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才是中國古代最令人痛惜的帝王:苻堅的個人悲劇

  秦王苻堅的遺憾,不僅僅是淝水之戰的落敗,更多的,則是來自他內心的糾結。他萬萬沒有想到,對他頂禮膜拜的臣子,他真誠善待的朋友,會紛紛離他而去,打起反秦的旗幟。昔日如手足般的兄弟,卻成瞭兩軍對壘的另一方。這般結局,是苻堅始料不及、也是他最不願意看到的。而英雄一世的苻堅,最終被他最為寵信的部將姚萇殺死,除瞭憤怒,那一刻,也許是苻堅一生中最為糾結、最為遺憾的時刻。

  苻堅——傳奇與悲劇色彩並存的帝王

  苻堅(公元338年—385年),是中國歷史上一個極具傳奇色彩的帝王,也是一個極具悲劇色彩的帝王。他前期的輝煌,和晚景的淒涼,形成瞭強烈的反差,有著英雄未竟的無奈,也有壯志未酬的遺憾。苻堅東亡前燕,西並前涼,北吞代國,平仇池、定益州,完成瞭五胡時期北方的唯一一次統一,單憑這一點,苻堅便無愧神武的稱號。然而,戰敗之後的前秦,有如定時爆破的大廈,立刻變得四分五裂,苻堅辛苦聚攏的四方之眾,也像潮水一樣奔瀉而去。曾經風光無限的王國,落到這般田地,不能不說是個遺憾。其實,在路衛兵看來,戰場上的失敗,並沒有對前秦的滅亡起到決定性的作用,或者說,東晉的一擊還不足以徹底打垮前秦。墻倒眾人推的無奈,也許才是帝國滅亡的最終原因。

  苻堅也是一位極其特殊的帝王。說它特殊,是因為在以鐵血征伐定天下的五胡亂世,他堅持瞭“為政之體,德化為先”(《晉書》)的治國理念,而且成效顯著。思想開化至此,這對一個少數民族帝王來說,是非常難能可貴的。苻堅自幼“聰敏好施,舉止不逾規矩”,長大後飽讀詩書,頗有儒傢風范,這也是他以仁治政,以德治國的基礎所在。“留心儒學,整齊風俗”(《晉書》),是苻堅一貫堅持的治政理念。苻堅的輝煌,不隻體現在他的武功上,他還開創出瞭五胡時期少有的繁榮景象。“關、隴清晏,百姓豐樂,自長安至於諸州,皆夾路樹槐柳,二十裡一亭,四十裡一驛,旅行者取給於途,工商貿販於道”(《晉書》)。百姓安居,商業繁榮,路上行人絡繹不絕,還配有給養站。盛世繁榮莫過於此,在五胡亂世,這簡直就是人間天堂。


  納諫,說來容易,做卻很難。皇帝講威嚴,自認高人一等,誰說聽誰的豈不很遜?所以善於納諫的唐太宗令人敬佩。在路衛兵看來,苻堅的納諫,猶在太宗之上。苻堅在取得一系列的成就之後,也會放松一下,就去鄴城的西山遊獵,伶人王洛攔馬勸諫,說你身為天子,是百姓的衣食父母,怎麼可以遊獵無度呢!“若禍起須臾,變在不測者,其如宗廟何”(《晉書》),您老還是為國傢想想吧。這要擱別人,還不當下砍瞭王洛的腦袋啊,純屬找死。可苻堅偉大就偉大在這,“自是遂不復獵(《晉書》)。一個地位卑賤的戲子的話都能聽進去,這點連唐太宗也未必能做得到。當然,伶人的話說得有道理,說到苻堅心坎裡去瞭。可話又說回來瞭,你說得對就得聽你的呀,你看現在一些當官的,即便你說的再對,那也不行,偏要跟你反著來,為嘛?道理很簡單,因為你傷瞭他的面子,壞瞭他的威嚴。

相關閱讀推薦:

東晉歷史上淝水之戰,究竟是誰打敗瞭苻堅?

