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哪位美皇後被日軍活活燒死?閔妃弒害事件

  日軍對朝鮮皇後的暴行——1895年10月8日,閔妃在“乙未事變”中被日本人暗殺於景福宮玉壺樓,她的死一直備受爭議。日本軍人強行深入皇後所在的房間裡,在皇後的胸上狠狠地踩瞭幾腳,然後刺瞭她好幾刀,再玩弄她的陰部,並在她還末斷氣前,將她的身體浸在油中,點火燒她至死。

  明成皇後是朝鮮近代史上的女政治傢,本名閔茲映,通稱閔妃,是朝鮮京畿道驪州郡人。她是朝鮮王朝高宗李熙的王妃,驪興閔氏外戚集團的核心人物,19世紀末朝鮮的實際統治者。1895年10月8日,閔妃在“乙未事變”中被日本人暗殺於景福宮玉壺樓。由於閔妃早期主張開放、後期力抗日本並身死殉難,故深受後世韓國人民的尊崇。1897年,高宗李熙改國號稱“大韓帝國”,追謚閔妃為“孝慈元聖正化合天明成皇後”,故現今韓國史學傢多稱她為“明成皇後”。她的一生極富傳奇色彩,以她為題材的影視作品也是屢見不鮮,特別是她的死很有爭議。

  首先我們來看看歷史上真實的明成皇後是個什麼樣子。明成皇後生前並不是“皇後”,而是大清帝國屬國——朝鮮國的王妃,其最高頭銜也是1895年1月所封的“王後”(當時高宗的稱號晉升為“大君主”,王妃也隨之升為“王後”),因此歷史上通稱為“閔妃”。閔妃是朝鮮王朝高宗李熙之王妃,純宗李坧之母,本名閔茲映。1851年(哲宗二年)陰歷九月二十五日生於朝鮮京畿道驪州郡近東面的蟾樂裡,是驪城府院君閔致祿的女兒。1866年(高宗三年)被冊封為王妃,史稱閔妃,行嘉禮於漢城的雲峴宮(興宣大院君之府第)。高宗12歲即位,其生父興宣大院君李昰應攝政,一味采取閉關鎖國路線。而後閔妃鼓勵高宗采取開化政策並明成皇後的陵墓——洪陵。


  引入日本勢力,在朝野扶植親信,推舉親族出任要職,排斥大院君勢力。閔妃與大院君兩派互鬥不斷,導致黨爭激烈,政權更迭頻繁。閔妃在與大院君爭權的過程之中與親日的開化派勢力漸行漸遠,偏向親華,多次利用清朝勢力掃除政敵以求掌權。

  由於閔妃(明成皇後)初期主張開放政策,後期力抗日本並身死殉難,所以深受韓國後世人民歡迎。韓國後世的史傢稱她為“偉大的鐵女子”。她的從政經歷並不平坦經歷瞭多次起伏。我們先看看她的傳奇版得身世。

  當時朝鮮由大院君攝政,大院君成為朝鮮當時事實上的獨裁者。他攝政時,對內大力強化專制主義中央集權,驅逐瞭長期把持朝政的安東金氏傢族,試圖挽回全州李氏王室的權威。為此,他傾盡全國之力重修規模宏大的宮殿——景福宮,以作為君主專制威權的象征,這使得當時朝鮮民窮財盡,怨聲載道。對外,他厲興宣大院君行閉關鎖國政策,加強國防軍備,而且堅決拒絕通商,驅逐和屠殺外國傳教士,引起瞭法國入侵朝鮮的“丙寅洋擾”和美國入侵的“辛未洋擾”,但都被朝鮮軍民擊退。大院君的專制威權日益鞏固,他命令全國各地豎立“斥和碑”,上書“洋夷侵犯,非戰則和,主和賣國,戒我萬年子孫”。

相關閱讀推薦:

獨傢揭秘朝鮮富人的真實生活:遠超出中國人想象

朝鮮戰爭中金日成被誰扇瞭倆大耳光?都打腫瞭!

震驚!深度揭秘中國江南廠如何為朝鮮建造潛艇!

朝鮮末代格格德惠翁主的悲劇人生:慘遭日軍蹂躪!

