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千古一帝秦始皇一生到底收藏瞭多少女人?

  導讀:先吃苦後富貴的人往往有著共同的特點:貪婪,且又吝嗇。早年在邯鄲與母親相依為命吃盡苦頭的嬴政也不例外,而且這種特點表現得格外明顯。因為,一、他是至高無上的秦王乃至於始皇帝,具有滿足惡性膨脹欲望的雄厚基礎;二、他不像過去那些秦王們那樣受過嚴格的宮廷教育,與祖父與父親也隻有短暫的相處,屬於單親媽媽養大的苦孩子,自私多疑孤僻任性,藐視各種清規戒律的束縛;三、自從他清除瞭外戚權貴的勢力並親政以後,憑著暴虐剛愎的天性,進入到一種我行我素、獨斷專行的自由境界;四、他具有極強的戀母情結,而這個自己最愛的媽媽又很不檢點,導致他心中幾乎無愛可言,隻能是自私地去愛自己,導致無限的自大自戀傾向。

  嬴政是個貪婪無度的收藏傢。他一生最著迷的收藏主要是三樣東西:女人、財富、宮殿。他回到咸陽時還是個孩子,在親政時已經儼然是個男子漢大丈夫瞭,盡管長個雞胸脯,體形不佳,但這絲毫不妨礙他對女色的偏愛。嬴政年輕時的私生活如何,史書上沒有任何記載,但是我們可以推斷,他很早熟,而且“性”致勃勃。他四十九歲死時,已經有二十多個成年的兒子,最小的兒子胡亥也二十歲瞭。此外還有不少女兒。在高生育率、低成活率的時代,能夠有如此之多的成年子女,必然要有數量驚人的後宮佳麗。

  胡亥出生於前230年,此後嬴政就沒再生過孩子,也許是喪失瞭生育能力?但無論怎樣,絲毫沒有影響他對女色的貪戀。說來也湊巧,秦王嬴政自生瞭最後一個兒子以後,就開始瞭風卷殘雲般的統一六國的征戰。在無堅不摧的強大的秦軍面前,一個個所謂的“帶甲百萬,地方千裡”的諸侯國接二連三地轟然土崩瓦解瞭。據《史記·秦始皇本紀》,每消滅一個國傢,嬴政要求秦軍所要做的大事之一,就是將其最具特色的宮殿繪制成圖,然後在秦國首都咸陽附近臨摹修建。同時,將其積攢瞭數百年的珍奇國寶、金銀財富作為戰利品運回秦國,當然,最重要的是要把戰敗國的後宮佳麗和王宮貴族的子女悉數劫掠,奉獻給秦王。


  於是,齊、楚、燕、韓、趙、魏等等各具特色的宮殿,在秦都附近相繼建成,每個宮殿就是一座具有地域特色的寶物和藝術品博物館,同時也是居住著各具特色的異國佳麗的宮苑,說白瞭,就是秦王嬴政縱欲狂歡的離宮。所謂三百裡的阿房宮,就是在這個宮殿群的基礎上逐漸形成的。為瞭更好地瞭解嬴政的宮殿、寶物、女人的三大癖好,我把唐代杜牧最著名的《阿房宮賦》的部分抄錄如下:

相關閱讀推薦:

揭秘秦始皇陵最新考古結果:活人殉葬或皆為女性

秦始皇陵墓的15大驚天之謎 秦始皇遺體完好嗎?

揭秘:歷史上秦始皇要找的不死藥究竟是什麼東西

揭秘秦始皇統一中國的代價:22次戰役斬首181萬

秦始皇陵地宮飛雁之謎:秦陵地宮果真有飛雁嗎?

