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見羞簡介 五代十國時期的絕世美女花見羞生平

  簡介

  花見羞,五代十國時期著名的美女,李嗣源的寵妃。本姓王,是邠州城內王氏糕餅店老板的女兒。她天生麗質,嬌艷如花,眉如遠山,目如秋水,鼻似瓊瑤,齒似瓠犀,當時號為“花見羞”,有“五代第一美女”之稱。後用“花見羞”代稱美女。

  她是中國五代時期最具傳奇色彩的美女,親身經歷瞭後梁、後唐、後晉、後漢,幾乎見證瞭整個五代史;她祖籍邠州(今陜西彬縣),17歲嫁給後梁名將劉彟為妾,劉彟死後為李嗣源所得,李嗣源稱帝,她謙遜賢德,堅辭為後,頗有東漢光武帝陰皇後的風骨;她出身平民,性情溫順,心地善良,向往平淡如水的生活,唯因天生紅顏,身不由己地卷入瞭充滿血腥殺戮的權力漩渦,最終死於非命。

  花見羞生得一副絕色,眉如遠山,目如秋水,貌若天仙,人們認為,鮮花在她的面前也會自慚形穢,因而稱她為“花見羞”,久而久之,花見羞這個名字便傳開瞭。

  花見羞與普通女子截然不同,就是她知道,美貌固然得自天生,神情氣質卻必須依靠後天的造詣來培養,所謂“腹有詩書氣自華”。於是,她在幫助料理店務的同時,不放棄學習,同時在學問上狠下瞭一番功夫,這為她以後為李嗣源出謀劃策,以及她的人生旅程創造瞭良好的條件。


  50多歲劉鄩娶花見羞

  英雄起於亂世,美女長伴英雄。在中國歷代名將譜上,不知該不該有後梁名將劉彟的位置。他能被歷史記住,或許更主要是因為艷福不淺,50多歲時娶瞭號稱“五代第一美女”的17歲的花見羞為妾。

  據《新五代史》記載,花見羞乃邠州(今陜西彬縣)人氏。和花蕊夫人一樣,花見羞並不姓花,她父親王氏在城內經營一傢副食商店。及笄之年的花見羞生得眉如遠山,目如秋水,鼻似瓊瑤,齒似瓠犀。因為天生麗質,芳菲滿體,容顏比春日裡盛開的鮮花還要嬌艷,遠親近鄰們送她一個美名“花見羞”。雖然出身低微,但父母還是請瞭專門的私塾教女兒詩書文章、琴瑟音律。花見羞聰明機靈,學習能力很強。由於從小在店裡幫父母料理生意,見多識廣,察眼觀色,歷練得心靈手巧,待人接物從容得體。少年時代的特殊歷練對她後來的人生經歷幫助很大。由於傢教嚴格,花見羞從小就性情溫順,心地善良。

相關閱讀推薦:

美女詩人李冶簡介 唐代四大女詩人之一李冶生平

國人震驚!“延安第一美女”出走臺灣竟是為這個!

三國美女貂蟬死於聖人關羽刀下真相:貂蟬的結局!

揭秘:看歷史上絕色美女如何用美貌滅掉兩個國傢

五代絕世美女花見羞:為何兩次成為老頭的寵妾

分頁:1/5頁  上一頁12345下一頁

  後梁名將劉彟得知花見羞的艷名,攜重禮上門提親。劉彟年齡雖大,但文武兼修,很有氣度,威名遠播。戰亂時期,王傢正需要有劉彟這樣的軍人背景。於是,年僅17歲的花見羞(“王氏”)成瞭年過花甲的劉彟的愛妾,這種“一樹梨花壓海棠”的婚姻,不知羨煞瞭陜西陜北的多少癡情少男。(“一樹梨花壓海棠”:典出蘇東坡嘲笑好友詞人張先的調侃之作。張先80歲時娶瞭一個18歲的小妾,東坡作詩調侃他道:“十八新娘八十郎,蒼蒼白發對紅妝。鴛鴦被裡成雙夜,一樹梨花壓海棠。”之後,“一樹梨花壓海棠”成為老夫少妻,也即“老牛吃嫩草”的委婉的說法。)