金正日17年統治下謎一樣的朝鮮:不顧人民死活!

分頁:1/8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掌握政權——19世紀末朝鮮的實際統治者

  大院君的獨裁和加強中央集權的措施自然引起瞭一些儒林士大夫和地方門閥集團的不滿,他們的利益受到損害,逐漸在暗中形成瞭一股反大院君的力量。閔妃本來是大院君的妻族親戚,但是由於她所生的孩子接連夭折,使大院君對閔妃的生育能力產生懷疑而執意要立李淑媛之子李墡為世子,所以也與大院君產生瞭矛盾。擅長權術的閔妃敏銳地看準並抓住瞭這個機會,決定利用這些反大院君勢力,推翻大院君的統治,自己掌握政權。

  高宗十年(1873年)十月,儒生崔益鉉上疏請求恢復被大院君下令裁撤的全國各地的書院,高宗竟然嘉獎崔益鉉,令大院君十分不悅。閔妃準確地預見瞭形勢,讓自己傢族的閔升鎬、閔謙鎬出面聯合安東金氏和豐壤趙氏等外戚世傢一起發動宮廷政變,打垮大院君。十一月,崔益鉉再次上疏論大院君,指責其失策,閔妃利用這次機會,鼓動高宗接受崔益鉉之上疏,宣佈“親政”,並將大院君趕出漢城,不許他參與政事。大院君指使領議政洪淳穆、左議政薑球、右議政韓啟源以及六曹堂上官全部辭職,企圖架空政府,讓高宗陷入騎虎難下的境地。不料閔妃早已安排好政府人選,借機迅速將自己娘傢的驪興閔氏傢族安插到朝廷各部,於是大院君無計可施,被迫離開漢城,宣佈引退,其十年勢道在閔妃的操縱下竟然一夕之間垮塌。與此同時,由於高宗生性懦弱,實權落入閔妃外戚集團手中,閔妃成為之後二十多年中朝鮮的實際統治者。


  閔妃如何讓自己兒子成為王儲?

  逼退瞭大院君以後,閔妃和豐壤趙氏的矛盾又起。曾幫助閔妃奪權的大王大妃趙氏(神貞王後)不滿閔妃單獨掌權,便和自己娘傢的豐壤趙氏一起抵制閔妃。逼退大院君後不久,閔妃產下一子,就是後來的朝鮮純宗李坧。這是高宗的第二個兒子。閔妃欲將李坧立為世子,以確立自己的地位,但以大王大妃趙氏為首的豐壤趙氏集團堅決反對,和先前的大院君一樣主張立高宗庶長子李墡為世子。驪興閔氏和豐壤趙氏兩派的鬥爭逐漸白熱化。豐壤趙氏集團先發制人,借自己的姻親、領議政李裕元以四年一度的賀正使出使清王朝的機會,讓李裕元巴結清朝實權人物李鴻章,使李鴻章向朝鮮施壓,立李墡為世子;閔妃集團也不甘示弱,讓自己娘傢親戚閔奎鎬出任禮曹判書,負責對華外交,使清朝傾向自己一方。

  這時,大院君的部下蠢蠢欲動,找機會報復閔妃。高宗十一年(1874年),閔妃的哥哥、驪興閔氏的骨幹閔升鎬在傢中被炸彈炸死,連同閔妃的母親感古堂李氏也被炸身亡。這件事震驚朝鮮政壇,朝野多指認該事件系大院君黨羽申哲鈞所為。閔妃又抓住瞭鞏固自己權勢的機會,她並沒有立刻追查這件事,反而允許大院君進京;而大院君為瞭洗刷自己的嫌疑,避免追查到自己身上,便讓朝廷中立場傾向於他的元老大臣支持將閔妃之子李坧冊立為世子,優勢立即倒向閔妃。在得到朝中大多數人支持之下,豐壤趙氏一派被迫退讓,清朝也默許瞭將李坧封為世子的決定。於是閔妃如願以償,終於讓自己的兒子成為王儲,在朝鮮的統治地位也由此鞏固。

