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雨腥風:唐朝歷史上武則天和唐高宗的大清洗

  導讀:我們先來看看在武則天和唐高宗對反對派進行大清洗的時候,長孫無忌在幹什麼呢?他在著書立說。中國古代政治傢的傳統是“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被重用的時候就胸懷天下,幹一番轟轟烈烈的事業;不被任用的時候,就退回書齋之中,加強自我修養,著書立說。這叫進可攻,退可守。自從武昭儀被立為皇後以後,長孫無忌感覺自己在政治上難有作為瞭,因此心灰意懶,隻想退到書卷中去,享受一點心靈的安寧。顯慶四年(659年)以前,他先後領銜完成瞭武德和貞觀兩朝的國史共八十卷,梁、陳、北周、北齊、隋五代的志三十卷,也就是現在隋書中的志,還有《顯慶新禮》一百三十卷,可以說是著作等身。有一句話叫盛世修史,一個興盛的王朝,就會有條件、有餘力去總結前朝的經驗教訓。唐朝建立瞭史館,開創瞭宰相領銜修史的傳統。有唐一朝一共修瞭八部正史,占二十四史的三分之一,這其中就有長孫無忌的功勞。

  長孫無忌想遠離政治,政治卻不會遠離他。武則天和唐高宗決心要建立一個屬於自己的朝廷,長孫無忌就是最大的障礙。但是,長孫無忌畢竟是皇帝的舅舅,又做瞭三十年的宰相,權傾朝野,威震天下。要扳倒他,需要慎之又慎。武則天是一個果斷的人,但是她並不急躁。在需要耐心的時候,她非常有耐心。在重拳出擊長孫無忌之前,她還需要先剪除他的羽翼。出於這種考慮,長孫無忌的老戰友褚遂良、韓瑗、來濟先行被掃出朝廷;與此同時,長孫無忌的親戚也難逃噩運。他的表弟太常卿高履行首先被貶出京,出任益州刺史。高履行是長孫無忌的舅舅高士廉的兒子,當年,長孫無忌的父親去世,年幼的無忌兄妹被同父異母的哥哥趕出傢門,是舅舅高士廉收留瞭他們。因此,高履行和長孫無忌名分上雖然是表兄弟,但實際比親兄弟還親。緊接著,長孫無忌的堂兄、工部尚書長孫祥也被貶為荊州刺史。長孫無忌在朝廷中可以援引的勢力逐漸被剪除,就剩下他孤傢寡人瞭,該是對他開刀的時候瞭。

  動手整治當朝宰相,這得需要一個充分的理由。以這個理由為突破口,武則天的行動才名正言順,動起手來才會又快又準又狠。那麼,突破口在哪裡呢?


  顯慶四年四月,洛陽人李奉節向唐高宗告狀說,他發現一個朋黨案件,太子洗馬韋季方和監察禦史李巢,他們結交權貴,共結朋黨。這本來是一個很小的案子,針對的是中下級官員。但是這個案子一出來,武則天的火眼金睛馬上看到它的利用價值。她覺得這個案子可以做大,為什麼呢?因為這個案子牽涉一個權貴。這個權貴是誰呢?武則天希望他是誰,他就會是誰。那麼派誰去審理呢?武則天的心腹愛將許敬宗剛剛晉位宰相,立刻就被派上瞭用場。派一個堂堂宰相來審這種小案子,明眼人都能覺出這件事異乎尋常。許敬宗是聰明人,他知道皇帝和皇後希望看到的結果。他不會讓他們失望的。

相關閱讀推薦:

邪乎!狄仁傑如何在死後把武則天逼下皇位的?

揭秘:一代女皇武則天的私生活究竟觸犯到瞭誰?

揭秘:女皇武則天做尼姑時如何勾引唐高宗李治?

