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水滸潛規則:梁山好漢排名誰是最大犧牲品?

  導讀:一般說,在強盜團夥中,偷竊與采花,往往都為英雄好漢所不齒,偷竊尤其為甚。正因為此,時遷在梁山幹活最賣力,功勞一大把,但位置確實與功勞不符。當然,從這個角度說,說是梁山的潛規則冤枉瞭時遷,多少還有些不公,應該說是江湖潛規則犧牲瞭時遷。

  因為群雄來自不同的山頭與派系,隸屬不同的利益小集團,因此,在梁山的一團和氣之下,處在大發展之中,還是有碰撞,有摩擦,其中尤以三類仇視現象為主要特征。此外,因為是江湖組織,梁山遵從一般的江湖好漢信條。比如:江湖兒女,意氣最重要。因此,梁山英雄雖然口頭上不說,但內心深處,都有一種崇拜關公的情節。因為這一情節,關勝與朱仝二人在梁山就有瞭群眾基礎;再加上一些特殊際遇,結果關勝排名超過梁山山魂式的功臣林沖,成為五虎上將第一名。朱仝的排名,居然可以排在步軍老大、名滿江湖的魯智深之上。

  同樣,在江湖兒女心中,偷盜是很沒境界的事情。因此,盡管時遷為梁山立下那麼大的功勞,排名隻能很靠後。當然,如果時遷的老大是宋江,可能還有回轉的餘地,比如多安排些立功機會,制造些轉換身份的機會。可惜,時遷走錯瞭廟門,認的老大是楊雄,楊雄的老大才是戴宗,這就註定瞭時遷在梁山的不佳處境,最終隻能排在既沒背景也偷盜的段景住之前,連白癡白勝都可以排在他前面。

  不公?當然。一個黑社會轉型的組織,一定有些灰色的東西。不過,這也不是說,梁山處處不公。楊志混不好黑社會,照樣走下坡路,沒人會記得他是楊令公的後代、是個武舉人。同樣,武松絕不是梁山武功最高者,但沒人能忽視他的武神般的江湖地位;李逵盡管嗜殺如命,但因為他的天性坦蕩無私,除瞭幾個在執行任務中殺過瞭頭而結梁子的英雄(如朱仝,如扈三娘)外,人人都喜愛李逵。


  大排名玄機

  任何一個組織與機構,都會有管理問題。即使是夫妻這樣最簡化的組織,也有以誰為主,或者誰當傢的問題,更不要說稍稍龐大些的組織與機構瞭。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年來,但凡搞得好些的組織或企業,往往人事方面都理得比較順;相反,凡是搞得不好的組織或企業,人事上往往都是一團糟。很多民營企業出問題,一般都不是因為產品問題,或者產業狀況出問題,而是企業內訌。隨著梁山在江湖上影響越來越大,隊伍日益擴大,如何整合來自不同山頭、不同派系、不同出身、不同職業的英雄,既變得越來越重要,也是越來越無法回避瞭。而一向以來,整合這些不同派系和山頭的人馬,既是宋江下功課最多的地方,也是他掌控各種英雄的方法,客觀地說,也是宋江睡不著也得想的問題。

相關閱讀推薦:

揭秘:水滸傳中的四大“二奶”誰的結局最悲慘?

鮮花插在牛糞上:揭秘水滸傳中的那些悲情女人們

水滸揭秘:古代梁山好漢為什麼好酒不好色?

