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評價曹氏三父子?揭秘曹氏父子仨的人生風流

  1、夢得天下——曹操

  建安十二年秋九月,千裡涉險平定烏丸,曹操由柳城班師回朝。凱旋的隊伍經過碣石,阿瞞揚鞭躍馬上山。面對浩浩渤海,天地遼闊,雲卷浪翻,詩意在他胸中湧動,欣然揮筆寫下瞭千古傳唱的《觀滄海》:

  東臨碣石,以觀滄海。水何澹澹,山島竦峙。

  樹木叢生,百草豐茂。秋風蕭瑟,洪波湧起。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漢燦爛,若出其裡。

  幸甚至哉!歌以詠志。

  翌年春暖花開時節,阿瞞回到鄴城,六月,做瞭大漢曹丞相。

  轉瞬二十年矣,二十年的打拼,從白手起傢,到今天頭頂大漢的名分,坐擁中原大地,千裡沃野,兵強馬壯,政令暢通,號令八方。阿瞞此刻志得意滿,笑傲江湖,巨大的成功連他自己一時之間也恍如夢中……

  夢,從董賊亂政做起。面對朝綱衰微、戰亂紛起、生靈塗炭,熱血奔湧的青年阿瞞,懷揣一把七星腰刀,踏上瞭濟世救民建功立業之路,——一條曠世英雄之路。像無數懷抱夢想的創業者一樣,單槍匹馬,出師不利,阿瞞殺賊不成,亡命天涯。是英雄還是孬種,命運將阿瞞推向瞭人生的兩難境地,逃亡的路上,阿瞞可以選擇歸田園,攜妻子,避亂遁匿,飽食終日;天性不服輸的他卻選擇瞭進取,選擇瞭再一次抗爭,青春的火焰不僅沒有被澆滅,成就一番偉業的雄心反而愈加濃烈。


  男兒闖天下,既要心懷大志,更需手握千軍萬馬。在病入膏肓的東漢末年,也許這不僅僅是阿瞞一個人的頓悟,而拿起刀槍的初衷,阿瞞與那些擁兵自重、盜國自保、草寇亂賊們不可同日而語。也正基於此,倉惶容身於陳留,阿瞞卻呼朋喚友,第一個舉起瞭“義兵”的大旗。須知,那時的神州大地上,手握重兵的人物比比皆是,而這面正義的旗幟,卻高擎在一位勢單力薄、兵少將寡的年輕人手裡。一時之間,應者雲集,阿瞞似乎看到瞭大業成功的曙光,興奮使他徹夜難眠,大展宏圖似乎指日可待。遺憾的是,阿瞞轉瞬便陷入失望的深淵。當他披尖執銳身先士卒以弱小之旅殺向董賊,身中流箭幾近喪命的時候,腦滿腸肥的袁紹們,正在觥籌交錯、燈紅酒綠,宛若隔岸觀火,津津有味地欣賞一隻羔羊誤入狼群的遊戲。無需罵袁紹們,燕雀與鴻鵠怎能比翼?徇私自利者萬難與慷慨赴義者攜手前驅。阿瞞又一次遭受挫折,然而,在諸多聰明人的不屑聲中,他也又一次得到人生的歷練和智慧的升華。看破世事,方能搏擊江湖,阿瞞暗暗告誡自己,有夢就有路,志不失則永不言敗!沿著崎嶇坎坷、荊棘密佈的道路,咬緊牙關、腳踏實地、義無反顧地走下去,誰讓我阿瞞選擇瞭“以區區一己之軀,擔天下興亡之任”的人生艱難之途呢!

