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張學良72年的女人:奇女子趙四小姐坎坷人生

  趙四小姐甘願陪伴張學良72年的背後隱情:趙四小姐(1912—2000),乳名香生,學名綺霞,又名一荻(是她少女時代英文名字Edith的譯音),祖籍浙東蘭溪,生於香港。其父趙慶華在北洋軍 閥統治時期擔任過交通部次長、參議院議員,是個典型的舊派人物。趙四小姐在天津度過她的少女時代,入讀教會中學,不僅頭腦敏慧,而且天生麗質。當年,馮武 越在天津辦《北洋畫報》,別出心裁,每期封面選登一幀名媛玉照,趙四小姐年方十五,便成瞭這份畫報上令人驚艷的封面女郎。1928年2月,經馮武越介紹, 張學良與初試天鵝舞步的趙四小姐一見鐘情,雙雙墜入愛河。趙慶華得知待字閨中的女兒敗壞傢風,竟與使君有婦的張學良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不禁怒火攻心,暴 跳如雷。於是,趙老先生用最笨的法子將女兒軟禁在傢中,滿以為這樣的“休克療法”能夠穩穩地奏效。然而,趙四小姐得到兄姊的暗中相助,尋機逃脫,毅然決然 地追隨張學良,前往東北奉天(沈陽)。各路記者得此香艷題材,不亦樂乎,立刻登出“趙四小姐神秘失蹤”的懸疑新聞,引人猜測其去向,一時間滿城風雨,沸沸 揚揚,她的越軌情事竟成為街談巷議的中心話題,茶餘飯後不知嚼爛瞭多少根舌頭。

  二十世紀二十年代,舊禮教的網羅依然十分嚴密,私奔即為淫奔,不僅玷辱門戶,而且為社會所不容。趙慶華受人指戳,老面子早掛不住瞭,震怒之下,他登報聲 明,與趙一荻斷絕父女關系。經此人倫變故,趙慶華決意遠離官場,永絕是非。趙四小姐可沒有宋慶齡那麼幸運,宋嘉樹臨終前原諒瞭二女兒,趙慶華則至死也不肯 原諒小女兒的孟浪行為。趙傢這一頭鬧得父女成瞭陌路,張傢那一頭——沈陽大帥府內也有人嚴陣以待,擺出威風鑼鼓準備禦敵於府門之外。張學良的發妻於鳳至有 懲於蔣介石的元配夫人毛福梅被無辜休棄的教訓,懷疑趙四小姐來者不善,打的是鳩占鵲巢的主意,於是她嚴防死守,隻容許趙四小姐屈居秘書位置,連如夫人(姨 太太)的名分也沒打算賞給她。趙一荻就是趙一荻,她奉行愛情至上主義,隻要能陪伴張學良左右,屈尊做個小秘書,她已心滿意足。你可不能小看於鳳至,她比少 帥大一歲,絕對不是那種打掉牙和血吞的受氣包,也不是那種見到丈夫另有所愛就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潑辣貨,她有謀有識,有膽有魄,少帥對趙四小姐情深義重,連 青光瞎都能瞧透幾分,她心細如發,目光如炬,還能視而不見,見而不明?她認定,與其退守一隅,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領權一項項喪失,遭受被取代的命運,還不 如立起大度寬容的形象來,化被動為主動,轉劣勢為優勢,進而爭取各方面的美譽和好感。


  1929年冬,趙四小姐為張學良生下愛子張閭琳,這是天賜良機,於鳳至帶著奶粉,冒著風雪,去看望趙一荻,一番溫慰的話語早把初為人母的趙四小姐感動得熱 淚潸潸。於鳳至眼看著趙四小姐陷入進退兩難的窘況,便主動分憂,撫養嬰兒,如此母儀帥府,自然收獲賢聲美譽。但她仍嫌工夫做得不夠細致到傢,又極力主張在 大帥府東側建起一幢風格相同的小洋樓,讓趙四小姐入住其間。“妹妹住在外面豈不是生分瞭?”這話說得多貼心多暖心啊!於鳳至與趙一荻姊妹相稱,二女共事一 夫,張學良飽享齊人之福,趙四小姐雖無名分,卻有實惠。

