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武功極差的宋江是如何坐上梁山頭把交椅的

  宋江在上梁山之前,是濟州府鄆城縣的一名押司,他“刀筆精通,吏道純熟,更兼愛習槍棒,學得武藝多般”,深受領導的賞識和器重。宋江“生平隻好結識江湖上好漢”,加上他“端的揮金如土”,喜歡為他人“排難解紛”,樂於“周全人性命”,名聲傳遍山東、河北,在別人眼裡宋江就如同一場“能救萬物”的“及時雨”。

  “生辰綱”事發後,宋江“擔那血海般幹系”為晁蓋通風報信,才使晁蓋等七人能夠僥幸躲過此劫,上瞭梁山,繼而奪得寨主之位,奠定瞭梁山事業最初的起義組織和領導機構。因為和梁山盜匪私下聯絡,宋江不僅丟瞭飯碗,還成為一名殺人犯,這是令宋江所始料不及的。從“春風得意”驟變為“一無所有”,從“救世主”淪落為“階下囚”,宋江遭受的損失是慘重的,甚至是毀滅性的。即便如此,宋江也沒有聽晁蓋的勸告上梁山落草為寇,相反他選擇瞭“刺配江州”,幻想著有朝一日能夠重整旗鼓,東山再起。

  皇帝的昏庸和朝廷的腐敗,沒有讓宋江在那次“大赦天下”的優惠政策中得到解脫,宋江企圖在宦海中東山再起的希望徹底破滅瞭,這讓宋江在心理上發生瞭重大轉變,要想名垂青史,出人頭地,隻有上梁山領導人馬與朝廷抗衡,打出梁山的威名,換取迫使“朝廷招安” 的籌碼這一條路可走。他的這種心態從他在潯陽樓酒後題的反詩“他年若遂凌雲志,敢笑黃巢不丈夫!”和反詞“他年若得報冤仇,血染潯陽巷口”中可以看的出來。

  初上梁山 情願做第二把交椅

  晁蓋上梁山以後,對於占山為王、衣食無憂的現狀非常滿足,既沒有制定發展綱領,也沒有壯大革命隊伍;既沒有長遠的規劃,也沒有近期的打算;既沒有考慮梁山的前途,也沒有考慮兄弟們的歸宿,隻是“義氣用事”,整日裡與弟兄們“逐日宴樂”,大口喝酒,大塊吃肉,今朝有酒今朝醉似的“得過且過”,沒有遠慮,沒有近憂,沒有進取心,沒有緊迫感。


  宋江上梁山後,晁蓋用“請宋江為山寨之主,坐第一把交椅”的提議作為對他救命之恩的宋江的回報,宋江在推辭中沒有說自己才能欠缺、威望不夠之類謙虛的話,自己之所以不做寨主是因為晁蓋比他年齡長,自己不能以小欺大,情願做第二把交椅。

  宋江此時很明白,自己剛上梁山就奪人之位是很不地道的事,加上自己立足未穩,沒有功績,民心不附,即使有這種念頭也不能輕舉妄動。但是“自小學吏”的宋江卻讓“梁山泊一行舊頭領去左邊主位上坐,新到頭領去右邊客位上坐”,表面上是讓新頭領謙讓示下,實際上是在與舊頭領“劃清界線”,因為舊頭領都是跟隨晁蓋多年的手下,而新頭領們則絕大多數是宋江拉攏到梁山的,是宋江的心腹。一場由宋江率領的“新勢力” 與晁蓋領導的“老資格”之間的鬥爭悄悄的拉開瞭序幕。晁蓋可能也意識到瞭宋江這種安排對他構成的潛在威脅,所以當李雲和朱富二人上梁山後,便有意的讓二人“去左邊白勝上首坐定”,以增加自己這邊的力量。

相關閱讀推薦:

宋江簡介 梁山好漢一把手宋江的人物生平介紹

宋江曾與晁蓋爭奪梁山的領導權:誰射死瞭晁蓋?

揭秘:水滸傳中宋江憑什麼當上梁山的“大哥”?

揭秘:歷史上真實宋江不單身 閻婆惜乃其二奶

解讀《水滸傳》中的潛規則:誰是宋江的第一心腹

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為梁山兄弟出“惡氣”

  宋江到梁山後,就迫不及待的要求建功立業,謀求政治資本。

  宋江雖然武功平平,不懂兵法,卻敢率軍掃平祝傢莊,攻陷高唐州,依賴眾位頭領的奮戰擁護,借助三卷“天書”的指導啟發,最終獲得勝利。這兩次大捷,不僅為梁山爭取到瞭“三五年的糧食”,為梁山兄弟出瞭一口“惡氣”,也使宋江積累瞭豐富的臨陣對敵、排兵佈陣的經驗,使宋江在梁山的威望漸漸的壓過瞭晁蓋,聲名遠播。很多江湖好漢都是慕宋江之名來梁山入夥的,這就使宋江的圈子和勢力遠遠超過瞭晁蓋。

  同時宋江很註意收買和籠絡人心,楊雄、石秀慕名上梁山後,晁蓋聽到他二人曾有“偷雞”、“放火”的行為時,認為他們“連累我等受辱”,壞瞭梁山名聲,便要殺瞭他們,被宋江好言相勸,救下瞭性命。隨後晁蓋把武功不錯的楊雄、石秀排在瞭“地暗星”楊林之下,後來宋江把他們“提拔”到瞭位列第三十二和第三十三位置的“天罡星”之列。