  老夫少妻恩愛和諧,相敬如賓。或許是天妒紅顏,甜蜜美滿的婚姻隻維持瞭不到三年,劉彟就在征戰中死去。劉彟死後,花見羞雖然不是正妻,仍然為他結廬守節。那段時間,人們時常見到花見羞一身白衣,躑躅在劉彟墓旁。雜樹野花叢中,群鳥掠空悲鳴而過,風吹衣袂飄飄,窈窕動人的花見羞臨風佇立,寂寞如洛水中冉冉升起的洛神。城中仰慕花見羞姿色的富傢子弟紛紛托人上門說合,願出重金娶她為妾,她卻一概回絕。

  成為李嗣源寵妃

  李存勖滅後梁,最先攻入都城的是李克用的養子李嗣源。李嗣源出身沙陀平民,沒有姓氏,隻有一個小名邈佶烈,“李嗣源”為養父李克用所賜。李存勖自立為帝,改國號為唐,任命李嗣源為天平節度使。

  適逢李嗣源次妻夏夫人去世,想另求佳偶。有人對李嗣源稱揚花見羞的美色。李嗣源召來花見羞,仔細端詳,果然是艷冶無雙,名足稱實。花見羞身雖無主,但尚帶得遺產數萬,至此很多都給瞭李嗣源。李嗣源娶花見羞為妻,既得瞭美人,又得瞭黃金,自然喜上加喜,寵上加寵。並且花見羞性情和婉,應酬周到,每當李嗣源早晨起來,盥櫛服禦,都是由她在旁侍奉。


  李嗣源與花見羞結合是後唐主李存勖滅瞭後梁之後。李嗣源自幼便與李存勖爭強鬥勝,在擊滅後梁的戰鬥中,李嗣源屢建奇功,功高蓋主,更使李存勖猶如芒刺在背,感覺不安生。李存勖即位為唐莊宗後,李嗣源就被任命為天平節度使。花見羞當時剛剛20歲,卻也分明感受到瞭丈夫潛藏著殺身之禍。李嗣源是她的後夫,她深恐自己的這個第二任丈夫稍不留心,就被人殺害,因而提醒李嗣源註意自保。李嗣源就問:“怎麼自保?”花見羞出智謀,叫他時時不可離開軍中,經常和部下在一起,以免為李存勖乘機所殺。

  這一陣枕旁風自然把李嗣源吹得更加清醒。

分頁:2/5頁  上一頁12345下一頁

  果然,當李嗣源率養子李從珂作為先鋒攻入開封滅梁時,李存勖假裝特別高興,拍著李嗣源的肩膀對他說;“我得天下,是你父子的功勞。我要同你共有天下。” 但不久之後的一次朝議上,他舉起手在空中搖晃,對功臣們說:“我從這十個手指頭上得瞭天下,哈哈。”意思是你們都沒有功勞。李存勖就是這樣玩兩面三刀之術。李嗣源在洛陽好幾次遇險,幸虧宦官李紹宏保護,才免被殺害。

  後來,李嗣源在河北稱帝,與在洛陽的李存勖分庭抗爭。李嗣源稱帝是在河北,當時河北不適於李嗣源發展。李嗣源又問花見羞怎麼辦?

  花見羞這樣分析:河北各地形勢復雜,難以立國,不如渡過黃河,入據開封,西攻洛陽。李嗣源權衡形勢,再次采納瞭花見羞的建議。真是福人天相,正當李嗣源的軍隊渡過黃河時,洛陽城中一夜之間卻發生瞭重大的變亂,禁軍統領郭從謙發動叛亂,率兵入宮,後唐主李存勖不明不白地死去。這樣李嗣源適時趕到洛陽,迅即平定變亂,名正言順即帝位。

  李嗣源繼承皇位後,一切舉措更大受花見羞的影響。他革除瞭李存勖在位時所制定的許多制度,撤銷瞭一些有名無實的機構,推崇節儉並勤政愛民。正好當時連年豐收,百姓逐漸豐裕,社會穩定,算是當時最安康的一段時光。


