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盤點傳聞中的北京八大邪地:你敢去嗎?

  1.故宮恐怖事件

  在1983年的一個深夜,有一個人從故宮珍寶館附近的夾墻走過,突然發現遠處有一對打著宮燈的人,他想這個年代都用手電筒阿,誰還用宮燈呢,難道是?可又一想黨教導我們世界上是沒有鬼神的,肯定是眼花瞭,或者什麼自然現象,於是就想上前看看,可怎麼追也追不上那隊打著宮燈的人,不過遠遠的看去,的確是穿著清朝的旗袍的宮女,打著眀紗的宮燈整齊的走著。這下可把他嚇壞瞭,癱坐在地上,也不敢追瞭,直到燈光看不見瞭,才從另一條道一步一步地挪回傢瞭。

      還記得故宮曾經發生過一起盜寶案,嫌疑人在閉館之前藏到瞭珍寶館對面洗手間之間的夾縫裡,到瞭工作人員下班以後就出來,先進瞭珍寶館然後是鐘寶館,偷瞭不少東西,可沒走多遠就被巡查人員發現瞭,發現的過程也挺離奇的,本來那個巡查人員沒想抬頭看,可心裡就是有一個聲音告訴 他,有人在拿我的東西,他就在墻上,這個感覺一直在心頭環繞,於是他就用手電往墻上照,真的發現瞭那個嫌疑人。他也嚇壞瞭,半夜故宮的一個墻頭上出現一個人影,於是他就大叫瞭出來,大傢都用手電照瞭過去,就看見那個身影跳下瞭墻,於是就報瞭警,後來聽說武警和警察就封鎖瞭故宮,城墻周圍佈滿瞭警察,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的,還有抓捕的,後來那個嫌疑人就從城墻上的一個地方跳瞭下來,居然沒有摔死,被松樹卸掉瞭不少的引力,摔傷瞭腿,被抓獲瞭。

   大傢都知道故宮對外開放的其實隻是一部分,還有很大一部分是不對外開放的,具體原因誰也說不清楚。


  傳說,剛解放那會,故宮博物院晚上巡查保衛的人員經常看見有種奇怪的動物,說像老鼠但特別大,說像豬又跑的奇快。

  人說這是皇族養在東西宮內鎮宮之獸。後來好些人想抓住一兩隻,但這快六十年瞭,看見的人越來越多,卻沒人真正抓住過一隻!想來真是神奇。

相關閱讀推薦:

天王洪秀全的恐怖結局:屍體竟被曾國藩剁成肉醬

美國911事件簡介:基地恐怖組織對美國的報復行動

揭秘日軍眼裡“支那第一恐怖軍人”:張靈甫戰績

揭秘:中國古代的女子失身後的恐怖結局大盤點

解密:明朝皇帝恐怖殺人法 五馬分屍算最文明

分頁:1/6頁  上一頁123456下一頁

  2.萬壽山上的佛香閣

  你們知道為什麼萬壽山上要蓋個佛香閣嗎?說當年皇帝想在海淀這片風景秀美的地段造大園子。最早是乾隆皇帝,這是最玄乎的一種說法。當年乾隆看中瞭這塊風水寶地,想造一個大園子。在項目啟動之前,就曾有人來勸告,說這裡雖然地段好,但是在萬壽山的下面,卻有一座古墓,是明朝時期某個王妃的,還是不要動為好。

  乾隆不以為然。他覺得自己身為九五至尊,天不怕地不怕,難道會怕一個前朝的王妃古墓嗎?於是下令修建。皇上都下聖旨瞭,底下人哪敢不從的,就趕緊開始行動瞭。話說這妃子當年可不是善主,她的墓動不得!乾隆聽瞭,說怕什麼,給我挖。底下人哪敢不從,當然隻能挖,誰知一挖挖出瞭亂子。

  果然,挖著挖著就挖出瞭亂子。當乾隆親自趕到現場時,墓的大石門已被挖開瞭。而且裡面赫然寫著八個大字:“你不動我,我不動你。”

  乾隆有點震驚瞭。難道,冥冥之中這個王妃知道自己要來挖她的墓嗎?看來,這個王妃生前也不是一個善主。

  乾隆覺得還是不要招惹這位王妃為妙,省得到時候真給自己帶來什麼不測,於是建塔的想法就作罷瞭。


佛香閣

  他就讓人把土重新填到原來那個地方。並且還在萬壽山上蓋瞭一個閣,希望能夠鎮住。

  乾隆親到現場一看墓的大石門已被挖開,可是門裡面刻著八個大字:你不動我,我不動你!乾隆一下就嚇壞瞭。趕忙命人把土都蓋回去,並在萬壽山上蓋一大廟鎮住著不冥的鬼魂!這就是佛香閣瞭!