  天道酬勤,天公眷勇,三十萬青州兵是上蒼對阿瞞矢志不渝的垂憐和饋贈,阿瞞終於收獲瞭“第一桶金”。阿瞞完全可以就此收手,做個人皆不敢小覷的一方霸主。然而,他的夢中,從來不曾有過偏安一隅的小傢子樣。自步入血雨腥風的第一天起,阿瞞胸中裝著的,就是尋求萬裡呈祥的華夏一統和黎民安康的太平盛世。天賜良機,落魄而威儀失盡的漢皇帝,這時走進瞭阿瞞的視野,一個大膽的設想在他腦海浮現:借殼上市,奉天子以令不臣!歷史早已證明,這是一個偉大政治傢的遠見卓識,是一個曠世奇才的神來之筆。

  當阿瞞的政治抱負包裝上漢廷的莊嚴外衣,宛然猛虎添上雙翼,一頁頁動人心魄的輝煌畫卷漸次展開:三戰張綉、官渡滅袁、北征烏丸、南討孫劉、降服韓馬…..。眼看著阿瞞所向披靡,此刻,觀望於各方的地頭蛇們,紛紛站出來義憤填膺地指責他“挾天子以令諸侯”,阿瞞聞之笑曰:哥們,葡萄一點都不酸!

相關閱讀推薦:

揭秘:三國史上娶瞭曹操三個女兒的東漢最後一帝

揭秘三國中讓梟雄曹操真心痛哭的幾個牛人是誰?

細數奸雄曹操一生中的十大亮點:通過故事看曹操!

揭秘:曹操最想得到卻沒得到的十個人物!【圖】

揭秘:三國史上曹操在洞房夜搶走瞭誰傢的新娘?

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讓我們回到鄴城,仔細看看阿瞞創建的理想王國,這裡,,正是來日漢民族江山穩固、萬民安康的傢國的縮影。漳河岸邊,一座雄偉繁華的大都會,殿閣巍峨,銅雀高築,物資豐裕,街市喧鬧,百姓笑逐顏開,禮教時興傳昌,文化空前繁榮。南疆北國、東海西域,人人向往著這塊心中的聖地。一時百川歸海、群賢畢至,各路精英悉集於此。望著自己一手創造的人間祥和景象,詩人阿瞞禁不住又要“歌以詠之”。

  阿瞞帶著他的幾位公子,率文武百官登上高高的銅雀臺,祥雲萬裡,春風拂面。來呀,拿出你們的文采風流,我們同做一曲《登臺賦》。漢末戰亂以來,文人雅士們第一次呼吸著自由的空氣,簇擁在他們的領袖周圍,暢快、放誕而恣意地把酒揮筆酬唱,“灑筆以成酣歌,和墨以藉談笑”。阿瞞輕拈美髯仰天長嘆:蒼天、祖宗、同胞啊,江山雖留餘孽,固當老驥伏櫪,然則中原的福祉出於阿瞞系於阿瞞,此足以告慰我的良心,不枉生為男兒!功過任人評說,阿瞞一路走來,無愧於天下!

  2、江山詩意——曹丕

  半壁江山握於老爸曹操之手,當朝的皇帝不過是聾子耳朵,繁盛的鄴下,仿佛自傢的私有花園。子桓、子建兄弟,像自古所有的富二代子弟一樣,,王宮貴子的身份,錦衣玉食的生活,老爸一手擎天,坐享其成,怡然自得,逍遙自在,沉浸在父輩血汗創造的優裕富足之中。

