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大總統曹錕晚年的生活:為何餓死也不當漢奸

  曹錕(1862-1938),字仲珊,天津人。幼年失學,以販佈為生。1882年投淮軍當兵,後入天津北洋武備學堂,1890年畢業。繼而在袁世凱新建陸軍任職。1912年民國成立後,任陸軍第三師師長。1916年任直隸督軍,1917年兼任直隸省長。1923年當上中華民國第五任“大總統”。1924年第二次直奉戰爭,馮玉祥發動北京政變,囚曹錕於延慶樓。獲釋後辭職,隨後寓居天津英租界。

  民國五大總統當中,因為“賄選”影響瞭曹錕的聲譽,政界對他也頗有微詞。但下野之後,曹錕卻是五大總統當中最為“親民”的代表。曾經有曹錕的老鄰居回憶,老年曹錕衣著隨便,最喜歡在傢門口與鄰居聊天。

  誰會相信,樹蔭下一個穿著老頭衫,搖著大蒲扇聊閑天兒的老人曾經做過總統呢?

  窮苦出身的大總統

  下野後的曹錕寓居天津,非常平民化,生活裡再無半點架子。他對街坊鄰居非常友善,夏日裡,他常常穿著簡單的便裝,在門口和鄰居們拉傢常。為什麼老年的曹錕沒有半點官架子呢?這還得從他的窮苦出身說起。

  曹錕出生在貧寒之傢。父親叫曹本生,是一個排船(建造木船)工人。曹本生育有五男二女,長子曹鎮,字馥庭;次女曹大姑;三子曹錕,字仲珊;四子曹銳,字健亭;五子曹鈞,字秉權;六女曹二姑;七子曹锳,字子振。


  曹傢的生計全靠曹本生和長子曹鎮在船行當排船工的收入,因傢庭人口眾多,收入微薄,因而生活艱難,“傢無隔宿之糧”。後來曹氏兄弟回憶,為瞭一傢人糊口,年近七歲的曹鈞每天清晨天還不亮就背著筐出去采黃須(一種野菜),摻在玉米面裡蒸窩頭吃,全傢人就靠這種野菜窩頭果腹。又過瞭兩年,曹大姑十八歲嫁給瞭當地一戶毛姓人傢。毛傢比較富裕,看在親戚面上,逢年過節總會周濟—些,曹傢少瞭一口人吃飯,再加上毛傢的周濟,日子漸漸好轉。

  曹氏兄弟因為年幼時候的貧困經歷,故在曹錕當權後大肆搜刮財富。曹錕在任第三師師長和直隸督軍期間,曾積蓄瞭一些財產,大部分都交給四弟曹銳經管。他把曹錕交給他經管的錢和自己的一半現金,都存入外商銀行。為瞭保密,他沒有使用曹錕、曹銳兩個真名,也不用曹傢公開使用的“德善堂”和“五聚堂”等堂名,而是用瞭一些假造的堂名。後來曹銳自殺,外商銀行拒不承認這筆存款。曹錕—筆數百萬元的巨款,白白便宜瞭銀行。

  曹錕一生大起大落,從貧窮到富貴,晚年雖有總統之名,但經濟上與其他“總統”相比並不富裕。從政界要人回歸平民生活,他卻可以坦然接受,與他童年的經歷是分不開的。

相關閱讀推薦:

民國第一皮條客段芝貴用自己小妾向袁世凱“行賄”

圖揭民國大學生怎麼軍訓的:民國時大學生的軍訓

民國黑道大哥杜月笙感慨:蔣介石完全把我當尿壺

揭秘:哪位絕色女演員敢拒絕五位民國總統騷擾?

寧可喝稀粥也絕不當漢奸的原民國總統是誰?

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每天喝酒 畫梅書虎

  曹錕當寓公,成瞭一介平民。主要生活內容是書畫、打拳、會友和聊天。曹錕在飲食方面很隨意,但他每頓飯都要喝上一點白酒,主要是喝天津產的直沽白酒,偶爾也買上一兩瓶洋酒。曹錕晚年信佛,他經常到大悲禪院燒香念經。他請人畫瞭一幅表現