分頁:2/6頁  上一頁123456下一頁

  3. 北新橋的海眼

  據說劉伯文和姚廣孝倆人建瞭北京城,發現北京城有幾口海眼,通到大海。最大的倆一個在京西玉泉山鎮在一個大廟地下,一個在北海被白塔鎮著,還有一口在東直門的北新橋。為防水患,還把一條龍鎖在瞭海眼裡,並承諾,等橋舊瞭,修起橋翅瞭,路燈朝下不朝上瞭,就放老龍出來。可人們並沒有修橋,而是在上面蓋瞭一座嶽王廟,還把這個地方叫做北新橋,因此老龍永遠的被鎮在瞭井裡。

  聽老人講在日偽時期,日本人不信邪,強迫老百姓拉過鎖龍的鐵鏈,拉的滿大街都是,還沒到頭,可惡的小日本還讓繼續往上拉,這時井裡突然往上反黑水,而且井裡還傳來瞭怪聲,嚇得小日本也不敢再往上拉瞭,把拉上來的鏈子又順瞭回去。


  第二次是紅衛兵破四舊。也把大鐵鏈子往上拉,結果根日本人一樣。也全嚇傻瞭,趕緊恢復瞭原貌。

  最近一次跟北新橋海眼有關的事是修地鐵幾號線來的,新聞裡還播瞭,說是為瞭不破壞北新橋的一口古井,地鐵繞瞭多少多少公裡。

  4. 菜市口刑場

  菜市口是清朝的刑場。有這麼一傢裁縫鋪子,就住菜市口,由於手藝好,生意很旺盛。時間久瞭就遠近都出瞭名。

  就說這有這麼一年,夏景天兒,菜市口外砍死瞭一個亂黨。當天晚上,裁縫鋪掌櫃的睡著正香,突然發現屋裡有人走動,心裡一想,八成鬧賊。可又一想,這賊就讓他鬧吧,反正我這屋裡一件值錢的東西都沒有。就瞇縫著眼睛瞅著,這賊摸索瞭一會,倒也懂事出門隨手把們給關瞭。

  第二天,掌櫃的起床看看丟沒丟什麼東西,一收拾發現自己的針線笸籮不見瞭。就在這時外頭有人喊:掌櫃的快出來看看吧。掌櫃的出門跟眾人到荒郊一看,昨天那個斬首的人,腦袋和身子連在瞭一起。而且脖子上有一串細細的線痕,旁邊就扔著裁縫鋪的笸籮!


 菜市口

  菜市口斜對過兒有個鶴年堂,刀傷藥出名。每次行完刑,夜裡總有“人”拍門買刀傷藥。後來,到鶴年堂買刀傷藥也成瞭老北京的一句罵人俗話瞭。

分頁:3/6頁  上一頁123456下一頁

  5. 勁松鬼樓

  八四年左右北京發生瞭件大事,當時人們、尤其是住在勁松附近的,個個都是人心惶惶的。

  大傢都在傳說李老住的那幢樓鬧鬼,每當天黑,一進那個樓門,就能聽到淒慘的哭聲,在你耳邊縈繞,並可以看到周圍鬼火閃爍,而樓道裡的照明燈也忽明忽暗,足已嚇破人膽。

  而到瞭夜深人靜傢傢進入夢香時,門外卻熱鬧非凡,聊天兒的、搬東西的、打架的、罵孩子的聲音都清清楚楚,但當人們打開房門,聲音驟停,隻留下探頭觀看的鄰居面面相覷。

  當時那座樓是新建不久的,搬進去的住戶隻有一半左右,發生瞭這件事,樓裡的住傢又紛紛搬走瞭,隻剩下空樓。奇怪的是人搬走瞭,鬼好象也跟著走瞭,整個空樓安安靜靜的。於是有些實在沒房住的人傢又悄悄搬回來瞭,開始幾天平安無事,直到那天,有一個老太太晚飯後溜彎回來,上瞭樓梯看到有個披著長發的女人在自傢門前站著,老太太納悶,不認識呀,便問那個背對自己的女人找誰。問瞭二遍,也沒有回應,老太太便一邊叫屋裡老伴和兒子的名字,一邊上前拉她一把,想把她推到一邊自己進屋去。女人被拉瞭一下就慢慢地轉過身來,就著樓道昏暗的燈光,老太太看見瞭她的正面,嚇叫一聲瘓在地上暈過去瞭。她的傢人聽見叫聲來開門,看見母親不醒人事的躺在地上,馬上把她送到醫院搶救。

      老太太醒瞭以後還嚇得混身哆嗦,斷斷續續地說瞭事情的經過,原來那個女人轉過身子,老太太看見她的那一面也是個長發披肩的背影!可憐這個老太太被嚇得不能下床瞭,還整天疑神疑鬼,絮絮叨叨不知所雲,最後隻好被送回鄉下老傢休養。


