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太平天國竟是亡於一個女人的手中!

  洪宣嬌被很多史傢認為是太平天國史上一位子虛烏有的人物,但是有關她的故事卻在民間傳得有板有眼。最早有關洪宣嬌記載的典籍,是清末文人凌善清寫的《太平天國野史》。書中的洪宣嬌不但在太平天國的興衰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她更是一個非常淫蕩的女人。

  1856年夏天,正是太平天國全盛時期,卻發生瞭著名的天京事變。天京事變雖然是是洪秀全、楊秀清、韋昌輝爭奪太平天國領導權的內訌,但導火索卻是被生性淫蕩、並且善妒的洪宣嬌點燃的。天京事變後,在太平天國首義諸王中,除洪秀全和石達開兩人外,死亡殆盡。這一事變給太平天國造成瞭巨大的損失,太平天國因此迅速走上瞭衰敗之路。

  洪宣嬌是洪秀全的同父異母妹妹。洪秀全是其父二姨太所生;洪宣嬌是三姨太所生。洪父死後,傢道中落,兒女們為謀生各分東西。洪秀全在屢試不第的情況下,創辦瞭秘密團體拜上帝會,順理成章被推為教主;洪宣嬌則進入瞭一個流浪藝人的江湖戲班,四處賣藝為生。一次,洪宣嬌和戲班賣藝來到武宣盧陸洞,當地的殷實農傢之子蕭朝貴以50兩紋銀為其贖身,洪宣嬌未經明媒正娶就和蕭朝貴明鋪暗蓋過起瞭小日子,當然這時他們還不能算是合法夫妻。不過,洪宣嬌魅力十足,蕭朝貴對她言聽計隨。不久在她的鼓動下,蕭朝貴瞞著傢人,和她一起投奔瞭洪秀全的拜上帝會。


  蕭朝貴為洪宣嬌醋意大發

  洪宣嬌在蕭傢時,認識瞭蕭傢的常客楊嗣龍。楊嗣龍是桂平大黃江地方的大財主,不但有錢,更會耍小聰明,抓女人的心。洪宣嬌被楊嗣龍的風流倜儻迷住瞭,於是決定把楊嗣龍收到自己的裙下。她和蕭朝貴進入拜上帝會以後,蕭朝貴被洪秀全委以重任,洪宣嬌則繼續擔任情報工作。她為瞭達到自己的目的,借口為拜上帝會搜集情報,經常跑到楊嗣龍傢裡拉著他一同外出。慢慢地,郎有情,妾有意,兩人悄悄地睡到瞭一起,儼然成瞭一對甜甜蜜蜜的情人,也算是暫時給蕭朝貴戴上瞭一頂小小的綠帽子。

  這時已在拜上帝會中擔任要職的蕭朝貴,看著應該屬於自己的女人,和別的男人那個親密勁兒,不由得醋意大發,就想著要把楊嗣龍殺之而後快。洪秀全當然不願把事情鬧大,這畢竟是人命關天的事,驚動瞭官府,自己的起義計劃就會泡湯。於是他責令楊嗣龍向蕭朝貴當面致歉,並保證不再與洪宣嬌往來。楊嗣龍這時也不敢與蕭朝貴鬧翻,於是痛哭流涕,表示悔改,並且在洪宣嬌的鼓動下,爽性加入瞭拜上帝會。

  蕭朝貴見教主給瞭自己很大的面子,於是見好就收,也對楊嗣龍表示瞭諒解,楊嗣龍加入拜上帝會後,改名為楊秀清,說明自己要永生永世做教主的兄弟,跟著教主打天下。由於楊秀清慣於玩弄手段,很快獲得瞭洪秀全的信任,竟後來居上,坐上瞭拜上帝會的第二把交椅。

相關閱讀推薦:

太平天國領袖們的後宮制度:洪秀全擁有後妃88人

太平天國幼天王洪天貴福最後的日子:結局慘被凌遲

揭秘:洪秀全手下的太平天國名將到底是些什麼人

揭秘:名臣林則徐為何死在平定太平天國的路上?

