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名妓李師師的最終歸屬之謎:李師師結局成迷

  一代名妓李師師和北宋君主的風流韻事,傳說很多,散見於南宋以來的多種筆記、小說,其中以無名氏的《李師師外傳》和張端義的《貴耳集》,比較詳細、真切。

  《外傳》中的李師師

  據《李師師外傳》記述:李師師,北宋汴京人,是一個洗染工的女兒。

  按當時的汴京風俗,父母喜愛的兒女,就送到佛寺去掛個出傢的名兒,叫做“舍身”。師師小時也舍瞭身,當時習慣稱佛門弟子為“師”,所以父母就疼愛地叫她“師師”。

  師師四歲的時候,父母雙亡,一個後來稱做李姥姥的煙花女子收養瞭她。

  師師長大以後,色藝雙絕,在汴京各教坊中名列第一。宋徽宗趙佶是一個風流天子,他不理朝政,卻熱衷於琴棋書畫、聲色狗馬,聽說李師師艷絕一世,就想見見她。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徽宗叫太監張迪送去許多裘衣、彩緞、珍珠、金銀,假稱是大商人趙乙,李師師讓他等瞭好久,直到深夜才接見他,態度傲慢,露出不屑一顧的樣子。徽宗問她年紀,她不答;再問,她把座位移得遠遠,取下瑤琴,自個兒彈瞭三遍,雞就叫瞭,徽宗隻好悻悻地離開。這是大觀三年(1109年)八月十七日的事。


  李姥姥對她說:“趙客人禮儀不薄,你怎能這樣冷淡?”

  師師說:“不過是個金錢的奴仆罷瞭,我為什麼要敷衍他?”

  不久,街頭巷尾就傳出瞭皇帝到過李傢的新聞,李姥姥聽瞭,嚇得半死,流著眼淚對師師說:“要是真的,就要滿門抄斬瞭!”

  師師說:“不要怕,他既然肯來看我,又怎會忍心殺我?逛妓院的事,皇上一定很忌諱,決不會公開辦理的。”

  果然,趙佶不曾見怪,春節的時候,還送來瞭一張蛇跗琴和一些白金。後來,他們就交往起來瞭。

  師師喜歡的,徽宗都喜歡;師師需要的,徽宗都備辦。他們一會兒彈琴,一會兒下棋,一會兒寫字,一會兒作畫,愉快極瞭。

  這年九月,趙佶還畫瞭一幅題為“金勒馬嘶芳草地,玉樓人醉杏花天”的畫,送給瞭她。

  為瞭來往方便,趙佶以治安保衛為名,修瞭一條通道,直通李傢,叫做“潛道”。從此,趙佶同師師來往,就不會再鬧得沸沸揚揚瞭。

  有一次,宮內宴會,嬪妃雲集,韋妃悄悄地問趙佶:“是個什麼樣的李傢姑娘,陛下喜歡得那樣!”

  趙佶說:“也沒什麼。要是你們穿上一樣的衣服,同師師雜在一起,就馬上會顯示出一種明顯的差別,那一種幽姿逸韻,完全在容色之外。”

  後來,徽宗把皇位讓給欽宗,自號“道君教主”,退居太乙宮,同師師的見面就少瞭。

相關閱讀推薦:

北宋名妓李師師:中國古代唯一為國捐軀的妓女

揭秘:歷史上李師師為何寧當妓女也不做皇妃?

李師師的結局如何?李師師與宋徽宗的刻骨愛情

一代名妓李師師 名妓李師師與宋徽宗的刻骨愛情

李師師怎麼死的 水滸傾國名妓李師師是怎麼死的

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貴耳集》的風流軼事

  《貴耳集》為南宋張端義作所,其中記載瞭一段涉及著名詞人周邦彥的風流韻事。

  有一次,趙佶到李師師傢,正碰巧著名詞人周邦彥也在那裡。周邦彥聽說皇帝來瞭,趕忙躲到床下回避。趙佶並不知道,自己帶來幾隻江南進獻的新鮮橙子,邊剝邊吃,同師師說瞭一會兒悄悄話,就離開瞭。

  周邦彥當時嚇瞭一身汗,從床下爬出,又覺好笑。後來,他把這段所見所聞,填瞭一首詞,叫做《少年遊》:

  並刀如水,吳鹽勝雪,纖指破新橙。錦幄初溫,獸香不斷,相對坐吹笙。

  低聲問:向誰行宿?城上已三更。馬滑霜濃,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後來,趙佶又到李師師處,問她有什麼新詞?師師說:有,就唱瞭一曲《少年遊》。趙佶聽瞭,好生奇怪,這言語,這細節,分明是那日同李師師相見的情景。又問是誰寫的,師師說是周邦彥。徽宗勃然大怒,拂袖而歸,他找到丞相,說:

  “開封府有個叫周邦彥的監稅官,稅沒交足,你們為什麼不捉拿法辦?”

  丞相一查,周邦彥的稅早交足瞭,但因為皇帝要辦,就以職事廢弛為名,糊裡糊塗地判他罷黜官職,驅出京師。


  隔瞭幾天,趙佶又到瞭李師師傢,師師不在,坐到更初,才見師師回來,愁眉淚眼,憔悴不堪。

  問:“哪裡去瞭?”

  答:“送周邦彥出京。”

  問:“有沒有作詞贈別?”

