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漢昭帝皇後上官氏:六歲做皇後 守寡四十年

  導讀:漢昭帝皇後上官氏生於公元前88年,卒於前37年,漢昭帝皇後上官氏與漢武帝晚年托孤時的兩位大人物都有密切的關系:她是上官桀的孫女,同時也是霍光的外孫女。六歲時嫁給十一歲的漢昭帝。後來昭帝病死時,她才十五歲,漢宣帝因輩分比昭帝小兩輩,竟要叫她太皇太後,漢昭帝皇後上官氏開始瞭近四十年的守寡歷程,最後壽終正寢於長樂宮。

  六歲成為母儀天下的皇後

  漢昭帝皇後上官氏的祖父是上官桀,外祖父是霍光,他們都是漢武帝遺詔中的四位輔政大臣中的一員(另外兩位是桑弘羊和金日磾)。由於他們的姻親關系,在朝中形成強大的勢力,但是並不表明他們沒有矛盾,上官桀為瞭進一步擴大自己的勢力,要求把自己五歲的女兒送入宮廷,遭到霍光以“年幼”為名的反對,但是實質不是年幼,而是霍光看的遠,他看到西漢外戚的衰敗和滅亡(如呂後傢族和竇嬰),不希望成為這個樣子。而上官桀雖然在霍光處碰瞭壁,但是不久,“蓋長公主私近子客河間丁外人,安素與外人善,說外人曰:‘安子容貌端正,誠因長主時得入為後,以臣父子在朝而有椒房之重,成之在於足下。漢傢故事,常以列侯尚主,足下何憂不封侯乎!’外人喜,言於長主。長主以為然,詔召安女入為婕妤,安為騎都尉。”,上官氏成功入宮,在次年的始元元年,“春,三月,甲寅,立皇後上官氏,赦天下。”,上官氏六歲成為母儀天下的皇後,成為中國歷史上奇怪的一景。

  上官桀與輔政大臣桑弘羊燕王謀反被誅

  漢昭帝皇後上官氏的父親上官安,“以後父封桑樂侯,食邑千五百戶,遷車騎將軍,日以驕淫。”在一次宮廷酒會上,他竟然“受賜殿中,出對賓客言:‘與我婿飲,大樂!’見其服飾,使人歸,欲自燒物。”,而且他的私生活很不檢點,“醉則裸行內,與後母及父諸良人、侍禦皆亂。子病死,仰而罵天。”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一傢和霍光的矛盾越來越深,根本原因是漢昭帝的長大,霍光想要成為周公式的人物,成功歸政。而上官桀一傢卻和霍光的願望背道而馳。


      《漢書》記載瞭他們的矛盾“數守大將軍光,為丁外人求侯,及桀欲妄官祿外人,光執正,皆不聽。又桀妻父所幸充國為太醫監,闌入殿中,下獄當死。冬月且盡,蓋主為充國入馬二十匹贖罪,乃得減死論。於是桀、安父子深怨光而重德蓋主。”其實這些都是表面現象,真正原因是權力,“自先帝時,桀已為九卿,位在光右,及父子並為將軍,皇後親安女,光乃其外祖,而顧專制朝事,由是與光爭權。”,上官桀傢族,長公主,和另一位輔政大臣桑弘羊還有在漢武帝時期爭奪太子之位而沒有成功的燕王劉旦結成同盟,準備政變,但是這樣一些政治失意人物自然不會有太大作為,在漢昭帝和霍光的打擊下,政變被粉碎,結果是“詔丞相部中二千石逐捕孫縱之及桀、安、弘羊、外人等,並宗族悉誅之”“蓋主自殺”“旦以綬自絞死,後、夫人隨旦自殺者二十馀人”,歷史上又多瞭一些血腥,但是漢昭帝皇後上官氏“以年少,不與謀,亦霍光外孫,故得不廢”,繼續做她的皇後。

相關閱讀推薦:

上官小妹是誰?漢昭帝劉弗陵皇後上官小妹生平

漢昭帝劉弗陵的皇後是誰?

漢昭帝生母鉤弋夫人死因:鉤弋夫人被處死真相

揭秘漢昭帝劉弗陵英年早逝之謎:歷史上劉弗陵之死

劉弗陵生母 漢昭帝劉弗陵的生母鉤弋夫人介紹

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以太後為中心廢劉賀迎劉詢繼位稱帝

  在父系被殺後,霍光到是很重視這位皇後,“光欲皇後擅寵有子,帝時體不安,左右及醫皆阿意,言宜禁內,雖宮人使令皆為窮褲,多其帶,後宮莫有進者”,這算是經過瞭一段“擅寵”的時光吧。而且她並沒有忘記父系,“自使私奴婢守桀、安塚”。但是好景不長,到瞭元平元年,漢昭帝去世。霍光和諸位大臣商議,決定確立昌邑王劉賀繼承大統。漢昭帝皇後上官氏成為皇太後,但是這位劉賀並不本分,在進京途中,就派人掠取民間女子、財產,並讓其屬吏。傢人都穿上刺史的官服,封官進爵,任其胡作非為。而且遊戲無度,剛剛進京就開始疏遠老臣,開始提拔自己的官屬。這使得霍光感到不安,於是決心廢立,他自己畢竟不能直接實施,他隻能依靠皇太後,於是在以太後為中心,上演瞭廢立的一幕。