解析:四大名著之《水滸傳》裡寫盡瞭哪八種女人

揭秘:水滸中的三個超一流軍官是如何被逼上梁山的

揭秘:《水滸傳》中誰是真正的水泊梁山第一打手

分頁:1/7頁  上一頁1234567下一頁

  “士之所爭者,在於名實。”英雄不問出身,但是聚在一起,總要有個前後座次問題。而這個問題,確實既敏感又棘手。宋江想出的辦法,是以天意決定。應該說,這一招棋既高明也無奈,它既說明梁山本質上是流氓型組織,沒辦法破格啟用人才,隻好歸之於天;另一方面也說明,改造黑社會組織是個艱難之事,非常規渠道可行。說是天意安排,不過是選擇一個流氓組織容易接受的神秘形式,不過巧立名目而已。究其實,梁山群雄的天意安排,還是宋江理順關系、平衡派系的一個工具。宋江是梁山之帥,吳用是梁山之相,這是無可爭議的,也是任何人也無法取代的。盡管金聖嘆先生對此二公多是貶損之辭,但他老人傢也知道,無此二公,梁山群雄就是一群流寇與散沙,《水滸傳》遊戲也實在玩不下去。更重要的是,沒這兩個人,他的一肚皮塊壘,根本無從發泄,更談不上贏得那麼大的評論傢的名聲。正是宋江與吳用的默契合作,梁山才由一個並不顯著的山頭,逐漸成為江湖第一、朝廷懼憚的黑社會組織。

  比較而言,排第二名的盧俊義,第四名的公孫勝,多少有些擺設作用。盧俊義的最大作用,是提升瞭梁山武功,尤其是內閣的武力。河北三絕中,盧俊義占瞭一絕,這給梁山企業文化帶來的潛在影響,很少有人做出評估,對盧俊義似乎有欠公允。當然,也確實不好評估。盧俊義功夫是第一人,如果謀略上再讓他有過人處,那宋江的老大真的就做不成瞭,梁山可能就是“盧山”。另外,盧傢為梁山貢獻的財力往往為人所忽視。

  公孫勝對梁山的最大貢獻,主要是主持英雄大排名的法壇。道人身份與江湖上的神秘傳言,使他成為這一任務的不二人選。要知道,宋徽宗的最大愛好,是崇道並自封為“道君”。在當時,道士在社會上的地位高過僧人,這間接也幫助瞭公孫勝這個不法道人。高級組織往往都要有高級擺設,國際上的大型跨國公司,除瞭高級副總裁有N多之外,往往都有很有名氣的獨立董事,其實就是這個道理。比如說,中國三大石油公司的中國石油,獨立董事中就有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


  梁山的五虎上將也是高級擺設。從具體排位上看,五虎將的前四虎。董平雖被認為是梁山第一猛將,有董一撞之稱,但加入革命組織時間太短,江湖人望也不強,沒辦法接排在秦明之後。關勝排在第五,是讓很多林沖愛好者忿忿之事,也包括筆者。不過,關勝有個瞭不起的祖宗,本人又功夫瞭得,儀表不俗。加上宋江要幹的事情是將一個黑社會組織改造成可以與朝廷對話,通過對話走向和解,那梁山事實上的第一將,就必須是他真正能指揮得動的。綜合上述幾點,五虎上將第一位,非得給關勝不可。林沖不行,其他人更不行。當然,可以給魯智深,但對宋江來說,那樣做的風險大過給林沖。從技術角度說,魯智深是步將,這是個硬傷。分頁:2/7頁  上一頁1234567下一頁

  秦明作為宋江心腹第一個猛將,也是宋江的第二個名將(第一個是花榮),排在林沖後是正常的位置。呼延灼不僅是名人之後,更重要的是梁山收編的第一個有正規軍集團作戰經驗的將領,既有本事又有傢世,放在第八的位置也是合適的。不過,如果真正地將梁山改造成更為有效率的組織,筆者倒是覺得,第七、第八的位置,應該是步軍、水軍第一首領。當然,宋江等人的終極目標,隻是與朝廷和解而不是真正建立一個新的國傢,因此在用人上,顯然遠沒有破格使用的氣魄。

  大排名的第九名——十二名,是非常有講究的。它既是梁山政治潛規則精髓,也是梁山利益的綜合體現,甚至是梁山特殊價值觀的具體體現值得認真研究。花榮、柴進、李應、朱仝等四人的梁山排位,是大有講究的。花榮是宋江的第一心腹,宋江辦公室主任,加上他的神箭功夫譽滿江湖,排在第九可以理解。這一點筆者在花榮的專門章節中特別有展開說明,可參讀。不過,從燕青作為二天王盧俊義的傢人排在第三十六位看,花榮的位置排的太靠前瞭些。