  蓋那東西的時候,從地底下挖出兩隻石龜來,挖出來的石龜上刻著字,劉伯溫埋的,石龜挖出來後就運走瞭,自此,東四徹底廢瞭,隆福大廈更是一蹶不振。

  還有傳得更邪的,說那倆石龜個兒挺大的,每個都得跟汽車似的,是真不小啊。不過去年隆福大廈邊兒上蓋瞭一個娃哈哈酒樓,倍兒火,異常的火,杭州菜。不知道什麼原因,真是異常的火。

分頁:4/6頁  上一頁23456下一頁

  7. 鑄鐘娘娘

  以前,北京跟北京附近的人,每天晚上七點鐘的時候,就能聽見連續不斷的“鞋一鞋一鞋一”的鐘聲。尤其是冬天很冷的時候,媽媽們就會跟孩子說:“睡覺吧,鐘樓打鐘瞭,鑄鐘娘娘又要鞋穿瞭。睡覺吧,別吵瞭鑄鐘娘娘。”“鑄鐘娘娘跟誰要鞋呀?”於是,媽媽們就說出瞭這樣一個傳說。原來,早年間沒有鐘表的時候,各城各縣都有一座鼓樓,到瞭定更天就開始打鼓,叫做“交更”,老百姓聽見鼓樓的鼓聲,就知道天到什麼時候瞭。北京是京城,鼓樓當然要比各城、各縣的鼓樓高得多,大得多瞭。可是光有這麼大的鼓樓多孤單呀,得配個大鐘樓。於是,皇帝就下瞭一道“聖旨”,派管工程的工部大官,修一座高大的鐘樓,鑄一口兩萬斤重的大鐘。工部大臣接瞭“聖旨”馬上把全國各地鑄鐘的匠人召集到瞭北京。

  有名的鑄鐘匠人都來齊瞭,工部大臣就在鼓樓西面開瞭一個鑄鐘廠,派一個最有名的匠人老鄧頭做鑄鐘的工匠頭,帶領大傢在廠裡鑄鐘。老鄧頭是有傢眷的,除瞭妻子外,還有一個讀書識字、心思靈巧、長得水蔥似的大閨女。一傢人就住在鑄鐘廠外面不遠的一個小胡同裡。老鄧頭天天早晨起來上鑄鐘廠,晚上回傢和妻子、閨女說說笑笑,一傢三口過著舒心的日子。老鄧頭天天下工回傢,女兒總是問:“爹,鐘鑄成瞭嗎?”老鄧頭也總是笑著說:“快瞭,快瞭。” 一天、兩天過去瞭,十天、二十天過去瞭,鐘真的鑄成瞭,這是一口很大的大鐵鐘。老鄧頭報告瞭工部大臣。工部大臣趕忙奏明瞭皇上,請皇上來聽聽鐘聲,他滿以為皇上一定會獎賞他呢,萬沒想到,皇上一看到這口鐘,就好大不樂意,說:“怎麼不鑄口銅鐘?這黑不溜湫的多難看!”等一聽鐘響,皇上就更惱火瞭:“這是什麼聲音?叭喇叭喇的,別說全城人聽不見,就是我的皇宮也聽不見呀。”皇上當即責罰瞭工部大臣,並說:“給你三個月的限期,鑄一口兩萬斤重的銅鐘。平常的時候,要四郊都聽得見,順風的時候,要四千裡以外也能聽得到。如果鑄不成鑄不好,就殺你的頭!”皇上說完,一甩袖子,怒氣沖沖地回皇宮去瞭。