  1931年,日本關東軍惡意挑釁,激成九一八事變,張學良有一支強大的東北軍,卻由於保存實力的私慮作祟,居然不戰而退,放棄瞭東北的大好山河,背上瞭 “不抵抗將軍”的惡謚。這一回,真被****說中瞭:“張學良的體力與精神,知識與訓練,都不是能夠擔當這種重大而又危急的局面的。”

  國人的價值衡定標準古今並無大異,每個不爭氣的壞男人身邊必定有一個或幾個與之相匹配的壞女人,夏桀王身邊有妹喜,商紂王身邊有妲己,周幽王身邊有褒姒, 唐玄宗身邊有楊傢三姐妹,秦檜身邊有王氏。“紅顏禍水”,“妖孽鬼魅”,是最為常用的詬詞。趙四小姐何其不幸,遭到國人千口一喙的詛咒。廣西大學校長馬君 武罔顧事實真相,作《哀沈陽》七絕二首,其一為:

  趙四風流朱五狂,翩翩蝴蝶正當行。

  溫柔鄉是英雄塚,哪管東師入沈陽。

  這首詩中寫瞭三個女人:“趙四”指趙一荻;“朱五”指朱湄筠(北洋政府內務總長朱啟鈐的第五個女兒),她是張學良的秘書長朱光沐的妻子;“蝴蝶”指電影明 星胡蝶。此詩諷刺張學良在國難當頭之際,竟置民族危亡於腦後,陷身於溫柔鄉中,無法自拔。馬君武的詩一經刊出,全國哄傳,罵聲四起。胡蝶憤而辟謠,聲稱她 與張學良緣慳一面,更別說瑤池共舞,若非亂世,她必定挺身而出,打一場捍衛名譽的官司。趙四小姐則一笑置之,不慍不惱,還因敵取資,寫瞭一張便箋向張學良 表明心跡:“我不計較,更不悔恨,隻因為我有瞭兩個‘他’。” 趙四小姐所說的兩個“他”,一是張學良,二是愛子張閭琳。千夫所指,萬眾唾罵,少帥正當焦頭爛額之際,心灰意冷之時,讀到趙四小姐的這句情話,衷腸不禁為 之一熱。

相關閱讀推薦:

張學良西安兵變前因何事被蔣介石斥為“不忠”

張學良最喜歡的一位女友是誰?91歲時還與其約會

揭秘張學良發動西安事變真相:蔣發現其通共?

張學良替宋美齡守瞭一生的秘密:能活因宋美齡庇護

張學良最喜歡的一位女友是誰?91歲時還與其約會

分頁:1/5頁  上一頁12345下一頁

  1936年12月12日,心智發育不良的張學良發動震驚世界的“西安事變”,用兵諫這一極端的方式迫使義兄蔣介石結束內戰,一致對外。西安事變和平解決後,張學良陪同蔣介石回南京,一下飛機就淪為階下囚。

  趙四小姐陪伴張學良七十二年,喪失自由的日子就長達五十餘度春秋。張學良不曾瘐死,不曾憤絕,居然創造奇跡,坐穿牢底,活足百歲高齡,這幕人間壯劇的導演 正是趙四小姐。她的愛心是張學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太陽能”,靠它挺過艱難、苦悶、無望的日子,他研究《明史》,做出大量筆記,後來付之一炬,著實可 惜。

  張學銘將軍(張學良的弟弟)的夫人曾十分動情地說:張傢欠趙一荻夫人的情分太多瞭,張傢上下所有的人都感激她。因為張傢的親人不管有多好的心願,有多大的 本事,有多高的地位,都不能將它們轉化為直接的關懷,送達張將軍面前,給他一根小指頭的幫助,隻有趙一荻夫人幾十年如一日地形影不離,成為他的精神支柱。


