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軍歷史上唯一一個有倆個老婆的大將:張雲逸

  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十位大將中,張雲逸是極具傳奇色彩的一個:年齡最大(授銜時已63歲),比毛澤東還大一歲多;工資級別最高,是惟一拿著元帥級別工資的大將;資歷最長,參加過同盟會,1926年加入共產黨時已是國民革命軍的少將參謀長。更讓人稱道的是,張雲逸不僅有著輝煌的革命經歷,而且他的婚姻和情感生活也極具傳奇色彩。

  二女共夫—張雲逸同時擁有兩位賢惠的妻子

  17歲時,張雲逸在廣東陸軍小學堂裡秘密加入革命組織同盟會,成為最年輕的同盟會會員。1914年畢業後被派到部隊任連長。不久,他結瞭婚,妻子王氏是一位十分厚道賢淑的同鄉。

  結婚後,一邊是張雲逸戎馬倥傯,傢裡難得著邊;另一邊卻是妻子王氏常常忐忑不安,成親好幾年瞭,她隻生養瞭一個女兒叫張瓊,卻等不到一個兒子光顧他們的傢庭,沒有兒子成瞭妻子的一塊心病。舊社會的婦女講究三從四德,海南島的婦女尤其為甚,她們認為不能生兒子續香火是最大的不孝和缺憾。因此,王氏自作主張決定給丈夫納妾。


張雲逸同夫人韓碧在一起

  人生旅途上常常出現許多機緣。有一次,王氏帶著女兒到理發店剪發時,認識瞭一位叫韓碧的小同鄉。她一打聽,原來韓碧出生於海南文昌縣一個沒落的地主傢庭,自幼隨父母沿街乞討,嘗盡人間疾苦。幾年後,父母先後病逝,她便跟著一位遠親離開故土,到廣州闖蕩。先是在一傢工廠當童工,由於不習慣囚籠似的工廠生活,加上聽不懂也不會說廣東話,苦惱之下,便開始學習理發。她憑著心靈手巧,很快就掌握瞭一手漂亮的理發技術。於是,她離開工廠到理發店打工去瞭。俗話說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你來我往之後,她們覺得很有緣,彼此怎麼看著怎麼都覺得順眼,常常無話不談。後來,隨著時間的推移,彼此間更加瞭解瞭。終於有一天,張雲逸的妻子向韓碧傾訴瞭自己的那塊心病,並非常誠懇地要她嫁給張雲逸“做小”。

  韓碧聽到這突如其來的請求,十分驚訝和恐慌,她一點思想準備也沒有。當時她沒有給王氏明確答復。韓碧一直過著飄零動蕩的生活,她何嘗不希望自己有一個安定的港灣呢?那幾天,韓碧一直處在矛盾之中。

  過瞭一段時間,王氏又來到理發店找韓碧。她把韓碧拉到一邊悄悄問道:“我上次提的那個事,你考慮得怎麼樣瞭?”

  “阿姐,我知道你對我好。可這個事,是個大事情,大哥他,他知道嗎?”

  “他還不知道。”

  “不知道?!”韓碧大吃一驚。

  “我替他做主瞭,他不會反對的。”王氏笑著拉她坐下,“你又年輕又漂亮,人又這麼好,娶過來為他生兒子,他還能不同意呀?我想問的是你,你到底同不同意嘛?”

  “那不行,萬一大哥不同意,那不是給你們傢添亂嗎?”

  “你放心好瞭,我能做大哥的主,傢裡的事,他一貫聽我的。”

  韓碧禁不住王氏的再三遊說,隻好含羞地答應瞭。見韓碧有瞭那個意思,王氏覺得自己終於瞭卻一件心事。

  也許是王氏太喜歡這位漂亮聰明的小妹瞭,她當真不給張雲逸捎個信就迫不及待地娶親過門瞭。

相關閱讀推薦:

