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君不賢:唐太宗篡改國史 貶低父親而抬高自己

  導讀:唐太宗李世民是我國歷史上一位偉大的皇帝,正是他開創瞭大唐盛世的局面,推動中國封建社會發展到繁榮的頂峰,由於他的文治武功,歷朝歷代都視之為聖明君主的代表。然而對於他取得皇位的過程,卻有著各種各樣的傳說。在野史和民間傳說中,李世民是通過發動玄武門之變,殺死長兄李建成,逼迫父親唐太祖李淵退位,才登上瞭皇位的,可謂心狠手辣、殘忍暴虐。但在正史記載中,李世民在開創大唐的過程中勞苦功高,是推翻隋朝的主要策劃和組織者,奠基登位是水到渠成的事情。那麼正史中的記載是否屬實?李世民繼位後有沒有為維護自身地位而篡改國史呢?這就要從大唐的創立過程說起。

  據史料記載,李淵共有四個兒子:長子建成,次子世民,三子元霸(早死),四子元吉。李淵傢世顯赫,威望頗高,隋煬帝對他十分猜忌,而李淵自然也明白,所以他韜光養晦、深藏不露,雖然早有異心,卻一直按兵不動。此間由於朝廷橫征暴斂,連年戰亂,使得百姓民不聊生,到處都是農民起義,李淵趁機在亂世中建立瞭自己的根據地,開始覬覦天下,但他性格老成持重,一直深藏不露。即便如此,隋煬帝還是派留守王威和高君雅暗中監視李淵,在朝廷耳目眾多的情況下,李淵急需一個可靠的助手來幫助他。

  溫大雅所撰《大唐創業起居註》是關於李氏父子建立大唐的最早記載,而且他親自參與瞭起兵反隋的晉陽起兵,其記載具有較高的真實性。據此書所述,當時李淵身邊可以信任的隻有二子世民,因為其他幾個兒子都不在身邊,所以他就將自己真實的內心想法告訴瞭李世民,李世民正值年輕勇武、血氣方剛,自然是李淵最為得力的助手。


  大業十二年(公元616年)底,李淵受命南下鎮壓起義軍,北方突厥趁機攻取瞭太原留守管轄下的馬邑(今山西朔縣),隋煬帝大怒,派人囚禁瞭李淵。李淵非常惱火,便想起兵,但由於身邊隻有李世民一人,李建成和李元吉還在河東,力量分散,不是起兵的絕佳時機,因此隻得忍住。然而由於突厥的猖狂,隋煬帝下令赦免李淵,讓他留守太原,力阻突厥。一旦有瞭機會,李淵便不會輕易放過,他馬上通知建成、元吉,讓他們立即準備起兵,於是李建成在河東召集英傑之士,李世民在晉陽拉攏強兵能將,下大力氣招攬人才,不久,建成、元吉和李淵的女婿柴紹陸續到達太原。

相關閱讀推薦:

揭秘唐太宗35個命運多舛的兒女們:大都死得很慘!

揭秘:玄武門唐太宗李世民殺兄與李淵脫不瞭幹系

揭秘:唐太宗李世民為何改哥哥李建成的歷史形象

揭秘:唐太宗李世民“玄武門”兵變最荒唐的隱情

揭秘:唐太宗李世民同時霸占隋煬帝楊廣妻女真相

揭秘:唐太宗李世民晚年時期的奢華荒淫荒唐生活

分頁:1/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大業十三年(公元617年)初,李淵在晉陽命令劉文靜偽作瞭一份隋煬帝的敕書,在太原、雁門、馬邑等郡征兵。二月,李淵又趁叛隋而起兵的劉武周南下汾陽宮(今山西寧武南)之機,以防備劉武周為名,下令募兵。與此同時,李淵向突厥始畢可汗稱臣,取得瞭突厥的支持,亦解除瞭受突厥攻擊的後顧之憂。在做好這種種準備之後,李淵終於起兵反隋。由於他準備充分,謀劃精密,加上兵多將廣,又個個驍勇善戰,所以一路上勢如破竹、威不可擋。他們很快攻破瞭西河城,進城後秋毫無犯,慰撫民眾,恢復舊業,取得瞭老百姓的支持和信任。七月份,李淵以李元吉為鎮北將軍、太原留守,負責太原的一切事宜。李淵親領三萬人,誓師動兵,改易旗幟,開向關中,不到半年的時間便推翻瞭隋朝的統治。

  由此可見,太原起兵的全過程,包括此前數年的苦心經營,都是李淵一手操辦的,他為大唐的建立作出瞭卓越的貢獻,唐王朝創立的主要功勞應該在他身上。而一直以來“陰結豪傑”、勇而有為的李世民,是李淵得力的助手,是積極的配角。然而在《舊唐書》、《新唐書》、《資治通鑒》等正史中,事實卻發生瞭歪曲。

  《舊唐書》記載,隋煬帝南巡江淮的時候,瓦崗寨農民起義正如火如荼,嚴重威脅到瞭隋朝的統治,李世民見有機可乘,便與劉文靜密謀起兵,並做好一切策劃和安排,待欲起事時才告訴父親李淵。李淵聞之大驚,隻是迫於當時緊急的形勢,已經沒有商量的餘地,於是不得不勉強聽從瞭李世民的安排,走上瞭起兵反叛的道路。《新唐書》、《資治通鑒》都沿用瞭這種說法,把太原起兵的首要功勞劃到李世民身上,李淵則成瞭消極被動的角色,從而使李世民成為起兵反隋、開創大唐的首要人物。

  之所以發生這樣的矛盾,與李世民奪取帝位後重修史書有關。李世民通過玄武門政變,以次子的身份登上瞭皇位,而且殺死瞭親生哥哥李建成,這無論如何是不合乎道統和倫理的。為掩蓋這種殘暴的行為,為自己的登基確立合法性,李世民決定設置史官,撰修國史,於是下令創立瞭宰相監修國史的制度,這就使史官很難做到秉筆直書,隻能按統治者的意圖撰寫歷史。李世民在位期間一再違例要求親看國史和起居註,並為自己辯白道:“今欲自看國史者,蓋有善事,固不須論,若有不善,亦欲以為鑒誡,使得自修改耳。” 貞觀十四年(公元640年),在李世民一再要求下,“玄齡等遂刪略國史為編年體,撰高祖、太宗實錄各二十卷,表上之。”在李世民授意下,史官們把李世民發動“玄武門之變”的動因寫成“安社稷,利萬民”的大義行為,從而嚴重歪曲瞭歷史事實。

分頁:2/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