  老鄧頭兒氣沖沖地回瞭傢,女兒一看見她爹,就問:“鐘不是鑄成瞭嗎?爹為什麼生氣呢?”老鄧頭兒說:“成什麼!”他把皇上看鐘的事說瞭一遍。女兒聽完也很生氣,但隻能安慰她爹說;“別生氣瞭,慢慢想法子鑄新鐘吧!”於是,老鄧頭兒還是天天早晨上鑄鐘廠,晚上回傢。開頭一個多月,還沒覺著怎麼著,一個半月後,老鄧頭兒再回傢的時候,臉色就不同瞭,總是愁眉不展,咳聲嘆氣的。原來這口銅鐘怎麼也鑄不成,不是銅汁子凝結不上,就是鑄好瞭不像鐘的樣子。工匠們化瞭鑄、鑄瞭化,不知道鑄瞭多少回,總也鑄不成。鄧姑娘知道瞭這回事,也急得不得瞭,天天替她爹發愁。每當老鄧頭兒回傢的時候,她就安慰爹幾句,老鄧頭兒不在傢的時候,她就和媽媽一起掉淚。眼看日子一天無近瞭,可把這靈巧、美麗的鄧姑娘熬煎壞瞭。 她想:爹爹他們就要為一口鐘喪命瞭,我還活什麼勁兒!不如死在他們頭裡吧!鄧姑娘想到這裡,咬一咬牙,狠一狠心,住後一撤步,使足瞭力氣,往化銅鍋那邊跑,到瞭跟前一抻腰,隻聽“嘩”的一聲,銅汁飛濺,姑娘跳到瞭化銅鍋裡。就在鄧姑娘往前跑的時候,大夥兒一看情況不對,異口同聲地喊瞭一句:“不好,快揪住她!”老鄧頭兒先是呆呆地發愣,大傢一喊,他才著瞭急,三步兩步,往前就追,等老鄧頭兒手到瞭,鄧姑娘的身子已然進瞭化銅鍋,老鄧頭一把沒揪住,隻是揪下鄧姑娘的一隻繡花鞋來。老鄧頭兒拿著閨女的繡花鞋哭得死去活來,大夥兒也掉下瞭同情的淚水。人們正傷心的時候,忽然一個年輕的工匠叫起來:“你們先別哭,看看銅汁子怎麼變瞭樣瞭!”


  大夥兒留神一看,果然銅汁放出瞭特別的光彩,於是擦幹瞭眼淚,馬上動手鑄鐘,就在太陽剛偏西的時候,八寸厚的新銅鐘就鑄成瞭,老鄧頭兒他們總算交瞭“皇差”。這口新鐘掛在鐘樓上,每天一到定更,就打緊十八、慢十八、不緊不慢又十八,兩番一百零八下鐘聲。鐘聲的後音總是:“鞋一鞋一鞋一”。老媽媽們聽見鐘聲,就傷心地說,“鑄鐘娘娘又要她那隻繡花鞋瞭。” 到後來,鑄鐘廠取消瞭,可“ 鑄鐘廠”的地名一直留到現在。“鑄鐘廠”裡有一座“鑄鐘娘娘廟”,可不知道是什麼人修的。有人說,是當初那個皇上修的;也有人說,是老鄧頭兒的夥伴們修的。不管是誰修的,這座鑄鐘娘娘廟和鑄鐘娘娘的傳說,一輩一輩地流傳瞭下來。那麼,先前鑄的那口大鐵鐘哪去瞭呢?這口大鐵鐘啊,它一直躺在“鑄鐘廠”裡,不知道躺瞭多少年。直到一九二五年,人們才把它挪到鼓樓後面,直直地立在那裡。人們看見這口大鐵鐘,就會聯想到鑄鐘娘娘的傳說瞭。

分頁:5/6頁  上一頁3456下一頁

  8、禮王府——三米旋風平地起

  西安門禮王府的“兇宅”傳言隻有單一的版本,而且與一位姓石的大媽有關。據說,這位石大媽祖上是滿族人,曾是禮親王傢的包衣傢奴,在禮王府當仆奴期間,經常能看見王府周圍被三米多高的旋風環繞,然而奇怪的是,十步之外根本就沒有一絲風……

  這一“兇宅”傳言實在是無從可考,禮王府300多年前就已經存在,算起來,石大媽也該是第五代傳人瞭。要從禮王府的奴仆中查出姓石的人,並找到第五代後代,無異於大海撈針。

  而住在禮王府周圍的居民也從沒聽說過有這麼一位“石大媽”,更從未見過禮王府刮起過旋風。老住戶高大爺聽完後打趣道:“北京風沙是大,可也不至於傳得這麼邪乎吧?光是沙塵暴就夠人受的瞭,再來個三米高的旋風,那還讓不讓人活瞭?我猜,沒準是哪個痛恨北京沙塵暴的小子隨口一說,就流傳開瞭一個鬼故事。”

  傳說中的北京四大兇宅之西安門禮王府,一位石姓大媽說,她祖上是滿族人,老人講他們祖先就是禮王的包衣傢奴,百年間,王府周圍三人多高的旋風常常得見,奇怪得是,十步之外就根本無風……

  西安門禮王府的“兇宅”傳說盛行於網絡,但卻始終沒看到探險解密的版本。按理說,王府官邸選址的重要標準之一就是風水好,為大富大貴之地,又怎麼會被傳為“兇宅”呢?

  從民間流傳的故宮、恭王府、禮王府鬧鬼的故事版本來看,象征著皇權的王府向來是高墻大院,守衛森嚴,在老百姓眼裡充滿瞭神秘感和恐懼感。

  於是,王府的深宅大院就成為瞭鬼故事流傳的載體,各種“兇宅”的版本便流傳開來…但是無風不起浪,關於禮王府大風更加科學的解釋的產生也許還有一段時間。

分頁:6/6頁  上一頁456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