  張學良本人也不止一次地說過,他今生積欠趙四小姐的情分太多。這話絕對發自天良,出於肺腑。若沒有趙四小姐六十年(1940—2000)如一日的精心照料 和基督精神持久的牽引,早年吸食過鴉片、註射過嗎啡的張學良絕對不可能成為百歲老人。其實,趙四小姐的身體狀況比張學良要差得多。她患過紅斑狼瘡,曾因跌 倒而骨折,還由於長期抽煙,肺部發生癌變而動瞭一次大手術,半邊肺葉被切除之後,落下痼疾,一直呼吸不暢,影響瞭她晚年的健康。但就是這樣一位病弱的女 子,竟有那麼大的膂力,在長達半個多世紀的時間裡為張學良擎起頭頂那片晴空!

  趙四小姐虔信基督精神,她在回憶錄《見證集》中用深情的筆觸寫道:“為什麼才肯舍己?隻有為瞭愛,才肯舍己。世人為瞭愛自己的國傢和為他們所愛的人,才肯 舍去他們的性命!”誠哉此言,她的確用瞭整整一生去詮釋這個廣義的“愛”字,還有另一個同樣廣義的“善”字,詮釋得那麼精邃分明,留下瞭教科書一樣的標準 版本。讀過之後,不少人掩面羞慚,許多人肅然起敬。 摘編自《民國女人:歲月深處的沉香》,東方出版社作者 王開林

  張學良的政壇事跡,可謂毀譽參半。然而張學良的風流往事,至今亦是熱門課題。本文主要介紹張學良的三任妻子和五個子女。

  張學良,字漢卿,奉天海城人。中華民國四美男子之一,亦是“民國四少”之一。曾被國民黨授予陸軍一級上將軍銜,時人以“少帥”冠之。他於1928年6月, 繼任東北三省保安司令,正式坐領東北。同年12月,毅然宣佈改旗易幟,服從南京國民政府,並成為蔣介石的把兄弟,任命為東北邊防軍司令長官。1936年12月12日,與楊虎城將軍發動瞭西安事變。事變和平解決後,張學良送蔣返回南京後,隨即被軟禁,2001年死於美國。

  張學良的子女有8個,其中五個是親生子女,三個養子女。

  一、張學良與於鳳至及其子女

  原配夫人於鳳至,年長張學良三歲,與夫情深意篤,也是張學良關鍵時刻的得力助手。1938年,西安事變之後,張學良被蔣介石監禁在溪口,於鳳至在丈夫人生最困難的時候,又匆匆趕往溪口,陪伴囚禁中的張學良。

  後來,張學良的囚禁地不斷地被轉移,她也不辭艱辛地陪伴丈夫轉於安徽、江西、湖南及貴州等地,時間長達三年之久。在貴州期間,於鳳至不幸患瞭乳腺癌,於 1940年孤身赴美國治病。從此,定居美國再也沒有見到丈夫張學良瞭。1990年的春天,於鳳至女士已是93歲高齡的老人,她在彌留之際仍念念不忘張學 良,並告誡後人:“在我的墳墓旁邊,替我掘下一個空穴,那裡是留給他的……”

  於鳳至與張學良的子女有四個:長子張閭珣,次子張閭玗,三子張閭琪,女兒張閭瑛。

分頁:2/5頁  上一頁12345下一頁

  張閭珣,生於1917年,亦系張作霖的嫡長孫。二戰晚期,德軍對意大利殘酷的空中大轟炸,張閭珣的精神出現嚴重的問題,1954年逝世,年僅37歲。

  張閭玗繼承瞭張學良的運動天賦,從小喜歡騎馬、跑步、打網球。1958年,在美國的閭玗因車禍重傷,不治身亡。生子張居仁。

  張閭琪生於1919年,從小聰明伶俐,文思敏捷。天有不測風雲,1929年,閭琪染上瞭肺結核。1931年死於沈陽,年僅12歲。張閭琪死後,各種各樣的 傳說非常多,有說是日本人害死的,還有說是醫生操作不當導致X光機爆炸,被炸死的。閭琪死後不久即爆發“九·一八”事變,令閭琪的死蒙上一層神秘色彩,各 種傳說亦流傳至今。