對越反擊戰英雄史光柱:失去雙眼卻收獲瞭愛情

揭秘:一代名臣曾國藩和兩個妓女的愛情往事

才女陸小曼的愛情史:因徐志摩之死哭暈數次

揭秘冰心的愛情傳奇:客輪上的錯認讓兩人結伴

一代才女林徽因三個愛情故事的女主角:林徽因情史

分頁:1/6頁  上一頁123456下一頁

  在娶親這一天,她不聲張,不擺宴席,隻是選定瞭良辰吉日,讓自己7歲的女兒一手抱著一隻大公雞(代表著張雲逸),一手與韓碧各牽著一個紅色的繡球,由她本人當主婚人,舉行完再簡單不過的拜天地、拜祖宗、夫妻互拜的婚禮儀式,吃完象征喜慶的婚宴,韓碧就算娶過門走進洞房瞭。那一年是1923年,韓碧剛滿 19歲,張雲逸31歲。

  終於有一天,張雲逸因患風濕性關節炎,腿腳不靈便,隻好返回廣州看病。他一進傢門,便看見一位陌生的年輕女子在傢裡做飯。妻子王氏趕緊把他拉到一邊,向他說明原委。

  張雲逸聽後,覺得此事做得太荒唐,於是勃然大怒訓斥道:“什麼!這麼大的事,你竟然就背著我替我做主瞭,你簡直是太糊塗瞭!明天一早,你把她送回傢,我不認這門親事!”

  韓碧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瞭,她隻能躲在屋裡,傷心地悄悄抹眼淚。“雲逸,你聽我說,你阿爸死瞭,你的兩個弟弟也都死瞭,張傢就剩你一個男人瞭,我又不爭氣,嫁給你這麼多年也沒為你生個兒子!俗話說,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你想絕後呀?你想我還不想呢!再說瞭,她是一個窮苦人傢的姑娘,她哪裡還有什麼傢呀!”妻子說著說著竟然嗚嗚大哭起來瞭。


  看見妻子哭瞭,張雲逸沒話瞭,他一邊為妻子擦淚,一邊耐心勸導說:“我當然也想生兒子嘛,可生個女兒,也不錯啊,再說瞭,你生女兒我怪過你嗎?這又不是你的錯!”

  張雲逸思考瞭一下,又說道:“我是個軍人,隨時都有可能戰死在疆場,你把韓碧姑娘娶進傢裡,她還那麼年輕,我要是戰死瞭,那就要拖累人傢一生啊!”

  躲在房間裡的韓碧聽著這一番話,她感動瞭。她在廣州也闖蕩瞭多年,三教九流,什麼樣的男人她都見過,可像張雲逸這樣正派,為別人著想的男人,她卻沒有見過。剎那間,她覺得自己應該把終身托付給這樣的男人,哪怕就跟他過上三年五載的日子也值得。

  張雲逸回傢本來想好好享受一下傢的溫馨,沒有想到妻子背著他做瞭這麼一件荒唐事,這倒讓他陷入瞭一種十分尷尬的境地:如果把韓碧姑娘送走的話,她沒有傢,她還要再嫁人,雖然沒有與她同房,但她已經是“履行瞭結婚手續的人”,也許終生就找不到婆傢瞭。如果承認現實,實在違背他的意願。張雲逸看到兩個女人都很傷心,隻好無奈地不再說什麼瞭。

  在廣州治病期間,在王氏的“精心”安排下,韓碧天天去給張雲逸送飯送菜。這樣,兩人接觸多瞭,張雲逸也瞭解瞭她的身世,對她既同情又佩服,開始喜歡她的幹練和聰明,他風趣地對韓碧說:“你由農民當瞭工人,我由農民當瞭軍人,我們兩個加起來就是工農兵瞭。”

  張雲逸的病好之後,就要離傢瞭,他通過這一段時間的觀察和接觸,也默默地接受瞭生米煮成熟飯的既成事實。他覺得妻子在傢也太不容易瞭,確實需要一個幫手維持這個傢。不久韓碧果真生瞭個兒子,那時張雲逸又調回軍隊中當瞭旅長,全傢人高興得又是放鞭炮又是擺喜宴,很是熱鬧地慶祝瞭一番。可誰知不久,兒子夭折瞭,韓碧哭得死去活來,張雲逸和妻子輪番安慰她,慢慢地她的心才平靜下來。

