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馬奴到漢武帝托孤重臣:西漢傳奇大臣金日磾

  “咸陽原上英雄骨,半向君傢養馬來”

  在呼和浩特市和林縣新店子一號漢墓中室的壁畫上,可以看到幾個以母賢子孝為題材的故事。其中一幅畫的主人公,是深受漢武帝賞識、重用並“篤慎忠心,數十年無過失”的西漢名臣金日磾。金日磾本是匈奴人,而漢武帝一生更以討伐匈奴而功績卓著。身為異族降臣,金日磾卻在武帝的朝廷中擔任瞭要職,並在武帝病重時臨危受命,輔佐幼帝。他不僅為維護國傢統一和社會安定方面建立瞭不朽的功績,自己也成為華夏多民族大傢庭的歷史傳奇。

  休屠王太子淪為漢宮馬奴

  金日磾(音金密低,前134年-前86年),字翁叔,武威郡休屠縣(今甘肅民勤縣)人。原是匈奴休屠王的太子,因其父休屠王曾作金人祭天,漢武帝賜姓金。

  “金日磾出生的第二年,西漢的竇太後薨瞭,而被奶奶管制多年的漢武帝正卯足瞭勁,大刀闊斧地實現著自己的理想抱負。金日磾14歲那年,一場漢匈戰爭結束瞭他作為匈奴休屠太子的命運。”內蒙古師范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於志勇說。

  據《漢書》記載:武帝元狩二年(公元前121 年)春、夏,漢驃騎將軍霍去病率一萬騎穿焉支山、居延澤,快速突襲千餘裡,斬八千餘人,擊破休屠部,並獲其祭天金人;同年夏,又引萬騎,突入隴西、北地二千裡,在張掖縣附近的祁連山下,斬三萬餘人……昆邪(也作渾邪)王、休屠王慘敗,匈奴大單於“欲誅之”。走投無路的兩人合謀降漢,但休屠反悔,昆邪王殺瞭他,並率自己的部下和休屠王的部下降漢。金日磾兄弟與母親,因受休屠王牽連,被罰為官奴婢,金日磾被分配到宮中飼養馬匹。


  ”漢代養馬實業空前繁榮。因武帝愛馬,僅他在位時官馬就達四十萬匹。馬匹一般主要用於交通、耕畜和戰事。漢代養馬設六個牧師苑三十六個分所,任用少數民族官員管理馬政。在和林格爾漢墓壁畫中專門畫瞭金日磾就可以證明。對於自小生活在草原上的他來說,養馬、挑馬、馴馬應該像一種生活本能瞭,所以他養的馬一下就被武帝看上瞭。”於志勇說。

  一天,武帝帶著眾妃嬪、宮女,檢閱宮中飼養的馬匹。當數十名馬奴牽著馬匹經過殿下時,別人都偷看殿上的貴人,武帝發現隻有身材挺拔、儀表堂堂的金日磾目不斜視。且“馬又肥好,上異而問之,具以本狀對”。酷愛馬的武帝大為賞識,讓人將他褐色的長發梳成瞭漢人的發髻,還戴上瞭不準奴隸戴的發冠。提拔他作管理養馬的馬監,後一步步升為侍中、駙馬都尉、光祿大夫。

相關閱讀推薦:

揭秘漢武帝:為何臨終前處死所有年輕有子的妃子?

揭秘童年漢武帝如何改變命運:“金屋藏嬌”

揭秘漢武帝和他寵愛的女人:一個都沒有好結局!

漢武帝的王夫人是誰?歷史上真實的王夫人結局如何

秺侯金日磾:漢武帝時期的匈奴族朝廷重臣

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嚴以克己備受寵信

  “金日磾也是出身王族,氣質不凡。想想他‘長八尺二寸,容貌甚嚴’,按現在的尺寸換算身高近1.9米,但卻處世謹慎,本分守己,從不敢有所閃失。因此很受武帝寵愛。”據於志勇介紹,武帝“甚信愛之,賞賜累千金,出則驂乘,入侍左右”,一時間,皇親貴戚多暗中嫉妒,說什麼的都有。武帝聽而不聞,反而更加寵信他。