分頁:2/8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閔妃集團與日本的關系——開放親日到矛盾重重

  閔妃執政以後,對內廢除瞭大院君的大量措施,如大院君執政時期濫發貨幣,甚至大量引進清朝錢幣,閔妃集團都加以廢除,宣佈“清錢禁輸”;又安撫儒生,緩解大院君時代儒林和朝廷的緊張關系,專門恢復瞭書院和萬東廟(儒生祭祀明神宗的廟宇,大院君時裁撤)。對外閔妃集團則傾向開放國門,閔妃集團把持的政府中,樸珪壽、閔奎鎬等主張開放的官員都得到重用,並且在高宗十二年(1875年)的“雲揚號事件”中,頂住瞭全國的壓力,與日本締結瞭《江華條約》,終於打開瞭“隱士之國”朝鮮的門戶。另外閔妃集團還派遣修信使團出使並考察日本,設立近代機構“統理機務衙門”,並在高宗十八年(1881年)成立瞭朝鮮歷史上第一支近代新式軍隊——別技軍。這支軍隊由日本人擔任教官,並按日本軍制編練。但閔妃集團的這些措施被指斥為“軟弱外交”,其開放親日的做法也被認為是朝鮮淪為日本殖民地的開端,為以後日本吞並朝鮮鋪平道路。

  這樣一位如此能幹的閔妃結局如何呢,為何要遭受如此摧殘呢?這還要從日本說起。

  甲申政變後,日本在朝鮮的侵略步伐有所減緩,改以經濟侵略為主。日本資本傢在朝鮮以日本國內價格的1/3大量收購朝鮮的大米、大豆、棉花等農產品,運回日本銷售牟取暴利;又在朝鮮傾銷劣質紡織品,這些都使朝鮮城鄉手工業迅速破產,極大加劇瞭朝鮮人民的貧困,使朝鮮社會矛盾進一步激化。而閔妃集團依然驕奢淫逸,鋪張浪費,賣官鬻爵,不思改革。這又釀成瞭一場朝鮮歷史上的大規模的農民起義——東學黨起義。


  高宗三十一年(1894年)三月,東學道領袖全琫準在全羅道起事,並接連擊潰官軍,在四月二十八日攻陷瞭全羅道的首府——全州,兵鋒直逼漢城。東學起義軍將矛頭直指執政的閔妃集團,其綱領之一就是要“驅兵入京,盡滅權貴”,其張貼的榜文更是明確指出“以國勢論之,執權大臣皆閔姓,終夜經營,隻知肥已。其黨派佈各邑,日以害民為事,民何以堪?”。閔妃集團面對聲勢浩大的東學黨農民起義十分恐懼又無力鎮壓,再加上當時風傳大院君與東學黨相勾結,裡應外合推翻朝廷,閔妃集團更加惴惴不安,遂又一次向清廷求援,請求其鎮壓農民軍以維護自己的統治。誰知這致使瞭閔妃集團的第二次垮臺。

分頁:3/8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明成皇後被殺事件是史上少有的殘忍、野蠻事件

  日本已連續在壬午兵變和甲申政變中吃瞭敗仗,丟盡瞭臉面,於是蓄謀已久,要與清朝在朝鮮決一死戰,以實現其稱霸世界的野心。這一次東學黨起義,正好給日本以可乘之機。日本以保護僑民和使館為借口陸續派海陸軍隊一萬多人抵達朝鮮,形成與駐朝清軍對峙的緊張狀態。為瞭找到借口,日本竟突然宣佈協助朝鮮改革內政,這自然遭到閔妃集團把持的朝鮮政府以及清朝政府的拒絕。於是日本決定掃除閔妃集團政府,高宗三十一年(1894年)六月二十一日(7月23日),日軍突然襲擊景福宮,挾持高宗,強迫其歸政於大院君。於是大院君在日本人的扶持下第三次上臺攝政。閔妃集團再次倒臺,閔泳翊、閔泳駿、閔應植、閔炯植、閔致憲、金世基等閔妃集團官吏被逐出朝廷,有的甚至被流放到遠方惡島。另一方面日本則指使大院君政權斷絕與清朝的關系,將朝鮮強行拉入日本陣營。於是兩天後,即7月25日,日本在豐島海面襲擊清軍運兵船,挑起瞭中日甲午戰爭。閔妃盡管已經失勢,但日本仍然感到她的威脅。於是日本人又策劃瞭李埈鎔謀逆事件,企圖扶植大院君之孫李埈鎔奪取王位。但大院君與日本貌合神離,並不支持這個行動,日本也隻好作罷。之後日本又發現瞭大院君在平壤戰役中向清軍傳遞情報的信件,於是徹底廢棄瞭大院君,轉而收買閔妃。日本公使井上馨向閔妃貸款三百萬元,可閔妃卻將這些錢暗中拿去買新式武器,另外當時閔妃主張“朝鮮中立論”,在漢城成立瞭貞洞俱樂部,作為西方各國駐朝外交官的會所,並利用這個俱樂部四處遊說歐美列強,幫助朝鮮獲得獨立地位以至承認朝鮮為永久中立國。閔妃的這些行為讓日本人愈發感到瞭她對日本吞並朝鮮的阻礙和威脅。

