皇後見死瞭武三思,心中萬分淒涼,聽說太子首級到京,便下懿旨:“將太子首級,在三思、崇訓父子柩前致祭。”韋皇後和安樂公主親自到靈前吊奠。

分頁:5/8頁  上一頁345678下一頁

  崔氏四兄弟“共侍”一女

  上官婉兒慫恿中宗設立修文館,大召天下詩文才子,邀請朝中善詩文的大臣入修文館,摛藻揚華。多次賜宴遊樂,賦詩唱和,連流竟夕,醉不思歸。上官婉兒每次都同時代替中宗、韋後和安樂公主,數首並做,詩句優美,時人大多傳誦唱和。對大臣所做之詩,中宗又令上官婉兒進行評定,名列第一者,常賞賜金爵,貴重無比。相傳婉兒將生時,母親鄭氏夢見一個巨人,給她一秤道:“持此稱量天下士。”鄭氏料想腹中,必是一個男子,將來必能稱量天下人才,誰知生下地來,卻是一個女兒,鄭氏心中甚是不樂。這婉兒面貌美麗,卻勝過她母親,自幼兒長成聰明伶俐,出世才滿月,鄭氏抱婉兒在懷中戲語道:“汝能稱量天下士麼?”婉兒即呀呀地相應,如今果然。因此,朝廷內外,吟詩做賦,靡然成風。韋後本不工詩,即由婉兒代為捉刀,各文臣也明知非帝後親筆,但當面隻好認她自制,格外稱揚,韋後遂把婉兒寵上加寵。

  婉兒趁此機會,將兵部侍郎崔湜引做面首。從來佳人才子,沒有不相憐相惜的!當初上官婉兒和武三思尚結一份私情,見瞭崔湜,神情之間,若接若離。如今武三思被韋皇後管住,丟下婉兒一個人孤淒淒的,一縷癡情,便全寄在崔湜身上。崔湜年少多才,與婉兒堪為一對佳偶,如今結成露水緣,婉兒才得如願以償,但尚有不滿意處,崔湜在宮外,婉兒在宮內,宮闈雖然弛禁,究竟有個中宗在上面,終究不方便。婉兒又想出一法,請營外第,以便遊賞。中宗派人在上官婉兒居地穿池為沼,疊石為巖,窮極雕飾,常引大臣宴樂其中。此地亭臺閣宇,園榭廊廡,風雅為洛陽第一傢,上官婉兒與崔湜從此日日鴛鴦戲浴。崔湜的弟兄崔蒞、崔液、崔滌弟兄四人個個都生成眉清目秀,面如冠玉,崔湜一個一個地引他們進宮來,和上官婉兒見面。婉兒見瞭這許多美貌少年,一時裡愛也愛不過來。從此,上官婉兒行走坐臥,無時無刻都有這崔傢弟兄四人追隨陪伴在一旁。上官婉兒常常在宮中設宴,一個美人兒中間,坐著四個少年兒郎,在兩旁陪著飲酒說笑,行令賦詩。後來崔湜又在主持銓選時,多有違失,被禦史李尚隱彈劾,以罪被貶外州司馬;也因上官婉兒和安樂公主為其申理,仍官復原職。


  韋後母女穢亂宮闈

  而這邊廂韋後和安樂公主除瞭幹預朝政外,私生活也極不檢點,韋後除瞭和武三思、馬秦客、楊均淫亂,甚至自己的女婿武延秀也不放過,安樂公主也毫不在意。

  在武周即將完結的長安年間(701年至705年),安樂公主以郡主的身份嫁給武三思的兒子武崇訓;在嫁給武崇訓之前,安樂公主就已和武崇訓淫亂,發生肉體關系,後來又因私通而懷孕不得不下嫁。婚後公主又與武崇訓的從兄弟武延秀通奸,滿足淫欲,門第上下盡知,唯崇訓不知。707年崇訓死於“重俊之變”,安樂公主成為寡婦,但她欲火旺盛,耐不住寂寞,公主明目張膽與武延秀偷情,先後勾搭成奸,唐中宗於是命其嫁給武延秀,婚後不久武延秀與安樂公主生下一個男孩,而韋皇後見武延秀翩翩少年,也不禁惹起欲火,竟令武延秀侍寢,而且安樂公主還曾當著上官婉兒面前,脫去武延秀的下裳,高談闊論,行徑荒唐,極其誇張。《舊唐書》記載:“武崇訓為安樂公主婿,即延秀從父兄,數引至主第。延秀久在外域,解突厥語,常於主第,延秀唱突厥歌,做胡旋舞,有姿媚,主甚喜之。及崇訓死,延秀得幸,遂尚公主。”