  金日磾的母親是匈奴休屠王的閼氏,平素教誨兩個兒子很嚴格,使武帝大加贊賞。後來她病世,武帝還下詔為其畫像並懸於甘泉宮,金日磾每次隨武帝到甘泉宮,都會祭拜一番。“和林漢墓的壁畫,就頌揚瞭閼氏的品行與美德,描繪出一個教子有方的母親。應該就是出自於此。”於志勇說。

  受母親影響,金日磾對子女管教也甚嚴。武帝很喜歡他的兩個兒子,經常讓孩子陪伴在駕前。小孩子深受寵愛,有時就忘乎所以瞭。有一次,甚至攀著皇上的脖子爬到背上,被金日磾狠狠地瞪瞭一眼,嚇壞瞭。邊哭邊跑。武帝埋怨金日磾道:“何怒吾兒?” 孩子漸漸長大瞭。一次,金日磾偶爾撞見長子和宮女打鬧嬉戲,怒不可遏”而殺之。漢武帝聽說後大怒,金日磾叩頭謝罪並說出“惡其淫亂”的緣故。使武帝深受感動,並更加信賴他。

  護駕及時生擒叛賊

  漢武帝晚年,因誤用奸臣江充使太子受誣陷,蒙冤而死。知道真相後,武帝非常後悔,一怒將江充傢族全部殺掉。

  當時的侍中、仆射馬何羅兄弟因與江充交好,在圍攻太子的時候出瞭不少力,害怕受株連起兵謀反。當時已經是侍中駙馬都尉的金日磾察覺瞭他們的異志,就暗中監視他們。何羅也發現自己被監視,也不敢貿然行動。


  據《漢書.金日磾傳》記載,後元元年(公元前88年)夏六月,武帝巡遊林光宮,金日磾因不適在殿中休息。何羅兄弟乘機殺掉使者起兵。第二天早晨,武帝還睡著未起。馬何羅想趁機潛入臥室行刺,發現事情不對的金日磾拼力將他抱住,大聲高呼:“馬何羅反!”左右衛士一擁而上,欲殺馬何羅,漢武帝恐誤傷金日磾而制止瞭。金日磾一人奮力將馬何羅舉起,摔在殿下。不久其它同謀也被擒獲。這以後,金日磾忠孝的名聲在朝野上下傳揚開瞭。

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漢書》中記載,自從跟隨武帝後,金日磾兢兢業業、恪盡職守,幾十年如一日。皇上賞賜的宮女他不要;武帝想選他的女兒進宮以示恩寵,也被他婉言拒絕。這種連深受綱常禮教浸淫的漢官都難持之以恒的嚴謹,讓武帝常常在驚訝之餘更加敬重。有人說,後來道教傳說中三隻眼的‘馬王爺’就是以金日磾為原型的。我想一方面是因為他懂馬,另一方面是他的精神吧!”於志勇說。

  漢武帝托孤

  “武帝病危時,令寵信的霍光與金日磾輔佐他年僅8歲的小兒子劉弗陵來繼承皇位,也就是後來的漢昭帝。”於志勇說。

  位高權重之時,金日磾仍舊十分低調,說“臣外國人,不如光。”於是,武帝任命霍光為大司馬大將軍,金日磾為車騎將軍做副手,及太僕上官桀為左將軍、搜粟都尉桑弘羊為禦史大夫,共同輔佐少主。

  昭帝即位後,封金日磾為磾侯,他堅決推辭。昭帝始元元年(公元前86 年),在病床上接受瞭封爵的第二天,金日磾病逝,葬於茂陵附近,被朝廷追謚為敬侯。

  ”如果按《漢書》所載,金日磾在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入漢時十四歲算,他去世時應為整五十歲。慣於在草原上遊牧的匈奴人,一生在異鄉漢朝生活瞭整整三十七年,真是令人感嘆。”於志勇說。

  金日磾死後,長子金賞承襲侯位,為奉車都尉,次子金建為駙馬都尉,並為昭帝所寵信。金日磾的第弟金倫早死,後代盛於兩漢,形成歷史上的京兆望族。

  “前段時間有媒體報道,金日磾的墓葬所在地接待瞭一位韓國考古學傢。據這位考古學傢講,韓國人的古墓裡發現瞭金日磾的相關記載,因此韓國的金姓人氏均認為,他們是金日磾的後代。”於志勇說。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