  王英是個好色之徒,但是身材短小,不好找對象,隻好威逼硬搶,見到漂亮女人就強行“求歡”,見到扈三娘更是瞪直瞭雙眼,“手顫腳麻,槍法便亂瞭”。 平瞭祝傢莊後,宋江讓父親宋太公認扈三娘委幹女兒,並把扈三娘許配給王英,不僅兌現瞭先前的承諾,還和王英成瞭“親戚”,關系更近一步。


  鑒於宋江對自己一步步的“架空”和深層次的“威脅”,身為粱山泊主的晁蓋心裡非常不自在,加上宋江時常掛在嘴邊的“招安”投降主義路線對梁山兄弟,尤其是軍師吳用的“負面影響”,使梁山的發展方向背離瞭自己的意願,因此晁蓋對宋江從萬分感激逐步演變為非常反感,甚至是恨之入骨。

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晁蓋的遺命

  為瞭證明自己的領軍實力,為瞭挽回自己的領導尊嚴,為瞭提升自己的英雄威望,為瞭鞏固自己的寨主地位,自以為是的晁蓋采取瞭“以攻為守”的策略,硬要“親自走一遭”打上一次漂亮仗,竟然率領比宋江先前出征時更少的人馬去攻打曾頭市,結果因為頭腦不夠冷靜,加上急功近利,中瞭敵人埋伏,被史文恭在面頰上射中瞭一支“藥箭”,大敗而歸,繼而“身體沉重”,生命垂危。

  按照江湖慣例,一把手死瞭,二把手就會很自然的接班,沒什麼可爭論的,況且身為二把手的宋江在梁山上具有極高的威望,在江湖上享有響亮的名聲,晁蓋死後宋江掌權是順理成章的事情。這正是晁蓋至死也不希望發生的事情,所以到瞭最後關頭,“已自言語不得”的晁蓋,臨死前拼盡瞭最後一絲氣力對宋江說:“賢弟莫怪我說,若那個捉得射死我的,便教他做梁山泊主。”晁蓋知道,僅憑宋江的武藝和手段是捉不瞭史文恭的。晁蓋的意思也很明顯,就是說什麼也不能讓宋江做梁山寨主。晁蓋的“遺命”不單單是單說給宋江聽的,更是說給梁山眾弟兄聽的,這是晁蓋中箭後說的唯一一句話,也是晁蓋生命中的最後一句話。

  宋江的智謀

  晁蓋雖然死瞭,但是畢竟留有“遺命”,這條“遺命”是壓在宋江頭上的千鈞擔,是紮在宋江心頭的一根刺,讓他非常痛苦。即使權力交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即使人心所向的宋江對寨主之位垂涎已久,即使“林沖、吳用、公孫勝並眾頭領商議,立宋公明為梁山泊主”,宋江也不敢違背晁蓋“遺命”做山寨之主,隻是答應“權當此位”,並宣佈日後不論是誰捉到史文恭,替晁蓋報瞭仇,“須當此位”。 “吏道純熟”的宋江臨時主持梁山工作後,立即著手“調整幹部”,很多人得到瞭提拔和重用,使梁山上下皆大歡喜,“盡皆一心”。

  為瞭穩固自己的政權,宋江沒有急於攻打曾頭市為晁蓋報仇雪恨,而是以給晁蓋做百日“功課”為幌子,天天“守在山寨”,目的在於時刻提防晁蓋的心腹發動政變,害瞭他的命,奪瞭他的權。為瞭提高自己的地位,宋江不惜把“北京大名府第一等長者”盧俊義害得啷鐺入獄,傢破人亡,最後不得不上梁山落草為寇。有這樣一個武功高強名聲灌耳的人物給自己當下手,宋江的虛榮心得到瞭一定滿足。

  盧俊義捉瞭史文恭後,為晁蓋報瞭仇,按照晁蓋的“遺命”,應當立為粱山泊主。但是到手的位子豈能拱手讓與他人?所以宋江和吳用在晁蓋靈前上演瞭一出早就練習好瞭的、拙劣的“雙簧表演”:宋江再三推讓盧俊義當粱山泊主,並闡明瞭自己在“相貌”、“名望”、“能力”三個方面都比不上盧俊義的客觀理由,結果引起“眾人不服”。被百十名頭領的眼睛惡狠狠的瞪著,這種場面讓被迫初到梁山,身邊隻有一名心腹,隻立過一次戰功的盧俊義感到惶恐不安,即使完成瞭晁蓋的“遺命”,說什麼也不敢接受寨主之位。宋江在“強奸”瞭晁蓋的“遺命”後,為瞭封住他人口舌,又和盧俊義抓鬮攻打東平府和東昌府,約定誰先打破城池就當粱山泊主。

  在人員安排上,宋江把吳用、公孫勝列入盧俊義的隊伍,吳用和公孫勝都是宋江的支持者,又是軍師,自然會不時的向盧俊義灌輸某些思想,無非是讓盧俊義要以大局為重,順應民意,放棄競爭寨主之位之類的話。所以盧俊義在攻打東昌府時,竟然“一連十日,不出廝殺”,故意拖延攻城時間,好讓宋江先打破東平府城池。與此同等,宋江對東平府是“連夜攻打得緊”,最終趕在盧俊義前面打破瞭城池,最終名正言順的坐上瞭梁山頭把交椅。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