  柴進是皇族,是梁山所有英雄內心存有敬畏的柴世宗後代,這使得他先天有血統上的優勢。所謂長得好不如生得巧,說得就是柴進這種人。草根出生的人,可能多少對紈絝子弟很不入眼,但說實話,一旦成為組織,不但很難避開與這樣的人為伍,甚至組織裡天然就有這樣的人生存的空間。具體到柴進,對梁山在經濟與血統上還是有大幫助的,尤其是實現宋江的招安理想方面是不能替代人選。此外,柴進又助過宋江、林沖、武松等人,排在第十位說得過去。


  有個細節,可能顯示柴進的特殊與特別。柴進加入梁山後,有項特殊的待遇,是其他任何加入梁山的英雄人物所沒有的。“晁蓋教請柴大官人就山頂宋公明歇處,另建一所房子,與柴進並傢眷安歇。”(第五十四回)。另建新房,在宋江住處旁邊,這個特殊待遇端的是太特殊瞭。如果不信,可看第五十六回中金槍將徐寧上山後,給的住房。“隨即撥定房屋,與徐寧安頓老小。”徐寧被騙上梁山,是為瞭訓練鉤鐮槍以破呼延灼的鐵拐連環馬。當時是高俅征伐梁山,梁山英雄被呼延灼的鐵拐連環馬打得望風而逃。千鈞一發之際,徐寧的鉤鐮槍可謂梁山的急難救星。但即使如此,也就是馬上解決瞭住房問題,日後也沒說要蓋新的,更說不上分配什麼好位置瞭。分頁:3/7頁  上一頁1234567下一頁

  朱仝救過梁山兩代天王,又有關雲長般的相貌。朱仝加入梁山,可算是提升或成全瞭梁山的義氣一面,排在第十二位也還說得過去。說到朱仝,有件事是一定要提的。朱仝受到的特殊歡迎方式,是其他任何加入梁山者所沒有的。“晁蓋、宋江引瞭大小頭目,打鼓吹笛,直到金沙灘迎接。”此外,宋江將加入梁山的英雄傢眷托管在他父親宋太公處,共有兩次。一次是為矮腳虎王英選的儲妻扈三娘,被林沖俘虜後送梁山後是認瞭宋太公為義父,並暫住宋太公處。另外一次,就是朱仝未上梁山前,吳用先用計策騙到朱夫人,也是臨時住在宋太公處。從這場歡迎儀式與住處的安排看,晁蓋與宋江是將朱仝當作親兄弟般看待。朱仝在梁山的地位,由這兩個細節,亦可看出端倪。

  第十一位歸李應,看似有些勉強。這其中的關節,筆者在李應的專門章節裡談過,這裡不再說瞭。兩點原因很重要,李應是真正打破祝傢莊的功臣,也是梁山錢糧最早大支柱之一。打下祝傢莊,對梁山的發展,以及宋江在梁山的地位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筆者有時會想,朱仝與花榮的位置如果對調一下,會不會更耐人尋味些?不過,說到這裡,筆者的後背有些涼,似乎一支冷箭在射來。

  沒有地位的水軍

  馬步水三軍中,在梁山最不受重用的是水軍,這從水軍的排名就可看得出來。李俊是水軍一哥,但排名竟然在沒遮攔穆弘之後,似乎很難解釋得通。從加入梁山前的江湖地位看,李俊(李立、童威、童蛟)、穆弘(穆春)、張橫(張順)同為揭陽嶺三霸,比較而言,李俊地位更高些,這是一;二呢,李俊是水軍老大,穆弘在步軍或馬軍都是二線人物;還有,二人都是宋江的人,都是在揭陽嶺結識的,穆傢兄弟險些害瞭宋江。綜合這幾點來說,李俊的位置都應該高於穆弘才對。


  當然,穆傢是揭陽嶺富戶,穆太公與兒子一起追隨宋江加入梁山後,在財力上對宋江的隊伍是個絕大的支持,這一點確實為李俊、張橫、張順等人所不及。但從書中前後交代看,穆傢對梁山財力支持有限,不然李應上山後不至於給那麼高的位置。李俊沒有排到好位置,阮氏三雄與張氏雙雄也就集體排不到好位置。阮氏三雄對梁山革命組織先前創立,也是立下不世之功的,排名居然都很靠後,有說不過去的地方。不過,比他們有更大創業功勛的杜遷、宋萬、朱貴等人,不唯進不瞭天罡,就連地煞的排位都差得多。這樣想想,阮氏三雄也就心平氣和瞭。