  女兒張閭瑛,生於1916年,是於鳳至唯一的安慰,幾十年來,是她在美國一直陪伴照顧著母親。張閭瑛精通多國語言,並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獲得瞭博士學位。隨母親於鳳至一直生活在美國。女婿陶鵬飛,曾任中美聯誼會會長,現任美國加州聖旦克蘭大學教授。

  此外,於鳳至還有養子、養女各一人:養子蕭朝智,由於於鳳至所生三子均早於張、於二人去世,故晚年收養東北故舊之子蕭朝智養老。養女張桂蘭,黑龍江人,曾任黑龍江華僑商會會長。


  二、張學良與二夫人谷瑞玉及其子女

  1922年4月第一次奉直戰爭爆發,當時谷瑞玉剛剛18歲。這年7月間,谷在出席二姐夫的傢宴時,有幸與張學良結識。

  1925年春節前,她隨少帥返回沈陽,張學良在沈陽的經三路28號購買小樓一幢,作為谷瑞玉來沈陽時的住所,直至她與張學良解除婚姻關系為止,谷瑞玉始終未能名正言順地住進沈陽大南門張氏帥府。

  1931年1月,張學良在張作霖的幹預下,與谷瑞玉解除瞭婚姻關系。張學良在天津的英租界為谷瑞玉購買小樓房一幢,又給她10萬元作為生活之資。

  倆人未曾生子,谷瑞玉獨居時收瞭外甥女胡文秀為養女,得到張學良認可。

  谷瑞玉有個綽號叫“大洋馬”。據一位東北軍將領後來回憶,用“大洋馬”來形容谷瑞玉,主要是因為她身材高大,而且體態豐滿,加上是中俄混血兒,綽號並無貶義之謂。

分頁:3/5頁  上一頁12345下一頁

  三、張學良與趙一荻及其子女

  趙一荻,她出生在1912年的香港,因此也叫“趙香笙”,據說她出生的時候,天空出現瞭一道霞光,所以又得名趙綺霞。她小時候的英文名字是 “Edith”,諧音即為“一荻”。她還有兩個名字:趙媞和趙多加。在傢中姊妹排行為第四,所以傢人親友都喚她趙四,後來,一些社交圈人士也跟著稱她為趙 四小姐。趙四小姐身材頎長,體態婀娜。

  趙一荻是經大姐趙絳雪(即馮武越夫人)介紹,與張學良相識的。但兩人一見鐘情,很快墜入愛河。父親趙慶華時任北洋政府交通部次長,得知小女兒和有婦之夫的 張學良在一起,氣得臉發白,手發抖,就此軟禁於她。後毅然私奔與追隨自己心目中的男人來到奉天。其父趙慶華登報聲明,自此斷絕父女關系,並立誓永不做官。 1929年,趙一荻有瞭自己唯一的兒子—張閭琳。

  在半個多世紀的幽禁生活中,趙四小姐一直是張學良生活上最大的支柱,1964年,於鳳至主動與張學良解除婚約,成全瞭張學良與趙四小姐的愛情。同年7月4 日,即張學良64歲那年與51歲的趙一荻終於在臺北市正式結為夫妻,從此趙四小姐才在兩人同居36年之後獲得瞭正式的名分。