  答:“有《蘭陵王》一首。”

  趙佶強壓著妒忌的火,說:“唱一遍聽聽。”

  師師也強斂愁容,佯裝笑臉,咿呀地唱起來。

  柳陰直,煙裡絲絲弄碧。隋堤上、曾見幾番,拂水飄綿送行色。登臨望故國,誰識京華倦客?長亭路、年去歲來,應折柔條過千尺……

  那纏綿悱惻的情,那抑鬱無告的怨,隨著那婉傳的歌喉,幽幽咽咽地瀉出。趙佶那焚燒瞭許久的無名妒火,早已被詞裡拂塵似的柳枝兒,拂掃得煙消雲散瞭。他不禁慚愧瞭起來,回宮之後,下瞭一道詔書,把周邦彥召回。因為周邦彥善於填詞譜曲,還提拔他當瞭個“大晟樂正”的官。

  年齡公案

  對這兩則故事,人們提出瞭許多疑問。

  首先是這件風流韻事的有無?提出質疑的人說:

  其一,周邦彥生於1056年,死於1121年,活瞭六十五歲。趙佶同師師的交往開始於大觀三年,即1109年。而此後的周邦彥,至少是五十三歲瞭。在那樣一個人壽不豐的年代,周邦彥以五十三至六十五歲的高齡,再到妓院去廝混,恐怕沒這個道理。

  其二,北宋詞人最早提到師師的是張先。相傳,他的《師師令》就是為李師師而作。與張先相先後的詞人晏幾道、秦觀也曾在詞裡詠嘆過師師。張先去世於熙寧十年(1077),那時師師至少也應有十五六歲,到大觀三年,就應該至少有四十七八歲,這同周邦彥的年齡大體相當,但生於1082年的徽宗趙佶,這時隻有二十七歲,不論他如何貪歡好色,也決不會肯同一個母親輩的老婦來往吧。

  其三,考周邦彥的歷史,沒有當過開封府稅監這類小官;考宋朝的職官制度,也沒有“大晟樂正”這個官職。

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但是,多數研究者仍然相信這段風流公案存在。因為:

  第一,這段故事流傳得比較廣泛,除瞭文人記述外,還有大臣公開上章,批評皇上不該動輒“輕車小輦”溜出宮外胡鬧,這也委婉地旁證瞭這一事實基本存在。況且,張端義、周密等人都是有一定地位和深於掌故的人,年代離周邦彥不算太久,記述當有所根據。

  第二,天下同名的女子甚多,張仙、晏幾道、秦觀等人所見的熙寧時代的師師,不一定是宣和時代趙佶、周邦彥所交往的師師。因此,以張先詞來推斷宣和師師的年齡,可能犯瞭張冠李戴的錯誤。

  第三,宋代詞人大都常在妓院廝混,《宋史》說周邦彥行為“少檢,不為州裡推重”,足見其生活作風並不嚴謹,認為他到瞭五六十歲就不會出入妓院,實屬迂腐之見。

  李師師的歸宿

  其次是,李師師歸宿如何?

  關於李師師的歸宿,說法不一,大多缺少可靠的依據。

  其一是出傢、殉難說。

  《李師師外傳》繼續寫道,徽宗趙佶退居道宮之後,李師師自感失去瞭靠山,身傢難保,當時金兵犯境,河北告急,師師就主動向開封府打瞭一個報告,願意捐獻積蓄,助河北軍費,後來又求得徽宗同意,在北城慈雲觀當瞭女道士。金兵攻破汴京後,統帥達懶指名要交出師師,漢奸張邦昌搜捕到她,把她送到瞭金營。李師師說:“我本是卑賤的妓女,但曾經蒙皇上眷愛,現在寧可一死,決不讓你們把我當做禮品,換取晉身之階。”說著,拔下金簪,自刺其喉,不死,又把金簪吞到肚裡,才死去。

  後來,被拘押在五國城裡的趙佶聽說瞭師師的死情,也禁不住眼淚滔滔。

  其二是落難說。

  有人說,金兵攻下瞭汴京以後,燒殺搶劫,無所不為,師師落在金兵手中,後來輾轉嫁給瞭一老兵為妻,羞辱地度過瞭這大起大落的坎坷一生。

  其三是南渡說。

  不少人說,靖康之難以後,師師也輾轉南渡,流落在江、浙、湖、湘一帶。有人說在湖湘一帶見到過她,已沒有往日的風姿;有人說在江浙一帶,士大夫還邀她聽過歌。

  《宣和遺事》說,師師南渡以後,曾在杭州重操舊業,後來又流落到湖、湘一帶,嫁給瞭商人,則是以上兩種說法的綜合瞭。

  宋人劉子翬《汴京紀事》詩惋嘆地說:

  輦轂繁華事可傷,師師垂老過湖湘。

  縷金檀板今無色,一曲當年動帝王。

  劉子翬親歷瞭靖康之難,此詩用瞭“過湖湘”、“今無色”、“當年”等詞語,都是目睹口氣,其所說應該是有根據的。

  總之,金人南下,事起突然,師師以一介弱女子,在兵荒馬亂之際,什麼情況都可能出現,“殉難說”似乎美化瞭師師,也美化瞭她和徽宗趙佶的愛情,然而事實卻未必不如此;“落難說”比較符合當時戰亂生活的特點,卻沒有可靠的資料作根據;南渡是當時略有資財的人的最佳選擇,以師師之聰慧,大略會作這種選擇吧,然而,這也隻是一種合情合理的推想。

  如果南宋的文人學士也隻是利用瞭這種合理的推論,那麼,李師師的晚境及結局,就仍然是一團未知之謎瞭。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