  孔孟等聖人功績的“聖跡圖”。每晚曹錕都要在“聖跡圖”前朝拜。晚年的曹錕特別愛聽河北梆子,有時來瞭興致,自己也哼上幾段。

  曹錕平時的主要精力都放在練書法和畫畫上。他每天早上先到院中練武術,然後回到屋裡練氣功。吃過早飯,他便開始練字和畫畫,有時一進畫室就是好幾個小時,真正到瞭廢寢忘食的地步。曹錕最愛畫國畫,尤其擅畫梅花,他曾經問秘書,為什麼古代人稱梅為“花魁”。秘書說:“每當春回大地之時,在群芳之中,首先發舒的便是色香並茂的梅花,所以人們不但贊它為‘花魁’,還習慣稱它為春梅。松竹梅被世人譽為歲寒三友。有人喜梅之清香,贊它‘香中別有韻’。有人好梅之風采,喻為‘月明林下美人來’。有人愛它‘冰肌玉骨’,有人稱它‘世外佳人’。但對它最高的贊頌則是‘凌厲冰霜節愈堅’。”而曹錕最喜歡這最後一種說法,正是因為梅花“凌厲冰霜節愈堅”,他才分外喜歡。

  他平時還喜歡寫書法,最得意的是用一筆寫成一個虎字。每逢親朋好友向他索字時,他就一筆寫成一個虎字,身旁的人見狀都嘖嘖稱贊,虎字寫得蒼勁有力。曹錕寫完字,還要精心地先在條幅的右上角蓋上圖章,然後署名為“樂壽老人”或“渤叟”。


天津曹錕故居

  喝粥也不當漢奸

  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日本人占領瞭東北、華北的大片土地,他們搜羅漢奸及社會上有聲望的人物,妄圖采取“以華制華”的策略,建立偽政權。因此,日本特務把動員工作的重點鎖定在曹錕身上。日本特務頭子土肥原賢二親自策劃瞭對曹錕的誘降工作,並先後派幾個日本人去曹宅探訪,邀請其出山,但均遭到嚴詞拒絕。土肥原賢二一計不成,又生一計,又派出曹錕的老部下齊燮元、高凌蔚,想讓曹錕出山當傀儡。但曹錕一直不為所動,結果一個個吃瞭閉門羹。

  研究者認為,曹錕晚年堅決拒絕與日本人“合作”,與四夫人劉鳳瑋有直接關系。劉鳳瑋是天津郊區人,傢世貧寒,從小學戲,專攻老生,曾轟動京津。曹錕幾次派人說媒,明媒正娶成瞭他的四夫人。她雖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心地善良,聰明好強,尤其痛恨日寇暴行,具有很強的民族自尊心。那一次幾個日本人身著便裝,探訪曹宅欲邀請曹錕出山。曹錕本想見面,聽聽他們到底要做什麼,但劉夫人攔住他,並沖著門外高聲叫罵。日本人走後,劉夫人對曹錕說:“就是每天喝粥,也不要出去給日本人辦事。”曹錕聽瞭連連點頭。

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後來,偽河北省省長高凌蔚奉日本人之命來訪。曹錕當時正躺在炕上抽大煙,高凌蔚還沒有說話,曹錕便勃然大怒,把煙槍往地上一摔,大聲吼道:“你給我滾出去!當瞭漢奸還敢登我曹傢的門!”高凌蔚嚇得渾身哆嗦,被幾個侍從架瞭出去,從此,再也不敢露面。

  收復國土 死亦瞑目

  1938年在得知國民黨軍隊取得瞭臺兒莊大捷的消息後,曹錕連聲說:“我就不相信,咱們還打不過那小日本。”同年5月17日,曹錕因病在天津英租界泉山裡寓所去世,終年76歲。臨終前他對女兒曹士英說:“臺兒莊大勝之後,希望國軍能乘勝收復失土,餘雖不得見,亦可瞑目。”

  在為曹錕舉行的入殮儀式上,其傢人為他穿上瞭當年的總統制服,口含珍珠,披在胸前的繡帶上還綴以洋錢等物。棺木內還放入一個赤金的九連環和一柄他生前隨身佩帶的寶劍,分置於他的身旁。潘毓桂還代表北京臨時政府送來大筆撫恤金,遭到曹錕夫人劉氏的拒絕。

  1938年6月14日,重慶國民政府發佈訓令,追授曹錕為陸軍一級上將,訓令中稱:

  “故陸軍上將曹錕息影津沽,抱道自重,比歲以來,值寇勢之方張,遭奸佞之叵測,威脅利誘,逼迫紛乘,而該上將正氣凜然,始終峻拒,不撓不屈,通國具瞻,且於疾革彌留之際,以抗戰勝利為念,忠誠純篤,志節昭然,尤見軍人之風范,足垂奕祀之清芬,今者老成永逝,軫悼殊深,允宜明令褒揚,式資當世楷模,特先頒贈‘華胄忠良’匾額一方,一俟寇氛靖平,再議飾終令典,凡其舊日僚屬,能斷志勵操矢忠報國者,並當一體宏獎,優予登用,藉示眷念忠貞淑濁揚清之至意,此令。”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