  兒子張閭琳,長期在美國太空署擔任工程師,1990年正式退休。妻子陳淑貞是粵軍名將陳濟棠之女。張閭琳和陳淑貞共育有兩個兒子,他們的中文名字分別為居 信、居仰,均為祖父張學良所起。張居信,畢業於美國斯坦福大學,子承父業,主攻電腦工程。次子張居仰,英文名為Robert,畢業於美國南加州大學,主攻新聞學。

  張學良於2001年病逝於美國,享年100歲,而他的最後一任妻子在他最後的征程中早一年先他而去,時年88歲……

  人道是:趙一荻對張學良的世紀真愛,堪稱愛之絕唱。趙一荻不僅在張學良叱吒風雨的歲月裡,而且在他“平生無憾事,惟一愛女人”的晚年生活裡,給瞭他不盡的 溫暖、幸福和力量。因此,張學良口中的趙四小姐常是“這是我的姑娘”,而在他的心靈深處,趙一荻則應以《泰坦尼克》中那句經典臺詞送給他:“不管為什麼, 我隻要你好好地活著……”

  宋美齡當年與蔣介石結婚時,有一個條件,即要蔣與元配發妻毛福梅先行離婚,作為基督徒的宋美齡不能答應在她之外,蔣介石還有一個女人。

  這個問題在張學良與趙四小姐的傳奇愛情中也同樣存在。那還是1960年以後,宋美齡勸張學良棄佛教轉信基督。張學良心誠則靈,潛心研讀《聖經》,收獲見識大異從前。

  張學良與宋美齡時常在教堂相見。在張學良表示希望能為他舉行受洗儀式時,宋美齡堅決反對。她覺得張學良和於鳳至有正式的婚姻關系,如今又與四小姐同居瞭幾十年,這就等於他同時有兩位夫人,這種情況不合基督教的教規。

  宋美齡提出如果真誠信奉基督,必須解除與於鳳至的婚姻關系。這實在是個兩難抉擇,於鳳至對張學良是有大功的,離婚,張學良實在於心不忍;另一方面他又篤信基督,與趙四小姐幾十年相濡以沫,苦甘備嘗。思前想後,張學良左右為難。

  身在美國的於鳳至知道這一情況後,提筆致信四小姐:女是妹慧鑒:時間過得真快,自從1940年我赴美醫治乳癌,已經廿餘年不曾見面,真是隔海翹首,天各一 方記得是1928年秋天,在天津《大公報》上看到你父親趙燧山因你和漢卿到奉天而發表的《啟事》,聲稱與你斷絕父女關系。

分頁:4/5頁  上一頁2345下一頁

  那時雖然我與你還不相認,但卻有耳聞。你是位聰明果斷,知書達理的賢慧女子。你住進北陵後,潛心學業,在漢卿宣佈東北易幟時,你成瞭他有力的助手。為瞭傢 庭和睦,你深明大義,甚至同意漢卿所提出的苛刻條件:不給你以夫人名義,對外以秘書稱謂。從那時開始,你在你父親和公眾輿論的壓力下,表現出超人的堅貞和 顧全大局的心胸,這都成為我們日後真誠相處的基礎與紐帶你我第一次見面,是1929年的冬天。我記得,那天沈陽大雪紛飛,我是從漢卿的言語上偶爾流露中得 知你已產下一子,這本來是件喜事。但是我聽說你為閭琳的降生而憂慮。因為你和漢卿並無夫妻名分,由你本人撫養嬰兒實在是件很困難的事情。你有心把孩子送到天津的姥姥傢裡,可是你的父親已經聲明與你脫離瞭關系,你處於困窘 的境地。我在你臨產以前,就為你備下瞭乳粉與乳嬰的衣物。那時我不想到北陵探望,令你難為情。我思來想去,決定還是親自到北陵看你。