  日本先是利用朝鮮內部的親日派來剪除閔妃。高宗三十二年(1895年)五月,曾參與甲申政變的親日內閣內部大臣樸泳孝企圖謀殺閔妃,事泄後樸泳孝被迫亡命日本。閔妃趁機解散瞭親日內閣,重新獲得政權,成立瞭以樸定陽為首的“貞洞派”親西方內閣,並利用俄國向日本施加壓力,迫使其撤走在朝鮮的軍隊。從這時起,日本便開始策劃殺害閔妃的行動。而閔妃亦有所察覺,下令解散日本訓練的訓練隊,改以自己的親信洪啟薰為隊長的侍衛隊以拱衛宮廷。這件事成為瞭日本殺害閔妃的導火線。


  日本人做好瞭殺害閔妃的準備,他們先收買瞭以親日分子禹范善為隊長的訓練隊,讓他們作為前鋒入宮,又挾持瞭大院君,以造成大院君發動政變的假象。高宗三十二年(1895年,農歷乙未年)八月二十日(10月8日)凌晨,在日本駐朝公使三浦梧樓的策劃下,日本陸軍中佐楠瀨幸彥、公使館武官岡本柳之助等率領數百名日本浪人、500名日軍守備隊和1000名日本訓練的朝鮮訓練隊沖進景福宮,遭遇朝鮮侍衛隊的頑強反抗。但侍衛隊隻有200人,且沒有配發到新式武器,故很快被日軍擊敗,洪啟薰戰死。攻占景福宮的日本人一路闖入長安堂,挾持高宗,逼迫其在親日派擬好的《王妃廢位詔敕》上簽字,廢閔妃為庶人;一路則攻進閔妃的住所乾清宮,四處搜尋閔妃。日本專門派浪人行動,目的就是避免政府參與。日本浪人在搜尋閔妃的過程中殺死瞭不少宮女和宦官,甚至殺死瞭前來勸阻的宮內府大臣李耕植。最終,一名叫中村楯雄的日本浪人在玉壺樓的集玉軒發現瞭躲藏的閔妃。他兇狠地扯著閔妃的頭發,將她拖出來,順手就是一刀,閔妃試圖反抗,她嘴裡喊著世子,另一名浪人又一刀砍下去。暴徒們將奄奄一息的閔妃放在木板上,讓宮女來確認。證實閔妃的身份後他們就輪奸閔妃,並最終將她亂刀砍死。歷史上將這次事件稱為“乙未事變”。根據日本作傢角田房子所著《明成皇後——最後的黎明》記載:明成皇後被殺事件是史上少有的殘忍、野蠻事件,暴徒們高喊著“閔妃在哪裡”沖進宮中,在一群被嚇呆的宮中女官中,他們選出兩名美貌者殘忍殺害,其中一人在太陽穴處留有出過天花的痕跡,他們認出就是閔妃。殺人者中的一人後來承認那是非常殘暴的行為,殺害明成皇後之後又對她的屍體施以瞭用言語無法形容的暴行。

