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怎麼除功臣藍玉:活剝人皮送給其女留念

  藍玉與胡惟庸一樣,也是定遠人,乃明朝開國大功臣常遇春小舅子。此人長身赤面,儀表堂堂。是個勇略雙全的大將材料。他最早錄於常遇春帳下,“臨敵勇敢,所向皆捷。”後來,他跟從傅友德代蜀地,從徐達北征,與沐英一起定雲南,功勛卓著。朱元璋冊其女為自己的兒子蜀王為王妃。

  平定西南

  明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藍玉受命督修四川城池。

  明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施南、忠建二宣撫司南蠻反叛,藍玉奉命前往討平。接著,又平定都勻(今屬貴州),安撫司散毛諸洞,被加祿五百石,奉詔還鄉。

  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朝廷再命藍玉統領蘭州、莊浪等七衛兵,追討逃寇祁者孫,於是攻取西番罕東之地,當地首領哈昝等逃遁。時逢建昌指揮使月魯帖木兒反叛,藍玉又奉命率軍征討,當藍玉率軍趕到時,都指揮瞿能等已大破其眾,月魯逃往柏興州。藍玉乃派百戶毛海誘捕月魯父子,送往京城處死,又盡降其眾。因此請求增設屯衛,太祖下詔許可。藍玉復請征當地百姓為兵,討伐朵甘、百夷,朱元璋下詔不許,藍玉才班師回朝。

  居功自傲

  中山、開平二王死後,藍玉多次統領大軍,也多次立功,朱元璋對其優禮有加。藍玉便日漸恣意驕橫,蓄養瞭許多莊奴、義子,乘勢橫行霸道。藍玉曾強占東昌民田,被禦史查問,藍玉大怒,將禦史趕走。


  藍玉北征南返時,夜抵喜峰關,守關官吏沒能及時開門接納,藍玉便縱兵毀關,破門而入,皇帝聞知,很不高興。

  又有人說他與元主的妃子有私,致使元妃羞愧自殺,皇帝為此切責藍玉。當初,朱元璋本欲封藍玉為梁國公,因藍玉有這些過失,便將梁字改為涼,並命人將這些過失刻在世襲的憑證上。藍玉猶不改過,侍奉皇上酒宴時口出傲語,軍中將校升降進退,大權操於他一人,朱元璋多次責備他。藍玉西征返回後,被封為太子太傅,藍玉不願位居宋、潁兩公之下,說:“我難道不能做太師嗎!”朱皇帝聞此,殺心大動。此後上奏言事,朱元璋大多不采納他的建議,藍玉越發怏怏不樂。

相關閱讀推薦:

揭秘:明太祖朱元璋是如何發明出“酸梅湯”的?

揭秘:朱元璋一生最殘忍的兩項發明差點滅瞭中國

揭秘:特務之王朱元璋一生培養瞭不少傑出特務?

揭秘:明太祖朱元璋子孫中的十七個是暴君大盤點

明初的“藍玉案”是怎麼回事?

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告發被殺 活剝人皮

  軼事典故明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錦衣衛指揮蔣瓛告發藍玉謀反,下獄鞫訊後,獄詞稱同景川侯曹震、鶴壽侯張翼、舳艫侯朱壽、定遠侯王弼、東筦伯何榮及吏部尚書詹徽、戶部侍郎傅友文等謀反,擬定乘朱元璋藉田時發動叛亂。正在鞏固和加強中央集權的朱元璋深感不安,以謀反罪將其逮捕下獄,並被剝皮實草,抄傢,滅三族,並株連蔓引,自公侯伯以至文武官員,被殺者約一萬五千人。為警誡群臣,朱元璋手詔佈告天下,並條例爰書(中國古代的一種司法文書。)為《逆臣錄》。史稱“藍玉案”。

  當太子朱標還健在時,藍玉因為與朱標有親戚關系,經常友好往來。有一次,藍玉從蒙古班師回朝,面見朱標時,他告知太子說:“我觀察燕王朱棣在他的封地,一舉一動與皇帝一模一樣。燕王不是一般人,遲早是要造反的,我找過人望他的氣,有天子氣象,你一定要小心。!”朱標回答藍玉:“燕王對待我非常恭敬,絕不會有這種事情。”藍玉向朱標解釋:“我受到太子您的優待,所以秘密告訴您這件事的厲害,希望我的話不會靈驗,更不被我說中。”朱標沒再說什麼。