  我冒著鵝毛大雪,帶著蔣媽趕到你的住處,見瞭面我才知道你不僅是位聰明賢慧的妹妹,還是位美麗溫柔的女子。你那時萬沒有想到我會在你最困難的時候來“下 奶”,當你聽我說把孩子抱回大帥府,由我代你撫養時,你感動得嘴唇哆嗦,眼淚就像斷瞭線的珠子一樣滾落下來,你叫一聲:“大姐”就抱住我失聲地哭瞭起 來……漢卿後來被囚於奉化,你已經由上海轉香港。我非常理解你的處境,你和閭琳暫避香港完全是出於不得已經我據理力爭,宋美齡和蔣介石被迫同意我去奉化 陪獄。嗣後,我隨漢卿轉輾瞭許多地方,江西萍鄉、安徽黃山、湖南郴州,最後又到瞭鳳凰山。

  轉眼就是三年,女是妹,我隻陪瞭漢卿3年,可是你卻在牢中陪他20多年。你的意志是一般女人所不能相比的,在我決心到美國治病時,漢卿提出由你來代替我的 主張,說真的,當初我心亂如麻。既想繼續陪著他,又擔心疾病轉重,失去瞭醫治的機會。按說你當時不來相陪也是有理由的,閭琳尚幼,且在香港生活安逸。我和 你當時面臨一個痛苦的選擇,要麼放棄閭琳,要麼放棄漢卿,一個女人的心怎能經受得住如此痛苦的折磨後來,你為瞭漢卿終於放棄瞭孩子……女是妹,回首逝去 的歲月,漢卿對於我的敬重,對我的真情都是難以忘懷的。其實,在舊中國依漢卿當時的地位,三妻四妾也不足為怪依先帥為例,他就是一妻五妾。

  可是,漢卿到底是品格高尚的人,他為瞭尊重我,始終不肯給你以應得的名義……閭瑛和鵬飛帶回瞭漢卿的信,他在信中談及他在受洗時不能同時有兩個妻子。

  我聽後十分理解,事實上20多年的患難生活,你早已成為瞭漢卿最真摯的知己和伴侶瞭,我對你的忠貞表示敬佩……現在我正式提出:為瞭尊重你和漢卿多年的 患難深情,我同意與張學良解除婚姻關系,並且真誠地祝你們知己締盟,偕老百年特此專復順祝鈞安姊:於鳳至於舊金山多樹城1963年10月張學良捧讀此 信,熱淚盈眶。

  不久,張、趙二人手牽手進入教堂。

  1964年7月4日,雖值盛夏,那天卻是少有的清爽。64歲的張學良身穿嶄新的西服、系著淺灰色領帶,與身著合體旗袍、佩帶水晶項鏈的52歲的趙四小姐攜手走進瞭臺灣北投溫泉附近的一座教堂裡。

  教堂內沒有華麗的彩燈,而是點燃瞭無數支巨大的蠟燭。年近半百的陳維屏牧師,神情嚴肅地走到張學良跟前,指著身旁的趙四小姐,用顫抖的聲音問道:“你願意 這個女人做你的妻子嗎”張學良深沉、清晰、肯定地回答:“願意。” 陳牧師又轉向趙四小姐,指著身旁的張學良,用同樣的聲調問道:“你願意讓這個男人做你的丈夫嗎”此時的趙四小姐雙眼噙滿淚水,雙唇急速顫動,久久,久久 才吐出三個字:“我願意。”

  至此,相伴30多年,經歷、情感難以用語言敘說的一對情人,終於結成瞭夫妻。出席婚禮的國民黨政界要員張群,藝術界名人張大千和幾位外籍朋友,無不為這遲到的婚禮落下瞭辛酸的眼淚。

  17天後,即7月21日,臺北各報均刊出一則消息:張學良與趙一荻在臺北舉行結婚典禮。

  婚禮結束的鐘聲響瞭,張學良和趙一荻在好友的攜扶下,在眾人的簇擁下,緩步走出教堂。晚霞映照,微風吹拂,有情人終成眷屬。

分頁:5/5頁  上一頁345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