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中國最強傢族:兩次造反失敗皇帝卻不敢處理

  導讀:中國古代歷史湧現瞭許多像瑯琊王傢那樣的政治世傢。他們在一個朝代甚至幾個朝代保持權力,影響天下大政方針,比如西漢的衛青傢族、東97漢的外戚竇傢、三國的諸葛亮傢族、唐朝的長孫傢族等等。東晉南北朝湧現的政治世傢最多,烏衣巷裡的王傢和謝傢就是代表;明清較少,可在清末也出現瞭曾國藩傢族。政治世傢湧現,是中國古代歷史的一大現象。

  永昌元年(公元322年)正月,東晉首都建康城內出現瞭令人瞠目結舌的一幕:當朝丞相王導帶著王邃、王彬、王侃等在朝廷任職的王氏宗族二十多人,跪在皇宮門外痛哭流涕。這件事情的奇怪之處一是王傢是權勢熏天的顯赫貴族,尚書將軍出瞭一大堆。現在跪在那裡痛哭的王傢子弟往日可都是光彩照人、不可一世的主兒;二是皇上司馬睿沒有接見王導,也沒有派人出來勸說,就由著王傢人在那裡跪著。東漢以來,門閥世傢地位崇高,皇上如此慢待豪門大傢,這還是第一次。沒辦法,王導隻能每天起早,帶著全族子弟從烏衣巷出發走過秦淮河來到宮門前哀聲大哭。王傢犯瞭什麼事瞭嗎?是的,王傢的王敦起兵造反瞭,馬上就要殺到建康來瞭。造反是株連全族的大罪,王導能不著急上火,跪地求饒嗎?可司馬睿能原諒王傢嗎?結局是在周顗等人的力保下,司馬睿在宮中召見瞭王導。君臣相見後,王導跪地請罪:“逆臣賊子,何代無之,不意今者竟出臣族!”司馬睿似乎被感動瞭,光著腳走下龍椅,扶起王導,拍拍他的手表示絕對相信王導。事情就這麼過去瞭?是的,本應株連九族的造反大罪就這麼被赦免瞭。

  仔細分析起來,並不是司馬睿不想懲治王傢——有哪個皇帝不在意皇權的穩固,對造反熟視無睹的?可是在門閥世族勢力高漲的東晉南朝時94期,皇帝受到千絲萬縷的束縛,不能懲治謀逆的世族子弟。司馬睿和王導代表的王傢的關系就是一個很有代表性的例子。王導出身的瑯琊王傢是從東漢末期就開始發跡的政治世傢,西晉時開始顯赫,先是王傢的王衍擔任瞭太尉,成為掌權人物,再是王澄出任荊州刺史,王敦出任青州刺史。王衍很得意地說:“荊州有江、漢之固,青州有負海之險,卿二人在外,而吾留此,足以為三窟矣。”


  王導起初在王傢的權力結構中並不突出,但很快後來居上。因為他在亂世中跟對瞭領導——司馬睿。永興二年(公元305年)瑯琊王司馬睿去守下邳,王導就是他最初的助手。司馬睿的封地就是王導的老傢。司馬睿對封地內的望族王氏很有好感,刻意籠絡,而王導的真本事也為司馬睿解決瞭不少問題。兩人很快組成瞭政壇好搭檔。當時中原大亂,王導建議司馬睿去東南地區獨當一面,很快就得到瞭司馬睿的贊成。兩人找機會,拉上人馬在公元309年搬到瞭建鄴。司馬睿初到江東,當地人對他很冷淡。道理很簡單:西晉王朝已經分崩離析瞭,皇室成員在江東士人心中早已大大貶值。而司馬睿這個瑯琊王又是西晉皇室中的邊緣人物,要向上追溯到司馬懿才能和晉皇扯上直接關系。現在,司馬睿帶著一大幫人逃到南方來,誰又能保證他們能長久在南方立足?司馬睿說不定過幾年就被人給撤瞭,甚至腦袋搬傢瞭。所以,江東的世族大姓輕蔑地稱司馬睿、王導等人為“傖父”,很不禮貌。東南人心不附。王導著急瞭。對於他們那些南下的北方世族來說,司馬睿的命運就是他們的命運。司馬睿在南方站不住腳,王傢等人也站不住腳。於是在南下建鄴的一個多月後的“修禊節”,秦淮河邊出現瞭這麼一幕:

相關閱讀推薦:

解讀歷史原來這麼八卦:古代算命先生怎麼算命?