太平天國兵敗歷史真相 並非因為洪秀全荒淫無度

分頁:1/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相繼征服三個男人

  為瞭籌措活動經費,洪秀全註意到瞭桂平金田村大財閥韋傢,於是他決定借助洪宣嬌的魅力,把韋傢拖下水。雖然韋老太爺十分正統刻板,但是少爺韋昌輝卻是個血氣方剛、愛好美女的監生。洪秀全得知韋昌輝的這個愛好之後,就指使洪宣嬌在韋傢附近開瞭一傢高檔酒館。酒館裡東西雖好,價錢卻高得驚人,一般人不敢問津,隻有韋昌輝這樣的豪戶子弟,看到美女當壚,自然常常光顧,既喝美酒,更重要的是又多瞭機會接近美女,所以他樂此不疲。日子久瞭,洪大小姐憋不住瞭。她本來就是帶著勾引韋昌輝的目的來的,看到韋昌輝一表人才,比楊秀清更要出色,恨不得馬上就和他滾到床上去。現在韋昌輝主動接近自己,於是水到渠成,兩人又做到瞭一塊,這一回又算是給蕭朝貴戴瞭一頂不大的綠帽子。在洪宣嬌枕邊和床頭的柔言相慰和慫恿下,韋昌輝也投到瞭拜上帝會的門下,同時還捐出瞭傢裡所有的錢物,終於把韋老太爺氣得去瞭西天。

  洪宣嬌用她的魅力相繼征服瞭蕭朝貴、楊秀清、韋昌輝,使他們乖乖臣服在她的石榴裙下,尤其是這些人都先後成為瞭太平天國的領導骨幹,這不能不說是洪宣嬌為太平天國事業的興旺發達立下的汗馬功勞。就是在這種半是革命半是淫樂的生活中,洪宣嬌過著她快樂無憂的熟女日子。

  過上瞭王妃的幸福生活

  不知不覺到瞭道光30年,拜上帝會的教徒已發展到數萬人。洪秀全認為起義時機已經成熟,於是就號召各地教徒變賣傢產,購置武器,並將人員全部集中起來,編成作戰隊伍,在金田村樹起太平軍的旗號。次年攻占永安,並在那裡建立瞭太平天國,洪秀全自稱天王,賜封楊秀清為東王、蕭朝貴為西王、馮雲山為南王、韋昌輝為北王、石達開為翼王。並且特別規定所封各王都受東王楊秀清節制。

  而洪宣嬌作為太平天國的長公主,為太平天國的建立做出瞭重大貢獻,理應享受優厚的待遇,於是由洪秀全做主,風風光光正式嫁給瞭蕭朝貴,也算是暫時結束瞭她那“大眾情人”的特殊身份,過上瞭王妃的幸福生活。楊秀清、韋昌輝等人當然隻能靠邊站瞭,但是他們都已經榮封王位,有的是漂漂亮亮的美眉,自然也就不會再去計較洪宣嬌這支殘花敗柳瞭。而不幸的是不久西王蕭朝貴便死於圍攻長沙城的戰鬥中,洪宣嬌成瞭寡婦,王妃的幸福生活一下子就離她遠去瞭,洪宣嬌又陷入瞭鬱鬱寡歡的境地。


  長沙久攻不下,太平軍隻得繞道,攻占瞭嶽州,又從水路入長江,直取武漢,並分水陸兩路夾攻南京,終於在咸豐3年攻取瞭南京城,於是將南京定為太平天國的都城,改名天京。在此期間,在久曠的洪宣嬌的建議下,洪秀全將全部隨營女眷集中起來,建立瞭“女營”,由洪宣嬌統領。到南京定都後,又將“女營”改為“女館”,由東王楊秀清兼任總管,洪宣嬌則任稽查,此時的她實際上成瞭十萬裙釵的領袖,這也就讓她久抑的欲望找到瞭宣泄口,也因此她一度成為瞭工作狂。由於和楊秀清接觸頻繁,加上蕭朝貴已死,兩人都沒有瞭顧忌,於是死灰復燃,舊情復發,再一次混倒床上去瞭。洪宣嬌被楊秀清的雨露滋潤之後,像換瞭一個人似的,活得更幸福瞭。這一回沒有人敢挑戰他們的偷情瞭,洪宣嬌也決定抱住楊秀清的大腿不再放過,想踏踏實實做東王的情人,不過卻給戰死的西王蕭朝貴戴上瞭一頂結結實實的綠帽子。

