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大林昏迷十多個小時沒搶救 誰是希望他死去的人?

  到目前為止,斯大林被謀害之說僅僅是推測而已,還沒有任何強有力的、令人信服的事實根據;懷疑貝利亞有“謀害之心”的,也是緣於他與斯大林晚年的政治恩怨。事實上,自1946年起,貝利亞就不再是國傢安全部部長瞭,所以說,1953年3月的貝利亞早已經無法插手斯大林的安全警衛工作瞭,無法實施謀害計劃。至於有人懷疑官方公佈的斯大林發病地點與實際不符,這或許是蘇聯當局更多地從權力平衡過渡的安全性角度考慮———斯大林沒有留下遺囑,沒有明確指定接班人,因此蘇聯當局沒有公佈斯大林去世的詳情。

  其實,對於斯大林死亡最合理的解釋還是操勞過度,久病纏身。早在1926年,斯大林就開始抱怨手和腿的肌肉疼痛。那年秋天,斯大林休假並去治療,選擇瞭馬采斯塔硫化溫泉,這對他的健康幫助很大。但是,1927年,斯大林又一次抱怨手和腿的肌肉疼痛。

  這一年斯大林48歲。1936年12月,斯大林又患上瞭咽喉炎並且發高燒。1940年2月13日,斯大林又因為喉嚨感染發起高燒,但是他仍在工作。因為當時蘇聯和芬蘭正在進行著激烈的鏖戰。不久後,斯大林身上發現瞭血壓過高和動脈粥樣硬化的癥狀。

  在衛國戰爭期間,斯大林的睡眠時間大大減少,任何假期都沒有。斯大林每天在克裡姆林宮和別墅裡工作13-15個小時。1945年10月10日,斯大林第一次中風,但是有關病情和治療的任何細節都沒有保留下來。


  後來,在克裡姆林宮醫院,有一個所謂的“斯大林病歷”,這個病歷記述瞭很多年裡有關斯大林健康狀況的資料。1952年,根據斯大林本人的指示,所有有關斯大林的醫治材料全部被銷毀瞭。

  斯大林的女兒斯維特蘭娜在自己的回憶錄中寫道:在1945年秋天“父親病瞭,而且病瞭很長時間,病得很重”,關於病情卻一字未提。在斯大林生病期間,斯維特蘭娜沒有被允許去探視父親,甚至都不允許給父親打電話。在一個多月的時間裡,誰都不可以給斯大林打電話,於是這就產生瞭流言,即斯大林出現瞭暫時的失語。

  斯維特蘭娜回憶說,在1945年生病之後,斯大林有很多時間是在那個很大的森林公園裡度過的,在森林公園的中心建造瞭孔策沃別墅。人們還在公園裡為斯大林建造瞭一些帶小桌子的亭子,斯大林就這樣整天在公園裡來回挪地方,人們給他拿來瞭紙、報紙、茶……在這一點上反映瞭他的理性主義:最後幾年,他渴望健康,希望能長壽。

  1952年12月21日,這一天是斯大林的生日,他73歲瞭。斯韋特蘭娜註意到父親的臉色變瞭:“那一天,他看上去不太好。看來,他感覺到瞭生病的征兆,也許是高血壓的征兆,因為他出人意料地戒瞭煙,並且頗為自豪———他吸煙大概不少於50年時間瞭。”通常,他的臉色總是蒼白的,那時他的臉色是紅的。斯韋特蘭娜推斷得很正確,這是高血壓的征兆。幾個月後,積勞成疾的斯大林走完瞭生命的旅程,也給人們留下瞭他生命中最後五天的謎團。

相關閱讀推薦:

揭秘:嫌惡猶太人的斯大林如何對待他的猶太兒媳

斯大林妻子突然開槍自殺之謎:斯大林老婆為何自殺

揭秘:列寧臥病期間為何要向斯大林索要毒藥?

斯大林為何最後下令不許碰希特勒?希特勒生死之謎

揭秘斯大林女兒為何叛逃蘇聯:斯大林寵愛成枷鎖

分頁:1/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斯大林最後五天留下的謎團:斯大林是被人害死的

  1953年2月28日晚上,蘇聯領導人斯大林邀請瞭赫魯曉夫、佈爾加寧、馬林科夫和貝利亞這四位蘇聯最高領導層內的官員一起共進晚餐。沒人想到,這可能是斯大林最後一次晚餐瞭。噢,應該說是“午餐”,斯大林一般都中午12點以後起床,在下午和夜間工作,經常工作12至15個小時。所以,他總是選在半夜前後與政治局的戰友們聚餐,也總是戲稱這為“午餐”。這頓“午餐”依然在孔策沃別墅。那是一棟磚結構的別墅,離莫斯科的克裡姆林宮隻有半小時的車程。1931年斯大林的妻子娜佳死後,斯大林就搬到這裡常住。別墅四周是5米高的一道圍墻,1938年後又建成瞭帶監視孔的第二道圍墻。那裡有許多房間,斯大林平時就睡在其中一間房子裡的沙發上。