  誰也沒有料到這位糕餅店老板的女兒,當年獨守孤墳的寡婦還有如此的謀略和見解。

分頁:3/5頁  上一頁12345下一頁

  謙讓皇後寶位

  李嗣源當瞭皇帝以後,本打算立與自己出生入死的花見羞為皇後,卻遭到瞭花見羞的拒絕。花見羞對李嗣源說:“皇後隻不過是一個名號而已,倘若彼此相愛,名號並不是最重要的東西。何況陛下的原配夫人夏氏曾經患難相隨,如今雖已過世兩年,但她所生的兩個兒子都已長大成人。且正領兵在外,況且夏氏族人也多官居要職。不如暫時不冊立皇後,而追封原配夫人為皇後,一來可以使人感覺陛下不忘舊情;二來也可以安定父子關系,並籠絡夏氏族人。”李嗣源一聽這話,就覺得十分有道理,因為這樣做還能表現出自己的仁德和遠見,就采納瞭她的意見。這一招,果然使滿朝文武都認為皇上德高恩厚,不忘舊情,是個重感情的君王,於是增加瞭信心、信任、安全感與向心力。

  3年之後,群臣紛紛上表,認為需要有皇後母儀天下,管理後宮,此位不可長久虛懸。大傢一致推薦花見羞為後,可花見羞仍然謙讓,堅持要求李嗣源冊立曹淑妃為後。

  這個曹淑妃是誰?曹淑妃原來侍候過夏氏夫人,並幫著撫育過李嗣源與夏氏夫人所生的兩個兒子。就在上次冊立皇後被花見羞拒絕之後,李嗣源執意要封花見羞一個淑妃的頭銜時,由於花見羞建議將淑妃頭銜給曹夫人,曹夫人才有瞭淑妃這個頭銜。這次,早已色老愛弛、平日隻燒香禮佛、深居簡出的曹淑妃又由於花見羞的謙讓而坐上瞭皇後的寶座。及曹淑妃將被冊封為皇後時,她悄悄對花見羞說:“我素多病,不耐煩勞,妹可代我正位中宮。”花見羞慌忙拜辭道:“後為帝匹,即天下母,妾怎敢當此尊位呢?”既而六宮定位,曹皇後雖總掌後宮內權,但形同虛設,一切處置,多聽從花見羞的主張。花見羞雖然不是皇後,實際則是無冕皇後。花見羞與宦官孟漢瓊聯合,秉承明宗的旨意誅殺瞭重臣安重誨。劉彟的兩個兒子也得賜官爵,從此衣食無憂。

  歷經五代史

  李嗣源在位八年,雖然保持瞭朝政的總體平穩,但卻無力改變唐末以來地方將官擁兵自重、恃驕犯上的大氣候。長興四年(933),李從榮乘唐昭宗病危之機率先發難,兵敗被殺,67歲的明宗也受驚嚇而死。李嗣源的第五子宋王李從厚繼位,是為閔帝。閔帝無能,實權掌握在鳳翔節度使李從珂及河東節度使石敬瑭手中,(兩人原是李嗣源的左、右手,李從珂更是李嗣源的養子兼女婿。)兩人都不把李從厚放在眼裡,朝廷又一次處於風雨飄搖之中。


  閔帝封花見羞為皇太妃。四個月之後,李從珂殺閔帝取而代之,是為末帝。閔帝以花見羞曾過多幹預朝政,對她有意冷淡。花見羞自己並未生育,進宮後收養瞭許王李從益。一次,末帝在太妃宮院置酒,花見羞舉杯戚然道:“吾願辭皇帝,出傢當比丘尼。”帝問何為,花見羞道:“小兒李從益,若你不容,則他死之日,我有何面目見先帝!”言罷聲淚俱下。末帝為之淒然,從此對她母子例外優待。