  在女館的管理中,還有一個官員,是太平天國女科科舉考試中的第一個女狀元傅善祥,她擔任女館的中團團帥,主要是代表楊秀清行駛職權。然而,她對那種嚴格的軍事化生活十分反感,在女館中力倡改革,盡量避免讓館中成員做那些挖土挑磚的粗活,而安排給她們一些針線、炊煮之類的工作。女館的領袖洪宣嬌是從寂寞中闖過來的,她想憑借那套軍事化的制度來釋放自己,對女館的管理制度有著極深的感情。因此,傅善祥上任後推行的那一套管理措施讓她左右看不順眼,再加上傅善祥與楊秀清那種不明不白的關系讓她看不順眼,兩人之間自然就發生瞭激烈的沖突。

分頁:2/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傅善祥官籍卻隸屬東王府,因此與楊秀清的關系是近水樓臺,兩人實際上已經做成瞭好事,隻是沒有公開而已,洪宣嬌時有耳聞,所以免不瞭找楊秀清鬧一鬧,但是老謀深算的楊秀清兩面討好,誰也不得罪,誰也不想他幫忙。對洪宣嬌的吵鬧總是一笑瞭之,久而久之,洪宣嬌也算看穿瞭楊秀清的真實面目,也就不再吵鬧,隻是和傅善祥暗中較勁。

  此時,天王洪秀全沉緬於酒色享受,已不大管事,太平天國的軍政大權實際掌握在東王楊秀清手中。傅善祥便利用楊秀清對自己的寵愛,讓他下令解散女館。而女館對洪宣嬌來說,無疑是政治上和精神上的依托,一旦化為烏有,大有風箏斷線之感。洪宣嬌對楊秀清開始反感,她感覺到自己被楊秀清拋棄瞭,她非常憤恨,但她又無法與楊秀清抗衡。於是便趁著散館之際,到處煽動太平軍將士到女館中挑選妻妾。一時之間你爭我奪,群鶯亂飛,鬧得不可開交。這時洪宣嬌感到出瞭一口惡氣,隻是對楊秀清寵著傅善祥的做法非常不滿,並且在心裡已經結下梁子,總想瞅機會治治楊秀清,讓這個忘恩負義的傢夥有個教訓。

  女館解散之後,負責女館善後工作的傅善祥回到東王府做瞭恩賞丞相,回想起散館時洪宣嬌的所作所為,她一時興起,提筆寫瞭一首“無題”詩:

  燕子紅襟矜寵貴,鵝兒黃帕助嬌羞;

  居然小婢稱如願,有大佳人號莫愁。

  詩雖無題,卻分明是對著洪宣嬌來的。她把洪宣嬌比作是驕縱一時且庸俗不堪的“小婢”,而自己則是有身份有來頭的大佳人莫愁。考察傅善祥寫詩的用意,無非是想諷刺一下洪宣嬌低微的出身和小傢子氣作風。這首詩很快傳到洪宣嬌耳朵裡,氣得她七竅冒煙。她拿著詩向天王洪秀全告狀說:“這明明是瞧不起我們農傢出身的太平軍嘛!一個沒有根基的女人竟敢出此狂言,說不定就是東王在背後支持呢!”關鍵時刻,洪宣嬌還不忘狠狠地踩楊秀清這個負心漢一腳,而且是致命的一腳。這一腳踩到瞭楊秀清的心坎上,楊秀清不死也要脫一層皮,因為洪秀全早已對楊秀清不滿,隻是沒有找到發泄的機會。


  設計倒楊 天京變亂

  但是東王楊秀清也不是一盞省油的燈,他很快聽到瞭天王洪秀全已防備自己的消息。為瞭保住自己的榮華富貴,他不會因為一個小小的女人而讓自己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於是他采取丟卒保車的辦法,趁著一次傅善祥偷吸瞭幾口鴉片的機會,大治其罪。不但大張旗鼓的免瞭她的官職,還給她帶上枷鎖,押到街上遊街示眾,並且毫不猶豫地將傅善祥打入瞭天牢。當然楊秀清本來就不是存心與傅善祥過不去,等事態平靜下來便下令釋放瞭傅善祥,並官復原職。

