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引發的戰爭:桃花夫人息媯如何引發三國爭鬥

  看到這個題目,可能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有傾國之姿的西施,原名夷光的浣紗女犧牲瞭自己的愛情和肉體,使得勾踐的臥薪嘗膽名垂千古,三千越甲終吞吳。可以說,吳越爭霸的這段歷史,其關鍵人物系於西施一人,這就是所謂的“禍國紅顏”吧!

      貴為公主卻被迫遠離王宮

  但是,西施委身事敵的做法既非絕後,更不是空前!西施的故事發生在春秋末期,而在比她更早將近兩百年前,有這樣一位美女,因為她的美貌,引發瞭三個國傢的爭鬥,導致瞭一個國傢的滅亡;她絕色傾城,不願踏足政治漩渦,然而命運卻把她帶到權力的中心,成為各國君王的爭奪品;她先後成為兩個國傢的王後,為瞭保護第一個國君丈夫三年不語,又為瞭第二個國君丈夫守節。她就是號稱“桃花夫人”的息媯。

  春天的桃花能有多美,她就有多美。媯恨兮,史稱息媯,先為息國國君夫人,後為楚國王後。她出生在深秋,卻滿園桃花盛開;一出生就引來瞭百鳥朝鳳,額上帶著桃花胎記,仿如桃花女神轉世。可是陳國智者卻預言她的到來會引來生靈塗炭,為此,她貴為公主卻從小就被迫遠離王宮,伴著乳娘長大。

  春秋時代的諸侯國,見於經傳的約有170餘國,各自為政,互相攻伐兼並,中原一帶,更是擾攘不安;自從晉國與楚國“城濮之戰”以後,形成南北兩大壁壘,其餘小國不是依晉,就是附楚,依賴強國的保護而生存。為瞭生存,列國之間經常勾心鬥角,彼此離離合合,全憑自己的利害為出發點,有些甚至為瞭一點芝麻綠豆大的小事,也能反目成仇,拼得你死我活,蔡侯與息侯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蔡侯與息侯同娶陳國女子為夫人,這兩位陳國女子生得都十分漂亮,一個是沉魚落雁,一個是閉月羞花,是當時婦孺皆知的大美人。陳宣公媯氏,在多得數不過來的春秋諸國裡,若不是生瞭這兩個女兒,隻怕沒有人會記得。敲鑼打鼓,把她們嫁瞭,送去蔡國的,是蔡媯;送去息國的,是息媯。蔡國和息國既是近鄰,又成瞭連襟;於是,息媯出嫁的時候,決定去看望一下蔡國的姐姐,誰知這一看看出瞭此後風雲數十年的爭鬥與不盡的辛酸。

  那是公元前684年,楚文王六年,她在紅嫁衣裡亮瞭相。見到她,春秋爭霸的臺子,忽地靜下去。蔡與息都罷瞭,連一旁強盛的楚,都變得很低很低,低到塵埃裡。然而,三個國君的心是歡喜的,從塵埃裡開出花來。

相關閱讀推薦:

歷史上與和尚偷情的女人:古代熟女為何喜歡和尚

息媯是誰?春秋四大美女之一的息媯生平簡介

關盼盼是誰?唐朝美女名妓關盼盼生平簡介

美女排行榜!中國歷史上最令人神往的25個女人!

揭秘史上最冤美女:被亂世英雄輪番占有卻遭罵名

分頁:1/6頁  上一頁123456下一頁

      蔡哀侯覬覦小姨息媯

  蔡哀侯獻舞,見到瞭自己的小姨息媯,不知他該怎樣地驚呼。《左傳》裡隻六個字,“止而見之,弗賓”,已是很輕佻的含義。可以想見蔡哀侯多麼無禮,多麼急色鬼。他將息媯騙留在蔡國,除瞭一時沒有膽量強暴之外,動手動腳的事肯定沒少做。此時姐姐蔡媯,卻奇妙地隱身瞭。丈夫覬覦妹妹的種種不堪,她全然沒有阻止,連一分姿態也不曾做,倒像是默許配合。何況蔡國本就比息國強大,兩女同侍一夫,或許父親也不會太反對。

