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軍閥楊森12妻妾奇異的私生活:楊森妻妾十二釵

  民國時期四川大軍閥楊森的一生娶妻納妾十二人,號稱楊府“十二釵”。但是楊森對於這些終日陪侍自己的妻妾,隨心所欲,恣肆放縱,想打就打,想殺就殺,雙手滿是鮮血,在1949年飛往臺灣後,仍因幾十年剿共有功大受蔣傢款待,到瞭晚年,楊森更以高齡登山,好玩古玩字畫等而風光無限。楊森,這個四川的廣安人,在沒有法制隻有權勢的社會中,草菅人命似乎可以心安理得,沒有人追究他欠下的命案,隻有人贊嘆他的一生是何等傳奇!這也是當時中國社會的“奇跡”!

  在民國時期眾多的現代軍閥中,原國民黨陸軍上將、二十軍軍長楊森是頗具傳奇色彩的一位。他經歷瞭辛亥革命、護國戰爭、軍閥混戰,抗日戰爭等歷史時期,既有早年討袁護國。炮擊英艦、保護朱德、陳毅、胡志明的正義之舉,又有勾結吳佩孚破壞革命、制造“平江慘案”和積極追隨蔣介石打內戰的斑斑劣跡,最後逃至臺灣而以九十六歲高齡壽終正寢。成為四川軍閥中活動空間最廣、經歷最復雜、壽命最長的一個。

  同時,楊森在國民黨軍閥中,以妻妾成群,兒女眾多而出名,他公開的妻妾有十二位,子女共有四十三人,其荒唐畸形的婚姻和楊府“十二釵”的人生斑斑血淚史分外引人註目,為人世間留下瞭許多千古之謎。


民國時期,與四川軍閥楊森一樣妻妾成群的傢庭合影照。

  楊森簡介

  楊森,字子惠,原名淑澤,又名伯堅,1884年2月出生於四川廣安縣龍臺寺鄉,祖籍湖南衡州府草堂寺。楊森幼時,傢境一般,其父為邑武庠生,受此影響,他自小便對習武從軍深感興趣。清末,楊森在順慶府中學畢業後,投考四川陸軍速成學堂,與劉湘、唐式遵、潘文華等同學,這些人後來形成以劉湘、楊森為首的“速成系”四川軍閥集團核心人物。畢業後,楊森被分派出任四川副都督的朱慶瀾的六十五標任尉級軍官,始而步入職業軍人生涯。

  官越做越大,老婆越來越多。循著這條官場腐敗軌跡,楊森經過十餘年間的搏殺,踏著士兵的累累白骨,喋血封疆,成為執一方牛耳的大軍閥。由此,楊森利用手中的權勢,玩盡各種手段,倒置人倫,將一些無辜少女娶進府中,橫榻陳床,形成一條奇異的私生活風景線。

  民國軍閥楊森的12個妻妾

  楊森的第一夫人是其發妻張氏,這是典型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婚之初,倆人感情甚篤,張氏孝順體貼公公婆婆,善待小叔小姑,又能勤儉持傢,在楊傢內外口碑甚好。後來,楊森考入成都陸軍速成學堂後,張氏暴病身亡。楊森青年喪妻,很是傷痛,發跡後便讓妻弟張元培來到二十軍,充當瞭一位軍需官,算是一種“遣悲懷”式的補償吧。

  1908年,楊森從軍校畢業後,遵從父母意願,續弦廣安老傢的譚正德填房。譚氏為其育有長子、長女。楊森妻妾成群後,譚氏被冷落,獨自守著廣安老傢偌大的宅院,孤影清燈,直至1976年以92歲高齡謝世。

相關閱讀推薦:

揭秘民國軍閥中的第一才子:有神童之稱的徐樹錚

李大釗遭軍閥殘殺絞首三次才死:李大釗死刑的真相

揭秘孫傳芳如何成為直系軍閥的巨頭?孫傳芳簡介

張作霖:一生認瞭四十多位幹爹幹媽的民國大軍閥

震驚:盜墓軍閥揭慈禧太後“詐屍”經過【照片】

90歲還納妾生女兒的大軍閥是誰?哪個軍閥妾最多

分頁:1/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第三個老婆名為劉谷芳,雲南祿豐人。1913年,楊森混跡在滇軍中,替長官黃毓成在昆明的安寧溫泉監造別墅。劉谷芳之父劉柱卿亦是當日施工現場的“小包工頭”之類人物,因見楊森軍人氣質濃,身材魁偉異於常人,辦事練達,當下不問青紅皂白便將女兒草草許配。殊不知,歪打正著,劉柱卿的投資換來瞭豐厚的回報,在楊森飛黃騰達後,劉柱卿先後出任過二十軍駐武漢、成都辦事處處長和軍長代表,狠狠賺瞭一筆。但女兒卻沒他那麼幸運,抗戰時,劉谷芳因患肺病而卒。

  第四個老婆便是楊府十二釵中地位最高,傢境最好,深得楊森寵愛的田衡秋。1920年,楊森因出賣滇軍利益,在劉湘的支持下得以返回四川,擢升為川軍第九師師長。一次,他率部進駐閬中時,在大街上與田衡秋迎面相遇。但見該女子嫵媚嬌艷,心中頓掀波瀾,當即騎馬徐徐相尾,知道確切住址和傢庭情況後,便派手下大張旗鼓地前去說媒。這時,田衡秋已有婚約,況且田傢經商多年,是遠近聞名的殷實大戶,根本不願讓女兒做妾。田父遂一口回絕。楊森並不死心,一面極力討好田衡秋,一面對田傢軟硬兼施。次年,楊森又被北洋政府任命為滬永鎮守使,他更加有恃無恐,百般糾纏,田傢被鬧得不可開交,萬般無奈之下,隻得將女兒送往滬州瞭卻楊森的色欲之心。但是,羞憤交加的田父受不瞭如此打擊,不久便被活活氣死瞭。

  田衡秋畢竟出身於商販世傢,為人大氣精明,理財持傢頗有招術,又能揣摩楊森內心,自然而然便成瞭楊森的管傢太太,深得寵愛。抗戰時,楊森在重慶的「渝舍」借與何應欽、陳誠、毛人鳳等國民黨中央人員居住的機會,她陪同楊森接洽應酬,極力討好巴結。


  1949年,田衡秋帶著楊森多年斂集的財富先行逃往臺灣,足見楊森對她的信任。不過,田衡秋未過幾年,前往香港探親時,因突發腦溢血引起半身偏癱達20年之久,楊森漸漸將她冷落一邊。田衡秋晚年的生活、治病全靠美國的女兒擔負,才得以走完痛苦的後半生。

  第五個老婆蕭邦瓊,則是楊森長駐滬州時,依靠同樣的手段將這位部屬之女納人府中,蕭父本為楊森在滇軍任團長時的秘書,一個典型的戎裝書生。一次,赴楊森傢宴時,蕭父帶上女兒隨行。敬酒時,楊森眼中大放光彩,如長輩一樣摸著蕭邦瓊的頭贊嘆道:“幾年不見,小姑娘長這麼大瞭,模樣周正得很呢。”一位善於搖尾逢迎的下屬瞥見這一幕,便鼓動如簧之舌說服蕭傢將女兒嫁與瞭楊森。蕭邦瓊原本就生得艷麗照人,加之自幼入新式學堂念書,又做過教師,頗有文化。比之田衡秋,她表現得更為乖巧、應對接洽,極有分寸,更重要一點,她不似田衡秋世故、虛矯和故意作態,這在楊森看來,就顯得格外純凈,當然就十分鐘愛。1931年,蕭邦瓊由滬州上船時,行至江中,因船覆溺水身亡。

  陳順容是其第六妾,一個粗眉大眼的典型的廣東女子。原本為三姨太劉谷芳的貼身丫頭,15歲,為楊森酒後亂性奸污,後收為妾。由於語言、性格之故,陳順容畏畏縮縮,不善承歡,是「十二釵」中最不受楊森喜愛的一個。稍有不慎,便會被楊森用馬鞭抽得體無完膚,陳順容飽受刺激,後來得瞭精神病,被楊森差人用鐵鏈綁著送回廣安鄉下。解放後病死於重慶。