  李從珂隻做瞭不滿三年皇帝,又被石敬瑭攆下龍輦。後晉大兵來犯時,末帝聚集族人自焚。珍惜生命的花見羞鎮靜地對曹太後說:“事情緊急,但並非無可救藥,何不暫且躲避?”已抱必死信念的曹太後決定舍生取義,從容道:“我們李傢到瞭這一地步,我不忍心獨生,妹妹自己保重吧!”曹太後和末帝等均自焚而死,花見羞與李從益兄妹因躲藏嚴密,得以脫險。

分頁:4/5頁  上一頁2345下一頁

  大難不死,花見羞為石敬瑭所獲,再一次自請為尼。石敬瑭敬重花見羞人品,覺得留她可以收買人心,遂將她母子遷至德宮,一體寬宥。後晉遷都汴梁,又攜她母子隨行。高祖皇後對花見羞十分敬重。天福四年,石敬瑭為後唐立宗廟,封李從益為郇國公,以主持後唐宗廟。

  石敬瑭為帝七年,於公元942年病亡,養子石重貴繼位,是為出帝。石重貴聽從權臣馮道、景延廣的建議,與契丹人反目。花見羞母子還歸洛陽。契丹人耶律德光率大軍攻破汴梁。為使無辜百姓免遭兵燹,花見羞返回京師面見耶律德光。耶律德光敬慕花見羞人品,看到明宗畫像後焚香跪拜,對花見羞道:“明宗與我約為弟兄,你便是我的嫂嫂。”遂傳令三軍不得擾民,更不得濫殺無辜。(與事實大相徑庭。)又讓欲圖霸中原的趙延壽娶李從益妹妹為妻,並封李從益為彰信軍節度使。冷眼淡看江山更迭如走馬燈一般的花見羞代李從益婉言謝過,攜子重返洛陽。

  耶律德光北歸,留蕭翰駐守汴州。此時“五代”的接力棒傳至第四棒,即後漢高祖劉知遠手上。劉知遠起兵太原,聲勢頗大。蕭翰心虛,欲撤兵北去,看中花見羞和李從益的號召力,想讓李從益做中原的傀儡皇帝。花見羞母子得知消息後慌忙出逃,仍然為使者截獲。李從益被推上皇帝龍座接受群臣拜賀。花見羞含著熱淚道:“我孤兒寡母為蕭翰所迫,這難道是福嗎?我看為禍不遠!”蕭翰北去,僅為汴州城留下不足兩千契丹兵的兵力。

  漢高祖劉知遠領兵來犯,氣勢洶洶。李從益派人召請高行周、武行德等地方軍閥商議抵禦,高、武卻按兵不動。李從益隻好指揮契丹兵閉城自守。花見羞審時度勢,對兒子說:“我們傢是亡國的後代,豈敢與人爭天下!”於是修書一封,派人往迎劉知遠。劉知遠聞說李從益先前曾想抵抗,遂派大將郭從義入汴州殺花見羞母子。花見羞面無懼色,怒斥郭從義道:“我傢母子何罪之有?為何不留我兒子一命,使他每年寒食敬孝道於明宗?”郭從儀奉旨行刑。聽到花見羞悲愴抗議聲的人們都潸然淚下。李從益死時年僅17歲,花見羞42歲。劉知遠同樣“名不符實”,(不“知遠”。)連孤兒寡母也不放過,他自己又豈能有好下場?總計後漢僅茍延四年,他自己更是當瞭不足一年皇帝就一命嗚呼,(從公元947年二月在太原稱帝到次年正月,不滿12個月。)兒子承祐兩年後也被亂軍擊殺。

  史料記載

  淑妃王氏,邠州餅傢子也,有美色,號“花見羞”。少賣梁故將劉鄩為侍兒,鄩卒,王氏無所歸。是時,明宗夏夫人已卒,方求別室,有言王氏於安重誨者,重誨以告明宗而納之。王氏素得鄩金甚多,悉以遣明宗左右及諸子婦,人人皆為王氏稱譽,明宗益愛之。而夫人曹氏為人簡質,常避事,由是王氏專寵。–《新五代史·唐淑妃王氏傳》

分頁:5/5頁  上一頁345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