  晚餐進行瞭很久,像往常一樣討論瞭許多問題。斯大林講瞭很多,也在某些問題上批評瞭赫魯曉夫等人。一直到凌晨4點,斯大林意識到時間不早瞭,就中斷瞭講話,向大傢點瞭一下頭,回到自己的房間,其他人也一言不發地離開瞭。

  一整夜的談話,對一位73歲的老人來說無疑是十分有害的。

  第二天(3月1日)中午,斯大林還沒有出來,別墅內的服務人員開始不安起來。因為斯大林起床時間已過瞭,房間裡也沒有聲音。按制度規定,沒有他的傳喚,誰也不能進他的房間。晚上6點半,斯大林的辦公室亮起瞭燈。大傢松瞭一口氣,等待著傳喚的鈴聲。


  但是,一整天,斯大林沒有要求用餐,也沒有看報刊、文件或者其他一些書籍。斯大林平時很愛讀書,對俄國古典文學、外國文學都非常熟悉,也讀過許多歷史書籍,常常引用許多隻有歷史學傢才熟知的歷史典故。他幾乎每天會讓服務人員送一些新版的書籍和報刊進去,不過,這天沒有。即使這樣,沒有人敢進去看看到底發生瞭什麼事,工作人員必須嚴格按制度辦事。

  時間在一分一秒地流逝,晚上8點、9點、10點……人們在焦急地等待著。到瞭夜裡11點,值班人員終於在關心一位領導人的生命和打破一項制度之間做出瞭選擇,因為斯大林一向都是在這個時候喚人送一些茶點進去的,可是今天晚上沒有。

  於是,值班人員拿著文件,穿過幾個房間,來到斯大林的臥室。值班人員打開燈,一下子驚呆瞭。他看到斯大林穿著睡褲和襯衣躺在地板上。斯大林勉強抬起手,把他招到眼前,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眼神非常恐慌。環顧四周,地板上扔著一份《真理報》,桌子上放著打開的“波爾若米礦泉水”。隨著值班人員的喊叫,其他服務人員都跑進來瞭。大傢把斯大林抬到沙發上。斯大林幾次想說什麼,但發出的隻是不清楚的喉音。

  這些情景援引於斯大林的警衛長雷賓和赫魯曉夫的回憶錄。盡管情景描述上有一些不同,但時間卻基本吻合。

分頁:2/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據雷賓說,警衛和工作人員想向貝利亞請示,要求請醫生來。按規定,沒有這位蘇聯政治局委員的同意,誰也不能給斯大林叫醫生。可是,這個時候卻怎麼也找不到貝利亞。直到3月2日凌晨3點,貝利亞和另一名政治局委員馬林科夫才趕到孔策沃別墅。貝利亞身上散發著酒味。他們輕手輕腳地走近已陷入昏迷狀態的斯大林身邊。貝利亞並沒有馬上叫醫生,卻沖著警衛和工作人員大吼:“慌什麼!沒看見斯大林同志正在熟睡嗎?都給我回去,不要打攪我們領袖休息!否則,我要跟你們算賬!”

  斯大林一直沒有得到救護,直到上午9點鐘,此時,離斯大林昏迷已十多個小時瞭。貝利亞、馬林科夫、赫魯曉夫以及其他政治局委員都來到斯大林的住處,實施救護的醫生也來瞭。醫生小心翼翼地走向斯大林身邊,他碰到斯大林的手時,抖動不已。醫生臉色煞白,因為他發現斯大林的右臂不能動瞭,右腿也癱瘓瞭,已經失語。情況真的很嚴重。此時,斯大林的兒子瓦西裡聞訊而來,他幾次跑到大廳裡,喊道:“混蛋!父親是被害死的!”不過此時,斯大林並沒有失去知覺。

  斯大林最後五天留下的謎團:搶救斯大林

  1953年3月2日上午9點,斯大林已經昏迷瞭十多個小時。此時,專門護理國傢元首的7位最優秀的醫生都來瞭。據腦外科專傢切斯諾科娃博士的回憶,斯大林當時筆直地躺在床上,臉色慘白。女兒斯維特蘭娜在一旁哭著。切斯諾科娃上前翻開斯大林的眼皮,發現瞳孔已經放大,呼吸細微。


  醫生米亞斯尼科夫和科諾瓦夫也對斯大林進行瞭初步診斷,發現一條動脈血管在大腦的左半邊破裂瞭,腦溢血已經波及大腦這一部分的全部,身體的右側全部癱瘓,似乎永遠喪失瞭說話的能力,呼吸也發生紊亂,並出現心肌梗死。沒希望瞭!兩位教授心裡想著。不過,他們並沒有放棄任何一絲拯救的希望。可是,新的臨床癥候出現瞭,脈搏發瘋一樣地跳著,腎功能紊亂,尿素在血液中的含量增高。呼吸常常是長時間的間歇,然後又開始呼吸,愈來愈快,慢慢減弱,漸至停止,接著再重新開始。“這是人死之前的臨床現象。”幾位名醫下瞭這樣的結論。