分頁:4/8頁  上一頁2345678下一頁

  日本人銷毀罪證:焚燒屍體

  為瞭銷毀罪證,日本人殺害瞭閔妃以後,還將她的屍體焚燒,把骨灰丟進瞭池塘裡。因此現在閔妃的陵墓內沒有她的遺體,而是殘存的一點骨灰和生前所用的衣履而已。

  殺害閔妃後,日本罷免瞭樸定陽等親西方大臣,又迫使大院君組閣,但大院君早已心灰意懶,於是日本人扶植金弘集第三次上臺,成立親日內閣。雖然日本人極力將乙未事變掩飾成朝鮮內部的政變,是大院君雇傭日本浪人殺害閔妃,與日本政府無關;誰料日軍行動的全過程被兩個西洋人目擊,一個是當時在宮中的美國軍事教官,另一個是俄羅斯技師。兩人向外通報瞭事件,在漢城的各國公使強烈抗議日本的行為。日本政府一面指使親日政權收回將閔妃廢為庶人的諭旨,追封為“嬪”,以緩和朝鮮國內外的輿論壓力;一面慌忙把包括三浦梧樓公使在內的48名兇手“逮捕”,但隻是做瞭個形式上的審判,兇手們被判無罪。日本國民還把他們當成凱旋的將軍來迎接,日本人的殘忍和虛偽可見一斑。

  乙未事變的真相被公佈以後,極大地傷害朝鮮人民的民族感情,接著金弘集內閣又發佈瞭斷發令,壓抑已久的朝鮮人終於掀起瞭反日的怒潮。他們高呼“為國母報仇”,紛紛起兵反抗,史稱“乙未義兵”(即第一次義兵運動)。建陽元年(1896年)2月10日,高宗乘婦女的轎子,逃離被日本人控制的宮廷,來到俄國公使館,史稱“俄館播遷”。“俄館播遷”後,高宗下令誅殺親日內閣大臣,金弘集、鄭秉夏、魚允中先後被憤怒的民眾所殺,其餘親日分子逃跑,日本在朝鮮的擴張亦得到一定遏制,算是為閔妃報瞭一點血海深仇。


  高宗下令將閔妃復位,光武元年(1897年)10月12日高宗稱皇帝,建國號為“大韓帝國”。閔妃也被追封為皇後。高宗取“照臨四方曰明”、“禮樂明具曰成”而將閔妃的謚號定為“明成皇後”,1919年加謚“孝慈元聖正化合天明成太皇後”。高宗還在光武元年(1897年)11月21日為她舉行瞭盛大的國葬。此後高宗再也沒立過皇後。

  對於明成皇後的死也有著各種猜測,專傢眾說紛紜。可怕的真相明成皇後奸殺調查明成皇後是否試圖逃走?歷史上記載是說明成扮宮女想逃,但是卻失敗被殺害。不管是國際版DVD,還是跟電視一點關系都沒有的書,都說明成皇後沒有逃走,隻是假扮宮女,混在一堆宮女中,但在日本浪人殺害第一個無辜宮女後,就自認自己是皇後瞭。如果是連續劇劇情,穿大禮服迎接日本浪人,我也覺得不太可能,未免太偉大瞭吧,不過很有令人敬佩的效果。

分頁:5/8頁  上一頁345678下一頁

  資料追蹤:明成皇後是否被燒死?

  有資料表明當時在宮中的俄國軍官形容:當時明成皇後穿著宮女服和一群宮女躲在一個小房間。之後日本浪人開始要殺人,緊張過度快要崩潰的明成皇後因為壓力受不瞭而尖叫奔跑出去日本浪人就在後追她。

  明成皇後是否被燒死?英文網站資料上寫的重點就是:明成在10月7日晚上被殘酷地殺害瞭。殺她的兇手是日本的低賤野蠻的無業遊民(浪人),這些浪人當晚輕易地侵入日本軍人早已控制住的朝鮮皇宮,先刺傷瞭世子,並抓他的頭發,把他摔到地上,再強行深入皇後所在的房間裡,在皇後的胸上狠狠地踩瞭幾腳,然後刺瞭她好幾刀,再玩弄她的陰部,並在她還末斷氣前,將她的身體浸在油中,點火燒她至死。當場沒有任何的韓國人目睹,但看到的日本人有好幾個。(詳見英藏報告)