  也不知面若桃花的息媯,柔弱之間,怎生辛苦,才保全瞭自己,回到息侯身邊,終於放聲大哭。息侯氣得發抖,卻怯懦得不敢和蔡國正面沖突。然而,蔡侯欺人太甚,是可忍孰不可忍,於是息侯下定決心,非找機會報這個“綠雲壓頂”的仇不可。他想起強大的近鄰楚國,想假手於人,報戲妻之辱。

      息侯設計報戲妻之辱

  息侯所設的計謀是派遣使者向楚國進貢,並趁機向楚王獻計;蔡國自恃與齊國友好而不服楚國,若楚國興兵攻打息國,息侯求救於蔡國,蔡侯必念在與息侯是連襟的關系而慨然出兵相助,然後息國與楚國合兵攻打蔡國,必然可以生擒蔡侯,既俘虜瞭蔡侯,不怕蔡國不向楚國進貢。

  “伐我,吾求救於蔡而伐之”,正在圖謀北上、野心勃勃的楚文王,聽到這番邀請,正中下懷。汝水淮水之濱的蔡、息,是楚文王夢寐以求的地方,他慷慨地答應瞭息侯,擇吉興兵直奔息國而來,息侯假意驚慌失措地求救於鄰近的蔡國,蔡侯果然親自率領大軍來救,安營未定,楚兵與息兵四面包圍進攻,蔡侯在黑夜中倉皇突圍而出,奔至息城,息候卻緊閉城門不納,蔡侯走投無路,終於被楚軍俘虜,息侯大事犒勞楚軍,蔡候才知中瞭息侯“借刀殺人”之計,心中悔恨不已,但已悔之晚矣。


  蔡侯既對息侯恨之入骨,又對楚國師出無名進攻自己而出言不遜,在楚營大罵不已,楚文王大怒,下令烹殺蔡侯以祭太廟。在忠耿大臣鬻拳犯顏直諫下,楚文王終於下令放瞭蔡侯。而後擇期在宮中宴請群臣為蔡侯餞行。一時觥籌交錯,絲竹盈耳;腰肢纖細,舉止婀娜的妖嬈宮女,穿梭在筵席之間,美酒婦人當前,賓主已有幾分醉意,楚文王醉眼惺忪地對蔡侯說:“君平生可見過絕世美色否?”

分頁:2/6頁  上一頁123456下一頁

  蔡侯凜然一驚,驀然之間想此番幾遭不測,推究禍因,說來說去還不都是因為媯氏而起,於是抓緊機會,假意媚其聲氣答道:“天下絕世美色盡在大王宮中啦!但卻還沒有一個人能超過息侯夫人媯氏的美。”

  楚文王為之愕然,蔡侯繼續說下去:“息媯的美,天下無雙,荷粉露垂,杏花含煙,國色天香,無與倫比。”楚文王不禁怦然心動,壓低瞭聲音道:“怎樣才能見到?可以一見嗎?”蔡侯慫恿說:“以大王的威德,何求不得?”

  息侯用“借刀殺人”之計,使蔡侯成為楚國的階下囚,如今蔡侯又如法炮制還以顏色,這一言種下瞭息國滅國之命。

      楚文王抱得美人歸

  息媯終於過上瞭國君夫人的安穩生活。國力雖然弱小,但息侯把嬌美的妻子視作天上星辰。洗刷瞭連襟姐夫的戲妻之恥,他擁著佳人,隻怕連夢裡都是笑醒的。然而如魚飲水,冷暖自知。息媯何嘗是要丈夫報復,況且報復,也不是這種方式——自己的夫人受瞭欺負卻請鄰居幫忙打架,這算什麼?連替她去討公道的膽量都沒有,未來又將如何待她?

  這一天很快就來瞭。公元前680年,楚文王以“盟友”的姿態,領兵來到瞭息國,息侯設宴招待,文王要息媯作陪。這是與禮不合的,但息侯沒有拒絕,忍辱叫息媯出來獻酒。息媯出場瞭,執壺獻酒,不卑不亢,不言不笑,如海中沉著的黑色暗礁。楚文王卻為她的美色大驚。盛氣凌人的楚文王,在她怯懦夫君的陪襯下分明是個強者。可他垂涎美色的輕浮,又和蔡侯有什麼分別?息媯冷著臉退下去瞭,根本想不到隨後的事情將記入史籍:楚文王席間變色,當場將息侯拿下,一夕之間滅掉息國,在軍中就地納她為夫人。息侯在賓館被楚兵用繩索捆綁起來,也真正嘗到瞭他種下的苦果。