唐朝武則天血腥稱帝路揭秘:殺人手段比呂後還殘忍

五個哥哥對少女武則天摧殘惡果:武媚娘為何仇恨兄長

武則天稱帝路上的六次驚天謀殺案:武則天登位內幕

分頁:1/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許敬宗怎麼審案子呢?他大搞逼供,嚴刑拷打韋季方和李巢,讓他們招供自己結交的權貴是誰。當然,另一方面,許敬宗也巧妙地暗示這兩個人,隻要你們供出長孫無忌,事情就好辦瞭。可是韋季方是個老實人,他哪裡敢隨便誣陷當朝國舅啊。再說瞭,在他淳樸的心中,長孫無忌簡直就像一座巍巍高山,他哪裡有機會結交這樣的權貴啊。這罪名堅決不能承認!但是許敬宗不停地逼他。最後,韋季方被逼無奈,就去撞墻,想要自殺。但是,小人物的悲劇在於,他連死的權利都沒有。他又被救活瞭,而且自殺成為他有罪的證據。沒有犯罪,幹嗎要尋死呢?許敬宗馬上向唐高宗匯報案情進展,他說,案子已經調查出眉目來瞭,韋季方的問題不是簡單的結黨營私,這裡面涉及一個陰謀,他是想和長孫無忌合謀,上下勾結,陷害忠臣和貴戚,試圖謀反。現在,韋季方看到陰謀敗露,隻好畏罪自殺。

  這可真是天下奇聞啊,一個堂堂宰相竟然和五品文官勾結在一起謀反!唐高宗聽瞭匯報之後,他怎麼反應的呢?據《資治通鑒》記載,他說瞭這麼一句話,非常有意思:“舅為小人所間,小生疑阻則有之,何至於反?”唐高宗並沒有質疑長孫無忌是否應該被牽扯進這個案子裡,甚至也沒有深究長孫無忌怎麼會腦子進水,和幾個小小的文官謀反。他隻是說:舅舅被小人挑撥離間,心裡對我有猜疑是可能的,怎麼至於到謀反這一步呢?他用瞭一個疑問句。可是這個問句就把這個案子的性質給定下來瞭,這是謀反。唐高宗親口說出瞭這兩個字,但是呢,他用瞭一個疑問句,怎麼會謀反呢?許敬宗是一個聰明人,他當然知道怎麼樣處理皇帝這個疑問句,隻要把它變成肯定句就可以瞭。據《資治通鑒》記載,許敬宗馬上就說:“臣始末推究,反狀已露,陛下猶以為疑,恐非社稷之福。”他說陛下您怎麼可以再懷疑呢,這就是謀反啊!唐高宗聽瞭以後長嘆一聲,眼淚隨之滾滾而下,說:“我傢不幸,親戚間屢有異志。往年高陽公主與房遺愛謀反,今元舅復然,使朕慚見天下之人。茲事若實,如之何?”他說,我們傢真是傢門不幸,怎麼親戚老謀反呢,過去高陽公主就謀反,現在我舅舅又謀反。如果這件事是真實的,我們該怎麼處理呢?定瞭調子之後,他要論罪責瞭。在這裡,唐高宗還給出一個先例,往年高陽公主也曾經謀反來著,這就成瞭長孫無忌案件處理的依據瞭。

  高陽公主的謀反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高陽公主謀反案是永徽三年(652年)發生的一個大案,這個案子的處理者正是當時權傾朝野的太尉長孫無忌。高陽公主是唐太宗的女兒,人長得漂亮,又聰明活潑,也非常任性。小時候,她深得唐太宗的寵愛。唐太宗為瞭籠絡大臣,把她嫁給瞭宰相房玄齡的小兒子房遺愛。在唐朝,娶公主可不是常人能夠消受得瞭的福氣。自從高陽公主嫁進房傢,房傢就一天也沒有消停過。受寵的高陽公主結婚之後,處處刁鉆好勝,調唆丈夫房遺愛和大哥房遺直分傢。房遺直被逼無奈,告到唐太宗那裡。唐太宗主持公道,狠狠地責罵瞭高陽公主一番,才把這件事擺平。從此太宗就不大喜歡這個惹是生非的女兒瞭。可是沒過多久,高陽公主又出事瞭。她跟和尚辯機私通的事情敗露瞭。有一次,高陽公主打獵,巧遇和尚辯機,兩人一見鐘情。高陽公主從此就包養瞭這個清秀的和尚,給老公戴瞭綠帽子。為瞭安慰老公房遺愛,她還送給他兩個絕色的婢女。房遺愛隻能忍氣吞聲,不敢有什麼意見。可是紙包不住火,這個事情終究還是敗露瞭。貞觀年間,因為追蹤一起盜竊案件,禦史搜查瞭辯機所在的寺院,搜出瞭一個宮裡的金寶神枕。追問之下,辯機承認是公主所賜。唐太宗覺得很沒有面子,盛怒之下,腰斬瞭辯機。嬌縱的高陽公主也因此恨透瞭這個嚴厲的老爸。貞觀二十三年(649年)唐太宗去世,高陽公主一滴眼淚都沒有流。分頁:2/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沒有瞭父親的管束後,高陽公主更加肆無忌憚,無法無天,包養瞭更多的情人。也許因為她的初戀是個和尚,所以她對這一類人總是情有獨鐘。和尚、道士這些方外之人士在她情人中占瞭相當大的比重。但是,因為李唐王朝有鮮卑族的血統,對於傳統禮教不大在乎,所以公主的這些出位之舉還算不瞭什麼。她一生中犯的最大錯誤不是給丈夫戴綠帽子,而是和他在政治上攪到一起瞭。