  太後被珠襦,盛服坐武帳中,侍禦數百人皆持兵,期門武士陛戟陳列殿下,群臣以次上殿,召昌邑王伏前聽詔。光與群臣連名奏王,尚書令讀奏曰:“丞相臣敞等昧死言皇太後陛下:孝昭皇帝早棄天下,遣使征昌邑王典喪,服斬衰,無悲哀之心,廢禮誼,居道上不素食,使從官略女子載衣車,內所居傳舍。始至謁見,立為皇太子,常私買雞豚以食。受皇帝信璽、行璽大行前,就次,發璽不封。從官更持節引內昌邑從官、騶宰、官奴二百馀人,常與居禁闥內敖戲。為書曰:‘皇帝問侍中君卿:使中禦府令高昌奉黃金千斤,賜君卿取十妻。’大行在前殿,發樂府樂器,引內昌邑樂人擊鼓,歌吹,作俳倡;召內泰壹、宗廟樂人,悉奏眾樂。駕法駕驅馳北宮、桂宮,弄彘,鬥虎。召皇太後禦小馬車,使官奴騎乘,遊戲掖庭中。與孝昭皇帝宮人蒙等淫亂,詔掖庭令:‘敢泄言,要斬!’……”太後曰:“止!為人臣子,當悖亂如是邪!”王離席伏。尚書令復讀曰:“……取諸侯王、列侯、二千石綬及墨綬、黃綬以並佩昌邑郎官者免奴。發禦府金錢、刀劍、玉器、采繒,賞賜所與遊戲者。與從官、官奴夜飲,湛沔於酒。獨夜設九賓溫室,延見姊夫昌邑關內侯。祖宗廟祠未舉,為璽書,使使者持節以三太牢祠昌邑哀王園廟,稱‘嗣子皇帝’。


      受璽以來二十七日,使者旁午,持節詔諸官署征發凡一千一百二十七事。荒淫迷惑,失帝王禮誼,亂漢制度。臣敞等數進諫,不變更,日以益甚。恐危社稷,天下不安。臣敞等謹與博士議,皆曰:‘今陛下嗣孝昭皇帝後,行淫辟不軌。“五辟之屬,莫大不孝。”周襄王不能事母,《春秋》曰:“天王出居於鄭,”由不孝出之,絕之於天下也。宗廟重於君,陛下不可以承天序,奉祖宗廟,子萬姓,當廢!’臣請有司以一太牢具告祠高廟。”皇太後詔曰:“可。”光令王起,拜受詔,王曰:“聞‘天下有爭臣七人,雖亡道不失天下。’”光曰:“皇太後詔廢,安得稱天子!”乃即持其手,解脫其璽組,奉上太後,扶王下殿,出金馬門,群臣隨送。

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雖然是霍光導演,但是這位太後的行為還是表明瞭一些果敢的形象。也許同教育有關系吧,史書記載“白令夏侯勝用《尚書》授太後,遷勝長信少府,賜爵關內侯。”

  漢昭帝皇後上官氏最後的日子

  隨後,霍光迎立漢武帝的曾孫劉詢為帝,是為漢宣帝。漢昭帝皇後上官氏由皇太後成為太皇太後。霍光表現尚可,但是漢宣帝覺得他如“芒刺在背”已經有瞭矛盾,而且霍光的傢人也太過分瞭,霍光的夫人為瞭讓自己的女兒成為皇後,竟然毒死瞭漢宣帝的結發之妻許皇後,後來霍光病死,皇帝和太皇太後親臨祭奠,用瞭極高的禮節,但是霍光的傢族後來在漢宣帝的打擊下也遭到瞭滅門的厄運,漢昭帝皇後上官氏的母系也絕瞭。

      就這樣一個正在花季季節的少女,從此過上瞭老太婆的生活。在《漢書》有這麼一段記載,說漢宣帝的許皇後“五日一朝皇太後於長樂宮,親奉案上食,以婦道共養。”我們知道漢武帝的偉大之處在於他成功地解決瞭同姓王的問題,困擾瞭漢朝好幾代的問題,但是在他去世後卻造成瞭權力真空,而這個真空要外戚去填補,從此漢朝再也沒有擺脫外戚的困擾。而漢昭帝皇後上官氏正好處在這個交界,悲哀!

  上官太後,“凡立四十七年,年五十二,建昭二年崩,合葬平陵”。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