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古代女子洞房讓人臉紅的壓箱底寶貝有哪些

  古代女子在抒發自己心中的“苦悶”,和“無趣”時,因為鑒於時代的關系,所以說,跟現在的都市女人所采取的方式,是不一樣的,她們有自己的壓箱寶貝,不僅自己好過,對他也好。

  性是人天生的需要,女子也不例外。盡管中國古代的不少統治者對民眾實行性禁錮和性封閉,但是,在中國的古代社會很多時候,人們對性愛閨房之事並未視為隱私,可以公開談論,甚至宮廷裡討論國傢大事時也談論。到瞭漢代,性便被視為男女的私事,不公開談論瞭,但也未視為醜事;在唐代,性風俗更為開放。

  其實,中國在春秋戰國期間,人們對性愛閨房之事並未視為隱私,可以公開談論,甚至宮廷裡討論國傢大事時也談論。

  到瞭漢代,性便被視為男女的私事,不公開談論瞭,但也未視為醜事;在唐代,性風俗更為開放。


  而隻是到瞭宋代理學盛行以後,中國社會才實行瞭其八百年的性禁錮與性封閉,但也是禁下不禁上,表面上禁而實際上禁不住。

  像現在的年輕夫婦枕邊隨處可見一些情趣用品玩具,譬如安全套、潤滑液、和情趣衣褲等,這些情趣用品對於患有性冷感的女性和功能障礙的男性,抑或是中年性事不易的夫婦等,都有改善的效果。

  而隻是到瞭宋代理學盛行以後,中國社會才實行瞭其八百年的性禁錮與性封閉,但也是禁下不禁上,表面上禁而實際上禁不住。像現在的年輕夫婦枕邊隨處可見一些情趣用品玩具,譬如安全套、潤滑液、和情趣衣褲等,這些情趣用品對於患有性冷感的女性和功能障礙的男性,抑或是中年性事不易的夫婦等,都有改善的效果,其實古代男女也深諳其理。

  據考證,古代女人出嫁時隨嫁的嫁妝中,就有一些娘傢人為姑娘準備的洞房花燭夜準備的情趣用品。這是因為那時結婚的女子一般年齡都很小,且長期閉門傢中,特別是和外界交流溝通夫妻事甚少之故,方便性愛的同時取悅下新姑爺。下面就來介紹一下古代女子陪嫁的神秘“八件套”性用品:

  “春宮”瓷器:別看這個小瓷器,這可是娘親在女子出嫁時陪嫁的“壓箱底”物件。這用來幹嘛的呢?打開看到裡面大尺度的男女性愛瓷器就知道,這是用來讓女子學會夫妻之間的床第之事。


相關閱讀推薦:

皇後在洞房之夜是怎麼伺候皇上的?皇帝的新婚夜

揭秘:三國史上曹操在洞房夜搶走瞭誰傢的新娘?

揭秘:光緒皇帝洞房夜為何撲在表姐隆裕懷裡哭

明清皇帝與皇後洞房花燭之夜的全套流程!

揭秘中國歷史上最典型人妖 洞房時才被識破!

分頁:1/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情趣內衣:這就是一個開襠褲,但它可不是為瞭大小便失禁的人特設的,而是古代新娘的洞房專用品。由於古代大多是父母指婚,新郎新娘在洞房前一般都沒有見過對方,所以第一次見面時就要脫光衣服實在有些尷尬。女方父母以此開襠褲作為嫁妝,讓女兒在第一次房事時穿上,既可以減少心理障礙,又可以讓男方在第一次時,不會因為女方脫光衣服感到太興奮而早泄,或者因害羞而難以正常發揮。

  藏有春宮畫的新鞋:除瞭情趣內衣,古代女子出嫁的時候,隨嫁物品當中總會有幾雙娘傢人親手縫制的新鞋,這個鞋子看似是普通常見,其實鞋底暗藏玄機。原來鞋底都畫春宮圖,目的則是為瞭避免洞房花燭夜的兩人因為沒有性經驗而相互尷尬,特地畫出清晰性交姿勢圖用來指導如何性愛的。唉,古人真是用心良苦啊!

  神秘盒子:其實這種古代女子的梳妝盒,裡面的珠寶都是娘傢的陪嫁,陪嫁少瞭,女子去瞭婆傢就沒有地位瞭。還是現在男生負責買房好啊,時代不同瞭,男生成瞭最苦逼的群體。誰讓高房價大傢買不起呢!神秘暗盒裡暗藏玄機戰國時期的女子已開始鉛粉撲面、黛黑畫眉把自己變媸為妍。不打扮的妖艷點,如何吸引夫君的持續寵愛?

情趣內衣

  小腳瓷鞋:古人對小腳女人歷來情有獨鐘。這一對小瓷鞋,5×5.5x12cm,比率協調,金黃色打底,上繪有牡丹、芍藥、梅花等不同的花卉,有大紅、淺紫、深藍、淡綠共有五色。鞋內有篆體朱紅款,字體端莊秀麗。更令人稱奇的是小鞋邊緣處包有薄銀護口,利用鞋幫和鞋底護口之間的銜接,飾有銀龍銀鳳,飛翔狀,共捧一鮮紅的珊瑚珠。鞋尖處用薄銀條卷焊有一展翅的蝴蝶,鞋幫前口處也有一小蝴蝶紋飾。小瓷鞋燒制的繁縟奢華,包銀又匠心獨到,這對刺激性愛有很大的推動作用。

  白手帕或者白綾或者其他類似的東西:據說古代女子在新婚之夜後要出示沾有落紅點點的白綾以證明其清白,如果新婚之夜後她不能出示好像後果很嚴重的哦!據說新娘出嫁其娘傢的陪嫁品中就有一件作這種用途的白綾!

白手帕

  放置性藥物的器具銅盒:這是男女雙方在房事中使用的性藥物,但裡面具體裝的什麼無從考證。根據古典書籍和現代小說中的描述,裡面的藥物很有可能是用來給男的壯陽的,另外也有可能是一種催情藥粉,方便新姑爺和新娘更快進入狀態,促進雙方“交流”。

  銀托子:這是娘傢人送給新姑爺的“大禮”,說的通俗點就是女方送的男性自慰器。有人就好奇瞭,結婚陪嫁物弄這麼個玩意兒幹啥使?如果你能想到女性每月不可避免的月經、女人懷胎後十月男人的性饑渴就明白瞭。銀托子據說還是整部金瓶梅中戲份最重的工具,也是西門慶最長使用的工具。在小說中它的使用方法是銀托子目前沒有什麼好爭議的,因為現在還存有實物。可見銀托子作為一種性工具流傳既為廣泛而且長遠。

分頁:2/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