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第一皮條客段芝貴用自己小妾向袁世凱“行賄”

  導讀:提起民國名人,人們不會不知道段祺瑞,但是段祺瑞有個叫段芝貴的族叔,知道的人可能就不多瞭。而正是這個段芝貴,因為被喻為民國初期“政壇第一皮條客”而臭名遠播,所以,史書上反而稱段祺瑞為“大段”,稱段芝貴為“小段”,似乎隱含瞭對其的不屑與諷刺。

  1870年,段芝貴出生於安徽合肥一個衙門差役傢庭,其父段日升是合肥縣衙門的一個差役。後來,段日升離開衙門進入淮軍,成為一名軍官,曾任南澳鎮總兵,其間認識瞭袁世凱,這為段芝貴後來的經歷埋下瞭伏筆。段芝貴小時候讀過幾年私塾,是一個肚子裡有點“之乎者也”的人。同時,由於出身衙門差役傢庭,他對官場上的那些腐敗,打小就耳濡目染。所以,這個段芝貴,外表看上去相貌堂堂,骨子裡卻有圓滑鉆營的壞習氣,拍馬屁更是他的看傢本領。清朝末年,朝廷有個規定,差役之子不準參加考試。因為當時段芝貴的父親段日升還在縣衙裡當差,這個規定對於段芝貴這個“有志”青年來說是橫在前進道路上的一座大山。於是,他憤而輟學,經人引薦,到當時的達官顯貴李鴻章開的義和典當鋪做瞭一名跑腿的學徒,也就是傢奴。

  在李鴻章這個大官身邊做事,段芝貴當然不會忘記自己打小就刻苦鉆研而頗有心得的那些溜須拍馬的看傢本領,果然深得李鴻章器重。1885年6月,倡導洋務的李鴻章在天津創辦瞭北洋武備學堂,段芝貴憑著自己在李鴻章身邊鉆營的積累和在私塾裡學到的那點功課,如願被北洋武備學堂第一期錄取瞭。畢業後,段芝貴先被李鴻章留在武備學堂擔任教員,後又同李鴻章之子李經方一起,被派赴日本人士官學校深造。


  用“美人計”小試牛刀

  1892年冬,段芝貴從日本留學回國後,供職於朝廷軍械局。1895年12月,袁世凱趁甲午戰爭後淮系軍閥衰落之機鉆營,打著“強兵禦侮”的旗號,開始在天津小站組建自己的勢力——新建陸軍,開始瞭北洋軍閥集團的創業工程。善於投機鉆營的段芝貴通過關系,迅速投靠到袁世凱的新建陸軍,謀得一個督操營務處提調兼講武堂教習的職位。但一心想著繼續往上爬的段芝貴並不滿足於此,針對袁世凱的貪財好色,他靈機一動,計上心來。段芝貴經四處打探,買瞭一名美貌名妓,送入袁世凱的懷抱。果然,不到半月,段芝貴就連升兩級,從督操營務處提調兼講武堂教習,提任督隊稽查先鋒官,再任步兵第二營統帶。

相關閱讀推薦:

歷史上在位時間最短皇帝排名:袁世凱進入前十強!

隆裕太後禪位及袁世凱竊國陰謀:袁世凱如何竊國?

短命皇帝袁世凱:一個男人和十位夫人的神秘生活

孫中山辭職時給袁世凱下過哪三道“緊箍咒”?

1908年袁世凱首次作秀答美國記者:大談中美關系

民國時期的河南袁世凱墓:規模宏大堪比皇陵

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這一招“美人計”旗開得勝後,段芝貴趁熱打鐵,對袁世凱更為殷勤瞭。他每日早晚都要去給袁世凱請兩次安,並施跪拜之禮。袁世凱心裡受用,但嘴上卻故意問:“吾聞人子對於父母才是朝夕請安,吾非汝父,何必如此?”段芝貴順竿就爬,馬上獻媚:“生我者父母,培植我者公也。公若不棄,請即收吾為兒。”說罷,就是三拜三叩頭,認瞭袁世凱為“幹爹”。袁世凱也高興,將段芝貴視為嫡系心腹,保薦他升任天津巡警道。嘗到甜頭的段芝貴,為此曾總結:這世間的男人,不管他的官位有多高,權力有多大,有幾個能過得瞭美色與金錢關呢?隻要拿捏好這兩點,自己在今後的仕途中定能飛黃騰達。於是,在這種“覺悟”的指導下,段芝貴不僅縱情聲色,還自編自演瞭一出獻妾求官的“性賄賂”醜劇。

  獻妾求官醜聞

  1907年,慶親王的兒子、時任農工商部尚書及禦前大臣的載振,出使歐洲考察回國,路過天津。袁世凱暗示段芝貴好好招待,段芝貴一聽,便心領神會。在洗塵宴上,為瞭討得載振歡心,段芝貴千方百計邀請當時天津“著名戲劇演員”楊翠喜前來唱戲助興。這個楊翠喜可是非同尋常,不僅花容月貌,而且天生一副好嗓子。她14歲登臺演出,一下子就紅瞭。據說她曾經深得李叔同的賞識和愛憐,自然也把載振給迷得半截身子都軟瞭。接下來,一切順理成章。段芝貴趁熱打鐵,以十萬大洋的高價將楊翠喜買下,送給載振。不久,東三省改設督撫,段芝貴自然是破格提升,被任命為署理黑龍江巡撫(代理)。


  然而,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一位紅藝人冷不丁離開舞臺,不可能沒有動靜。很快,事情被載振的政敵偵知,禦史趙啟霖一封彈章上去,載振有麻煩瞭。好在袁世凱屬於那種特別會辦事的人,他手下的幹將自然也不差。在朝廷派人調查之前,天津警察楊以德,已經安排瞭一位鹽商王益孫,也是楊翠喜的舊交,出面頂杠,一時間,神不知鬼不覺,楊翠喜回到瞭天津。而查案的人,原本就不樂意接這得罪人的買賣,拖拖拉拉,等這邊所有的事都安排好瞭,才到天津尋訪。結果,載振什麼事也沒有,禦史趙啟霖反倒丟瞭官。隻是,這事動靜忒大,即使把事抹平瞭,人言卻抹不平。段芝貴的封疆大吏隻好暫時不做瞭。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正所謂朝中有人好做官,段芝貴雖然因為性賄賂醜聞而被朝廷定為“永不敘用”,但在袁世凱面前,依然是頗得寵信。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後,袁世凱逼迫宣統帝退位,從孫中山手中接過臨時大總統的桂冠,跟著他的人個個封爵授勛,段芝貴也時來運轉,起死回生瞭。因擁戴有功,段芝貴被袁世凱封為第一公爵,武衛右軍右翼翼長。次年,他又升任袁世凱的駐京總司令官,繼任拱衛軍總司令。1913年秋,段芝貴又授陸軍上將軍銜,任陸軍第一軍軍長,後在1914年改任湖北都督,授彰武上將軍和鎮安上將軍。

  段芝貴級別雖高,能力卻不見得如何。所以,當時也有很多官員都“不尿他這一壺”。例如,他在東北擔任東三省軍務兼奉天巡按使時,就曾被張作霖設計攆跑。那些靠實力起傢的軍閥都對他的那些作為嗤之以鼻,把這個人譏諷為“草包”。袁世凱倒臺以後,段芝貴轉而投靠皖系段祺瑞。1920年直皖戰爭爆發後,段芝貴任皖系一路軍總司令兼京師總司令。皖系失敗後,段芝貴隱居於天津租界,1925年3月患腦溢血一病不起,黯然離世。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