  高陽公主的丈夫房遺愛在貞觀朝屬於魏王李泰一黨。貞觀十七年,魏王李泰和太子李承乾因為爭位雙雙被廢,不久李治被立為太子。所以,到高宗時期,房遺愛在政治上屬於失勢派,被貶為房州刺史。房遺愛是公子哥兒出身,宰相的兒子,公主的丈夫,本來也是嬌生慣養的,到瞭地方之後,他不大受得瞭艱苦的生活,就滿腹牢騷,和一群跟他一樣失意的皇親攪在一起,整天講怪話。這一夥人除高陽公主夫婦外,還有輩分較高、野心勃勃的荊王李元景、當年同屬魏王陣營的巴陵公主駙馬柴令武,膽大腦小、因事貶官的丹陽公主駙馬薛萬徹等,整天在一塊兒發牢騷,其實倒也沒有什麼真正的舉動。盡管如此,他們還是被人告發瞭。告密者是什麼人呢?就是房遺愛的哥哥房遺直。高陽公主不是曾經張羅著和房遺直分傢嗎,後來她又想要房玄齡的封爵瞭。可是爵位歸長子繼承,她的丈夫不是長子。於是,高陽公主一不做二不休,誣告房遺直非禮她,想借此搞倒他,讓自己的丈夫繼承爵位。房遺直終於忍無可忍瞭,另外,他也很擔心這小兩口鬧過瞭頭累及房氏一門,隻好向唐高宗告發瞭房遺愛等人的政治陰謀。房遺愛組織反政府小團體,高陽公主又去結交和尚、道士,經常搞點什麼望氣、算命之類的不軌行為,兩人的活動加起來,這不就是謀反嗎!

  這可不得瞭,皇親國戚參與謀反,事關重大,唐高宗立刻委托宰相長孫無忌調查。長孫無忌一經核實,反狀確鑿。國有常刑,這些人本來也是難免一死,但是,長孫無忌並不滿意這樣的結果。他還要借此機會把謀反案擴大,將所有的政治反對派都羅織進來,一網打盡。於是,在他的威逼利誘之下,房遺愛又牽扯出瞭吳王李恪。吳王李恪也是唐太宗的兒子,他母親是隋煬帝的女兒,血統非常高貴,李恪本人也英武果敢,有乃父之風,當年深得唐太宗的喜愛,唐太宗曾經一度動念頭要立他為太子,後來因為長孫無忌的反對才沒有實現。所以在長孫無忌的心中,一直把他視為李治的潛在威脅。現在,吳王雖然沒有參與房遺愛的行動,但是,因為這樣一段不愉快的往事,長孫無忌還是把他拉進來,以謀反罪將他處死。吳王一向人望很高,又小心謹慎,怎料會橫遭長孫陷害!據《資治通鑒》記載,李恪臨死前大罵:“長孫無忌竊弄威權,構害良善,宗社有靈,當族滅不久!”和他一起被殺的還有荊王元景,高陽、巴陵二公主以及房遺愛、柴令武、薛萬徹三位駙馬。接著,一大批對李治的統治形成威脅,或是跟長孫無忌不和的宰相、將領、宗室、駙馬,無論是否真的參與過陰謀,都被牽扯進高陽公主謀反案中,貶往地方。這就是永徽年間轟動一時的高陽公主謀反案。