分頁:2/6頁  上一頁123456下一頁

  聚少離多—八年杳無音信,他們走過瞭人生最艱難的歲月

  1925 年下半年,國民政府在廣州成立。次年7月,國民革命軍誓師北伐。由於張雲逸英勇善戰,被任命為著名的第四軍(即鐵軍)二十五師少將參謀長。 1926年他加入中共,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後,留在二十五師做黨的秘密工作。他利用該師駐防江西九江市的機會,策劃和掩護輸送該師大部分人參加瞭八一南昌起義,自己則聽從黨的安排留在第四軍,跟張發奎移師返回廣州。這時他又與妻小有瞭短暫的傢庭團聚。革命受挫後,秘密工作又十分緊張,他疲倦的身心從妻小那裡得到瞭很多慰藉。

  1928年上半年,黨中央派他和一批共產黨員到蘇聯學習。於是,張雲逸又告別妻小,離開溫馨的傢,取道香港轉赴上海找黨中央報到去瞭。後來,由於國內形勢突變,黨中央又命他返回廣州。這時韓碧又給他生瞭一個兒子,已好幾個月瞭。他回傢後,給兒子取名為張遠之。不久,張雲逸就奉命去廣西組織百色起義。就這樣,一別8年,張雲逸都未與妻兒見過面。

  韓碧和張雲逸的結發妻子王氏則帶著兒女,冒著被“格殺勿論”的危險,隱蔽在廣州以理發為業,等待張雲逸的消息。丈夫長期在外,對於韓碧和王氏兩個女人說來,既沒有經濟來源,又帶著兩個孩子,日子過得十分艱難。韓碧每日早出晚歸,加班加點地在西濠口理發店打工。好在這一帶是廣州的繁華地帶,人來人往,十分熱鬧,顧客盈門,理發生意非常紅火。後來,女兒張瓊長大,也出去打零工為傢裡增加些收入。19歲那年,張瓊便出嫁瞭。這樣,王氏那顆善良的心就全用在瞭兒子遠之身上。韓碧早出晚歸地外出打工,張遠之的衣食住行乃至傷風感冒、頭疼腦熱一類事,就全包在王氏身上,以至孩童時代的張遠之,覺得最親最愛的倒不是韓碧而是王氏。不幸的是,七七事變後,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在一次日軍飛機轟炸廣州時,王氏在逃難中不幸被炸死。就這樣,韓碧獨自一人挑起傢庭的擔子。


  1937年上半年,時任紅一方面軍副總參謀長的張雲逸奉黨中央之命,到香港開展華南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工作。在親友的多方幫助下,1937年年底,張雲逸才找到他們母子倆,而且知道自己的結發妻子死於戰火,他含淚把妻兒接到香港,韓碧則協助他做黨的秘密工作。

  那時,他們住在一間不到15平方米的閣樓上,狹窄、低矮、悶熱,既是寢室又是辦公室。室內放著一張硬板床,一張桌子,一把藤椅,還有木凳,擁擠不堪。雖然條件簡陋,工作繁重,然而韓碧母子卻感到十分滿足,這總是個傢呀!兒子受到父親的撫愛,夫妻團圓和睦。對韓碧來說,這也是人生的一個重要轉折點。她參加瞭革命,成瞭張雲逸的革命伴侶,並開始艱難地學文化。嫁給張雲逸十幾年瞭,她才頭一次有這麼長時間的相對穩定的夫妻團聚生活。

  可半年之後,張雲逸奉命離開香港返回延安,韓碧本堅持也要跟他同去,但張雲逸耐心地勸道:“咱們一起走目標太大,等我回去把一切安排妥瞭再派人來接你們母子倆,這樣比較安全些。”韓碧隻好含著淚點頭。就這樣,這對恩愛的夫妻又離別瞭。韓碧重操舊業,以理發養活自己和兒子。

  1939 年7月,韓碧和張遠之奉命離開香港,到新四軍張雲逸身邊工作。一行人到桂林之後,葉挺軍長接見瞭韓碧母子。在桂林稍作調整,他們繼續上路,直到9月份才到新四軍軍部。一到軍部韓碧和張遠之就穿上瞭軍裝,算是正式參軍瞭。韓碧和張遠之編在軍部教導隊,母子參軍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學習文化,接受抗日教育。他們一人一個背包,課堂就設在山坡上,除瞭上文化課,他們也常演戲學唱歌。這使中年的韓碧也覺得自己變得年輕瞭,視野開闊瞭,知道的新鮮事越來越多瞭。