分頁:6/8頁  上一頁45678下一頁

  “唐隆之變”被斬旗下,終年46歲

  中宗景龍四年(710年),武則天的小女兒,唐中宗和唐睿宗的妹妹太平公主勢力日盛,上官婉兒又陰附太平公主。安樂公主雖然受到父親中宗極度寵愛,但仍與母親韋後對中宗起瞭殺機,六月,安樂公主與韋後向中宗進獻有毒的蒸餅,唐中宗被毒殺。上官婉兒與太平公主一起草擬遺詔,立唐中宗幼子、十六歲的溫王李重茂為帝,改元“唐隆”,韋後臨朝稱制,相王李旦(唐睿宗)參決政務。李旦為唐高宗李治第八子,武則天所生,是中宗李顯的同胞弟弟。

  上官婉兒想以此平衡各方勢力,然而韋後已有效武則天成帝之心,強行更改瞭詔書。得到消息的臨淄王李隆基與太平公主商議,決定先下手為強,七月二十一日,李隆基發動政變,率羽林將士沖入宮中,殺死韋後、安樂公主及所有韋後一黨,迫少帝李重茂遜位,擁父親李旦復辟,史曰“唐隆之變”。上官婉兒本是個聰明人物,兵變發生時竟帶著宮人,秉燭出迎,並把她與太平公主所擬遺詔拿給劉幽求觀看,且托他婉告李隆基,期免一死。劉幽求見她嬌喉宛轉,楚楚可憐,便滿口答應。湊巧李隆基入宮,就將草制呈上,替上官婉兒代為申辯。但李隆基卻說:“此婢妖淫,瀆亂宮闈,怎可輕恕?今日不誅,後悔無及瞭。”遂殺瞭上官婉兒。

  上官婉兒是歷史上最有才氣的女子,她的一生可謂是坎坷傳奇。雖然沒有丞相之名,但有丞相之實,武則天甚至一度要把她立為女皇。到瞭開元年間,唐玄宗追念上官婉兒的才華,下令收集其詩文,輯成二十卷,張說為她寫:“敏識聆聽,探微鏡理,開卷海納,宛若前聞,搖筆雲飛,成同宿構。古者有女史記功書過,復有女尚書決事言閥,昭容兩朝兼美,一日萬機,顧問不遺,應接如意,雖漢稱班媛,晉譽左媼,文章之道不殊,輔佐之功則異。”貞元時,呂溫曾做《上官昭容書樓歌》,尚可見其文學生活的片段。上官婉兒在唐代歷史中是個極有魅力的後宮女性,在《舊唐書》、《新唐書》的“後妃傳”中都有專篇記載。


  盡管上官婉兒也曾一度享盡榮華與權力,但她仍要仰皇上、皇後、公主的鼻息,仍要曲意逢迎,這個中甘苦恐怕隻有她自己知道。後來,她仍未逃脫厄運,做瞭皇權爭鬥的犧牲品。

  文學貢獻

  上官婉兒在詩歌方面繼承和發展瞭祖父上官儀的文風,重視詩的形式技巧,對聲辭之美較為看重,擅長體現事物圖貌的細膩、精巧。中宗年間,因其政治地位的影響,“綺錯婉媚”的詩風逐漸影響瞭宮廷詩人乃至其他士人的創作方向,“上官體”也成為瞭上流社會的創作主流。王夢鷗在《初唐詩學著述考》中記載“尤以中宗復位以後,迭次賜宴賦詩,皆以婉兒為詞宗,品第群臣所賦,要以采麗與否為取舍之權衡,於是朝廷益靡然成風” 。

  上官婉兒設立修文館,廣召當朝詞學之臣,大力開展文化活動。婉兒在這期間主持風雅,與學士爭務華藻,寫詩賽詩,對文人提拔獎掖。近代文藝理論傢謝無量稱“婉兒承其祖,與諸學士爭務華藻,沈、宋應制之作多經婉兒評定,當時以此相慕,遂成風俗,故律詩之成,上官祖孫功尤多也” 。

  此外,上官婉兒還在開拓唐代園林山水詩的題材方面多有貢獻,如《遊長寧公主流杯池》,突破瞭以往寫景狀物的宮廷詩歌形式,寓情於景,卻更具有自然山水味。清代文人陸昶在《歷朝名媛詩詞》中稱贊道“昭容才思鮮艷,筆氣舒爽,有名士之風”。