分頁:2/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他的第七妾曾桂枝,貴州畢節人。據說,她是楊森妻中身材最好的一個,本是楊森養女。早年,楊森率部入黔,在畢節收容瞭一個無傢可歸的小姑娘,交由屬下代為撫養。流光催出玉人來,不曾想見,幾年後,當年那個蓬頭垢面、孤苦無助的小女孩竟然出落得亭亭玉立,楚楚動人。後來交由劉谷芳當丫環,改名為楊傢桂。傢桂而不“嘉貴”,楊森每日見瞭這位健康活潑、豐滿秀挺的養女,禁不住淫心蕩漾。不久,他撕下偽裝,全然不顧人倫道德,在田衡秋等的幫助下,迫不及待地為十四歲的曾桂枝“破瞭瓜”。隨後煞有介事地圓瞭房。曾桂枝天生機敏,求知上進,楊森便為她請瞭傢庭教師,幾年後又不惜血本送往上海、北京等地求學。為的是將來能將這位姿態娉婷的小妾帶入社交場,做為自己的裝飾花瓶。

  楊森的第八妾汪德芳是成都人。她是“十二釵”中同楊森大膽決裂最為自立自重的一個。汪德芳之父原為楊森二十軍軍部秘書,為人謹小慎微。被無恥小人強行說合,被迫將女兒嫁與瞭楊森。汪德芳當時年僅十五歲,尚在念中學。成親後,楊森準予她繼續求學,並送至上海國立音樂學院就讀。汪德芳學成歸來後,在楊森創辦的成都天府中學任校長,成瞭社會名流,當選過國民黨“國大代表”。但和楊森關系形同冰炭,幾乎不往來,連所生小孩也改姓汪。“文革”期間,因楊森之故,被逼自殺於樂山。

  第九妾為滬縣蔡文娜。她是“十二釵”最為美艷,最為楊森愛,最為楊森恨,同時又是命運最為悲慘的一個。蔡文娜在滬縣女子中學上學時,被譽為“校花”,芳名遠播。其超凡脫俗的氣質、逼人的嬌艷,令人催眉折腰。楊森聞知後,特地趕去一見,大為心儀。當即便差人強行說合,蔡父本是個追名逐利的落魄書生,根本不顧及女兒的幸福,連忙答應下來,將十四歲的女兒送入虎口,換回瞭夢寐以求的名利。當別人切齒他違背倫常的舉動時,蔡父居然大言不慚地說:“紅粉贈佳人,美女配英雄,雖然是九姨太,但大小也是軍長太太。”


  蔡文娜天生麗質,媚態襲人,又是見過世面的人。婚後,深得楊森寵愛,每每帶著她出入大型場合,引來眾人艷□不已,極大地滿足瞭楊森的虛榮心。後來,與曾桂枝一樣,蔡文娜在成都上大學時,和同學呂某相戀。事情泄露後,被楊森殘忍地殺害。

  第十妾鄭文如,重慶南岸裕華紗廠的普通女工。楊森擔任國民黨貴州省主席時,手下有位醫官系鄭文如遠房堂舅,一心想當軍醫處處長。得知楊森又準備娶小納妾時,醫官跑回重慶,說動鄭文如傢人,將鄭文如帶至貴陽,精心打扮後,送與楊森。這一下馬屁拍瞭個正著,楊森十分高興,遂委他為軍醫處處長。

  鄭文如當時年僅十七歲,經歷瞭蔡文娜、曾桂枝的變故後,楊森將她帶至身邊,形影不離。後來,鄭文如患肺病,容顏大改,楊森將其棄之一旁。解放後,鄭文如留在重慶,嫁瞭一名普通工人。

  第十一妾胡潔玉為楊森傢仆之女。胡父胡應忠替楊森打點廣安祖屋幾十年,交情不淺。胡潔玉十四歲,到重慶求學,住在楊森傢,楊森眾多的子女都稱她為胡妹妹。“人老心不老,老牛吃嫩草”,此時已經六十多歲的楊森恬不知恥,又要索娶胡潔玉。胡應忠當然不答應,匆匆帶著女兒回瞭廣安。楊森居然又追回老傢,將胡潔玉強行帶回重慶,堂而皇之娶進瞭府中。胡應忠無比悲傷,又受不瞭鄉鄰的指指戳戳,羞憤中遠走他鄉,後不知所終,胡潔玉則被楊森帶去臺灣,成瞭“十二釵”中繼田衡秋之後,唯一帶去臺灣的妾。在楊森十六歲時,她生下一女,後帶著女兒遠赴美國留學。現定居美國。