  藍玉身為大將軍,的確比較跋扈,平時多養義子,乘勢暴橫。朝中禦史按察,他也敢驅逐這些“紀檢”人員。而且,俘獲北元可汗妃子後,他也敢入帳強奸,使得元主妃子羞愧自殺。

  即使沒有這些“過錯”,以藍玉的功勞和能力,他也逃不出一個“死”字。


  洪武二十六年春,錦衣衛指揮蔣獻上告藍玉“謀反”,藍玉被逮捕。隻要進瞭大牢,沒罪也要有罪,據獄辭上記載:“藍玉與景川侯曹震、鶴慶侯張翼、舳艫侯朱壽、東莞伯何榮及吏部尚書詹徽、戶部侍郎傅友文等密謀為逆,將伺帝外出耕田舉事。”這種“口供”,很可能都是屈打成招。

  朱元璋、朱棣一對巨陰父子,兩人合計,任誰也活不瞭。

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誅文臣 殺武將

  藍玉一案,族誅一公、十三侯、二伯,牽連被殺一萬五千多人,“元功宿將,相繼盡矣。”謀逆之罪一般都是碎剮凌遲處死,念及藍玉與自己是兒女親傢,老朱心一軟,寬大處理:碎剮改成剝皮。這樣,劊子手把藍大將軍全須全尾整張人皮剝下來,算是留瞭全屍,並把人皮送往他女兒蜀王妃處“留念”。明末農民軍攻破蜀王府,在王府祭堂發現瞭這件“文物”。

  要說朱皇帝真是天下大殘忍人,洪武八年,殺德慶侯廖永忠(沉小明王那位爺);洪武十三年,鞭死永嘉侯朱亮祖父子;十七年,殺臨川侯胡美;二十五年,殺江夏周德興;二十七年,賜死定遠侯王弼,永平侯謝成以及潁國公傅友德;二十八年,賜死宋國公馮勝——所有這些人,均為明朝開國浴血奮戰半生。

  至於文臣方面,老朱也不手軟,李仕魯諫言不要佞佛,被武士摜死階下;葉伯巨諫言諸王分封太侈,被拷死獄中;王樸廷辯,老朱怒其“無禮”頂嘴,亂棍打死;張來碩諫止取已婚配的少女做宮女,被當廷割肉而死;茹太素進忠言,被拿下去砍頭,等等。加上日後的“空印案”及“部恒案”,朱皇帝誅死文臣無數。

  四十年間,根據老朱自己審定的《大誥》、《大誥續編》、《大誥三編》、等統計,所記梟首、凌遲、族誅、剝皮、抽筋等共計一萬多案,殺人上十萬,以至於殺到後期連地方辦事的官員都嚴重空缺,出現瞭罪官帶枷坐堂辦案理事的“奇跡”——倘使這些“犯官”不辦事,政事就無人料理瞭。

  老朱不僅愛殺人,他還喜歡花樣,不僅恢復瞭黥刺、劓刑,又新發明瞭去勢、挑膝、抽筋、刷洗(不是洗澡,而是用竹批搓肉把人搓死)等新名目,極肆淫毒,以至於眾官上朝前,皆象赴死一樣和妻兒訣別,囑托後事,惟恐上班就回不來瞭。晚上活命回傢,闔傢歡喜,慶幸又活一天!

  文臣武將中,第一功臣徐達在洪武十八年生背疽,最忌吃蒸鵝。老朱聞訊,特賜“蒸鵝”一隻,徐達不敢不吃,跪在床上謝恩,撅著屁股一口一口吃完,不幾日病發身死。據筆者揣測,蒸鵝不一定能吃發瞭把人吃死,隻不過皇帝已明確表明瞭態度,不死,就“辜負”瞭朱皇帝,弄急瞭沒準族誅。為保全宗族,老徐隻能舍已救人,服毒藥“按時”過去瞭。真正幸免於難的,隻有主動交兵權的老朱兒時玩伴湯和以及老朱外甥李文忠。有傳李文忠被老朱毒死,其實不是事實。

  所以,老朱臣下最“幸運”的,當屬早先病死的常遇春和鄧愈,二人死得是時候,不僅死後封王,後代也得保全,早死而得“福全”,悲哉!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