  長孫無忌當時把謀反案上綱上線地處理,本不乏為李治考慮,幫他穩定政局,殺李恪的用心正在於此。但是他的這番殺戮,隱隱露出瞭震主之威。看到長孫無忌收拾勛貴就像碾死一隻螞蟻那麼容易,李治能不心驚嗎?裂痕就在那時候出現瞭。風水輪流轉,當年的翻雲覆雨,如今全成瞭請君入甕。高陽公主謀反案,現在變成處理長孫無忌一案的先例。分頁:3/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唐高宗既然自己先提出瞭高陽公主謀反案,許敬宗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瞭。怎麼處理長孫無忌呢?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按既定方針辦就可以啦。於是,許敬宗說:“遺愛乳臭兒,與一女子謀反,勢何所成!無忌與先帝謀取天下,天下服其智;為宰相三十年,天下畏其威。若一旦竊發,陛下遣誰當之?”他說,長孫無忌謀反的危險性遠遠大於當年的高陽公主謀反。高陽公主是一個女子,和乳臭未幹的房遺愛謀反,兩個人都沒什麼號召力,很難成事啊。但是長孫無忌和先帝一起謀取皇位,又當瞭三十年宰相,在朝廷裡威望很高。現在如果他狗急跳墻,振臂一呼,陛下怎麼辦呢?到此為止,案子的結論和處理意見基本都已經出來瞭。按照許敬宗的意思,在參考高陽公主案的基礎上,還要加重處理。但是唐高宗並沒有同意許敬宗的處理意見,他說這事別急於定論,你再審審看。許敬宗就納悶瞭,這案子還有什麼油水呢?回傢苦苦琢磨瞭一夜,終於恍然大悟瞭。

  第二天,許敬宗又上奏瞭。他說,我昨天又審瞭審這個案子,發現比我想的還要嚴重。原來以為隻涉及長孫無忌一個人,現在才發現,這是一個牽連若幹大臣的大陰謀。我昨天回去提審韋季方,我問他,說長孫無忌是當朝國舅,皇帝與先皇都對他那麼信任,他為什麼要謀反呢?韋季方說,這事開始也不是長孫無忌的意思,是韓瑗在挑撥他。韓瑗曾經對長孫無忌說,當年您和王皇後的舅舅柳奭以及褚遂良三人合謀立李忠做太子,現在李忠已經被廢,皇上也不信任您瞭,您還不早做打算啊?長孫無忌一聽,有道理啊,於是就日夜和這些大臣策劃謀反。都和誰策劃呢?韓瑗、褚遂良、來濟、柳奭,還有於志寧。看來,這不是長孫無忌一個人的事情,幾乎所有的元老大臣都和這個案子有牽連。

  到瞭這一步,唐高宗終於覺得這個案子的利用價值被挖掘得差不多瞭,他再也無話可說,於是,長嘆一聲,又一次潸然淚下。他說:“舅若果爾,朕決不忍殺之。若殺之,天下將謂朕何!後世將謂朕何!”我舅舅就算謀反,我也絕對不能殺他。我要是殺瞭他,天下人會怎麼議論我?子孫萬代將怎麼議論我啊?這等於皇帝完全認可瞭長孫無忌的謀反,但同時他還要作一番仁慈的表演,他要法外開恩,免去長孫無忌的死刑,以免被天下人恥笑。註意,這句話他可不是第一次說瞭。當年處理高陽公主謀反案的時候,他也曾經說過:“荊王,朕之叔父;吳王,朕兄,欲丐其死,可乎?”當時,長孫無忌不答應他的請求;現在,許敬宗同樣勸他大義滅親。許敬宗說瞭:“古人有言:‘當斷不斷,反受其亂。’安危之機,間不容發。無忌今之奸雄,王莽、司馬懿之流也;陛下少更遷延,臣恐變生肘腋,悔無及矣!”就是說皇帝應該天下為公,大義滅親,不能存婦人之仁。話說到這一步,唐高宗覺得該解決的問題都解決瞭,案情現在看起來脈絡清晰,處罰的理由充分,足可以讓天下人心服口服瞭。於是下令削去長孫無忌的太尉頭銜和封地,給他一個揚州都督的頭銜,把他押解到黔州安置。黔州是現在重慶的彭水縣,當時是挺偏僻的一個地方。不過,唐高宗說瞭,長孫無忌畢竟是他的親舅舅,不忍心看著他受苦,因此仍按一品大臣的待遇供給飲食。

  可是事情到此並未徹底結束。前面說過,武則天要鞏固皇後的位置,必須對外廷重新進行優化組合。把反對她的人清除出去,把擁護她的人請進來。而在打擊反對派這個問題上,她是分兩步走的。第一步,清除反對派中勢力相對小的褚遂良、韓瑗、來濟,把他們貶往地方。第二步,在外圍組織已經被清理之後,再清除反對派的核心力量長孫無忌。這樣做是為瞭慎重起見,避免一下子打擊面過大,造成政局不穩。換句話說,就是讓反對派心存幻想,逐步喪失鬥志,最後坐以待斃。現在,長孫無忌已經倒臺,唐高宗和武則天再沒什麼顧忌瞭。他們終於可以施展手腳,把反對派一網打盡。

分頁:4/4頁  上一頁234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