  韓國當地導遊提起到明成的死因。他說:明成其實是自殺的,當時日人以侵犯到宮廷,明成自知若落在日人手理想必死的很難看,所以她選擇再景福宮的一座湖泊跳湖自殺,後來屍體有被找到,但是日人還是有對明成的屍體做一些不好的事,甚至破壞景福宮的風水,包括拆掉景福宮的大門,至今景福宮的大門還是歪歪的,甚至連景福宮左右兩側的青龍與白虎的風水都破壞它。

  導遊說後來可能是因為民族的一些相關問題,所以才會演變成日人殺害明成,而大多數的韓國人喜愛大院君更勝於明成,連韓國的一些史料都描述明成是一位善妒工於心計的“妖婦”。


  韓國的史學傢並不否認。但她應該不是被燒死的,因為有一些證人曾看過她的遺體。那些外國人還說她的皮膚很好。但很多史料都指出她的確是被剝得精光才被焚屍的(可能是因為那些狠毒的日本浪人想要趕快毀屍滅跡),而且電視上也有演那些日本人在焚屍時還不敢讓韓國人或其它外國人知道他們殺瞭明成,不是嗎?甚至之後還有一陣子否認是日本人殺瞭她的,又怎可能讓外國人看到明成的屍體的好皮膚呢?況且她死時必定是死狀甚慘。

  所謂的英藏報告,大概就是說明成當初的死法並不是像一般史書所記載的(就是電視演的那一版),那隻是日本人想讓大傢相信的死法,而韓國的歷史傢似乎也都接受這樣的死法。實際上真的很殘忍。

  它第一次揭露瞭Ulmi(乙未)事變的真相。朝鮮的最後的皇後被脫光綁瞭起來,生殖器也被撫弄,甚至是被強暴,然後才被放火燒死。朝鮮歷史上的所有書說日本人謀殺朝鮮的最後的皇後並燒毀瞭她的屍體。在日本最近檔案館揭示的表明這不是真實發生的。有關皇後的歷史書的謀殺故事是日本想要世界接受的,然而朝鮮歷史學傢作為“福音”無恥地接受瞭它。

分頁:6/8頁  上一頁45678下一頁

  在1895年,一大群日本軍人,外交官,新聞工作者和浪人在10月8日早晨開始瞭操作“狐貍打獵”。它的目標是要除去阻擋日本與朝鮮合並的朝鮮皇後。因為宮殿在日本保護下,很少困難使刺客向宮殿滲透。他們殺害瞭在宮殿大門阻攔的侍衛隊長HongGeh-bong(???洪啓薰)和他的人。高宗國王苦澀地抗議瞭日本闖入他的私人處所,但他由日本人下來推擠瞭國王,並撕毀他的衣裳。王子走向他的父親,這個年輕男人的頭被撞在地板上並遭到劍擊。另一組刺客小組沖瞭對皇後的寢宮。宮殿內官LeeGyung-sik(李景稙)設法阻止他們,但是被射死。他的屍體剛好倒在高宗國王面前。

  9:30,Maj﹒Niiro把秘密電報送到日本軍隊參謀長,電報表示瞭成功實施“狐貍打獵”。它表明殺死皇後的命令來自高層。

  皇後的謀殺的官方版本:日本士兵的A小組殺死瞭皇後並燒毀她的身體。這是關於我們瞭解Ulmi事變,直到Eijoh報告第一次全面地揭露的所有事情。報告上面寫到1895年10月9日,皇後被殺死瞭。IsujukaEijoh(石塚英藏)是個作傢,給SuehmatsuKanejuma(末松謙澄)充當顧問。顯然,他希望公正地調查這個事變。他實際是涉及皇後的強奸和謀殺中的一個日本浪人。他宣稱對內部的朝鮮是顧問,但是實際上,他沒收到任何薪水或者有任何官方職能。在那時候,浪人做瞭奇特的工作。

  Eijoh為什麼向Suehmasu部長報告瞭他的謀殺的報告?Husako陳述,Eijoh在來到朝鮮前作為助手為Suehmasu工作。MiuraKoro,漢城的日本領事,是刺殺的領導者。Eijoh‘s的表面的意圖是要告訴Suehmasu部長實際上發生瞭什麼。