分頁:7/8頁  上一頁5678下一頁

  典故——“紅梅妝”和“劉海”

  唐代小說傢段成式在《酉陽雜俎》中記載“今婦人面飾用花子,起自上官昭容,所制以掩黥跡”,說的是上官婉兒違背瞭武則天的旨意因而被罰在額頭上刻字以示懲戒,後她為掩飾這傷疤在額頭處刺瞭一朵紅色梅花,誰料更顯嬌媚,宮人紛紛效仿,名曰“紅梅妝”;也有說法是武則天在婉兒額頭上刻的就是梅花,婉兒從額頂梳下一些頭發遮住印記,稱為“劉海”,也被很多女子效仿而流傳開來。

  關於上官婉兒為何受黥刑則有多種說法,唐人段公路在《北戶錄》中有記載“天後(武則天)每對宰臣,令昭容(婉兒)臥於案裙下,記所奏事。一日宰相對事,昭容竊窺,上覺。退朝,怒甚,取甲刀札於面上,不許拔。昭容遽為乞拔刀子詩。後為花子,以掩痕也”。在野史中則有兩個完全不同的緣故,一說是與男寵張昌宗偷情調謔被武則天發現因而受罰;二說上官婉兒因厭惡武則天的男寵(薛懷義?)對自己的調戲而關閉甬道不讓其進入,致使武則天心愛的明堂因報復被毀,故武則天責罰於她。

  稱量天下士

  婉兒將生時,其母鄭氏夢見一巨人,交予她一秤,並稱“持此稱量天下士。”鄭氏聞之想所懷必為一男孩,等其成年後必可稱量天下人才,豈知生下來是一女兒,鄭氏故而不樂。但這女嬰清新秀麗勝過其母,及滿月時,鄭氏把婉兒抱在懷中戲語道:“汝能稱量天下士麼?”這襁褓之兒竟能呀呀地相應。待唐中宗年間,婉兒專秉內政,代朝廷品評天下詩文,果然“稱量天下士”。

  評價

  上官婉兒是中國古代著名才女,她八面玲瓏,足智多謀,在武則天、唐中宗時期對朝政都有著重要影響,且能文擅詩,才華橫溢,大力提倡發展文化。可見於《舊唐書》、《新唐書》、《資治通鑒》等正史中,但負面評價居多,認為她奉承權貴、淫亂宮闈,並操縱政治,控制朝綱。而在當時的文人筆記中,卻不乏對她文才和政治才能的贊譽之詞,張說在《上官昭容文集》中作序稱其“敏識聆聽,探微鏡理,開卷海納,宛若前聞,搖筆雲飛,成同宿構”,“古者有女史記功書過,復有女尚書決事言閥,昭容兩朝兼美,一日萬機,顧問不遺,應接如意,雖漢稱班媛,晉譽左媼,文章之道不殊,輔佐之功則異”。《景龍文館記》中亦稱贊她“二十年間,野無遺逸,此其力也”,肯定瞭她在朝政上的積極作用。後世文人則多推崇其文才,晚唐詩人呂溫“工詩能賦千載同”、“不服丈夫勝婦人”,宋人阮閱“計之必一英奇女子也”,清代詩人袁枚“論定詩人兩首詩,簪花人作大宗師。至今頭白衡文者,若個聰明似女兒?”

  疑點

  《舊唐書》、《新唐書》、《資治通鑒》等正史為後人編撰,對上官婉兒評價較低,多指責她與武三思、崔湜通奸(最早見於《舊唐書》),但在當時唐人的記載中,如《景龍文館記》、《昭容文集序》卻幾乎都為褒揚稱頌之詞,並無此方面的任何記載。此外上官婉兒死後被謚為“惠文”,若其淫亂宮闈恐難得到如此評價。《景龍文館記》中“而晚年頗外通朋黨,輕弄權勢,朝廷畏之矣。”這個“通”字可以是私通,但結合相關史料,更合理的解釋是朋黨之間的交接往來,故有理由懷疑《舊唐書》把一種可能存在的事當成瞭言之鑿鑿的史實。但由於缺乏詳細的史料記載,上官婉兒到底淫亂與否也隻能是一個疑點,主流看法依然是以正史而論。另外對於上官婉兒在後代史書中評價變低的緣故,可能在於唐朝以後,尤其是宋朝士大夫的正統理念對女性幹政的否定。

分頁:8/8頁  上一頁678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