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多歲乞討餓死的明朝宰相嚴嵩:細數嚴嵩十大罪

  嚴嵩於嘉靖二十年八月八日為相,嘉靖四十一年五月去位,二十多年來,最大的過惡如下:其一,信用心腹趙文華,使東南倭患愈演愈烈;其二,清除異已,繼殺曾銑、夏言之後,又在嘉靖三十四年殺楊繼盛,使明朝首先開殺諫臣之惡側,隨後又殺沈鏈和王忬,命令雖然皆出皇帝“聖載”,主謀皆是嚴氏父子;其三,貪污納賄,在朝內結黨營私。

  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蒙古俺答汗侵襲明境,嚴嵩向兵尚書丁汝夔授計說:“地近京師,如果兵敗難以掩蓋,一定命令諸將不要輕易與敵交戰,他們飽掠後自會離去。”可見,嚴嵩作為相爺,在軍國大事上確實沒什麼遠計和魄力。丁尚書傻不拉嘰,惟嚴相國所指,傳令諸將勿戰。本來明朝大多數軍將飲食終日,皆怯於戰鬥,有瞭兵部長官的命令,都大松一口氣,互相戒囑傳言:“丁尚書講不要與敵交戰。”這下可苦壞瞭百姓。他們飽受蒙古人燒殺搶劫,官軍皆龜縮於堅城之中,不做任何禦敵的行動,連姿態也不做。民間大憤。

  俺答汗的蒙古軍隊撤走後,老百姓紛紛上萬民書,矛頭直指丁汝夔 畏怯無能,明廷下令逮捕他。嚴嵩怕老丁說出自己事先為他出主意,假意安慰道:“你別怕,我自會保你無事。”丁汝夔大傻一個,有嚴相爺給自己打保票,刑部鞠審時他很“配合”,沒有多作辯駁。他就等相爺向皇帝說好話直接把他赦免瞭。

  結果,不久,一幫獄卒就從獄中把他提出,老丁還以為是走個過場後就把他釋放。一行人直接把他押至西市,劊子手持大刀正等著他來。直到自己被踹跪於地,丁汝夔才恍悟被相爺所賣,大叫“王八蛋嚴嵩誤我!”話音剛落,頭也隨之落地。

  嘉靖三十年,錦衣衛經歷沈鏈因嚴嵩禦寇無方,抗疏歷數這位當朝閣臣“十大罪”:

  “昨歲俺答犯順,陛下奮揚神武,欲乘時北伐,此文武群臣所願戮力者也。然制勝必先廟算,廟算必先為天下除奸邪,然後外寇可平。今大學士(嚴)嵩,貪婪之性疾入膏肓,愚鄙之心頑於鐵石。當主憂臣辱之時,不聞延訪賢豪,咨詢方略,惟與子(嚴)世蕃規圖自便。忠謀則多方沮之,諛諂則曲意引之。要賄鬻官,沽恩結客。朝廷賞一人,(嚴嵩)曰:‘由我賞之’;罰一人,(嚴嵩)曰:‘由我罰之’。人皆伺嚴氏之愛惡,而不知朝廷之恩威,尚忍言哉!姑舉其罪之大者言之。納將帥之賄,以啟邊陲之釁,一也。受諸王饋遺,每事陰為之地,二也。攬吏部之權,雖州縣小吏亦皆貨取,致官方大壞,三也。索撫按之歲例,致有司遞相承奉,而閭閻之財日削,四也。陰制諫官,俾不敢直言,五也。妒賢嫉能,一忤其意,必致之死,六也。縱子受財,斂怨天下,七也。運財還傢,月無虛日,致道途驛騷,八也。久居政府,擅寵害政,九也。不能協謀天討,上貽君父憂,十也。”

  疏上,嚴嵩沒怎麼反應,嘉靖帝先倒惱瞭,認定沈鏈詆誣重臣,立即派人逮之於廷,當眾杖責,然後罰他去保安為民。沈鏈進士出身,為人嫉惡如仇,與錦衣衛都督陸炳關系不錯。陸炳是嚴嵩同黨,常常帶沈鏈參加嚴氏父子召集的宴飲。沈鏈心中憎惡嚴氏父子,更恨嚴世藩縱酒虐客強灌別人,每每箕踞坐罵,小嚴惟獨憚懼他,從不敢對他強灌於酒。按理講,憑借上司陸炳的關系,沈鏈巴結嚴氏父子升官很容易,但此人正直出於天性,不吐不快,最終卻落個被謫為民的下場。沈鏈在保安“勞改”期間,當地父老知其清名,紛紛派子弟向這位先生求學。他以忠義倫常教導學生,又時時縛三個草人,分別寫上嚴嵩、李林甫、秦檜姓名,手持弓箭射之泄恨。幾年後,當地守官是嚴嵩心腹楊順,為瞭巴結嚴氏父子,他向嚴世藩報稱說:“沈鏈在保安當地陰結死士,擊劍騎射,準備伺機刺殺大人父子。”嚴世藩大怒,立遣黨羽巡按禦史李鳳毛去抓沈鏈,把他的名字竄入該殺的白蓮教匪首名單,乘間上報。兵部下文,沈鏈被處死。這還不算,嚴氏黨徒為瞭更使嚴世藩高興,又殺沈鏈二子,籍此獲得升遷。

相關閱讀推薦:

解密:嘉靖為何會重用貪官嚴嵩?嚴嵩得寵之謎

揭秘歷史上最真實的嚴嵩:原是為國為民的賢臣!

嚴嵩為什麼成瞭“奸臣”?嚴嵩與明世宗的關系

嚴嵩是怎麼死的 明代權臣嚴嵩到底貪污瞭多少錢

明朝奸臣嚴嵩怎麼死的 嚴嵩到底貪污瞭多少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