  如何泄漏瞭Eijoh報告?Eijoh報告保持隱藏瞭70年,直到日本的歷史學傢AhmabeGentaro(1905–1977)發現瞭它並在他的書提到它。然而,他說皇後在她的死以後被調戲。大約16年當AhnByongBu,神學學生,把他的出版物帶到朝鮮。朝鮮註意瞭Ahmabe的書並出版翻譯版本。該書陳述到“1895年10月7日夜晚,盡管訓練中的朝鮮軍隊捍衛瞭王宮,但是日本軍人小組和浪人侵犯宮殿。他們殺死瞭皇後,猥褻瞭她的屍體。然後燒毀瞭它。”很明顯,書的皇後的謀殺的報告是基於Eojoh的報告,但是對報告沒有參考。Ahmabe在1966年9月第一次揭露瞭Eijoh的報告的存在。由於在南朝鮮禁止出版該書,因此由親北方的出版社出版瞭該書。

分頁:7/8頁  上一頁5678下一頁

  Eijoh報告中的內容?報告12頁長,由幾個部分組成:這個陰謀計劃組成,這些密謀者,這些刺客,行為並且依此類推。Miura(三浦梧樓),日本領事,是陰謀計劃的主要教唆者。Miura應該為他的犯罪行為承擔法律責任。Eijoh報告使用今天不再使用的日本詞。朝鮮譯者發現難以精確翻譯。其結果是KimUngYong,日本的朝鮮歷史學傢寫瞭書“日本-朝鮮合並的外交文獻”。這本書引用瞭Eijoh的報告的大約百分之10。

  Miura,日本領事,策劃瞭殺死朝鮮皇後。Eijoh詳盡描述如何猥褻和謀殺瞭皇後。Eijoh的報告表明當她被油浸泡時,皇後仍然是活的。她是被日本刺客猥褻。右圖顯示的是描述謀殺的Eijoh的報告的一部分。它寫到:“我們沖入這個深居宮廷內部的房間,拖出皇後。我們檢查瞭她的生殖器,在她的身體和衣服上倒油,使她著瞭火。”Eijoh說明皇後先被刺傷,又被猥褻,然後被燒毀。皇後在她被放火以前,Eijoh提到她沒有死。由宣稱皇後被在胸部上踐踏的朝鮮證言部分地證實Eijoh的報告。除瞭這些朝鮮報告以外的,沒有提到她被剝光裸露和猥褻。實際上沒有朝鮮的證人目睹瞭謀殺,並且他們的報告是轉手或者三手。

  日本歷史學傢通過掩藏Eijoh的報告全文和宣稱當她被猥褻時,皇後已經死亡來試圖掩蓋這個野蠻的犯罪。Eijoh的報告強烈提到傷害瞭皇後,剝光裸露,猥褻,然後盡管皇後活著,就放火燒毀。

  一則日文資料

  穿平服配軍刀的日本人在中庭間走來走去,由於對於王妃的所在無法判斷而逮捕打傷中庭內的下人宮女們,問他們王妃在哪裡的情報。王妃隱藏於女官之間時,日本人無法得到情報而抓弱小的宮廷婦人依序殺害,日本人在襲擊房間外宮中婦人時,還要求交出王妃,但是王妃的所有女官都如同嘴巴縫合一樣不願說出王妃在哪裡,但是,哀傷的王妃神經緊繃到極點,突然一人從廊下逃出,被其中一名日本人像追兔般在後追擊,王妃被逮捕後被刺身亡,經過很短的時間,日本人將傷害的王妃就近之樹林中運出,點燈油灑在其上,放火燒掉她,1895年11月26日(陽歷)的流血戲就此閉幕。當日本人進行虐殺的同時,南門外日本軍官士兵與大院君,同時與三浦公使入宮,直接前往王的住所,強迫將王妃的名號剝奪,降格為平民身分,並要王在宣佈的佈告中署名——這是出自當時俄國參謀本部中佐卡魯耶夫在–1895-1896年的朝鮮旅行記中的記載!

分頁:8/8頁  上一頁678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