  媯氏在宮中聞變,倉皇奔入後苑準備投井自殺,被楚將鬥丹攔住,鬥丹勸她:“夫人不欲全息侯之命耶?”就這樣經過瞭一番痛苦的考慮,為瞭保全息侯,媯氏決定忍辱偷生。楚文王既見媯氏,憐香惜玉,色與魂授,好言撫慰,答應不殺息侯,就在軍中立媯氏為夫人,因為她長得面如桃花,嬌艷欲滴,把她叫做“桃花夫人”。

分頁:3/6頁  上一頁123456下一頁

     從此背負亡國罪名

  這個弱女子肯定被驚呆瞭。她的一個出場,一個眼神,竟然就決定瞭息國和她那可憐丈夫的命運。楚文王贏得何等幹脆利落,伐蔡滅息。從此,東可取淮夷之地,北可逼鄭許洛邑。蠻夷小國,變成瞭諸侯側目的強大威脅。更絕妙的,卻在於楚文王所采取的方法,如此富有戲劇性,不僅後世嘆為觀止,更令當時的中原列國瞠目結舌。他得意一笑,揮起大袖,留下一個為美人而滅息國的背影。

  息媯從此負著亡國的罪名。其實,有沒有息媯,都是一樣的。楚文王正欲控制中原南部最大的一個姬姓國。蔡侯的無知無禮,息媯因美貌衍生出的禍端,息侯魯莽輕率的報復,這一切都給瞭他窺視中原的機會。登基6年以來,他的用兵,從來不擇手段。自從楚武王揚言“我有敝甲,欲以觀中國之政”,隻過瞭22年,楚文王就實現瞭父親的豪言,遷都於“郢”,占據南陽盆地,開始逐鹿中原。

  這樣一個野心勃勃的男子見到息媯時,偉岸的心胸陡然降下來。哪怕入宮之後,整整三年,這個女人不發一言,他猶自深愛。息侯成瞭楚國都城的守門小吏,媯氏在楚宮中備受寵愛,三年的時光一晃就過去瞭,媯氏卻始終不發一言,息媯絕麗的容顏因為鬱鬱寡歡而顯得縹緲莫測。楚文王念念於心她的不樂,一定要媯氏說出道理來,媯氏萬般無奈,才淚流滿面地說道:“吾一婦人而事二夫,不能守節而死,又有何面目向人言語呢!”


  文王淡然一笑,這對他隻是一件小事。於是楚國繼續扣留蔡哀侯,直至他被軟禁9年後去世。這段歸楚的日子,於沉默中,息媯有瞭難得平靜的生活。她為文王生瞭兩個兒子:熊艱與熊惲。公元前676年,文王逝去。

分頁:4/6頁  上一頁23456下一頁

      悉心撫養二子

  令人驚異的事情又出現瞭。楚文王卒後的12年間,這個被掠奪的紅顏,以未亡人自居,悉心撫養二子,抵制著文王弟弟子元的誘惑。彼時楚國內亂激烈,兩個兒子,骨肉廝殺;王叔子元,控制宮廷。他沒有文王的心胸和霸氣,卻以比文王更狂妄的姿態去撩撥息媯。為誘惑息媯,竟在她宮室旁修建瞭房舍,在裡面搖鈴鐺、跳萬舞;甚至公然住進王宮,百般挑逗。

  這時的息媯若順從王叔,亦不叫人意外。然而她沒有。她的哭泣和抵制引發瞭楚國貴族對子元極大的不滿,公元前664年,楚國平定“子元之亂”。

  從此息媯的眼淚,隻需為兒子流淌瞭。她的幼子熊惲,奪得王位,成為後來大名鼎鼎的楚成王。男人的戲又一次上演。息媯隱沒於硝煙之後,成為楚宮裡一縷先王的餘音。而她的兒子,從此走上強盛楚國的路。

      命似二月桃花隨水流

  息媯死後,葬在漢陽城外的桃花山上。後人在山麓建祠,四時奉祀,稱為“桃花夫人廟”,至今仍為漢陽的名勝之一。唐代詩人杜牧途經漢陽時,曾到廟中憑吊,題詩道:

  細腰宮裡露桃新,脈脈無言度幾春;