  花天酒地,鬥雞走馬,歌舞狎妓,吟詩作賦,兩個風度翩翩的公子哥,遊走在鄴城的花街柳巷,出入於亭園酒肆。相較之下,子桓偏愛俗艷,而子建更鐘情於詩意。


  建安九年,曹丕入鄴城後的第一件事,便將袁熙之妻甄氏據為己有,令其父阿瞞悔之晚矣。定居鄴城,貴遊、射獵、宴飲、棋牌,其豪奢浮華生活,世人無不稱羨。“清醴盈金觴,肴饌縱橫陳。齊人進奇樂,歌者出西秦。翩翩我公子,機巧忽如神。”大公子聰慧靈動,機巧善玩,花樣翻新,自顧沉醉其中,體味著眾星捧月的美妙感覺。無意之間,“奇才妙伎”王金瑣闖入眼簾,子桓驚見仙子一般,“不得自勝”,當下放話給諸位:“謹卜良日,納之蘭房”,寵作美妾。鄴城宛若天堂,父輩給予的生活賽過神仙,日復一日,“彈棋閑設,終以六博,高談娛心,哀箏順耳,馳騖北場,旅食南館,浮甘瓜於清泉,沉朱李於寒冰,白日既匿,繼以朗月,同乘並載,以遊後園。”人雲“玩物喪志”,那是俗人的邏輯。閑適優遊,庸人單知酒肉穿腸、紙醉金迷,子桓卻並未被其銹蝕、淹沒,固然人生得意須進酒,但男兒自當懷大志。既不能效其父以幹戈揚威沙場,何不借文字而流芳百世?即使已經身為太子,子桓心中卻裝著自己的夢想,“生有七尺之形,死唯一棺之土,唯立德揚名,可以不朽,其次莫如著篇籍。”“寄身於翰墨,見意於篇籍,不假良史之辭,不托飛馳之勢,而聲名自傳於後世。”何況,在子桓看來,文章也是“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以文章建立萬世不朽的功名,是曹丕最初的人生選擇。於是,一場場的宴飲遊樂,轉眼化作瞭他筆下精妙的詩賦文章,記述貴遊、描摹人物、抒發情懷、弘論文章,子桓興致勃勃邁向他的以文而“流千載之英聲”之路。然而,當意氣風發的十六年鄴下風流將近尾聲,現實命運告訴他,政治,是他回避不瞭的人生課題,一副沉重的擔子即將壓在他的肩上,歷史的使命告訴他,一個瀟灑倜儻的文人,不得不去扮演君臨天下的最高統治者。

  子桓具備完成這個角色巨大轉換的天賦,他適時而恰如其分地調整瞭自己人生的重心,順利地從父親曹操手中,接過瞭曹魏的傢業與權柄,進而出色地導演瞭一場漢皇自覺禪讓、曹魏體面登基的歷史傳奇劇。命運既然把子桓向往文章傳世的理想逼向次席,帝王之業自然要做得名副其實、有聲有色。父王未瞭的遺願、曹氏基業的傳承、男兒不朽的功名,當權力足以使他兌現這一個個宏願的時候,子桓方顯英雄本色,他毫不猶豫、毅然付諸行動。面對年輕的魏王,漢皇日甚一日自知其“漢道陵遲”、“天祿永終”,按照上天規定的帝王相繼的順序,該輪到曹魏瞭,“用率我唐典,敬遜爾位。”恭恭敬敬地把江山交到子桓的手中,多少英雄夢寐以求的金鑾寶座,曹丕端坐其上,像模像樣地過瞭一把天子癮,威風八面,絲毫不遜於其舞文弄墨。——隻是,也許緣於他最初的夢想,這皇帝當的,遠不如文章那麼精彩。

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3、才高八鬥——曹植

  曹植生來就是個詩人,未做帝王及其與子桓的立嫡之爭,雖非空穴來風,但多屬當朝臣子的一廂情願,又不乏後世文人的捕風捉影、穿鑿附會。“九五之尊”不是他的向往,詩酒文章才是他生命之花得以綻放斑斕五彩的正道。聰慧天資和坎坷際遇,是冥冥上蒼給予每一個千古留名的偉大文學傢特別的恩賜,子建位當其中。

  十歲起,孜孜誦讀詩論辭賦數十萬言,顯現出子建與文字間天然的緣分;十三歲後,跟隨父親“南極赤岸,東臨滄海,西望玉門,北出玄塞”,熱衷於刀光劍影殺氣騰騰的軍旅生活,這無疑是一個天才詩人的獨特氣質,也是其難得的人生積淀。當人們把“繡虎”的雅號,戴在年少而才華橫溢的子建頭上時,父王阿瞞掩飾住心裡的得意,故做出不大相信的樣子。子建心知肚明,深謀遠慮的父王,是替周遭所有訝異的人疑惑。登上銅雀臺前,老爸就已經構思瞭一場讓愛子一展文才、藝驚四座的好戲。子建沒有讓英雄的父親失望,一篇辭采華美、意境悠遠的《銅雀臺賦》,援筆立成。曹操“大異”,眾則驚見“天人”。一時之間,鄴城街巷傢喻戶曉,黃河內外傳為佳話。懷揣夢想奔向鄴下的文人雅士們,趨之若鶩,簇擁到這位天才少年的周圍。率性而狂傲的子建,既恃父寵,又得眾望,“靜閑居而無事,將遊目以自娛,……。奮袂成風,揮汗如雨。”“文人騁其妙說兮,飛輕翰而成章。……。聽仁風以忘憂兮,美酒清而肴甘。”簡易放達,恣意而行,縱情宴遊,不拘小節,他詩情大發,詩才奔湧,字字珠璣,章章錦繡,數年光陰便奠定瞭他建安第一詩人的地位。年輕才俊慷慨遒勁的文字,“骨氣奇高,詞采華茂,情兼雅怨,體被文質,粲溢古今,卓爾不群。”傳神繪飾貴遊生活,“鬥雞東郊道,走馬長楸間。”風雷激蕩、草木生輝;慷慨抒發報國之志,“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悲壯激昂、氣勢如虹;傾心敘寫人間友情,“感離隔兮會無期,伊鬱悒兮情不怡。”真摯纏綿、動人心魄。