  但是洪宣嬌因此醋意大發,覺得楊秀清在糊弄她,不斷疏遠她,甚至是嫌棄她。女人有瞭這種心態,就什麼事情都能趕出來。當洪宣嬌徹底放棄瞭對楊秀清的幻想之後,接下來的自然是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一鼓作氣把楊秀清送上不歸之路,當然也就是把太平天國送上瞭不歸之路。

分頁:3/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本來楊秀清在天京大權獨攬,天王洪秀全和許多太平天國將領都對他心存芥蒂。洪宣嬌看準世態人心,著力聯合瞭一批倒楊勢力,其中包括天後的弟弟賴漢英副丞相、燕王秦日綱、殿前丞相羅瓊樹等。由於東王勢力強大,洪宣嬌又唆使賴漢英鼓動天王密召北王韋昌輝回京共圖大事。北王從安徽戰地匆匆趕回天京之後,洪宣嬌又匆匆與昔日的情人相會,在床第之間完成瞭鏟除楊秀清的密謀。一切準備妥當之後,洪宣嬌一改對楊秀清不冷不熱的態度,主動走進東王府,又和楊秀清到床上大戰瞭幾個回合,一切似乎又回到從前兩人偷情的時候。楊秀清喜出望外,以為她不計前嫌,重修舊好,也樂得梅開幾度,快哉快哉,又掉進瞭洪宣嬌的溫柔陷阱,對她另眼相看瞭。魚水之歡以後,洪宣嬌建議楊秀清出面為北王舉辦一次盛大的洗塵宴,楊秀清竟毫不猶豫地答應瞭。

  1856年9月2日(太平天國6年七月二十七日),東王府裡大擺筵席。此時經洪宣嬌安排,賴漢英帶領親兵上萬人埋伏在東王府四周,羅瓊樹、秦日綱、韋昌輝等人都是有備赴宴。酒酣耳熱之際,洪宣嬌悄悄向韋昌輝遞瞭個眼色。韋昌輝放下酒杯,“霍”地站起身,還沒等東王府的人明白是怎麼回事,他已飛快地拔出腰刀,直刺楊秀清的胸膛,刀直從後背穿出,楊秀清當即倒地身亡。賴漢英則立即指揮伏兵沖進府來,東王府的親兵拔刀相拒,雙方整整廝殺瞭一天。東王楊秀清以下2萬精華骨幹都死在韋昌輝、秦日綱等人的刀下。秦日綱也在亂戰中喪身。

  翼王石達開聞訊返京,指責韋昌輝濫殺無辜,韋昌輝又欲殺石達開。石達開縋城而逃。當夜,韋昌輝血洗翼王府,將石達開傢眷及翼王府內人員全部趕盡殺絕。接著洪秀全下詔通緝石達開。石達開逃至安徽舉兵靖難。洪秀全鑒於天京城外全體軍隊都歸心於石達開而被迫下詔誅殺韋昌輝。就這樣,太平天國的開國元老死亡罄盡,中堅力量不是死於濫殺之中,就是死於清洗之中。太平天國元氣大傷,從此走上瞭衰敗之路。洪宣嬌雖然報瞭楊秀清的輕慢之仇,也把她為之奮鬥的太平天國帶進瞭死胡同。

  天京事變平息之後,石達開受合朝同舉總理天國軍政。洪秀全不願交出實權,不僅沒有封石達開為“軍師”(太平天國掌握實權的職務),反而封其長兄洪仁發為安王,封其出獄不久的次兄洪仁達為福王,用以牽制石達開甚至企圖謀害。石達開忿然領兵出走。石達開走後,在滿朝文武臣民的抗議聲中,洪秀全不得不把兩個王兄的爵位革掉以謝天下,但還是未能把石達開及其率領的幾十萬精兵召回天京。太平天國此時是雪上加霜,到瞭無以為繼的地步。最後,諸王中隻剩下忠王李秀成。到同治六年六月,清軍終於攻破天京城,轟轟烈烈的太平天國運動終於宣告結束。

  對於天國內訌元兇洪宣嬌的歸宿眾說紛紜。有野史說她在天京城破之日戰死,也有人說她喬裝成民婦,隨著逃難的人群到瞭上海,而後又輾轉隨同洋傳教士遠渡美國,在舊金山一帶開業行醫。然而,隻要她不死,走到哪可能都是個禍害。

分頁:4/4頁  上一頁234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