  不過,在3月3日白天,斯大林曾一度恢復知覺。斯大林抬起左手,想說些什麼,政府官員們一下子緊張起來,排成一行站在他面前等他說,但斯大林垂下瞭手,什麼也沒說。人們用湯匙喂給他一些湯水。斯大林舉起左手指指墻壁上的東西。他的嘴角現出瞭一絲微笑,以表達他內心的情感。接著,斯大林開始和周圍的人一一握手,因為右手不能動,他隻能用左手。

  在這段時間裡,貝利亞的表演非常明顯。在搶救現場,貝利亞一直都在粗暴地呵斥醫生,口出不遜,而一等斯大林有知覺並使大傢以為他可能清醒時,貝利亞就跪下來,抓住斯大林的手吻個不停。當斯大林再度失去知覺閉上眼睛時,貝利亞就站起來,吐唾沫。這些都可以看出貝利亞是希望斯大林死去的人,就連赫魯曉夫也在後來承認:“斯大林一去世,貝利亞就容光煥發瞭。貝利亞確實認為他等待已久的時刻終於到來瞭。現在地球上已經沒有任何力量能控制他,也沒有什麼東西能擋住他的去路,他可以為所欲為瞭。”後來,很多人據此認為是貝利亞謀殺瞭斯大林。

  此時,醫生們還在戰鬥。連續奮戰58小時後,在3月5日晚上,筋疲力盡的他們終於讓斯大林恢復瞭知覺,他的女兒斯維特蘭娜握著他強壯的手。一個女醫務人員試圖用小勺喂下一口水,他的雙唇微微一動。突然,他的臉變黑,喘不過氣來,心臟停止瞭跳動。切斯諾科娃和她的同伴沒有征求任何人意見,立刻對他進行人工呼吸,15分鐘換一次,幾乎做瞭1個小時。一旁的貝利亞終於不耐煩瞭,吼道:“夠瞭,該結束瞭!”接著,他推開瞭兩位正在搶救的醫務人員。

  1953年3月5日21時50分,歷史在此定格。斯大林的時代結束瞭。在隔壁屋子裡,斯大林的兒子瓦西裡接連三天爛醉如泥,他嘴裡不斷地嘟囔著:“他們殺瞭我的父親,他們殺瞭我的父親。”

分頁:3/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斯大林最後五天留下的謎團:斯大林之死引發猜疑

  1953年3月6日清晨6點,莫斯科還處於黎明前的酣睡中,廣播電臺傳來瞭著名播音員列維坦緩慢、低沉和悲哀的通報:“列寧的戰友和列寧事業的天才繼承者,共產黨和蘇聯人民英明的領袖和導師約瑟夫·維薩裡昂諾維奇·斯大林的心臟停止瞭跳動。”這一消息立即通過無線電傳遍蘇聯,傳向全世界。

  蘇聯、東歐、中國人民都為這一消息所震驚,各國上下籠罩在一片沉重的哀思之中。東西方國傢政府都迅速召開會議,商討斯大林的去世造成的時局變化。與此同時,許多人開始懷疑斯大林死於謀殺。這種觀點最初在斯大林衛隊及其服務人員中流傳。接著在格魯吉亞———斯大林的故鄉,這種說法也開始廣泛流傳。斯大林的兒子瓦西裡更是在搶救斯大林期間破口大罵,認定他的父親是被毒死或者是被殺害的。

  斯大林的逝世的確留下瞭一個歷史之謎。在斯大林逝世後,在他病重期間照顧他的醫生開始撰寫《1953年3月2日—5日,約·維·斯大林病史》,記述瞭從醫生們3月2日到達斯大林的別墅,直到3天後斯大林去世這段時間的病史。這份報告直到1953年7月才完成,整整寫瞭4個多月。按照近兩年新解密的蘇聯內務部檔案看,這份稿子至少修改瞭兩遍,而且兩份草稿在許多重大問題上都不相同。這份病史被蓋上“絕密”的印章,提交給蘇共中央委員會。50多年來,兩份草稿都保存在那裡,沒有發表,也沒人能讀到。

  1976年,流亡西方的蘇聯學者、被西方譽為“克裡姆林宮學傢”的阿夫托爾哈諾夫,在德國出版瞭《斯大林死亡之謎》一書,提出瞭“斯大林不是自然死亡,而是被人謀殺”的觀點。他認定,貝利亞是主謀,赫魯曉夫、馬林科夫、佈爾加寧都是加速斯大林死亡的幫兇。這種觀點在當時引起瞭全世界的廣泛註意。

  1997年,俄羅斯著名歷史學傢拉津斯基參考瞭歷史見證人的回憶錄,並采訪瞭曾在斯大林發病當天值班的警衛員洛茲加喬夫,出版瞭《斯大林秘聞》一書,重新提及斯大林被謀害的說法。1999年,俄著名傳記作傢沃爾科戈諾夫在《蘇聯七領袖》一書中也持類似的觀點。2003年,美國耶魯大學的佈倫特教授和俄官方歷史學傢弗拉基米爾·諾莫夫教授出版瞭《斯大林晚年離奇事件》,猜測斯大林有可能是被毒死的。

  那麼斯大林到底是不是被謀殺的?這其中有幾個疑點是必須說明的,因為它們正是所有人猜疑斯大林被謀殺的原因。

分頁:4/4頁  上一頁234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