  子建也曾自勵,“猶庶幾戮力上國,流惠下民,建永世之業,……,豈徒以翰墨為勛績、辭賦為君子哉?”但與生俱來的天賦和氣質,註定子建隻能以詩文成就威名,而絕非用韜略做萬民之主。父王曹操的失望,正是對其難當曹魏江山之托的失望。然而曹操萬難料及,他藐視瞭一個權利場上的庸才,卻淹沒不掉一位文壇的巨星;或者還應心存感激,恰恰是阿瞞對子建的疏遠冷落,交班於長子曹丕,拂逆瞭曹植的樂觀精神和灑脫風貌,塞翁失馬般激起瞭子建心底濃濃的憂思和悠悠的愁腸,使他的創作從“但美遨遊”而躍至“憂生之嗟”,步入更為寬廣深厚的境界。

  沉鬱、憂傷、哀婉、悲壯,子建煥然以新的更加絢麗的光芒馳騁文壇。篇篇佳作,將他推向瞭魏晉時代無人可與之比肩的峰巔。《贈白馬王彪》,情與景水乳般交融,路難行而情難盡,感物傷懷,撫心長嘆,牽心撕肺的情感,付諸於完美精巧的篇章結構和文句詞章之中,堪稱五言詩歌的經典。《洛神賦》,開啟古往今來愛恨交加的主題,美麗掩抑於霧靄,情愛隔絕於人神,相見、相望、相思而不得執子之手,千古哀怨,無窮遺恨,形象而濃烈地漫漶開來,傾倒無數讀者,醉瞭多少有情人!讓我們來用心仔細品味這一段描摹美麗女子的文字:

  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遊龍;榮曜秋菊,華茂青松。仿佛兮若輕雲之蔽月,飄颻兮若流風之廻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綠波。穠纖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約素。延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禦。雲髻峨峨,修眉連娟。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靨輔承權。瑰姿艷逸,儀靜體閑。柔情綽態,媚於語言。奇服曠世,骨相應圖。披羅衣之璀璨兮,珥瑤碧之華琚。戴金翠之首飾,綴明珠以耀軀。踐遠遊之文履,曳霧綃之輕裾。微幽蘭之芳藹兮,步踟躕於山隅。於是忽焉縱體,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蔭桂旗。攘皓腕於深滸兮,采湍瀨之玄芝……

  這傳神如畫的精妙文字,優美、雅致、生動、撩人,後人多有借鑒,連曹雪芹那樣的大傢,遇子建若景仰高山而難逾越,寶黛身上之筆墨時有效法。

  “天下才共一石,子建獨占八鬥。”“嗟乎!陳思之於文章也,譬人倫之有周孔,鱗羽之有龍鳳,音樂之有琴笙,女工之有黼黻。俾爾懷鉛吮墨者,抱篇章而景慕,映餘暉以自燭。”英年早逝的子建,完美地詮釋瞭一個偉大詩人的生命歷程,在中國文學史上樹立起一座耀眼的豐碑。或有人會雲“天妒英才”,豈不知天才詩人之壽迥然非同凡夫俗子之命,正因“天佑其才”,讓他在揮筆潑墨繪就壯麗華章之後,溘然逝去。

  ——魏太和三年,子建登魚山,“忽聞空中梵天之響,清雅哀惋”,喟然有終焉之心,遂營為墓。一代文豪曹子建,安臥魚山之麓,伴梵音而長眠,身後留下煌煌篇章,千古傳誦。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