分頁:3/6頁  上一頁123456下一頁

  因為張雲逸在江北指揮部,所以韓碧母子於1940年2月離開軍部,出發到江北去與張雲逸團聚。1940年3月,韓碧帶著長子遠之和新四軍幹部以及護送的戰士 25人,行至安徽無為縣劉傢渡時,遭到國民黨武裝部隊的包圍,並被無理扣押,送到無為縣襄安鎮的保安第八團。當他們得知韓碧和張遠之是新四軍高級將領張雲逸的妻兒,便急速將韓碧一行25人被扣詳情電告蔣介石,想邀功請賞。國民政府立即回電:“秘密扣押,當作人質。”

  消息傳來,張雲逸立即發電強烈要求國民政府下令釋放妻兒及被扣押官兵。電文說:“炮火餘生,不罹於暴寇(指日寇)之後,反被國傢軍隊橫加捕押,妻子何辜?遭此荼毒。況職(指張雲逸自己)棄傢抗戰,傢屬從未受優待,亦不得以侮辱。”張雲逸在電文中強烈要求國民政府下令釋放妻兒及官兵,歸還我新四軍槍支、軍械和軍款等,但國民黨方面不予理睬。

  這時,在重慶的周恩來出面,親自過問此事,向蔣介石等反復申明大義,要以國傢民族為重,盡快釋放新四軍官兵傢屬以利抗戰。直到1940年9月,國民黨反共頑固派才釋放瞭被扣押7個月之久的韓碧和10多歲的兒子遠之。


張雲逸兒子

  韓碧從血泊中走出來瞭,10多歲的張遠之也經歷瞭一次嚴峻的考驗!他們輾轉來到新四軍江北指揮部駐地淮南。韓碧見到瞭丈夫,熱淚忍不住撲簌簌掉瞭下來。張雲逸深知妻兒受苦瞭,扶著他倆坐下來。張遠之勸道:“娘,你別哭,見到爹爹咱們應該高興呀!”張雲逸也勸慰說:“兒子說得好,我們全傢團聚瞭,應該高興呀!”

  組織上考慮到韓碧忠誠老實,為人可靠,而文化水平比較低,就安排她到供給部做出納員。出納員就是管錢,工作單純,但責任重大。韓碧非常珍惜這個工作,每天都非常認真,並且夜間抓緊時間學習,提高自己的文化水平。1941年3月,由於表現突出,她光榮地加入瞭中國共產黨。

  這時,一傢人雖然團圓瞭,但三人分在三處,根本沒有辦法待在一起:張雲逸經常在一線指揮,韓碧在供給部工作,遠之送到學校學習去瞭。直到1942年,張雲逸與她們母子倆才真正住到一起,因為這時他不兼任師長而回到軍部專任副軍長瞭。從此,韓碧就跟著張雲逸走南闖北,迎來瞭新中國的解放。

  全國解放後,張雲逸受命來到廣西籌建領導機構。韓碧則被任命為廣西保育院第一任院長。在丈夫的鼓勵下,韓碧逐漸進入角色,把保育工作搞得有聲有色。但兩年後,張雲逸卻病倒瞭。為瞭丈夫的身體健康,韓碧辭去保育院院長一職,無微不至地照顧張雲逸的衣食住行。一直到1953年底,他們都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分頁:4/6頁  上一頁23456下一頁

  不離不棄—韓碧突發精神分裂癥,張雲逸鐵心“糟糠之妻不下堂”

  1953 年底,眼看50歲的韓碧進入婦女更年期,她的生理和心理突然間出現明顯變化,對人對事常常感到煩躁不安,情緒波動特別大,這本是正常現象。隻是韓碧受過關押折磨和戰友慘死的精神刺激,解放戰爭期間1歲的女兒的死又幾乎使她精神失常,這些歷史因素使她更年期現象顯得格外突出。偏偏此時,她又收到文昌老傢同胞弟弟的來信,他在土改中被定為地主成分。這一消息讓她驚呆瞭:不錯,她祖上確實是大戶人傢,但到他父親一輩已經沒落潦倒,如若不是這樣,她也不會浪跡廣州去打工求生瞭。她接受不瞭這個現實,實在想不通,但又不想告訴丈夫,怕加重丈夫的病情。沉重的精神負擔折磨著韓碧,久而久之終於爆發瞭。