分頁:3/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第十二妾張靈鳳,臺灣新竹人。楊森年近九十歲時,以招募“秘書”為幌子,將這位十七歲的中學生弄進府中,完成瞭他人生的最後一次姻緣。

  面對如雲的妻妾,楊森偎紅倚翠,眾星捧月,這在局外人看來,似乎是神仙過的日子;在不潔之徒和心存非分的人眼中,更是□煞不已。

  然而,楊森和他的十二釵並不是水乳交融,琴瑟和鳴,完全是封建帝王似的奴役與被奴役的關系。一言以蔽之,對待妻妾,楊森除瞭自私、殘暴,用“刻薄寡恩”來形容應不是誣枉之說。

  為瞭杜絕妻妾爭寵,楊森采取平衡原則,在每個老婆處輪流住宿三夜。一旦妻妾懷孕,即憑醫生證明領取五千元生活費,倘使順利產下子女,則可領取存於國外銀行的補助費兩萬元。同時,還可以子女的名義領取一份豐厚的田產。

  楊森自己隨心所欲,恣肆放縱,而對於妻妾卻管束甚嚴。他有名目繁多的傢規,如規定每個早上必須早起,統一著軍裝,紮腰帶,由一名副官帶隊出操。風雨無阻。吃過早飯後,還有嚴格的作息時間的正課,要學古文,學英語,彈鋼琴,不得無故缺席曠課。稍有觸犯,便會遭到楊森無情的鞭笞,謂之曰打“滿堂紅”。對於這些,楊森頗為自得,他多次向其他軍閥介紹經驗,大言不慚地說:“我實行的是軍事化管理,不然那屋子人,咋個鎮得住嘛。”如此這般,豈有愛情可言?

  然而,南山有鳥,北山張網。從某種意義上講,美麗對於女人而言,無異於抱璧藏禍。楊森的第七妾曾桂枝與第八妾蔡文娜殊途同歸的悲慘命運便是明顯的例證。倆人由於美艷驚世,引來眾多的尋芳客,情難自禁,導致紅杏出墻,深為楊森所惡,最後被設套處死。

  在曾桂枝二十歲時,楊森花重金將她送至上海讀瞭大學。這一下,曾桂枝像飛鳥投林一樣,開心不已。原本性情活潑的她已無多少羈絆,許多男同學傾慕那近乎完美的身材,媚態襲人的容顏,便紛紛與之交往。日久生情,曾桂枝和一位陳姓同學由此相戀瞭。從未體驗過愛情的曾桂枝如沐春風,無所顧忌。她和戀人成雙成對,出入舞廳,卿卿我我,海誓山盟,嚴如一對恩愛夫妻。

  誰知事不機密,這些情況被楊森安插在上海的耳目偵知。於是,怒火中燒的楊森便將曾桂枝催回瞭渠縣防區。臨別時,曾桂枝與戀人抱頭痛哭,柔腸寸斷。陳姓同學將一枚傢傳的戒指戴在瞭她手上,還拜托她在楊森處謀份差事。就這樣,曾桂枝滿臉洋溢著幸福,歡天喜地地回到渠縣,並帶回瞭戀人的照片。更有甚者,兩人鴻雁傳書,昭然行事,完全忘記瞭危險的存在。

  楊森已得知曾桂枝的個中隱情,他想方設法偷看瞭二人的信物後,便決計下毒手。曾桂枝全然不知,一次席間,居然央求楊森替這位陳姓同學謀個工作。楊森一聽,正中下懷,他將計就計,不露聲色地說:“這等小事有啥難的。給你同學寫信,我讓他當渠縣的教育局長。”

  曾桂枝一聽,激動得從桌上一躍而起,喜形於色,當即便飛鴻傳書,邀請戀人來到渠縣。兩人就此踏上一條不歸的黃泉路。那位毫不知情的陳姓同學一跨入渠縣境內,行至一處名為鯉魚橋的地方時,便被楊森的憲兵隊設伏,用冷槍打死,暴屍荒野。

分頁:4/4頁  上一頁234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