  畢竟息亡緣底事,可憐金谷墜樓人。

  息亡身入楚王傢,回看春風一面花;

  感舊不言常掩淚,隻應翻恨有榮華。

  這首詩溫柔敦厚地道出瞭千古艱難唯一死的況味。一個嬌弱的女子,要保全自己丈夫的性命,就隻有含垢忍辱地面對殘酷的現實。而三年不言不語,就是對眼前的一切做瞭堅忍果敢的挑戰與抗爭。


  然而,不僅是如此,該如何評說這個女人魅惑如桃花般的臉呢?她所堅持的竟然不是對息侯的忠貞,而是把這份忠貞留給瞭楚文王。也許在她的心底,那莫名其妙的息侯,早已不值得為之殉節。至於國破的憂傷,她用久久無言的青春,作為祭奠。

  隻可嘆,生如桃花般妖嬈,命卻也似二月桃花隨水流!

分頁:5/6頁  上一頁3456下一頁

  鏈接:息媯簡介

  息媯(音:Guī),媯姓,春秋時陳國人。因為先後嫁與息侯、楚文王,所以又叫做息媯、息夫人、息君夫人或文夫人。也因姿色美艷而被稱為“桃花夫人”。

  初嫁息侯

      根據左傳的記載,息媯和姐姐蔡媯在公元前684年(陳宣公九年、楚文王六年)六月分別出嫁到息國和蔡國。由於陳國和息國並不接壤,需要途經蔡國,蔡哀侯以她是妻子妹妹的名義接見,期間多有輕薄。息侯聽說後,非常生氣,但因本國勢小力弱,便派人對楚文王說:“請您假裝攻打我國,因為我和蔡侯是連襟的關系,他必會幫我,這樣您就有理由攻打蔡國瞭。”楚文王聽從瞭這個建議,於是在九月份發兵進攻蔡國,並在“莘”大敗蔡軍,蔡哀侯也被俘虜。

  到瞭公元前680年(楚文王十年),蔡哀侯仍對四年前被息國欺騙,而遭到俘虜的事情感到憤恨,於是就向楚文王稱贊息媯的美貌。楚文王聽後非常心動,便以前去赴宴的名義一舉滅掉息國,息媯也被帶到楚國。

  後嫁楚文王

      息媯到楚國後,雖然為楚文王生下兩個兒子。卻是一直悶悶不樂,也不願主動說話,楚文王問是什麼原因,她回答說:“我身為女子,卻嫁瞭兩任丈夫,既然不能死,那又有什麼好說的呢?”楚文王知道她是傷感息國的滅亡,為瞭取悅息媯的歡心,便以蔡哀侯從中挑撥為由,在當年秋天進攻蔡國,蔡哀侯再次被俘,最終客死楚國。對此,《左傳》評論說:《商書》中說的“惡蔓延的時候,就像野火燎原一般,如果不靠近他,那要怎樣來撲滅呢?”這恐怕就是指像蔡哀侯這樣的人。

  楚文王去世後

     公元前675年(楚文王十五年),楚文王在打敗黃國,在班師回國的途中得病,隨後於六月份去世。君位由他和息媯所生的長子艱繼位,是為堵敖。但在三年後,堵敖就在政變中為同母弟惲所殺。惲繼承瞭他的位置,這就是後世所稱的楚成王。楚成王幼年初立,朝政多由叔叔,也就是文王的弟弟,時任令尹的子元所掌握。

  公元前666年(楚成王六年),子元為瞭引誘寡居的息媯出軌,便在她居住的宮殿旁邊跳一種叫做“萬”的舞蹈。息媯聽到後,便哭著說:“先王(指楚文王)要人跳這種舞,是用作習戰爭演練。現如今您不用這種方法來進攻仇敵,卻要用在我這個亡未人旁邊,這難道不是件奇怪的事情嗎?”子元知道後,感嘆道:“一個婦道人傢都知道要打擊仇敵,我反而忘記瞭。”於是在當年秋天率軍攻打鄭國。

  公元前664年(楚成王八年),子元出征鄭國回來後,就強行和息媯住到一起,還將勸阻他的大臣鬬射師(即鬬廉)抓瞭起來。而在這年秋天,申公鬬班發動政變殺死瞭子元,他的父親鬬谷於菟(字子文)獲得瞭令尹之位。

分頁:6/6頁  上一頁456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