秦始皇尋找的“不死藥”究竟是什麼?秦始皇秘聞

分頁:1/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六王畢,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覆壓三百餘裡,隔離天日。驪山北構而西折,直走咸陽。二川溶溶,流入宮墻。五步一樓,十步一閣。廊腰縵回,簷牙高啄。各抱地勢,鉤心鬥角。盤盤焉,囷囷焉,蜂房水渦,矗不知其幾千萬落。長橋臥波,未雲何龍?復道行空,不霽何虹?高低冥迷,不知西東。歌臺暖響,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風雨淒淒。一日之內,一宮之間,而氣候不齊。妃嬪媵嬙,王子皇孫,辭樓下殿,輦來於秦。朝歌夜弦,為秦宮人。明星熒熒,開妝鏡也。綠雲擾擾,梳曉鬟也。渭流漲膩,棄脂水也。煙斜霧橫,焚椒蘭也。雷霆乍驚,宮車過也。轆轆遠聽,杳不知其所之也。一肌一容,盡態極妍。縵立遠視,而望幸焉,有不得見者三十六年。

  燕、趙之收藏,韓、魏之經營,齊、楚之精英,幾世幾年,剽掠其人,倚疊如山。一旦不能有,輸來其間。鼎鐺玉石,金塊珠礫,棄擲邐迤。秦人視之,亦不甚惜。嗟乎!一人之心,千萬人之心也。秦愛紛奢,人亦念其傢。奈何取之盡錙銖,用之如泥沙!使負棟之柱,多於南畝之農夫。架梁之椽,多於機上之工女。釘頭磷磷,多於在庾之粟粒。瓦縫參差,多於周身之帛縷。直欄橫檻,多於九土之城郭。管弦嘔啞,多於市人之言語。使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獨夫之心,日益驕固。雖然杜牧說的含有文學的誇張,但是,依然大體反映瞭秦始皇的驕奢淫逸,從本質上道出瞭他的極端自尊自大自私自利!

  為瞭安全起見,嬴政命令將咸陽周圍二百裡內的宮殿群用二百七十條甬道相連接;每個宮殿群除瞭珍寶美人以外,各自有獨立完備的為皇帝服務的官署和宦官及各種勤雜人員,這樣,嬴政可以隨時隨地輕車簡從地去任何一個宮殿,既享受到周到奢華的服務,也不會再讓人根據皇帝的龐大隨從車隊而判斷出他的具體行止。他的行蹤是最高機密,誰若泄露,格殺勿論。一次,嬴政在梁山宮居住,恰好看到丞相李斯豪華的車隊從附近經過,很是不滿於其奢華。不久,又見李斯車隊,已經變得十分簡樸。嬴政知道一定是身邊的人將自己的不滿透露給瞭李斯,就把在梁山宮官署的人全部殺掉。從此,無人再知道嬴政的具體行止瞭。

  女人在他的眼裡,不過是傳宗接代的工具,滿足感官快樂的玩物,顯示至高無上地位的裝飾。且不說那些幾十年連皇帝長什麼樣都不知道的女人是如何的可憐,就連那些為他生兒育女的後宮佳麗,也並無任何名分。嬴政是否改變瞭秦的後宮制度,史書沒有明確記載。我們看到的是他的奶奶、媽媽還保留著太後的名號,與各自的夫君合葬在一起,可謂陰陽相配,合於人情,合於制度。但是,考古證明,秦始皇陵園中萬物皆備,卻偏偏沒有為皇後預留陵墓。任何一部史書都沒有記載有關秦始皇的皇後、夫人、嬪妃等後宮的資料。隻有《史記·秦始皇本紀》秦始皇三十七年九月,葬始皇驪山條中有秦二世胡亥的一句話:“先帝後宮沒有子女的,不宜出宮回傢。”於是把這些佳麗全部殺掉,“死者甚眾”。而那些幸存的有子女的,也都無名無位。秦二世胡亥的生母,死得很早,但胡亥在即位後也沒有追封其為太後,他的夫人也未立為皇後。因此可以判定,秦始皇嬴政從自身開始,廢除瞭秦王國歷時數百年之久的後宮制度。

  廢除後宮制度,實際上是與架空母親趙太後一脈相承,反映瞭嬴政畸形戀母、歧視女性、唯我獨尊的復雜心態。這一舉措脫離瞭社會實際(即古代女性地位並不像近代人所描繪的那樣卑微地下,反之,夫妻相敬、孝順父母一直是人倫道德的重要基石),所以根本無法延續。從漢代開始,後宮制度即被恢復,而且是愈加完備,直至清王朝滅亡。

分頁:2/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