  說到底,梁山英雄雖然生長在梁山泊,但除瞭接送英雄之外,水面上的事情真的並不多。水軍作用小,水軍將領也就難免地位低。這是梁山英雄排行的一個基礎。因此,水軍李俊隻能排在馬軍穆弘之後瞭。梁山後來也受制於水軍這塊短板。在征討方臘時,因為梁山水軍能力不濟,加上方臘水軍又過於強大,讓張順、阮小二、阮小五等水軍大將,莫名其妙地死掉。李俊如果不是得到太湖上神出鬼沒的費保等人的幫助,幾乎也是一籌莫展。當然,這些都是後話,梁山排名時,估計宋江還算不到這些,也顧不過來。分頁:4/7頁  上一頁234567下一頁

  潛規則的犧牲品

  在梁山群雄中,真正幹得瞭偵探的英雄,隻有兩個半:一個是神行太保戴宗,一個是鼓上蚤時遷,半個是浪子燕青。在這三個人當中,真正深入偵察,潛入、刺探一線的,幹最臟最累具體活的,是時遷。那麼,為何時遷卻要排倒數第二?如果說花榮是梁山潛規則的最大受益者,那麼誰是梁山潛規則的最大受害者?當然是鼓上蚤時遷。不誇張地說,在梁山眾多英雄中,很多超級苦累的活,有很多是隻出力不出名,甚至幹不好立即有過的活,都是時遷幹的。不過,在後來梁山英雄大排名時,時遷居然是倒數第二名。為何一個日益走向強大的組織,會出現這樣的不公正現象?

  水泊梁山作為一個江湖強盜組織,後來影響增大,超過其他所有強盜山頭,其中的一個很重要原因就是廣納賢才,然後進行合理分工,大傢分工協作,共同贏得江湖人敬重。但這並不是說,水泊梁山的所有部門、所有人都能按才論位,按功行賞,大傢都能得到合理公正的待遇。一百單八將最終的位次,是宋江與公孫勝等人設計的一次天意安排,其實也是最大的一次潛規則人事安排。為什麼要用潛規則進行人事安排?說穿瞭是無奈。英雄太多,涉及的山頭也復雜,確實難以做到完全公平。從這個意義上說,梁山英雄石碣排行,固然是較高的政治智慧的體現,但換個角度看,也是組織程序失敗的集中體現。因為你的功勞簿沒辦法公示,你的山頭權利也沒辦法平衡,隻能退而求其次,借助上天之力進行安排。

  不過,比較而言,梁山的組織系統,在當時還是最先進的。從作戰組織上看,梁山分為馬步水三軍,每個作戰軍種都有主將若幹,輔將若幹,偏將若幹,獨立作戰能力都很強。而在輔助部門設置上,門類也相當齊全,糧草、修船、造甲、制裝、建屋、釀造、火藥等部門,相當於今天的總裝備部。而指揮作戰的總參謀部是個值得另眼相看的部門,包括偵探、號旗、文書、接應酒店等部門,都在這裡。


  梁山的總參謀部是智多星吳用掌管、入雲龍公孫勝與神機軍師朱武協助的作戰中樞系統。在這個系統之中,除瞭指揮具體作戰的部門外,有兩個工作部門是非常重要的,一是酒店接待系統,一是偵察走報系統。前者管的是加入梁山人才的接待、篩選,兼管通風報信。而後者,則是各種情報的刺探、特殊任務的執行與配合,在梁山均是非常重要與特殊的部門。兩個部門之中,偵察與刺探情報部門,在當時的梁山一類強盜團夥,分量更重些。作戰判斷的第一手情報,均來自這個部門。分頁:5/7頁  上一頁34567下一頁

  在梁山群雄中,真正幹得瞭偵探的英雄,隻有兩個半:一個是神行太保戴宗,一個是鼓上蚤時遷,半個是浪子燕青。在這三個人當中,真正深入偵察,潛入、刺探一線的,幹最臟最累具體活的,是時遷。為什麼時遷要做臟累活呢?一是他確實有特殊的才能,盜過墓,有晝伏夜出的本事,更有極大的潛伏耐心,屬於真正的膽大心細那類。如果沒有這等本事,命早沒瞭。時遷後來死於腸癌而不是死於具體的戰場,就很能說明這一點,不僅膽大而心細,而且方法合理。