一入宮門終身誤:揭秘中國古代宮女的悲慘生活

古代帝王愛做買賣:漢靈帝擺攤賣肉“一刀準”

揭秘古代那些吸毒的名人:萬歷咸豐慈禧都上榜!

女鬼當道:揭秘中國古代傳說為何女鬼居多?

中國古代瘋狂皇帝:竟然帶領整支大軍吃人肉作戰

分頁:1/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司馬睿坐在奢華的肩輿之上,在皇傢儀仗的簇擁下,緩緩而來。王導等北方世族和名流都恭恭敬敬地騎馬跟隨其後。整個隊伍威嚴肅穆又不失豪華熱鬧,將西晉王朝的泱泱皇室風范展現給瞭當時在江邊過節的江南世人。江東的紀瞻、顧榮等著名大族都在江邊搭著席位,占著地盤過節。目睹這一幕,他們的內心受到瞭極大震撼。皇室骨肉相殘之後竟然還能保持這麼威嚴的陣勢;原來司馬睿在北方的地位這麼高,得到瞭這麼多大人物的支持;原來司馬睿等人還知道南方的節日,主動參加,與民同樂。震撼之餘,南方人士紛紛拜倒在路旁。司馬睿落座後,江東各大族的代表人物紛紛前來拜見。司馬睿、王導等人專門挑一些南方人不知道的新聞、禮95儀、賞賜來說事,把那些世代居住在江東的世族大傢們聽得暈頭轉向的。回傢後,世族大傢們紛紛感嘆,司馬睿這批人不可小瞧啊。緊接著,南方各大人物和名流先後接到瞭司馬睿的聘書。司馬睿一下子征辟瞭160個幕僚,許諾以高官厚爵。東吳滅亡後,江東士人的仕途變得很不順暢。如今司馬睿大施恩惠,迅速將士人團結在瞭身邊。史載:“由是吳會風靡,百姓歸心焉。”

  王導立下瞭如此大功勞,成為司馬睿政權的支柱力量。公元318年4月,長安被匈奴攻破,晉愍帝遇害。王導趕緊勸說司馬睿繼承帝位。東晉王朝很快在建康(建鄴改名)建立瞭,司馬睿就是晉元帝。司馬睿和王導的“王馬搭檔”也就升級為瞭司馬睿當皇帝,王導當丞相的政治結構。司馬睿登基之日,感慨萬分,對王導的輔助和擁立之功深深感激。他竟然在莊嚴肅穆、百官隊列的時候,拍拍龍椅的空處,招呼王導“升禦床共坐”。當皇帝哪能是排排坐分果果的事情,王導連忙推辭。司馬睿招呼他三四次,言辭懇切,王導不得不搬出“天無二日,國無二主”的大道理說服司馬睿。這句話的潛臺詞的是,王導可以成為和司馬睿一樣的太陽和國主,隻是他不願意做。

  民間則形象地形容為:“王與馬,共天下。”這句俗語恰如其分地表現瞭當時王傢的權勢。東晉初期,司馬睿完全信任王導,叫他“仲父”,把他比作自己的“蕭何”。王導也經常勸諫司馬睿克己勤儉,優待南方,與人為善。司馬睿和王導在草創期上演瞭一場君臣相敬相愛的佳話。瑯琊王傢也達到瞭權勢的高峰,除瞭王導擔任丞相,王敦控制著長江中遊,兵強馬壯;四分之三的朝野官員是王傢人的或者與王傢相關的人。另外,王傢在南朝時期出瞭八位皇後。說王傢和司馬傢族共享天下,並不過分。事實上,隨著皇權在亂世中不斷削弱,政治世傢的勢力不斷高漲,皇帝隻好仰仗大傢族的支持才能坐穩龍椅。“王與馬”的案例並非特例。

分頁:2/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