  一天晚上,樓下正在舉行舞會,她瘋也似地從樓上奔跑下去,沖著正在跳舞的人大聲嚷叫:“別跳瞭,我受不瞭啦!”說完,就沖出樓外,向海灘跑去,邊跑邊在寒風中脫去衣服,跳進大海,向遠處遊去……

  等大傢把她從海裡拉上來,送到醫院檢查後,確診為精神分裂癥,原因是婦女更年期綜合癥加上過去的精神刺激所致。韓碧在醫院吃藥靜養時,組織上又專門從上海請來名醫,經過一段時間治療後,她就回傢瞭。


  然而,她的病時好時壞,有一次張雲逸請戰友來吃飯時,她先還好好地在飯桌旁作陪,大傢邊吃邊聊,談笑風生。誰知她突然間莫名其妙地變臉瞭,憤怒地一把將飯桌掀翻,飯菜盤碟撒滿一地,她卻若無其事地轉身上瞭樓。狼狽、尷尬、難堪,張雲逸一動不動、一聲不響地坐在那裡發呆,秘書慌忙陪著笑臉送走客人。

  這件事發生之後,張雲逸身邊的工作人員都一致主張把韓碧送到精神病院去,理由是:一可以抓緊治療徹底治好韓碧的病,二免得刺激影響到張雲逸,保證他的身體健康。

  為此,張雲逸也猶豫不決,老也拿不定主意。他在海邊沙灘散步,他坐在辦公室裡獨自沉思,他走進臥室靜靜地凝視著韓碧……最後,他毅然決定把韓碧留在傢裡。

分頁:5/6頁  上一頁3456下一頁

  他對工作人員說:“送到醫院,陌生的環境、陌生的人,她會感到孤獨,情緒恐怕會更壞。這種病,光靠藥物,我看不頂用。韓碧同志跟瞭我幾十年,實在不容易啊!她跟我長期分別,受苦受累受折磨,沒有過上幾天安穩舒心的日子,總是艱難曲折悲歡離合。她是個農民,後來當瞭理發工人,後來又參加瞭新四軍,但到底沒有多少文化,為人忠誠厚道,可處事又十分認真。眼下如果送她去精神病院,離開我,離開兒子孫子,離開你們這些熟悉熱情的工作人員,她會失去親人的溫暖,失去更多的關心和體貼,不僅不能治好病反而還會加重她的病。”

  就這樣,韓碧就留瞭下來。張雲逸每天陪著韓碧去海邊散步,陪著她說話,帶著小兒子和大孫子陪著她玩耍。與此同時,醫生經常來傢裡給韓碧看病檢查,吃藥治療。漸漸地,韓碧犯病的間隙期越來越長瞭,情緒也相對穩定多瞭。

  1954年,張雲逸接到中央指示,帶著一傢人調到瞭北京。

  也許是偉大的愛情力量在起作用,在張雲逸的精心照料下,兩年後,韓碧的病竟奇跡般地好轉瞭。到瞭1956年韓碧又重新穿起軍裝,被分配到總參管理局工作,後來一直擔任張雲逸的生活秘書。從此,他們一直和睦恩愛地生活在一起。

  1957 年長子張遠之和妻子調到北京後,張雲逸告訴他們:“五月初九是你們母親的生日,你們應該有所表示,讓她高興高興。”張遠之和妻子給她買瞭一套繡花綠綢衣服,韓碧非常喜歡,這套衣服她一直保留著。從那以後,每逢韓碧的生日,兒孫們都會記起張雲逸的囑咐,送一件韓碧最喜歡的東西作為生日禮物。

  1974年11月19日,傳奇將軍張雲逸走完瞭戎馬生涯的最後征程。10年後,韓碧也走完瞭自己的人生。臨終前,她輕輕呼喊著張雲逸的名字,她那份真情、癡心讓守候在床邊的所有人為之落淚。

分頁:6/6頁  上一頁456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