苻堅為什麼失敗?揭秘淝水之戰苻堅失敗的原因

前秦君主苻堅:一位死在瞭斷背山上的英明皇帝

苻堅簡介 十六國前秦的君主世祖宣昭皇帝苻堅生平

分頁:1/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也許正是這種心胸寬廣的霽月胸懷,才讓苻堅擁有瞭包容天下的大智慧。治軍上的仁,讓他得到各部族的支持。比如匈奴的左賢王劉衛辰遣使來降,雲中護軍賈雍卻派人 “縱兵掠奪”,苻堅不但命令賈雍將“所獲資產,悉以歸之”,還罷瞭他的官。“不以小利忘大信”(《晉書》)不但讓劉衛辰誠心歸附,烏丸和鮮卑的一些部落聽說後,也紛紛來投。而治世的仁,則讓他獲得瞭百姓的支持。苻堅很註重民生,一次國內大旱,糧食絕收,百姓困苦,苻堅一方面消減後宮的靡費用度,降低官員工資,“省節谷帛之費,太官、後官減常度二等,百僚之秩以次降之”(《晉書》)。還“遣使巡察四方”,對那些“高年孤寡,不能自存”的人予以照顧,相當於現在的送溫暖活動。

  苻堅成效最為顯著的,則是他治政上的仁,這使他的政權更加穩固。慕容垂來投時,王猛說慕容垂是“蛟龍猛獸,非可馴之物”,是個狠角色,“不如除之”,苻堅說,“吾方以義致英豪,……今而害之,人將謂我何!”(《晉書》),他在乎的是仁義而不是動機,所以他“郊迎執手,禮之甚重”(《通鑒》)。滅掉前燕後,苻堅還妥善安置瞭慕容氏的皇族舊臣。對待羌酉姚萇,苻堅更是高看一眼。未當皇帝前的苻堅,曾經做過龍驤將軍一職,當皇帝後,“龍驤之號未曾假人”(《晉書》),然而他卻將這個封號給瞭姚萇。應該說,不管後來的結果如何,能讓桀驁不馴的五胡勢力,盡為前秦效力,這就已經成功瞭。他那包容天下、目光遠大的帝王風范,讓人由生敬佩。事實上,苻堅的仁,也讓慕容垂和姚萇感動不已,他們也確實為帝國的興盛立下瞭不朽的功勛。遺憾的是,苻堅的仁,也最終讓他栽瞭跟頭。慕容垂、姚萇的相繼叛離,無異於在苻堅的傷口上撒瞭一把鹽。

  其實客觀上說,苻堅的仁政是沒有錯的,仁政也是苻堅最終勝出的根本所在。五胡時期的帝王,多以武力征服,以殺止殺,其結果得到的卻是反抗。遠的不說,苻堅的前任厲王苻生,便是以兇殘暴虐著稱,造成瞭人心渙散。絕大多數的人,還是為苻堅的仁義所感動的。比如赤膽忠心的王猛,在臨終前仍不忘為前秦的未來做出規劃,勸苻堅“勿以晉為圖”(《通鑒》),還讓他提防慕容垂和姚萇, “鮮卑、西羌……終為人患,宜漸除之”(《通鑒》),其言切切。遠征西域的大將呂光,在聽說苻堅被姚萇殺害後,“奮怒哀號,三軍縞素”,下令官員“服斬縗三月,庶人哭泣三日”(《晉書》),舉國哭悼,這是歷史上都是少有的。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以德治之,以情感化,當然會收到效果。然而,在路衛兵看來,單純的仁政也有弊端。施以仁政,需要你的施政對象也要講德有德才行,也就是說,你的仁德,應該成為他們報效國傢誓死效忠的動力,而不能成為他們恣意妄為借雞生蛋的借口。可以肯定,如果所有臣子都像王猛、呂光這樣的忠心,即便是淝水落敗瞭,前秦也不至於就破敗到無法收拾的境地。然而,政治就是這樣殘酷,它是不以情感作為衡量標準的,道德本就不是政治傢們所遵循的行為準則。

分頁:2/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