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唐宋八大傢真面目:竟個個都是好色之徒!

  在這些大儒中,較有代表性的可舉“唐宋八大傢”為例,這八個人是韓愈、柳宗元、王安石、歐陽修、蘇洵、蘇軾、蘇轍與曾鞏。

  雖然他們都是歷史上的正面人物,文章千古流傳,人們讀瞭他們的詩、詞、文章肅然起敬,可是從現在可以找到的資料分析,他們之中的大部分人都很風流、好色。

  八大傢之首韓愈

  韓愈是“唐宋八大傢”之首,“文起八代之衰”的名氣實在是夠大的。

  他是唐代的一個高官,官至吏部侍郎,相當於現代的副部級幹部,主張尊儒排佛,強調自堯舜至孔孟一脈相承的道統,維護儒傢的傳統思想。

  可是,這個人很縱欲,妻妾成群,以致性功能大為衰退。

  他經常服用壯陽藥,古代的壯陽藥中多有硫磺成分,多食有害,於是韓愈聽瞭他人建議,把硫磺研成末喂公雞,等公雞長大後再食雞肉,使公雞先吸取瞭硫磺的毒性,從而間接獲得硫磺的壯陽功效,可是這樣吃多瞭還是使他死於此。


  宋人陶穀《清異錄》上說:“昌黎公逾晚年頗親脂粉,故可服食;用硫磺末攪粥飯,啖雞男,不使交,千日,烹庖,名‘火靈庫’,公間日進一隻焉”,但是,“始亦見功,終致絕命”。

  竟為瞭性欲二絕命真不愧為八大傢之首啊!恐怕跟他的才華一樣令人感到驚訝!

相關閱讀推薦:

唐宋八大傢大多風流又好色 歐陽修與兒媳有染

唐宋八大傢無一是狀元 陸遊因秦檜未得功名

蘇轍簡介 北宋著名散文傢唐宋八大傢蘇轍生平

唐宋八大傢 歷史上著名的唐宋八大傢是何許人也

蘇軾是哪個朝代的人 唐宋八大傢之蘇軾簡介

分頁:1/6頁  上一頁123456下一頁

  歐陽修和蘇軾

  這裡應該提到的還有歐陽修和蘇軾(蘇東坡),他們都是宋代的大學問傢、大政治傢。

  在當時都是以“正統”面目出現的大人物,而歐陽修的政論文章《朋黨論》、《五代史伶官傳論》是多麼鏗鏘有力,他的《食糟民》詩對農民是多麼同情,可是另一方面他寫出的一些享受女色、描寫女性的浮艷之詞,簡直判若兩人。

  蘇軾也一樣,他的“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以及“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和反映嫖妓生活的浮艷之詞完全看不出出自同一人之手。

  這可能反映出一些封建士大夫的兩重人格和雙重道德標準,也反映出他們推崇的“孔孟之道”和“人欲橫流”的矛盾。

  《避暑錄話》說:“歐陽文 忠知揚州,建平山堂,壯麗為淮南第一。每暑時,輒攜客往遊,遣人至邵伯取荷花千餘朵,以畫盆分插百許盆,與客相間,遇酒行即遣妓取一花傳客,以次摘其葉盡處,則飲酒,往往侵夜,載月而歸。”


  《宋稗類鈔》雲:“歐陽修間居汝陰時,二妓甚穎,而文公歌詞盡記之,筵上戲約他年當來作守。後數年公自維揚果移汝陰,其人已不復見。視事之明日,飲同官湖上,有詩留擷芳亭雲:‘柳絮已將春色去,海棠應恨我來遲。’”可見,他對妓女是多麼眷戀。

分頁:2/6頁  上一頁123456下一頁

  蘇東坡的浪漫是出瞭名的

  正因為有這種生活情趣與經歷,歐陽修寫過不少旖旎、纏綿、香艷的描寫男女之情的詩詞,其中也不乏佳作。例如他寫的《南歌子》描寫一對新婚夫妻甜美、熱烈的愛情:

  鳳髻金泥帶,龍紋玉掌梳。去來窗下笑相扶,愛道:畫眉深淺入時無?弄筆偎人久,描花試手初。等閑妨瞭繡工夫,笑問:雙鴛鴦字怎生書?

  這首詞寫得非常細膩、生動,充分表現出作者的性興趣與性體驗,可是,卻被指責為“淺近”、“浮艷”,引起“群小”的“曖昧之謗”。

  更有人“為尊者諱”,說作為一代儒宗的歐陽修不會填這類詞,“當是仇人無名子所為”,而列在歐陽修的名下。

  蘇軾在這方面也毫不遜色。

  《揮麈錄》說:“姚舜明庭輝知杭州,有老姥自言故娼也,及事東坡先生,雲:公春時每遇暇,必約客湖上,早食於山水佳處。飯畢,每客一舟,令隊長一人,各領數妓任其所適。晡後鳴鑼以集,復會聖湖樓,或竹閣之類,極歡而罷。至一二鼓夜市猶未散,列燭以歸,城中士女雲集,夾道以觀行騎過,實一時盛事也。”


  他們不少的旖旎艷麗的詩詞,都是在這種狎妓生活中寫出來的,例如《調謔篇》載:

  大通禪師操行高潔,人非齋沐不敢登堂,東坡一日挾妙妓謁之,大通慍見於色。公乃作《南柯子令》妙妓歌,大通亦為解頤。公曰:“今日參破老僧禪矣。”

  蘇軾為妓女作詞書字時倜儻、風流之氣溢然,可是,隱藏在這背後的人際關系又是什麼呢?他們仍舊不過是把女子作為自己遣興、抒懷、發泄、娛樂的工具罷瞭,以下這件事說明瞭問題的實質:

  坡公(蘇軾)又有婢,名春娘。公謫黃州,臨行,有蔣運使者餞公。公命春娘勸酒,蔣問春娘去否?公曰:“欲還母傢。”蔣曰:“我以白馬易春娘可乎?”公諾之。蔣為詩曰:“不惜霜毛雨雪蹄,等閑分付贖娥眉,雖無金勤嘶明月,卻有佳人捧玉卮。”

分頁:3/6頁  上一頁123456下一頁

  蘇軾為妓女作詞書字

  公答詩曰:“春娘此去太匆匆,不敢啼嘆懊恨中。隻為山行多險陰,故將紅粉換追風。”春娘斂衽而前曰:“妾聞景公軒廄吏,而晏子諫之夫子廄焚而不問馬,皆貴人賤畜也。學士以人換馬則貴畜賤人矣!”

  遂口占一絕辭謝,曰:“為人莫作婦人身,百般苦樂由他人。今時始知人賤畜,此生茍活怨誰嗔。”下階觸槐而死,公甚惜之。

  這個故事很能說明問題。蘇東坡竟答應用婢女春娘去換朋友的一匹馬,以致春娘以頭撞樹而死。這位春娘,無疑是一位頗有個性能維護自己人格尊嚴的女性,她以死對蘇軾等大人先生們不把女人當人的行為做瞭強烈抗議,這也揭露出在這些封建士大夫風流倜儻、舞文弄墨、憐香惜玉等現象下掩蓋著的本質。

  經常光顧妓院春樓

  孔孟之道提倡“仁德”、“民為重”,可是蘇東坡的做法與之相差何異千裡呢!南懷瑾先生說過:

  宋代大文豪蘇軾,文風豪邁,一代大傢。其一生姬妾眾多,風流韻事層出不窮,而他對這些姬妾的態度,則完全如宗法制度而無情無義。

  我們都知道他對妻子王氏一往情深,“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的詩句令人潸然淚下。


  然而他對待婢妾的態度,卻足以讓現代人瞠目結舌。如其在貶官之時,將身邊的姬妾一律送人,據說其中有兩妾已經身懷有孕。

  他的看法,倒真是一針見血的。

分頁:4/6頁  上一頁23456下一頁

  歐陽修

  也許有人認為,風花雪月,人之常情,這些大人先生、封建士大夫們嫖嫖妓女有什麼不得瞭;對婢女能買能賣,用以換馬又有什麼不得瞭。那麼,可以看一看這位被稱為“一代道宗”的歐陽修的兩件“醜”聞,當時是轟動一時的。

  第一件事是關於歐陽修的“外甥女”張氏。雖說是“外甥女”,但雙方並無血統關系,是歐陽修的妹夫的前妻所生,當然在封建社會中歐陽修和她還有嚴格的倫理與輩分關系。

  歐陽修醜聞纏身

  這個張氏嫁給瞭歐陽修的堂侄,以後又和傢中的仆人私通,事情敗露後,此案在開封府審理。想不到在公堂之上張氏竟供出和歐陽修有私情。

  王銍的《默記》中說:“張懼罪,且圖自能免,其語皆引公未嫁時事,語多醜異。”也就是說,張氏在公堂之上為瞭減輕自己的罪行,竟坦白交代出她未嫁前和歐陽修“有一手”。

  使人鬧不明白的是坦白交代這種事能“解免”她的什麼罪責,直接後果是,這一下子輿論大嘩。歐陽修百般辯解,最後雖以“查無實據”瞭事,但在名聲上卻大受影響。他的政敵錢勰也借此攻擊他,歐陽修有口難辯,最後被朝廷貶到滁州。


  第二件事更嚴重瞭。歐陽修妻子的堂弟蔣宗孺犯瞭事,遭到彈劾,蔣本來希望歐陽修能幫自己開脫一下,沒想到歐陽修卻上書要求盡快處理。蔣對此恨恨不已,就揭露出歐陽修和大兒媳吳春燕有染。

  這真是一個晴天霹靂,太醜太臭瞭。儒傢強調“禮”,所謂“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怎麼可以這麼“亂倫”呢?而且這竟發生在被稱為“一代道宗”的歐陽修的身上。

  說這種事,文雅的詞兒是“帷簿不修”,在民間則叫“扒灰”,即使到瞭現代也是很難聽、很見不得人的,何況是在封建社會呢?這件事還被人告到皇帝那裡去瞭,幸虧當時的明神宗不相信,方才作罷。

  不過,這兩件事對歐陽修的打擊實在太大瞭,他心灰意冷,一再要求辭職,但未被允許,以後過瞭幾年,歐陽修就去世瞭。

分頁:5/6頁  上一頁3456下一頁

  歐陽修的媳婦們

  這種醜聞不僅發生在歐陽修身上,而且和王安石、蘇軾都沾上瞭邊。

  在民間傳說中,王安石和蘇軾都對美麗的兒媳表示過好感,王安石曾把兒媳比作琵琶,想在上面彈一曲,兒媳也風流、大膽和開放,作詩回應,如果公公彈一曲,肥水不流外人田。

  王安石和蘇軾都對美麗的兒媳表示過好感

  正在翁媳作詩傳情的時候,兒子回來瞭,公公隻好將寫在墻上或桌上的詩倉促抹去。

  這種事情是不是事實呢?已無法考證,但是語雲“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即使是無中生有,也可能有那麼一些“縫”會使人猜疑、臆想。

分頁:6/6頁  上一頁456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