  戴宗呢,因為跑得快,更多的是傳遞情報。當然,也因為他跑得快,老大們自然將功勞往他頭上記,他也樂得往自傢身上貼金。與此同時,因為來去匆匆,戴宗探得的情報往往並不實,加上軍情緊急,時間更為重要,所以戴宗其實更像一部車子或一匹馬。至於這匹馬為什麼後來排名時能夠排那麼靠前,既與那個時代對信息的獲得與今時不同,腿快是硬道理;而戴宗又是吳用的嫡系,在江州伴過宋江,又將自傢小弟李逵送給瞭大哥宋江,因此是梁山最重要的兩位領袖都喜歡的紅人,進天罡陣容是誰也擋不住的。

  燕青在偵察上是個高手,綜合才能顯然是超過戴宗與時遷,語言天賦更是梁山第一。不過,畢竟燕青的相當重要任務,是陪伴二天王盧俊義。另外,公平地說,在社會底層混,尤其是做些偷偷摸摸的勾當,燕青應該與時遷還有相當距離。當然,時遷特殊的輕功與潛伏本領,也是燕青不能望其項背的。《水滸傳》書中說他“骨軟身驅健,眉濃眼目鮮。形容如怪族,行步似飛仙。夜靜穿墻過,更深繞梁懸。”(見第四十六回)當是非常貼切的評價。


  也就是說,在偵察與刺探情報上,時遷有戴宗、燕青等人所不能及的本事。很多神行太保戴宗做不到的事,以及戴宗沒有做到位的事,往往都是時遷做的。比如:為瞭破呼延灼的連環馬,需要金槍手徐寧,這條計是金錢豹子湯隆獻的,但真正引誘徐寧加入梁山的關鍵,則是徐寧傢傳的甲胄。而偷到那副甲胄的,則是時遷。再後來,打大名城關鍵時放火、攻打薊州時潛入城中做內應,也都是時遷做的。應該說,在水泊梁山英雄好漢中,時遷既有苦勞,也有功勞。時遷所起的作用,不要說很多地煞根本做不到,就是一些天罡星,也很難做得到。分頁:6/7頁  上一頁4567下一頁

  那麼,為何時遷卻要排倒數第二?這個問題,還真要回到潛規則問題上去。按出身算,時遷是最低賤的,是個偷竊的賊。他曾自己說“小人如今在此,隻做得些偷雞盜狗的勾當,幾時是瞭?”(第四十六回)。可見確實是個竊賊。一般說,在強盜團夥中,偷竊與采花,往往都為英雄好漢所不齒,偷竊尤其為甚。正因為此,時遷在梁山幹活最賣力,功勞一大把,但位置確實與功勞不符。當然,從這個角度說,說是梁山的潛規則冤枉瞭時遷,多少還有些不公,應該說是江湖潛規則犧牲瞭時遷。

  時遷露面於第四十六回,即“病關索大鬧翠屏山,拼命三火燒祝傢店”那一回,書中介紹他是“祖貫高唐州人氏。流離到此,隻一地做些飛簷走壁、跳籬騙馬的勾當。曾在薊州府裡吃官司,卻是楊雄救瞭他。”因為楊雄與石秀殺瞭潘巧雲,準備投奔梁山,時遷自我推薦一起去上梁山:“跟隨的二位哥哥上山去,卻不好?未知尊意肯帶挈小人麼?”

  時遷的話至少透露瞭兩點信息:第一,他自己也看不起自己所做的行當,時刻想改變命運;第二,是他央求楊雄與石秀帶他一起投奔梁山,以此分享大組織的榮耀。這裡的第二點需要註意。梁山英雄雖然都是好漢,但好漢也要講究出身,講究來歷。時遷的主子是楊雄與石秀,而此二人在梁山的介紹人則是戴宗,楊石二人能摸的高度是戴宗,而時遷能摸的高度,絕超不過楊石二人,這是好漢排位的基礎。如果再加上第一點,時遷的排位低,是在情理之中的。

分頁:7/7頁  上一頁567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